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困守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请勿转载!

  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iffy送了1颗钻石、viki6454送了3颗钻石、15751593036送了3朵鲜花、阮阮826送了1朵鲜花

  ------题外话------

  秦御瞧都没多瞧一眼,扫落了床帐,钻进被子,重新搂了顾卿晚他闭上眼眸,竟也顷刻间便睡了过去。

  纸张入水,飘了一下,很快水浸透上来,墨迹氤氲开,字迹越来越模糊,那血指印也变成了一缕残红,和晕染开的墨色搅弄在一起,在水中蔓延,很快便没了半点痕迹。

  收拾好,将旁边丢着的弄脏的帕子投掷进了水盆里,拉下顾卿晚的裤腿,便翻身躺在床外。随手摸出那张压在枕头下的卖身契,略用了些内力,扬手便也丢进了水盆。

  以至于给她上完药,又包扎了伤口,秦御额头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顾卿晚脚上的伤到比脖子上略重些,琉璃瓷片扎进了脚背,留了一条微深的血口子。给她清理抹药,顾卿晚大抵是疼,一个劲儿的缩脚,玉雪可爱的脚丫便在秦御虚握的掌心蹭来蹭去的。

  他言罢,转身便进了屋。将瓷瓶放在了桌上,亲自去净房兑了一盆温水出来,给顾卿晚擦拭了脸颊和脖颈,上了药。又换了盆水,这才清洗了手脚。

  秦御却摆手,道:“不必了,收拾下,明日离开。”

  秦御问的自然是苏庆等人,听闻宋宁的话,他面色微沉。宋宁忙道:“可要让人搜查附近,再沿路追堵?”

  他神游着,以至于秦御的问话根本没听见,秦御蹙了下眉,用手中瓷瓶敲了下宋宁,宋宁才猛然回过神来,愣了下,才忙回道:“死了一个,其他几个都逃了……没能抓到人,请主子责罚。”

  宋宁却低着头,还在心中默念着,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可他即便这样提醒着自己,脑子里冒出的念头却是,天啊,主子金枝玉叶,竟然被女人抓成这幅凄惨样子,问题是,那女人如今还好好躺在屋子里睡觉,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手上一空,与此同时秦御的问询声也响了起来。

  “人可抓到了?”

  他先是瞪大了眼,接着直接闭上眼,将头垂进了胸膛。

  主子不是生自己的气就好,宋宁悄悄吐了一口气,飞速低头的时候却不下心瞄到秦御身上几道子抓痕。

  他禁不住抬起头,偷偷瞄了秦御一眼,就见秦御目光看向虚空处,侧脸虽显得有些冷凝,可却明显是在发呆走神。

  谁知他手抬了半天,秦御却没伸手拿,宋宁本来还等着主子一个赞赏的眼神呢,如今顿觉手臂僵硬,心中打鼓,汗湿背脊。

  听着里头噼啪作响的,他就知道伤药准备的再对不过了,就自己主子能星夜奔驰,赶到文城,费心布置,就为诱顾姑娘过来这份用心,想也知道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还是得心疼,巴巴的给人家姑娘上药。

  先前瞧见顾卿晚受伤,他便准备好了伤药,就知道用的上。方才站在廊下,即便不敢探究主子的事儿,可也听到了屋里的动静。

  推门出去,宋宁便忙躬身过来待命,见秦御光着上身,就打了个手势。自有侍从忙着去取衣裳,宋宁将早准备好的玉雪霜双手奉上。

  他下了床,登上官靴,出了屋。

  这样的伤口,就算不处理,一夜也会结痂,要是在自己身上,秦御是懒得管的。可生在顾卿晚身上,却不能不处理下。

  秦御瞧了半响,这才看向顾卿晚的脖颈,伤口呈半结痂状态,虽然是浅浅的两道口子,可强加在美人嫩白纤细的脖颈上,就瞧着触目惊心了起来,未曾凝结的血,混着泪水,愈发显得血淋淋的骇人。

