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挖坑等到兔的秦御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子璃先前并不知道顾卿晚从秦御身边逃走的事儿,他还以为是秦御没保护好人,使得吴国公有机可乘,这才致使顾卿晚陷入危险的。

  不过他派人按顾卿晚提供的线索,查找庄悦娴的下落时,却将先前的事儿了解的**不离十。

  此刻见顾卿晚一听庄悦娴所在的宅院外有人暗中盯着,她就立马放弃了前往和庄悦娴汇合的心思,苏子璃不由微微眯着眼睛打量起顾卿晚来,半响才忽而一笑,凑近顾卿晚,道:“那些暗中盯着宅院的莫非是燕广王的人?”

  他突然凑过来,一张脸差点撞上她的,顾卿晚被吓的忙忙往后仰,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如山的道:“我怎么知道呢?也许是吴国公和周家的人呢,所以我还是莫去寻大嫂的好。”

  她并不想让苏子璃知道她和秦御的纠缠关系,万一这苏子璃再以为拿捏了她,能和秦御交换或威胁什么,她岂不是要危险了?

  见她眼底防备极重,苏子璃嗤笑一声,懒洋洋的靠了回去,只是饶有兴致的瞧着顾卿晚,道:“京城有流言,说燕广王得了个男宠,珍之重之,和那男宠每日里同进同出,同床共枕,恩爱非常,如今瞧着倒是燕广王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了。啧啧,顾姑娘连燕广王那等人物都瞧不上眼,却不知还有何人是能入眼的?若说顾姑娘心中还记挂着从前的未婚夫君娄世子,姑娘如今却又同样避着娄世子,当真是让爷猜不透啊。”

  顾卿晚被他一双明锐的眼眸盯视着,又剖析着她的感情,浑身不舒坦,站起身来,道:“恪王殿下日理万机,小女子的事儿便不劳您费心琢磨了。先前殿下可是答应我了的,如今左顾而言他,东扯西拉的,不会是不想认账吧?”

  苏子璃高高挑起眉来,道:“最后一个问题,顾姑娘回答了,本公子便立马让人护送姑娘去沧州。”

  顾卿晚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示意苏子璃问,不想苏子璃却问道:“那狼群是怎么为你所用的?”

  顾卿晚愣了下,顿时失笑,道:“公子真的想太多了,狼群怎么可能为我所驱呢?我不过一个闺阁女子,实在没那么大的能耐,不过是吴国公伤了一匹狼,我心生怜悯,趁他们不注意给那狼包扎了伤口,却没想到那狼竟然知恩图报,这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苏子璃盯视着顾卿晚,就见她神情坦然,半点不像在说谎的样子,他虽然觉得不大对,可仔细想想,却觉得顾卿晚说的也对,她一个闺阁女子,若非那狼知恩图报,她又有什么法子能驱赶狼群呢。

  没再难为她,苏子璃只击了两下掌,便有四个穿苍青色衣裳的男子进了花厅,他吩咐道:“尔等送顾姑娘去沧州,听她吩咐,待她安置好,不需要你们时,再回来复命。”

  “是。”

  几人应命,顾卿晚眉目含笑冲苏子璃略福了福身,转身便往外走。

  没走两步,却听身后苏子璃道:“若是往后有什么难处,可以往京城通安镖局传信王三爷。”

  顾卿晚闻言脚步顿住,怔了下,眸中闪过些暖意,回头看向苏子璃,道:“多谢你了。”

  苏子璃却只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模样,道:“到时候别忘了报上姓名,就说是催命丫头有难!”

  顾卿晚闻言又挑了挑唇,道:“告辞。”

  沧州离京城路途遥远,顾卿晚虽然是会骑马的,但她这具身体即便经过这些时日玉莲花蜜的滋养,也还是经不住这样长途跋涉的骑马折腾,故此便准备了马车,苏子璃派给她的几个人,只一人在明充当车夫,其他人皆在暗处,一路往沧州急赶。

  五日后,一行人到了前往沧州所必经的文城,进城时正是傍晚时,因已急赶了几日的路,顾卿晚便想着在这文城休整一夜,也让马匹养养精神,补充些干粮等物。

  她和明处的护卫苏庆便寻了处客栈落脚,顾卿晚这一路早就扮回了男子打扮,回到客房沐浴更衣,洗去浑身风尘后,她便到了客栈的大堂中用膳。

  此刻街头已经挂起了灯笼,客栈的大堂也点起了灯,不过这文城南来北往的旅人多,傍晚来打尖住店的客人也多,便天黑了,却还热闹的很。

  大堂中吃饭的人不少,说着闲话,更有南来北往的商人们交换着各地的消息,顾卿晚正是因此才专门来这大厅中用膳的。

  她本漫不经心的听着,却忽而就闻有人竟说起了沧州的一些消息。

  “老哥此话当真?那么多的凶犯都逃逸了,那如今沧州岂不是乱了套了?”

