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会演戏的秦御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噼啪。

  篝火发出一声轻轻的炸响,顾卿晚眨巴了下眼眸,推在秦御胸前的手,略动着,似有若无的勾画着秦御光裸的胸肌,微微抬起眼眸来斜了秦御一眼,道:“我怎么会知道殿下想吃什么?我又不是殿下肚子里的虫子。”

  秦御被她手指抚过身体,一股又痒又麻的感觉从她指尖接触的皮肤开始,迅速若电流蔓延全身,他身体紧绷了起来,呼吸微窒,声音愈发沉哑莫辨,道:“卿卿不是爷肚子里的虫子,却是爷心尖的一块肉,爷心里想什么,卿卿会不知道?”

  顾卿晚从来不知道,秦御说起肉麻话来这样信手拈来,她抬眸看向秦御,却见他也正凝神望来,异色眼眸深邃似海,柔情荡漾,只是神情却还挂着些未曾消散的清冷。

  那股清冷冲散了暧昧,也让顾卿晚察觉了他眼底的清明。

  顾卿晚突然便明白了,秦御这分明是在逗她呢。他有洁癖,只会比自己更嫌弃这地方,更何况,他也不是色令智昏,不知轻重的人。

  像秦御这种人,虽位高权重,可却也常年在刀尖上行走,怎么可能让自己在追杀时陷入美色,放松警惕?

  若然秦御真是这样的人,连一点美色的抵抗力都没有,想来他也不可能好端端的好到现在了。

  既是逗她,他那什么心头肉的话,便也是玩笑话,她当真了才是笑话呢。可笑她方才竟然心神微荡,可见男人的甜言蜜语,不管真的假的,女人还真都是爱听的。

  顾卿晚想着,攀在秦御胸膛上的手却移到了秦御的心口上,抚了两下,又用食指点着他的心脏,道:“心头肉?我这么大个人,可变不成殿下的心疼肉,兔兔还差不多。殿下还是拿兔兔当心头肉吧。”

  她说着凑近秦御抽了抽鼻子,嫌弃道:“殿下臭死了,别把臭味蹭我身上啊!”

  她说着推了把秦御,扭身跳出了老远。秦御回想了顾卿晚方才的话,才反应过来,顾卿晚说什么,她那么大的人变不成他的心头肉,分明是在拐着弯儿的暗骂他是个心小的小心眼呢。

  这女人!

  秦御轻勾了下唇,见顾卿晚已经跑到了五步远外,便也没过去再抓她回来。先前是想逗逗她,亲近下的,可秦御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

  这孤男寡女,夜深人静的,太容易擦枪走火了,方才她不过小手抚了他两下,他便有些头脑不清醒,若是再玩下去,指不定就管不住自己了。

  不管是天时地利人和,如今都不是好时机,所以他还是忍耐着些的好。

  外头的雨到天亮还没有停下来,两人在破庙中烤干了衣裳,穿戴整齐便一早往城中赶。

  到达城门时,城门早已开了,因下着雨,进城的人并不多,看守城门的兵丁也受了雨水影响,漫不经心的躲在城楼洞子里避雨。

  来往行人都穿蓑衣带斗笠,顾卿晚两人到了城门前,也没因出众的容貌引人注意,秦御掏出路引,城防兵丁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便放了行。

  进了城,秦御寻了处相对清净的客栈,入住后,安置好顾卿晚,他便出门了。

  他也就去了有小半个时辰便回了客栈,却将两包东西丢在了桌上,道:“爷在城中留了些标记,宋宁他们若然无事,会前来汇合的。”

  顾卿晚点头,道:“我去给你要些水来沐浴。”

  虽然秦御的身体很好,但昨夜他护着她可没少淋雨,如今客栈里既能沐浴,顾卿晚自然要投桃报李。

  她要了水,过了一盏茶时间,店小二便抬了个大木桶进来,又一趟趟的往屋子里提水。

  因为是特殊时期,开房时,秦御就只要了一个房间,方才顾卿晚就是趁着秦御出去在这屋里沐浴的,此刻见小二摆弄,便也习惯了,只吩咐道:“能不能找架屏风来,支在这里?”

