100 结仇周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爹,这刑部和大理寺明显就是欺我周家无人啊!什么小厮是凶手,简直荒唐!”

  书房中,周江延气怒的也站起身来,想到惨死的嫡长子,再想到如今竟连凶手都找不到,一时间眼泪便落了下来,满身的屈辱。

  周鼎兴坐在书案后,一双手也紧握成拳,闭着眼睛,微微喘息,心中也是不安定的,到底死了嫡长孙,白发人送黑发人,便是再好的定性也不能稳如泰山。

  半响他才叹了一声,道:“坐吧,这结果还不是早便料想到了的吗。睿儿的事儿,牵扯到了礼亲王府和义亲王府,刑部和大理寺又能查出什么来历,不过是做做样子,随便找个被黑锅的,在皇上面前交了差便好。”

  周江延握拳重重在扶手上砸了一下,这才道:“难道我周家就吃了这个亏不成?爹,这可是杀子之仇啊,儿子就只这么一个嫡子啊!”

  周鼎兴脸色也阴沉了下来,道:“刑部的宗卷爹看过了,睿儿确实是上船后才中毒,接着毒发身亡的。当时睿儿从湖中救上来,船上除了我们周家人,便只有义亲王府的小厮们靠近过睿儿。寻常的小厮自然办不到在我们的面前明目张胆的下毒害死睿儿,可若是那里头有义亲王府暗卫假扮的小厮,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周江延道:“爹是说,睿儿他确实是被义亲王府所害?”

  周鼎兴点头,揉了揉疼痛的双眼,道:“爹让人查过了,那个沈清确实不会武功,且体弱的很。睿儿的武艺怎样,你该是清楚的,若说睿儿被那个沈清所伤,爹觉得不可能。更何况,他一介白衣,真敢伤睿儿?便他真有那个胆子,事后又如何请得娄世子给他做假证?且他年纪不大,若真是他伤了睿儿,还能不露一点马脚,且在人前被审问时,半点神情上的纰漏都没有,这要多深的城府才行?爹自认也算识人无数,却瞧着那沈清虽有些气度不凡,却也不像老辣之人。”

  他言罢,双眸眯了起来,又道:“当日在仙岳楼,秋姐儿和那沈清闹的不愉快,还扯上了燕广王,后来那沈清进了礼亲王府,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的事儿,义亲王府得知后,便安排了今日的事却也说不定。不然,怎么会那么凑巧,那沈清便和睿儿在湖心那种地方遇上了,十之九都是义亲王府故意这样安排算计好的。”

  周江延闻言豁然起身,走了两步,思路也清晰了起来,道:“不错!确实如此!礼亲王府世子和燕广王刚立了功,义亲王这是坐不住了,恐礼亲王府愈发势大,压过义亲王府太多,便将心思动到了咱们周府头上。杀死睿儿,令咱们和礼亲王府交恶死斗,义亲王府便可坐山观虎斗。更何况,皇上如今重用父亲,内阁徐大人的夫人高氏却和义亲王世子妃同出一族,义亲王一向是支持徐阁老升任首辅的。周家和礼亲王府扛上,倒时候义亲王府也好顺势推徐阁老上位。当真是打的好算盘!”

  周鼎兴亦是面色不佳,一双精明的老眸阴沉流转,旋即道:“此仇我周家必铭记于心,总有一日会报回来的!”

  “老太爷,表少爷从沧州府回来了!现在正往前堂祭拜大少爷,马上就过来书房。”官家周跃叩门而入,禀报道。

  他口中的表少爷却是周鼎兴的夫人萧氏的嫡亲侄孙儿,从小失孤,便被接到了周家来,养在萧氏身边。

  其后,周鼎兴见其根骨不错,便给他请了武师府习武,长大后也一直为周家父子所用,常常派其去做下周家私底下的隐蔽之事儿。

  周鼎兴闻言面色微震,道:“好,等表少爷祭拜了睿儿,赶紧让他来见我。”

  没过片刻,便有一个穿玄色短打衣裤瞧着弱冠之龄的青年,脚步飞快走了进来。他容貌英朗,神情悲愤,进了书房不及行礼,便道:“姑祖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睿弟他怎么会被人所害呢!?到底是谁做的!”

  周鼎兴闻言面色灰白,长叹一声,周江延已是又落了泪,道:“江儿,你刚跋涉而回,自不知道这其中究竟,真是一言难尽啊。睿儿素来与你亲如兄弟,如今他去了,你……你能在这时候赶回来送他一程,也算是尽了兄弟情分了,他在九泉之下,想必也是欣慰。”

  听周江延如此说,那表少爷萧南江更是悲愤不已,还没言语多问,周鼎兴便道:“睿儿的事儿稍后再说,你这次到沧州府,事情办的如何?”