  顾卿晚听到沧州,凶犯这几个字眼,当即便瞧了过去,就见说话的是一个背对这边儿穿棉布长袍的青年男人。

  他问的显然是对面桌,穿窄袖锦缎袍,肩上还背着个褡裢,一副行商打扮的络腮胡男人。

  那络腮胡闻言,一拍桌子,道:“我就是刚刚从沧州过来的,官府都出告示,四处抓人了,那还能有假的?如今连和沧州相连的丰州,全州官府都惊动了,都在满街的抓人,路上瞧着有些鬼祟的,就先给抓起来,关进牢狱里,先审问一番!老吓人了,你们谁要是往全州那边走,能避的,事儿不急的,还是都等等吧。这要是被官府抓进去,便你户籍路引的都没问题,不使点银子,那能出的来?”

  顾卿晚正听的拧眉不解,那边便有人站起身来,隔着三

  有人站起身来,隔着三两张桌子询问道:“这位老哥方才说的什么沧州凶犯啊?小弟刚刚没留意听,能否请老哥再说一遍?不瞒您说,我们就是往沧州南边全州府跑商的!”

  这人一吆喝,顿时大堂便安静了下来,都看向了络腮胡,络腮胡被人关注,好似兴致也高,拍着桌子道:“哟,你们都还不知道啊?这事儿都发生半个月了。”

  说着端起海碗喝了一大口水润了润喉才又道:“这沧州荒僻,尤其是沧州最北,那崇山峻岭,阴湿瘴唳,历来就是咱们大秦重犯的流放受罪的苦寒地。就在半个月前,流放地不知怎的就闹起来一场暴乱,听说是在矿场的一个矿坑塌了,生生砸死了不少人,然后不知怎的,那些罚做苦力的犯人就暴动了起来,打杀了看守竟让他们逃了不少人出来。也不知是怎么说的,那带头的,竟然还说服的卫所的充军们也跟着他,就反了朝廷,还攻击了官府,杀了些官府兵丁,抢掠了库粮库银便带着人往全州这边跑了!如今只怕全州等地官府的奏章都递送进京了!”

  “如此说,沧州几地是不能去了!”有人便应声道。

  络腮胡呵呵一笑,道:“倒也不是不能去,官府要是有关系,不怕被盘查,不怕进牢狱,使得下银钱,该去还去呗,反正老子从那边过来,是被刮掉了一层油,这一趟别说挣银子了,差点连裤子都保不住。”

  “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那流放的,可都是罪大恶极之人,多的是杀人凶犯,如今他们逃逸了出来,连官府都敢杀,这可真是不安全啊。”

  “呵呵,凶犯才能有几个?好容易逃了不出来,躲着还来不及呢,哪能再跑出来惹事,可怕的是官府借此搜刮油水,咱们都是做小本买卖的,可经不住折腾,这一趟来的不巧,还是转道吧。”

  “老兄说的是啊,不过这流放犯人都有官府重兵看守,如何竟能逃逸出来呢?还能说服当地卫所的军户们跟着反了,那领头的倒是颇有些能耐啊!”

  ……

  大堂中议论纷纷,顾卿晚却眸光闪个不停。

  沧州正是顾弦禛流放之地,她和秦御发现周家在全丰当铺的动作差不多就是半个月前。

  而沧州这边闹出这等大事,也是在半个月前,会不会这事儿就和大哥有关。

  顾卿晚心思沉沉,听着大家乱哄哄的议论,那络腮胡也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的,再没什么有用的消息,她便也没心思用膳了,放下碗筷便起身回了房。

  进了屋便吩咐苏庆,道:“方才的事儿,苏大哥也都听到了,您也知道,我大哥就在沧州的,能否麻烦您再去打听打听沧州府的事儿?看看这事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确切不确切。”

  苏庆便拱手道:“殿下吩咐我们一路听姑娘的安排,姑娘放心,在下会仔细打听清楚的。”

  他言罢去了,等翌日清晨才回禀顾卿晚,道:“属下都打听清楚了,客栈茶楼之地,确实都在说这个事儿,官府那边虽然没什么动作,但属下查问到一路往全州那边去的各处城池的城门都排查的很严。而且属下也打听到,那沧州暴徒们的头领传闻姓许名真,有人说他带着那些逃出来的凶犯们逃进了五原山,那五原山倒是离此地只有一日的路程。”

  顾卿晚不觉双拳微握,站了起来,道:“我们的母亲便姓许,哥哥的名字中正有一个禛字,倒和那徐真的名字是谐音……”

  难道真的会是大哥?

