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懂医的顾卿晚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那医婆离开没片刻,果然就让自家的小儿子送过来了几幅中药。

  顾卿晚见秦御将中药交给了小丫鬟让她们去煎药,便禁不住在秦御跟前嘀咕,道:“这山寨里的人都还没有信任我们呢,不知会不会在中药里头偷偷加什么毒,万一他们给我下毒,企图用我要挟控制殿下,岂不是坏了?”

  秦御闻言瞧向顾卿晚,目光有些说不出的幽凉,顾卿晚不知道他是不是从自己的话中听出了她的真实心思,略顿了下这才又道:“左右咱们过几日便又要一路跋涉进京,路上熬药都不方便,还是要断药的。殿下也听到了,医婆说我这个宫寒是慢症,需要慢慢的调理,一副两副药也不管用。王府大夫高明,什么药材补品都有,若不然,还是等回京了再好好吃药,殿下说呢?”

  顾卿晚的话落下,秦御却半响都没作答,只是那么用微显凉淡的神情瞧着她,顾卿晚额头都冒出细汗来了,他才牵起薄唇,道:“这会子倒学会体贴周全,善解人意了?”

  顾卿晚不觉冲秦御嗔了一眼,道:“我什么时候行事不周全了?”

  秦御却突然迈步往床榻前走来,随着他靠近,落下一片阴影来,笼罩在靠床而坐的顾卿晚,使得顾卿晚有些微微的紧张心虚。

  却闻秦御挑眉道:“你周全?你行事周全会一大早的自己一个人往山寨里瞎逛?不知道男人养精蓄锐一夜,早上最易冲动?”

  顾卿晚眨了眨眼,迷糊一下,这才明白过来秦御在提方才的事儿,她便怔了下。

  听秦御这话,方才好像是她误会了他呢,他是因为担心她出事才那么凶的?

  顾卿晚微微有点内疚,不过却还是忍不住替自己辩解,道:“我不是一个人瞎晃,是白三娘和大当家的女儿赵大姑娘过来寻我,我跟着赵大姑娘去了她的闺房,后来大当家的那里发生了点事儿,赵大姑娘没功夫再顾着我,我才自己回来的。一路上还特意避着人,直接便回来了,根本就没有瞎晃啊!”

  秦御听罢,虽面色略好了些,却还是坐在了床前,瞧着顾卿晚道:“若真出事,只你回来这几步路的功夫也就够了!更何况,那白三娘和赵大姑娘是何心思,你又如何得知?就敢肯定她们带你出去不会是别有心思?另设陷阱?”

  顾卿晚心中已知道错了,可瞧着秦御脸色沉冷,目光锐利的冷酷模样,却禁不住嘴硬,道:“我也是有些识人之明的,自然是觉得没什么陷阱,这才敢随着赵大姑娘去的。更何况,她们若真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呆在这小院难道就能安全了?”

  见她丝毫不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秦御脸色铁青,一把将顾卿晚拖进了怀中,手臂和胸膛双重夹击的力量硌的顾卿晚肋骨都疼了起来,她忙认错道:“我知道是我行事鲁莽了,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一定更加谨慎小心!”

  她声音带了些哭腔,为什么旁的女人献身后,都会得到男人的呵护疼爱,哪怕是短暂的。

  她却这么悲催,昨儿夜里还说尽了好话痴缠着她,如今却逼着她,一直在不停的认错,认错!

  秦御听顾卿晚认错,倒没再进一步动作,只是依旧盯视着她,那意思很明显,她若再说不出让他满意的话来,他便要亲手好好教导下她了。

  顾卿晚便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笑着道:“我知道是我误会了你,你都是为我好才这样的。山寨里男人多,四处都是危险,我不该随便出去招惹是非。可你看啊,你若真不放心,就该将我栓在裤腰带上,走哪儿带哪儿。既然你有你要忙的事情,不能时刻将我带在身边,那就该相信我。我虽手无缚鸡之力,但也会想办法保护自己,不会轻易涉险的。”

  见秦御微微怔住,若有所思,顾卿晚略松了一口气,道:“我真不是随随便便跑出去的,我是瞧出那赵大姑娘是个浅显又心地不坏的,这才跟她去的。你不是说要尽快取得信任吗,我这也是想帮帮你,去探探大当家的情况。你别说,今儿还真让我探到些情况来。”

  她言罢,偷眼瞄着秦御的脸色,见他明显已神情舒缓了些,这才又道:“其实那大当家的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重伤,大夫说他撑不过三日了。”