  她说着,指了指浴桶和床前的一块位置。

  店小二却诧异的看了顾卿晚一眼,道:“这位夫人说笑了,这自己男人有啥看不得的?咱们小店简陋了些,一架屏风最少也得几两银子,哪有哪种东西。”

  店小二说着,又目光古怪的往秦御身上瞄,心想,这两人真古怪,既然要一间房,自然是夫妻了,怎么自家男人沐浴不说伺候了,竟然还要用屏风挡住,这男人也太不会御妻了吧。

  秦御背对这边解着衣裳,察觉到店小二的目光,回过身来,目光淡淡落在店小二的身上,道:“爷和夫人刚刚成亲没多久,夫人有些害羞,行了,你们下去吧。”

  店小二被秦御扫了一眼,只觉有些说不出的惊心,不自觉的低了头,不敢再探究,闻言躬身应了声,招呼着抬水的几个活计,都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顾卿晚跟过去,插上了门,还在想着,没屏风就没屏风吧,自己大不了坐进床帐里,放下床帐就是。

  谁知道她一个回头,就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赤条条的站在屋子中。

  屋中没阳光,可外头天光却大亮了,视线毫无阻挡,让她一眼便看清了该看的和不该看的。

  要说顾卿晚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从前还跟着余美人去看过人体秀,她是学建筑的,当初学素描时,还对着**男模画过像。

  可她发现,和一群人一起画裸男脸不红心不跳的她,在骤然看到秦御赤条条的身体时,竟然面皮迅速充血,大

  竟然面皮迅速充血,大脑受到了强烈冲击,几乎是尖叫一声便闭上了眼,道:“你暴露狂啊!”

  她死死闭着眼,脸红的像朝霞,浑身紧绷,举止无措。

  秦御却低声而笑,声音微扬,道:“暴露狂?那是什么?”

  顾卿晚便又啐他一口,道:“不要脸!”

  秦御失笑,迈步往浴桶走,道:“是你让爷沐浴的,爷不脱衣裳如何沐浴?爷看明明是你蛮不讲理,大惊小怪!”

  顾卿晚听到哗啦一声响,只以为秦御已经进了浴桶,她睁开眼便要反驳,谁知却瞧见秦御竟然站在浴桶中,他个子高,客栈的浴桶又不怎么大,浴桶边缘就只到大腿下,不该挡的挡住了,正经该挡住的全部被浴桶边缘强调性的露了出来!

  顾卿晚张口欲说的话堵到了嗓子眼,本能的便又闭上了眼睛,就听秦御发出一声很嚣张得意的笑来。

  听他笑成那样,顾卿晚心里更憋闷了,心道,秦御这货说不定从前让丫鬟们伺候沐浴,都伺候习惯了,正以为如此,才能那么坦荡的就那样不要脸的站在她眼皮子底下,让她看。

  这古代丫鬟,莫说是伺候男主子沐浴了,便是上净房都是跟进跟出的伺候的,解裤子,提裤子,系腰带也便罢了,说不定男主子上小号时,还得跪在旁边帮忙扶着那东西。

  莫说是被看了,说不定被摸都是常事儿,这样想着,顾卿晚哪里还有什么羞涩之心,瞬间都淡定了下来。

  她摆了摆姿势,神情高冷的睁开眼,微微仰着头,不屑一顾的再度看向秦御,谁知道那厮已经坐进了浴桶中,只留了个后背给她。

  顾卿晚有种抛媚眼给瞎子看的郁结感,她禁不住迈着大步,几步走到了浴桶前,绕到了前头,在秦御微诧的目光下,倾身又往水里慢条斯理的瞟了一眼,这才重新不屑一顾的看向秦御,道:“你们男人长的可真丑!有句话叫丑人多作怪,正适合方才殿下的所作所为。”

  言罢,她撇撇嘴,转身就走了,秦御着实被她的反应给诧到了,瞧着顾卿晚的背影,不觉笑了起来。

  这女人,有时候当真是争强好胜的可爱。

  不就是被他逗了两下,便要这样还回来,连女人家的娇羞都不顾了。他低头扫了眼身下,懊恼的拧了拧眉。

  被她瞧的有了反应,看上去是有些狰狞可怖,可丑吗?没有吧……不过想到那次闹了乌龙,不小心剥掉顾卿晚的衣裙,看到女人的模样,秦御觉得男人的好像是有些不大好看,他的卿卿那里,像徐徐盛开一朵花儿。

  不过,做男人嘛,要什么好看?实用才是最要紧的,秦御对自己的实用性还是很得意的。

  秦御越发燥热,便转移注意力,道:“爷方才出去还上脂粉店买了些胭脂水粉之类的,你看看,能不能调制出你先前遮掩修饰妆容的东西来。”