  撩拨开她脸上垂落的乱发,就见她虽睡着,柳眉却还微微颦着,紧闭的眼皮红肿明显,鼓鼓的,红红的,脸颊被泪水一遍遍冲刷,有些潮湿,唇瓣上有道明显的压印。挺翘的鼻端微红,模样狼狈又有些可怜可爱。

  他自嘲得笑了笑,这才松开顾卿晚,拖着她的脑袋,安置在软枕上。

  就这样,她还觉得他可恶狠心,恨不能让他去死。岂不知,他秦御活了快二十年,仅有的那些耐心宽容和怜惜已经都用在了她的身上,他真正狠辣残暴的样子,她又何曾摸到半点边儿?

  怀里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他先前都发誓抓了她回来,定要叫她好看,定要给她些教训的。结果如今却什么都没能做出来,即不舍得打,也不舍得骂的,也就是吓唬了她一下,便算完了。

  她的呼吸绵长起来,僵硬微颤的身子也软了下来,如水般依偎在怀里,秦御抱着顾卿晚,睁眼眼眸瞧着帐顶上绣着的花鸟图,半响他才苦笑了下。

  原本以为即便再累,也睡不着的,谁知道闭上眼没片刻,她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她垂下眼眸,闭上了眼睛。

  顾卿晚闻言,一时间竟分不清他说的是玩笑话,还是真实话,亦或者是他有一种逼迫她的手段罢了。不过她这会子是真没力气想下去了,眼睛肿痛难挡,头脑也晕晕沉沉。

  秦御闻言却目光略沉,微微扬声,道:“大概是你从来不顺着爷,爷就没遇上过这样的女人,所以稀罕吧。你真想爷厌了你,那就乖乖听话,嗯?”

  她是真的想知道,秦御到底看上了她哪儿,她也是真的在想,是不是她改变了,成了他不喜欢的样子,他就能放手了,这样两人都能得到解脱。

  她就是不明白,秦御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就非得抓着她不放。愿意做妾的佳人美人多的是,他做什么就非得和她纠缠不休。

  她相信,这种折磨,并不只是对她,应该是双向的,秦御也该会觉得疲惫才对。

  从前她觉得这话,很伤人也很矫情,可此刻她才知道,当你不想要一段感情,旁人却非要用强势的手段逼迫强加给你这段感情,真的是很折磨人的。

  顾卿晚沙哑着声音,开口,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行不行?”

  看不到他的神情,却瞧的清一双乌亮的眼眸,灼灼逼视,压迫力十足。

  屋子里没有掌灯,这会子夜已经很深了,方才床帐被挥了下来,床榻间光线更加黯淡。顾卿晚不曾练武,自然不像秦御,有夜色中视物的本事。加上她双眼肿痛的厉害,一时间竟无法将近在咫尺的秦御看清。

  顾卿晚却动了动身子,略抬起头来看向秦御。

  秦御叹了一声,将人拥的更紧了些,随手扯了一床被子,掩在了两人身上,拥在顾卿晚肩头的手拍了两下,道:“睡吧。”

  秦御上身却也光裸着,不同于顾卿晚的冰冷,他身上暖烘烘的,顾卿晚被拥着,肌肤相贴,大抵是反差太大,顿时纤细的身体便在他怀中狠狠颤抖了一下。即便心里是抗拒的,身子却知道什么是舒服的,像是被唤醒了冻僵的细胞,她有些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起来。