  秦御怎么也没想到,顾卿晚就这么一会子功夫,竟然就打探到了这样重要的事情,便是心性沉稳,也禁不住面上微露惊愕之色。

  顾卿晚心中有些得意起来,略扬起眉来,道:“你看,你一个人分身乏术,加上我一个,多少是个帮手。他们瞧我是弱质女流,反倒会放松警惕。”

  虽然出去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是,顾卿晚也不想就在这院子里坐享其成,坐等秦御搞定一切。

  更何况,如今大当家那里已经有些眉目了,她可不想就此放弃。

  且,秦御担心她,她也不是木头人,自会心有触动,但她也不想秦御将她当成禁脔,以关心为由限制她的活动。

  第一次他这样做,她妥协了,以后便会形成一种相处模式,他会以有危险为由,将她直接限制在他划定的圈中,锁死她,这可不是顾卿晚想要的!

  所以,这次她便是若磨硬泡,也得让秦御按她的意思来。

  她眸光晶亮,恳切又有些哀求的可怜巴巴望过来,秦御心头微微塌陷了一块,竟觉得她说的都有些道理。

  他抿了抿唇,这才开口道:“这么说,爷还得谢谢你了?”

  顾卿晚听不出他是在说反话,还是认同了她,眨了眨眼,她主动靠进秦御的怀中,道:“那倒不必,如今我都是殿下的人了,在这些山匪的眼中,咱们还是成了亲的,夫妻一体,我这也是为自己嘛。”

  她这话说的中听,秦御不禁轻勾了下唇角,谁知道顾卿晚刚好抬眸看了过来,将他这犹如昙花一笑的样子看了个正着。

  她顿时双眸一亮,眉开眼笑,道:“殿下笑了,那就是不生气了?那我一会子可还要去大当家的院子寻赵大姑娘,殿下可不能再恼了啊。”

  秦御被她瞧个正着,神情一绷,却道:“爷什么时候应下,让你再出门了?”

  顾卿晚瞪大了眼,道:“你笑了便是认同我的话了,既然认同我的话,我一会子出门打探消息,当然也是可以的啊。”

  秦御见她如此狡辩,一时竟被逗笑了,顾卿晚愈发眉眼灵动,道:“又笑了!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啊!我一会子还要去给赵大姑娘送香膏,我得去挑弄一下。”

  她说着就往床下跳,秦御却一把拽住了她,道:“你给她挑弄什么香膏?她多大的脸,敢让爷的女人给她挑弄香膏!”

  秦御一脸的狂傲霸气,言罢,将顾卿晚按在了腿上,道:“你有宫寒之症,便莫再乱弄什么脂粉之物了,乖乖在床上养着。”

  顾卿晚,“……”

  她是宫寒,不是怀孕啊!就算是怀孕,也不用好端端的在床上养着吧?

  “我答应赵大姑娘的,殿下也不想让我做失信之人吧?不是她逼我给她做香膏的,是我和她投缘,主动答应帮她做的,我已经好久没和同龄的姑娘家说话玩闹过了,殿下就由着我吧,好不好?好不好?”顾卿晚撒娇的摇着秦御的手臂,言罢,还靠过去主动亲了下他的脸颊。

  秦御被她磨的彻底没了脾气,到底轻哼了一句,道:“一会子出门爷陪着你。”

  顾卿晚勾唇一笑,道:“那最好不过了。”

  接着她便跳下床,跑去调弄香膏了。其实古代的香膏都怎么做的,顾卿晚根本就不知道。

  她只是往赵月娇那里顺手拿来的香膏里加了点玉莲花蜜的水,又加了少许胭脂,挑弄的颜色略粉,便好了。

  秦御陪着她到了大当家的院落前,顾卿晚上前,便被守在门前的土匪给拦了下来,顾卿晚说明了来意,守门的土匪却道:“你等着,我去问下我们大小姐。”

  片刻,赵月娇的丫鬟,叫蔷薇的跑了出来,冲顾卿晚道:“香膏呢?你交给我就成,我会拿给我们大小姐的。”

  她趾高气昂的,顾卿晚也没在意,将香膏递给了她。蔷薇却打开香膏盒子瞧了眼,道:“这盒子怎么瞧着和我们小姐用的一样?里头的香膏颜色怎么如此奇怪!你这香膏能用吗?!”