  这是正事儿,顾卿晚闻言便忙跳下床来,到了桌边儿,她解开包袱,果见里头都是些脂粉等物,秦御大抵是不知道都需要什么,所以每样都让店家包了些,瓶瓶罐罐的倒是全的很。

  顾卿晚便调弄了起来。这日近晚时,宋宁和另外两个侍卫,总算凭借着秦御留下来的标记寻到了客栈。

  三人多多少少都收了些伤,神情也显得很疲惫,秦御令三人坐下回话,顾卿晚忙给三人倒了水,三人受宠若惊的接了,宋宁灌了半盏茶,才回禀道:“昨夜厮杀了小半个时辰,那些刺客才发现上了当,属下们估摸着殿下应该已经走远了,便也没再纠缠下去,各自跳船躲避锋芒,那些人大抵是见殿下不在,或者是想遁着属下们的踪迹,寻找殿下,倒没有穷追不舍,伤亡并不惨重,只陈九和冯三毙命在了船上,其他兄弟多少都受伤了。跳船后便都失散了,属下三人一起上的岸,因怕有人追踪,故此绕了不少弯,这才进了城。”

  秦御闻言神情略缓,点了下头,另一个侍卫也心有余悸,道:“昨日幸亏殿下洞察了他们的计划,提前做了周密安排,不然属下们都中毒,一运功血脉奔涌起来便会发作。昨日刺客还真来的不少,高手也多,若非殿下离开了,属下们也不能保全性命。”

  “是啊,多亏得殿下果决裁断了。”剩下的那个侍卫也接话道,神情崇拜,眼神狂热的瞧着秦御。

  顾卿晚,“……”

  感情秦御扔掉侍卫们,自己带着她逃命还成了英明果断了。

  她先还觉得这些侍卫也太盲目崇拜秦御了,不过心思动了动,倒又有些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不管怎样,是秦御发现的船上被下了毒,且及时给众人解了毒,想必发现船上有内奸的事儿,也是秦御英明洞察,并且控制了那内奸。

  不仅如此,他带着自己先行离开的事儿,瞧着是临阵脱逃,让侍卫们顶雷,其实并不然。

  若是秦御在船上,那些刺客必定紧咬着不放,拼尽全力也要制秦御于死地,宋宁等侍卫也必定是誓死保护秦御,船上便不免有一场硬仗血仗要打。

  这样硬碰硬,最后即便秦御能保全性命,也势必死伤无数。

  可秦御金蝉脱壳,率先离开了大船,刺客攻来,侍卫们便可以保护自己为上,只要拖延够了时间,确保秦御已经离开了,他们便可逃命。

  如此,反倒化解了一场安排的很周密的刺杀,也躲过了一劫……

  想明白这些,顾卿晚瞧向秦御的目光倒多了几分赞赏和感叹,也莫怪宋宁等人对秦御忠心耿耿的,这人虽然对她渣了点,却不能否认,人家确实是个有个人魅力的领导者。

  不过,昨日在芦苇荡,她明明误会了秦御,秦御便半句解释也没有,可见骨子里还真是高傲的很,万事都不屑于解释的。

  “他们这次刺杀失败,想必不会甘心,回京的一路,怕是还不会安宁了。你们跟着本王,目标太大。一会子本王便带卿卿先行离开,你们留在这里,等待汇合。等休整好了,便溜溜那些刺客,不必再寻本王,本王会想法子回京的。”秦御吩咐道。

  宋宁闻言却面露迟疑,道:“让他们二人等在这里吧,属下还是跟着爷……”

  他话没说完,秦御便抬起了手,宋宁见秦御决心已定,虽有些不放心,却没敢再多言劝阻。

  事情都说好了,秦御便令宋宁三人退下了,却冲顾卿晚道:“你那些脂粉摆弄好了吗?来给爷修饰一下,我们趁着天黑宵禁前离开。”

  顾卿晚方才已经瞧见秦御买回来的两套衣裳了,都是粗布衣裳,一套男装一套女装,看了款式,顾卿晚觉得秦御大概是想和她扮成一对农家夫妇的模样。

  故此她见秦御坐好,便走了过去,将调弄好的脂粉等物一一摆放好,接着她便抬手,捏住了秦御刚硬的下颌,左右摆弄着。

  秦御显然是觉得不舒服,脸上神情不怒而威,瞪着顾卿晚,道:“这是做何?”