  如今已过了夏日燥热之时,入夜凉意渗人,顾卿晚又光着身子哭了这半天,身上冰冰凉。

  顾卿晚是真没力气了,也是真灰心了,由着秦御抱着没挣扎。

  他又盯着顾卿晚瞧了片刻,见她渐渐的连哭过后一时难以停下的抽泣也停下,这才伸出手臂,拖着顾卿晚翻了个身,将她拥进了怀里。

  她这般模样,秦御原本也没想着真怎样她的,如今见她浑身半裸着,背对他躺在那里,也没扯条薄被盖住自己,一副颓丧灰心的模样,秦御就更不会对她做什么了。

  她脚受伤了,伤口在脚背上,伤口不大,此刻已经没在流血,可秦御没忘记,她的脖颈也受了伤,刚刚她拍打他时,伤口还在渗血。

  他的目光慢慢滑动,到底是喜欢的女人,两人又这幅模样半裸的共同躺在床上,他有些浑身发热,气血翻涌。只目光最终落在了顾卿晚脚底的猩红上,却强行压下了体内的躁动。

  如今人好容易寻了回来,就躺在旁边,就在眼前,秦御只想紧紧盯着她,牢牢的将人困在身边。

  这些天,这女人不知所踪,其间更是差点让他以为她被周家给杀害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时日他就没睡个安稳觉。

  方才在院子中没能好好瞧瞧她,刚刚他们又闹了一场,更来不及好好瞧瞧了。这会子她这么老实的躺着,他便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异色眼眸中冷色和嘲色渐渐褪去,变得有些深不见底的晦暗莫辨。

  秦御目光顺着那起伏绵延的线条往下移,一寸寸像是要牢牢记下她此刻的样子。

  足衣被蹬掉了一只,有一边绸裤翻卷着涌到了腿弯,交叠蜷缩的小腿,小巧玲珑的足踝,嫩白如玉雕的脚丫,连成纤长玉润的一线,冰肌玉骨,引人遐思。

  顺着黑藻般的长发,是优美起伏的腰线,她的绸裤裹在身上,遮挡不住流畅诱惑的臀线和长腿。

  因用力,背上的蝴蝶骨蹁跹凸显着,少女的肌骨有着全然不同男子的纤薄,脆弱的好像一只经受了风雨的蝶,栖息在那里,稍微有点惊动,便会受惊飞走一般。

  这会子功夫,因她的踢腾,发髻松散了下来,长发蜿蜒垂落在床榻上,遮了半边雪背,却又露出一边圆润小巧的肩头,她紧紧抱着身子,使得本就纤细玲珑的身形显得更加曲线突出,又有些说不出的可怜。

  方才他已经扯掉了她身上的外裳,中衣和亵衣,她这半响,身上只穿着绸裤,上半身唯有胸口处还缠着层层叠叠的布条裹胸。

  秦御见她折腾的也差不多了,这才扭头看过去。却见那姑娘好像有些心灰意冷,抱着身子缩在床里。

  顾卿晚拍打掉他的手,爬到床里头,侧躺下来,背冲秦御。

  又过了会儿,她连这些话也累的说不出来了,便木愣愣的想翻身下床,却被秦御拽住了手臂,又拖了回来。

  ……

  “我只想回家……”

  “老天爷你玩人……”

  她只一下下捶着秦御,口中也骂累了,干哑着声音喃喃着。

  他只在她抬手往头脸上招呼时,才出手挡上两下。顾卿晚见他不疼不痒的躺着,对她的恶言恶语也半点反应都不给,渐渐的便累了,抓挠的动作变得有气无力起来,双眼哭的红肿,眼睛却干涩疼痛,再也哭不出来了。

  秦御却根本将她那点气力当猫儿抓挠,只躺着任她踢腾,左右也疼不到哪儿去,由着她发泄够了也就安生认命了。

  “我怎么那么倒霉认识你!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帮你遮掩,让那些追杀你们的人杀了你才好!”她一边儿折腾着扑打他,一边儿发泄般说着些恶狠狠的话。

  “秦御你这个混账!你是恶魔吗?”

  顾卿晚死死盯着秦御,突然像崩溃了般尖叫一声,扑到秦御身上,又撕又打,又扯又抓,又挠又咬的发泄起来,口中不断哭喊着。

  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痛恨过一个人,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恨不能往一个人的身上捅把刀子!

  她不肯听话,他就逼她听话,她不愿讨好他,他偏让她不得不讨好献媚!