  萧南江这才略收了面上的悲愤,露出冷厉阴狠之色来,道:“江儿办事,姑祖父还不放心吗。一切顺利。”

  他说着便从背后包袱中解开取出一个长盒来放在书案上,奉给了周鼎兴,道:“这是我从尸身之上砍下来的,一路用冰镇着,但因为沧州离京城路途遥远,饶是我一路快马加鞭而回,也已有了腐臭之味儿,姑祖父且验看。”

  周鼎兴闻言面上有了些笑意,他挑开那冰镇的盒子,就见里头放着的竟然是一段从人身上砍下来的右手,盒子打开有难闻的气味冒出来,周鼎兴却也不介意。

  他抬了抬手,周江延便取了一块皮质的手套递给周鼎兴,周鼎兴将手套带在手上,这才从盒子中取出了那一断手来,翻看了下,见那断手的拇指和食指中间位置有一粒不大不小的黑痣,便点了点头,道:“你办的很好,尸体可都处理干净了?”

  萧南江拱手道:“我取下这断掌,便一把火将尸体烧了个干净,万不会有任何纰漏,姑祖父放心。”

  周鼎兴这才合上了盖子,道:“好,此事办的好,这一趟你也辛苦了,便先下去休息吧。睿儿的事儿,等你休息好了再说不迟,去吧,你姑祖母也盼着你回来,早先去拜见,她因睿儿的死,心中难过,你多陪陪你姑祖母。”

  萧南江恭敬应了,这才转身退下。

  周鼎兴便又吩咐周江延,道:“去让金权过来。”

  周江延亲自出去了一趟,再进屋身后跟了个年过半百,瞧着一脸书卷气的男人,那人穿一身墨绿色锦绣圆领文士袍,头上方巾裹着头发,上前冲周鼎兴见礼。

  周鼎兴将盒子推了过去,道:“这是表少爷刚从沧州带回来的,你仔细分辨下,这可是那顾弦禛的断掌。”

  金权闻言上前,仔细瞧过后,笑着道:“我在顾家做了十多年的客卿,也算见过顾大少爷多次,他的右手上确实有此胎记,这断掌当是他的无疑。”

  周江延面露喜色,道:“父亲,江儿虽然性子略急躁了一些,可办事却历来还算妥帖,错不了的。如此,咱们等快点安排人去全丰号赎当才行,这断掌怕是就算有冰镇着,也放不了两日了。”

  周鼎兴点头,又看向金权,道:“金兄可否确定赎当确实是要顾弦禛亲去,还需要当场按下手印?”他说着,从金权抬手,示意其坐下再说。

  金权被周江延引着坐了,这才凝眸道:“我在顾家时,也算得顾老太爷的赏识,顾家快出事时,确实有次偷听到顾老太爷和顾大老爷说去全丰号赎当什么的,还说什么必要亲见了人当场验看手印,因不敢靠的太近,听的便很是模糊,并不真切。不过顾家当时还是首辅之家,顾老太爷权柄极重,顾家也算富贵,万不可能当什么东西在全丰号啊,这事儿处处透着古怪。那些东西既然抄家时,没在顾家寻到,若是还有旁的地方,我能猜想到的也就只这全丰号一处了。”

  “爹,儿子寻和顾弦禛长的像的人,可没少费工夫,好容易寻到这么个人,如今万事俱备,怎么都要试一试的。”周江延也开口道。

  周鼎兴点头,道:“好,便明日吧,让那个王路带着这断掌去全丰号走一趟,记得要小心行事。”

  周家的内宅,萧南江去见了周老夫人萧氏后,从松鹤院出来,并没往外院自己所住的院子去,反倒是向周清秋所住的同心院而去。

  他还没走到同心院,便听到几声女子的哭声隐隐约约传来,他蹙眉过去,就见一个穿碧色比甲的丫鬟蹲在一处假山下,正捂着脸哭的伤心。

  他仔细一瞧,那丫鬟可不就是周清秋的贴身大丫鬟薄荷嘛。不觉一惊,忙跨前两步,道:“薄荷,你不伺候着表妹,自己在这里哭什么?!”