  说着他偏了一下头,顾卿晚却抬手拍了他一下,道:“别乱动,殿下不懂,这修饰容貌是要结合五官来的,我得好好观察下殿下的脸型和五官,这样才好动手,不然即便是容貌遮掩了,那也显得非常别扭,不会自然的。”

  她说着,捏了秦御的下巴,继续左转转右摆摆的。心里却在想,这个动作可真是含着十足的控制性,谁让他从前总爱捏她下巴呢,如今有机会,自然要摆弄回来,让他狂!

  顾卿晚折腾了一会,眼见秦御的神情越来越难看,这才松开手,开始往他脸上扑粉。

  今日她手腕上的玉莲花已经渗了花蜜,顾卿晚发现这玉莲花好像和她的身体状况有关系。

  之前她身体弱的很,玉莲花每日只渗小小的一滴花蜜,后来她每日都喝花蜜,身体越来越好,渗透出的花蜜便也越来越多,到最近每日竟然已能渗透出两滴花蜜来,且每滴都是大颗的。

  顾卿晚生怕这些天会再遇到刺客,故而找了个瓷瓶将今日的两滴花蜜都存储了进去。又往里头加了水,在脂粉中只加了一丁点,调和的脂粉抹在脸上便很是服帖自然。

  她给秦御修饰着脸,不得不感叹,这人的五官真是生的毫无挑剔之处,如此完美,让她有些嫉妒,想要破坏。

  于是,两柱香后,秦御瞧着镜子里,嘴角长了一颗媒婆痣的男人,他眉头便打起了结,道:“把这东西给爷弄掉!”

  顾卿晚一脸无辜,眨眼道:“那可不行,这颗痣可费了不少心血和时间呢,弄的这样惟妙惟肖,很不容易的。不是我故意为难殿下,实在是殿下你生的太好,即便是修饰了容貌,这五官,这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农家汉子啊,有了这么一颗毁人的痣,才像那么回事了。殿下便忍忍吧,殿下能屈能伸,英明神武!”

  秦御闻言却冷笑起来,道:“给爷换个地方,大男人的生颗这样的痣,你是想让爷引人注目,早些被刺客认出来?”

  他的笑容带着些洞察一切的嘲弄,顾卿晚一想,确实不合适,禁不住有些失望,道:“好,好,我这不是想岔了嘛,这就给殿下换个位置。”

  最后那颗痣,便生在了秦御的眼角,成功让他一双凛冽的丹凤眼变得美感全无。

  顾卿晚也收拾了一下,她对给自己上妆要熟练的多,不过一炷香时候,脸色就蜡黄黯淡,眉眼也被做了修饰,眼皮子往下耷拉,眉形略粗且杂乱,再配上略有些扁平的塌鼻,还有厚且苍白的唇。穿上秦御准备的农家妇女的衣裙,包上头巾,还真有模有样的。

  两人收拾好后便离开了客栈,在城中略逛了下,买了些吃食,秦御一手提着。又买了一只老母鸡,他另一手提着,顾卿晚挎着个花布小包袱,放着脂粉等有用的东西,这才往城门去。

  已经快关城门了,城门前不少进城采买赶着回村的百姓,人来人往的,两人混在其中,都微低着头,也不显眼。

  左右平头百姓,底气不足,进了城都爱低着头,且劳累了一天,也都累了,出城的百姓都他们这个动作。

  到了城门口,秦御突然回头喝斥了一声,道:“你这娘们能不能快着点,再这么磨磨蹭蹭的,家去都半夜了!”

  他的声音有些粗嘎,显然是特意如此的,顾卿晚心一跳,立马就知道怕这城门口有人守着呢,走路便又沉重了几分,宛若受气小媳妇般抽搭了两下,捏着袖子抹了抹眼角,瓮声瓮气的道:“相公,我不是故意的……”

  说话间,要加快脚步,偏扯到了包袱,倒从里头滚出半个啃过的窝窝来,她忙弯腰去捡。

  秦御几步折返,一脚踢开了那窝窝,粗鲁的扯过顾卿晚手中包袱,又拉着她,大步往前走,一面还偏头骂道:“都沾上泥了,捡起来谁吃?莫怪娘总嫌你笨手笨脚的拖后腿!

  的拖后腿!哭什么哭!晦气!”