  顾卿晚心中直泛嘀咕,真想抓几把头发,这古代通讯不便,简直分分钟能让人抓狂。

  她心中不能确定,禁不住看向了苏庆,道:“那些逃犯为什么要往五原山去呢?”

  苏庆却道:“顾姑娘大抵不知道,这五原山离开是朝廷匪患猖獗之地,易守难攻,若真是沧州的逃犯跑了出来,往五原山安置倒不失一个好去处。”

  顾卿晚闻言回来走动了几下,从此到沧州还要七八日的路程,去五原山却只有一天就能到。

  沧州出了事儿,她去了也未必能找到顾弦禛,若那许真当真是大哥的化名,她岂不是就错过了大哥?

  也许她该转道去五原山一探究竟,若寻不到大哥,再往沧州去也不迟。

  顾卿晚想着,到底打定了主意,道:“苏大哥,烦劳送我先去五原山!”

  从文城到五原山间却又有一处必经的小镇,名唤绿水镇。

  镇子不大,却民风彪悍,这里住的有不少人家,都是五原山上土匪的亲眷。绿水镇虽小,风光却不错,此刻镇子北边的一处青砖小院中。

  秦御身穿雪白色的绸缎裤,裤脚用黑色缠带绑腿,未曾着裳,光着胸膛打了一套拳。

  见他收了势,宋宁奉上帕子,秦御随手擦拭了下身上的汗水,便坐在了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接过甜白瓷的茶盏,喝了两口茶,随手扯了旁边冰蓝色上好丝绸裁剪的长袍,道:神情冷厉,道:“今日还没消息?”

  宋宁闻言心紧了紧,回道:“爷放心,若顾姑娘真会经过文城,属下敢保证她能听到那些关于沧州暴乱的消息。属下在各大小客栈酒楼都派了人,如今消息都传遍了,昨儿文城官府都派人往全州方向,查问消息去了……”

  秦御当日从冀州回到王府,只呆了一夜,辗转反侧折腾到天亮也没睡着,索性也不在府中等消息了,带着人便直

  带着人便直奔这文城而来。

  他已经想好了,顾卿晚最担心的便是顾弦禛的安危,一旦她跑掉,不回去找庄悦娴,便会上沧州救顾弦禛。

  庄悦娴那边,他已经派人守着了,至于沧州。

  顾卿晚要去沧州,必经文城,什么沧州流放犯人暴乱,那都是秦御捏造的,只要他一封书信,令全州沿途的官府加强城门排查,再让几个人装成客商的模样,在文城各大客栈酒楼等地,散播流言,不出两日,这假的也会暂时变成真的。

  而五原山匪盗离开猖獗,使得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外来人少,加上这绿水镇又是五原山附近唯一的镇子。

  顾卿晚只要到文城,听到了传言必来绿水镇,只要她来,便会第一时间被发现。

  他已经在这绿水镇守株待兔等了整整四日了,本是胸有成竹,如今迟迟没有动静,难免便有些心浮气躁,愈来愈难耐起来。

  听了宋宁的话,勉强压了压心火,道:“官府的人拦下来,莫让那些蠢货坏了爷的事!”

  宋宁忙应了,秦御又呷了一口茶,却不知嫌味道怎的了,又吐了回去,咣当一声将茶盏丢在桌子上,豁然起身进屋去了。

  宋宁将倾倒的茶盏扶了起来,长长叹了一口气,心里祈祷着顾姑奶奶赶紧出现吧,不然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是日傍晚,顾卿晚的马车缓缓驶进了绿水镇。

  午后下了一场雨,到傍晚雨歇,太阳却又冒了头,太阳将落,古镇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显得安宁又幽静,半点不似传闻中匪盗窝的彪悍混乱模样。

  顾卿晚透过车窗往外看,四处都是青石板铺的路,老人带着孩子在街道上玩水,这个镇子悠闲的和寻常的小镇没什么区别。

  她推开车门,正想让苏庆寻处客栈先安置下来,再打听消息,不想刚将车门打开,就见前头百米处,有个欣长的男子身影,穿着件天青色的长袍,头上带着帷帽,脚步匆匆,一闪进了条巷子,没了身影。

  顾卿晚先是一怔,接着便弯腰冲出了车厢,只她还来不及叫一声,那人便消失了。

  那身影,和大哥好像!