  薄荷闻声扭头,看见萧南江愣了下,忙抹泪站起身来,福了福身,道:“表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您快去瞧瞧我们姑娘吧,姑娘都好几日没怎么吃饭了,还哭着喊着,非说是她害死了大少爷,要抹脖子去黄泉路上给大少爷赔罪……呜呜,奴婢好容易哄姑娘入睡,瞧着姑娘那样子,心里实在难受,这才出来躲着哭上一哭的。”

  萧南江听闻她的话,浑身紧绷,面色大变,道:“什么!?你们姑娘要抹脖子?秋儿她怎么能这样想呢,你们是怎么照顾姑娘的!”

  萧南江在周家长大,比周清秋年长六岁,他时常出入周家内宅,和周清秋打小便熟悉,自从周清秋长成大姑娘,明艳动人,萧南江又寄人篱下的长在周家,觉得受了周家重恩,自然而然,便对周清秋百依百顺,顺其自然的,也将一颗心都系在了周清秋的身上。

  薄荷见萧南江闻言果然焦虑起来,便又垂泪道:“实在不是奴婢们无用,是这回姑娘真内疚伤心难抑,表少爷也知道,姑娘就只有大少爷这么一个嫡亲的兄长,和大少爷自来兄妹感情深厚,如今大少爷又是因姑娘而死,姑娘她……姑娘她怎么可能想的开,表少爷和姑娘一起长大,就去劝劝我们姑娘吧。”

  周大夫人吴氏并不喜欢萧南江和周清秋多接触,也看不上萧南江的身世,萧南江自然是知道的,平日里心中自卑,并不敢多靠近周清秋,此刻听了婢女的话,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跟着薄荷便赶忙往同心院去。

  薄荷早就安排好了,直接便带着萧南江从后门进去,一路进了周清秋的闺房。

  进屋便都是浓重的药味,周清秋躺在帐幔中,整个人苍白消瘦了不少,虽睡着,眉头却紧紧拧着,满头冷汗,很是痛苦的样子。

  萧南江看了两眼,便心疼的不行,还没走近,就见睡着的周清秋突然双手挥舞,大叫着,“别杀我大哥,冲我来,冲我来,求求你,杀了我吧,放了我大哥……呜呜,大哥!”

  萧南江吓了一跳,上前一步,握住了周清秋乱挣的手,急声唤她,道:“秋妹妹,你醒醒!”

  这么热的天,周清秋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手竟然透骨冰凉,萧南江握在手里,疼在心里。

  周清秋猛然睁开眼睛,看到萧南江便柔弱无依的扑到了萧南江的怀里,哭了起来,颤抖着声音道:“表哥,我大哥死了,他被人害死了,我好恨自己!都是我害了大哥。”

  她说着竟然又推开萧南江要往床柱上撞,萧南江抱着她,感受她在怀里瑟瑟发抖,只觉一颗心油泼一样,真是只要她不哭,什么都愿意为她去做。

  他哄了半天,周清秋才渐渐安静下来,靠着大迎枕,抽泣着道:“表哥说的对,我大哥在天有灵,一定不会怪我,一定希望我好好的,不要因他的死而内疚,可我……可我又怎能这么自私,真就苟活着!可惜我是女子,除了绣花竟什么都不会,不能为大哥报仇,不能亲手杀了那沈清……我真没用,真没用。”

  她说着抬手自己拍打起自己的脑袋来,萧南江忙阻止她,道:“不是说睿弟弟是死在义亲王府之手吗?”

  他已经从周老夫人处得知了周睿去世的前因后果,此刻听闻周清秋的话,禁不住开口道。

  周清秋却面露怨恨之色,道:“虽是如此,但义亲王府势大,哥哥说起来就是因这沈清而死,我如今奈何不了那义亲王府,可那沈清却不过一介布衣,我想先杀了他,也能令大哥九泉之下得以稍稍安息。表哥,你帮我,好不好?”

  周清秋本就因在仙岳楼上的事儿,恨不能杀了沈清,结果她没养好病,周睿便因为沈清丢了命,为此她的母亲,痛失爱子,竟然迁怒于她,还打了她两耳光。

  平日对她千娇百宠,如今却骂她是惹事,害了哥哥的祸害。

  不管是周睿的死,还是生母的迁怒,都让周清秋恨不能立刻手刃了沈清。柿子挑软的捏,她不敢惹让她出丑的秦御,便将所有怒火对上了白衣沈清。

  这就是人性,偏周清秋让父亲周江延杀了沈清为周睿报仇,可不管是周鼎兴还是周江延,都不听她的,还将她禁足,不准她再惹是生非。

  周清秋更加难受心恨,这才将心思动到了萧南江身上,她知道,萧南江的手中握着一部分周家的暗势力,有好多事祖父和父亲都是让他去办的。

  正好萧南江喜欢她,她不利用他替自己出气,简直就对不起她自己。

  萧南江闻言却点头,道:“好,那沈清确实该死!不过此事还需禀了姑祖父,好生安排,毕竟沈清如今也算是礼亲王府的人,而且睿弟弟刚死,怕是不少人关注这个沈清,他若出事,很容易让人怀疑到我周家,需要小心谨慎才是。”