  而她想要重获自由,就如秦御说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伺候好秦御,让他满意,让他主动为她解除奴藉。

  除非她有勇气,改名换姓,逃掉后一辈子都活在阴暗处。不然,她就得乖乖的呆在他的身边。

  逼迫她签了卖身契,她再跑,就是逃奴。帮她跑的,也要担上诱拐别家奴婢的罪名,有这一层在,她轻易就不敢再生出逃跑的心思来,除非她敢保证,一辈子都不被秦御寻到。

  顾卿晚算是瞧出来了,秦御对她是真狠的下心!

  秦御见她捏着拳头不言不语,不觉叹了一声,方语气和缓下来,道:“卿卿,与其想着找什么王府政敌,与虎谋皮的,倒不如从爷身上着手,早日让爷相信你不会再生出逃跑的心,爷自然会将你的奴藉消了。你与其想着以卵击石,倒不如顺势而为,哪条路更好走,便是傻子都权衡的出,嗯?”

  顾卿晚身子僵住,瞬间像被镇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一般,即便再不甘心,竟也毫无办法可施。

  顾卿晚听秦御一口一个蠢的,直气的身子打摆,可她心里其实清楚。秦御说的没错,就算是礼亲王府的政敌,也不可能将心思动到一个奴婢的身上,用一个奴婢去攻歼偌大的王府,这和用一粒尘埃就想击碎巨石一样,不管怎么筹谋,都不可能成功。

  秦御见她着急不已,不觉失笑,道:“逼良为奴?谁能证明?顾卿晚,你犯蠢,也莫把那些政客想的跟你一样蠢。他们即便要对礼亲王府做什么,也得找个靠谱点的由头,逼良为奴?呵……”

  顾卿晚瞧着他那副可恶模样,直想一刀捅死他,她咬牙道:“就算我告到了官府,官府包庇你,礼亲王府总有政敌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就不为礼亲王府想想?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把卖身契还给我!”

  好像在说,你真去告爷,便是自寻死路,这么蠢的话都说的出,气傻了吧?

  他紧咬着奴婢二字,专门气她,言罢,竟然不再管她,翻身便枕着手臂,平躺在了床上,一张俊面上,也褪去了方才的阴冷暴虐,换上了一副悠闲舒展的愉悦之色,异色眼眸却满满的都是嘲讽盯着气急败坏,脑子都空白的顾卿晚瞧。

  秦御根本就没搭理顾卿晚的扑抢,动作迅速的将卖身契收了起来,勾唇笑道:“不守王法?顾卿晚,别告诉本王,你从来不知道,王法这东西是给庶民和奴婢守的,爷是皇室,需要守什么王法?还有,寻常人家的奴婢告主都要先剥层皮,滚了钢钉板子,还有命在,才能在公堂上说话。更何况是官宦之家的奴婢告主,你是嫌命太长了吧?”

  顾卿晚扑上去抢,双眸血红,道:“还给我!堂堂燕广王不守王法,逼良为奴是大罪,我要去官府告你!”

  顾卿晚得了自由,一咕噜爬起来,捡起那卖身契便要撕扯,却,她还没用上力,纸张便被秦御抢走。

  顾卿晚盯着那卖身契三个字,眼前阵阵发黑,是真的差点没给气晕过去。她瞪大了眼,失魂落魄的模样,一时都忘记了挣扎,秦御便自然而然的松开了扣着她手腕的手。

  秦御他竟然逼良为奴!强迫着她签了卖身契!

  可做主子的随意打骂奴婢,奴婢敢对主子动手,却要受世人指责,是罪大恶极,要受酷刑的。

  你打骂畜生,被畜生反咬一口,旁人瞧见可能还会说,是你手贱,非得去招惹畜生。

  奴婢是什么?那是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性命随时都握在主人手中,完全以主人的意愿为意愿,可以随意由着主人戏耍作践,却又不能反抗,连畜生都不如的存在。

  可如今的她,对这古代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奴婢两个字的理解也很深。

  顾卿晚现在已经不是刚穿越那会儿了,那会儿,若穿越过来就是个奴婢的身子,她大抵也不会怎样绝望难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16 困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