  她禁不住催促苏庆道:“快,刚刚那人,咱们追上去。”

  方才那个身影气质不似寻常小镇的人,故此苏庆也注意到了,闻言忙赶着马车过去。顾卿晚见弄巷很窄,马车进不去,便带着苏庆跳下马车,追了进去。

  追了两条巷,才又看见那个身影,可还是一闪而过又让他绕进了另一条道,顾卿晚跟了有一炷香时候,方才见那人推开一处院落的门,走了进去。

  刚到这地方,便遇上了和顾弦禛身影很像的人,且那人好像不紧不慢的在诱着他们往这边来,顾卿晚有些犹豫。

  苏庆也道:“姑娘,会不会有诈?属下总觉得方才那人有些故意引咱们过来的意思呢。”

  顾卿晚拧眉片刻,到底是不甘心就此错过,万一那人真是大哥呢?

  她想了想,便低声道:“过去看看,你让苏青他们莫跟着,万一有什么陷阱,你们也莫管我,先顾自己逃了再图谋救我。”

  苏庆应了,顾卿晚便大步往那挂着红灯笼的宅院大门走,到了近前,苏庆示意了下顾卿晚,将她挡在身后,他上前敲了敲门,道:“有人吗?我们是过路的,想问个路,顺便讨杯水喝,不知可否?”

  不想那门稍稍一敲便开了,院子不大,四四方方,也没影壁,一览无余。

  顾卿晚从苏庆身后探头看去,就见灰暗的廊下负手站着一个人影。

  因这追赶的片刻功夫,天边最后一点光亮都褪下了,而院子里又没有掌灯,那身影又站在屋檐的灰暗处,顾卿晚一时也瞧不清人,却只见月光洒落在那人宽阔的肩头,反射出一点淡淡的蓝。

  瞧那衣料倒是和方才她追逐的人,身上的青衣差不多,顾卿晚不觉从苏庆身后走了出来,道:“大哥?是你吗?”

  那人却半响没应,空气中有种死寂蔓延着,清新的空气好像被什么牵动着,变得紧绷而稀薄起来。

  接着,顾卿晚感受到一股强烈而熟悉,令人禁不住窒息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她面上的神情缓缓变了,身子一僵,心跳噗通通的越来越快,双拳握了起来,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待她舔舔干涩的唇瓣,就听院子中响起了一声笑。

  “呵,卿卿,你在唤谁大哥?”

  许是压抑着什么激烈的情绪,秦御的声音有些沙哑,透过夜色下幽静的院落传过来,却带着迫人的威压,令顾卿晚浑身激灵灵的抖动了下。

  她如被点了穴道,一时不能动,也不能言,只僵硬地站在门口,瞪眼看着那团黑色人影。

  却见秦御迈步往前走了一步,从黑暗中缓缓走到了较为明亮的台阶前。

  黑色的身影,也像是缓缓被渡上了一层月华,他妖冶而俊美的面容显现出来,明明还是那熟悉的眉宇五官,依旧妖冶无双,可顾卿晚却觉得有些说不出的陌生。

  她头脑有些发懵,开始还有点不明白这种陌生是从何而来,手中指甲刺破掌心的疼痛传来,她才明白,那陌生来自于秦御身上的气质。

  先前她跑路时,他在面对她时,已是有些亲近随意,让她没那么怕他了。可如今他好像又瞬间回到了初见时。

  妖冶斜飞的剑眉,在冷玉般的脸上划过凛冽的弧线,其下魅惑而狭长的眼眸轻轻眯着,像是盯着猎物的豹,目光并不锐利,可却说不出的嘲讽冰冷,不带半分温度。

  她瞬间似置身数九寒冬,死死咬住了唇瓣,这才忍住了掉头就跑的冲动。

  心里却在想,这回真完了,等着她的会是什么……油锅烙铁?剥皮抽筋?该不会是先奸后杀吧?

  ------题外话------

  好多妞猜这章最后一行会出现秦御,我想说,我比你们想的善良多了吧。

  &送了3颗钻石、Iffy送了1颗钻石、风七姑娘送了11颗钻石1朵鲜花、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14 挖坑等到兔的秦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