  周清秋听他竟然这样说,顿时便又落了泪,一推萧南江,道:“你不愿意帮我便算了,何苦说这样的推脱之词。我便不信,那沈清不过一个白衣平民,便是死了,还能掀起多大的浪潮来?只要不留下证据,事情办的漂亮,谁又能奈何得了我周家?”

  她说着抹泪道:“祖父和父亲就是考虑的太多,才委屈了哥哥枉死,不替哥哥报仇杀了沈清,我一日也无法安眠,无法得到安宁,我……我……”

  她说着竟然双眼翻白,以手抵额,一副要晕厥过去的模样。

  萧南江被她吓了一跳,忙伸臂去扶她,却被周清秋一把推开,道:“你走!左右你也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肯为我哥哥出力,也不肯瞒着祖父和父亲帮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说着肩膀抖动,哭个不停。

  萧南江如何受得住心上人这般,一个咬牙,道:“秋妹妹,你放心,表哥不会让睿弟弟枉死的,你乖乖吃饭睡觉,此事交给表哥便好,表哥这就去安排,保管十日之内,让那沈清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周清秋闻言这才止住了眼泪,破涕为笑,道:“还是表哥待我好,我等表哥的好消息。”

  待薄荷送了萧南江出去,进了屋,就见周清秋厌恶的将身上的厚锦被踢下了床,又将被褥下的两个用油纸裹着的冰袋丢了下来,面色阴冷,道:“他走了?”

  薄荷福了福身,道:“姑娘放心,表少爷一定会将事情办好的。”

  周清秋闻言冷哼了一声,冷声道:“若非他,哥哥就不会死,我这也是为周家好,若哥哥都死了,那沈清还风风光光活在礼亲王府中,让外人如何看我周家?以后还不谁都能欺负上来!”

  薄荷忙上前,收拾着床铺,道:“姑娘说的极是。”

  礼亲王府中,周睿的案子结了,顾卿晚心中也觉去了一块大石般。

  她昨日和秦御和好后,这两日便一直被秦御拘在他的书房中绘图。顾卿晚想着娄闽宁说要暗中将她送离京城的事儿,怕自己过几日就走了,那浮云堂便没法再建。

  她这次在义亲王府和周家结仇,虽然都是因秦御非要将她硬带去义亲王府才引起的,那周睿也是秦御杀死。

  可到底秦御杀周睿,是因为她,事后,礼亲王府全力护她,也是事实。

  既承了人情,顾卿晚便想还了这个人情,想着趁着这几日,她加快速度,好生将浮云堂的图纸画好,画细了。等到来日她离开了,有这图纸在,王府的工匠们自然可以按照图纸将浮云堂建造起来,并不耽搁秦御送礼亲王府寿礼。

  她也分文不取,便算是还了这个人情了。

  如此,这两日顾卿晚很是老实,没再提过离开王府的事儿,多半时间都用在了绘制图纸上,她绘制图纸时,秦御多在旁边坐着看书,或是铺纸写字,两人倒是难得的相处融洽。

  这日近午,顾卿晚正埋头苦干,宋宁却进来,将一封信送给了顾卿晚,道:“是有个叫刘泉的小厮送到侧门的。”

  刘泉正是庄悦娴买来的小厮,顾卿晚当日离开时便交代过庄悦娴,让她有什么事儿,就让小厮来王府给她送信。

  拆开信,顾卿晚看过后,便捏着一张素笺冲秦御道:“是陈心颖,她给我下了帖子,约我下午去沉香茶楼吃茶,殿下能否允我前去?”

  秦御闻言瞥了眼那素笺却抚袍站起身来,道:“爷在府里憋了这么多天,也闷的很,走吧,爷带你出门逛逛,就在仙岳楼用午膳好了,等到了时辰爷送你去沉香茶楼便是。”

  他说着,迈步往内室走,行了两步,又转头看蹙眉愣着的顾卿晚,道:“去换衣裳啊,发什么呆。”

  顾卿晚瞧着他一副霸道模样,叹了一声,方才认命的点了点,心里却在想,秦御跟她跟的这么紧,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00 结仇周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