  两人一个骂骂咧咧的,一个抽抽搭搭的,渐渐便走远了,农家汉子手里拎着的老母鸡还不甘的咕咕叫了几声。

  城门下,两人打扮成寻活计匠人,却眉目阴冷的男人,听到动静往这边看了眼,正看到农家汉子侧身拽着媳妇的一个背影,略佝偻着腰,气质暴躁。

  那汉子行走间略露出侧脸来,肤色黝黑,眼角还生了一个偌大的黑痣,两人目光不过一扫,便半点犹豫都没的收回了视线。

  顾卿晚心跳砰砰的,被秦御拖着,待走的都看不见城门楼了,她才松了一口气,靠着秦御低声道:“咱们没被发现吧?”

  秦御却偏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说呢,媳妇?”

  顾卿晚这才侧头盯向秦御,却见他背脊挺直,举止从容,气质卓然,早便没了方才在城楼下的样子,一双异色眼眸正含着戏谑的笑意,欣赏着她战战兢兢,瑟瑟缩缩的模样。

  顾卿晚不觉一把甩开了秦御的手,道:“既然早没事了,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声!”

  害她这半天,心还噗通通的乱跳,这个混蛋!

  秦御却摆了摆手,道:“爷怎么知道你那么胆小,明明在爷面前胆肥的很。”

  顾卿晚,“……”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顾卿晚的腿便疼了起来,脚底心也磨的慌,步履慢了不少。

  秦御瞧她一眼,大抵路上不时有行人路过,背着或者抱着顾卿晚显得太惹眼了,他倒没像昨夜那样抱她走。

  恰后头有驴车缓缓行了过来,秦御令顾卿晚蹲在地上,自己却朝着那驴车走去。

  顾卿晚还有些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就见那边秦御拦下了驴车,她依稀听到秦御的声音响起,道:“我媳妇刚怀上没多久,这趟进城就是给她看病的,本来就有些不妥当,开了些安胎药,这安胎药还没吃上,她就肚子疼……”

  “是啊,离家远着呢,可不能让她走路了……驴车借给我们?大哥真是大好人,都是穷苦百姓,驴子金贵,哪能这么占老伯的便宜,这样吧,大哥将这驴车卖给我,左右我媳妇往后少不了跑城里来抓药看病,有辆驴车要便宜的多,您看我这十两银子够不够?”

  声音不断传来,驴车上坐着的那赶车的三十左右男人和一个妇人目光不停扫视过来啊。

  顾卿晚,“……”

  她今日才知道,秦御还真有演戏的本事,刚刚演欺负媳妇的暴戾男人,那逼真的,这会子立马变身护妻好男人了。

  真是够了!

  她正低头腹诽,就听头顶传来一个略粗的女声。

  “大妹子不舒服就赶紧车上躺着,我都给你铺好了,可不敢这么蹲着压着肚子了!”

  说话间,顾卿晚就觉有人弯下腰来,要扶着她,顾卿晚还没来得及抬头,秦御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道:“多谢了,我来就好。”

  说着,他便弯腰抱起了顾卿晚,大步往驴车走。

  那边儿的妇人禁不住露出羡慕神情来,道:“大妹子可真是有福气,上哪儿找了这么个会疼媳妇的汉子,瞧这体贴细心的,真真是万里挑一。”

  秦御将顾卿晚小心放在了驴车上,这才回身冲那妇人道:“媳妇嘛,就是娶回来疼着的,更何况,她还怀上了。”

  说着,动作温柔的将顾卿晚凌乱的发丝勾在了耳后,言罢,竟然也跟着跳上了驴车,坐在顾卿晚身后,将她揽在了怀里。

  就听那妇人又冲那赶车的汉子道:“你也瞧瞧,也不学着点!”

  汉子却面色有些讪讪,道:“你五大三粗的,怀着大丫,二蛋,九个月了还非要下地,拦都拦不住。要像人家弟妹一样娇滴滴的,老子也紧张着。行了,赶紧的上车,天都黑了。”

  妇人瞪了自己男人一眼,这才跟着爬上驴车,坐在了车沿上,冲秦御道:“驴车都卖了,谢谢大兄弟让咱们坐顺风车了。大兄弟这样又疼媳妇又和善的人,真是难得。”

  顾卿晚,“……”

  ------题外话------

  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上官飞虹送了5颗钻石、颗钻石、kyp送了1颗钻石、送了3颗钻石、娴悦伴生送了5颗钻石送了6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千隐翅膀送了1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老鼠的猫送了1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09 会演戏的秦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