  顾卿晚也不生气,道:“蔷薇姑娘好眼力,这香膏盒子就是从你们小姐梳妆台上拿的,不然我这做好了香膏也没地方放啊。香膏,只管让大小姐用,我已经和大小姐打了赌,若是没效果,大小姐只管找我便是。”

  蔷薇这才合上盖子,道:“你知道就好!”

  言罢,哼了一声,一扭身便跑。

  顾卿晚转身走向秦御,谁知刚走两步,就听身后院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她回过头,愕然的瞧见蔷薇跌倒在了地上,竟摔的极重,两个膝盖上都是血,小丫鬟已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顾卿晚,“……”

  她转过身,看向秦御,果然就见站在不远处等她的秦御已经迈步往回走了。阳光洒落在他的肩头,背影瞧着格外高大桀骜。

  顾卿晚忙快步跟上去,主动拉住了他的手,道:“不会又恼了吧?殿下?”

  秦御却目光沉沉盯着她,道:“连身边的丫鬟都敢如此对你,这就是你说的,和你非常投缘的赵大小姐?”

  他重重咬着非常投缘四个字,顾卿晚说谎又被识破,脸上一热,拉着秦御往回走,道:“殿下这不是已经帮我教训小丫鬟了嘛。总之,我给赵大小姐香膏是有用意的,殿下别管了就好。”

  言罢,只指着山寨中的风景和秦御东拉西扯。

  和顾卿晚所预想的一样,翌日一大早,秦御刚被程二爷派人叫走,赵月娇便带着丫鬟来了。

  蔷薇在院子中吆喝了一声,顾卿晚却坐在屋中没出去,果然,外头赵月娇见顾卿晚不出来迎接,却也呆不住,直接迈步进了屋子。

  蔷薇率先进来,见顾卿晚坐在梳妆台前正篦子抿着耳边的碎发,便吆喝道:“你没听到我们大小姐来了啊!竟然……”

  她话没说完,赵月娇便出声道:“好了,蔷薇,你先出去吧。”

  蔷薇面露委屈,瞥了顾卿晚一眼,这才转身而去。顾卿晚笑着站起身来,道:“我瞧着赵姑娘今日脸色白皙了不少呢,想必大小姐自己也有感觉的吧?”

  赵月娇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可比起美貌来,她觉得什么都可以牺牲。她上前拉了顾卿晚的手,道:“昨日是我怠慢了姐姐,也是我心情有些不好,姐姐大概也知道,我爹病了,所以……姐姐不会和我一般见识的吧?”

  顾卿晚回握着赵月娇的手,道:“月娇妹妹说的什么话,我若是计较,也不会还给月娇妹妹调弄香膏啊,其实我第一眼瞧见月娇妹妹就觉得投缘呢。”

  赵月娇顿时便笑着接口道:“我也瞧姐姐投眼缘呢,姐姐可真厉害,调弄的香膏比我好容易买的那些好太多了,姐姐还会调弄旁的胭脂什么的吗?”

  顾卿晚见赵月娇上了钩,却松开了她的手,道:“旁的,如今我手上没有那么多工具,也没有用料,倒暂时弄不成。不过月娇妹妹和我这么投缘,等我闲暇了,一定会给妹妹再调制些旁的胭脂水粉的。”

  她说着给赵月娇倒了杯水,方又道:“不瞒妹妹,我外祖家中是开药铺的,我从小跟着外祖母识了不少草药,背了不少草方,我就慢慢发现,好多草药都有美肌肤的作用,我做的香膏里头,可是放了我用草药秘方熬制的药膏的,这寻常的香膏怎么能比得过?”

  赵月娇双眸一亮,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原来如此,我说这香膏怎么会这样神奇,姐姐可真是厉害。”

  顾卿晚笑着道:“不是我自夸,我在学医上还真有颇多天赋,我外祖母都常常感叹,说我若生了男儿身,一定要让外祖父收了我做徒弟,还说凭我的资质,不出十年,定能将太医院的一众太医都比下去呢。”

  赵月娇不觉接口,道:“姐姐的医术竟然这么厉害?”

  顾卿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道:“哪里啊,其实也就是有一次,外祖父的医铺收了个被狼咬的快死的病人,身上好多地方都被狼给咬伤了,到处都是伤口,外祖父用了最好的伤药,愣是控制不住伤势,都说要准备后事了。后来换了我调配的金疮药,那人竟然就好了。”

  她越说,赵月娇的双眸越亮,顾卿晚却只当没发现她的异状,低头一笑,不在意的道:“就这么一件事,外祖母便觉得我的医术比行医四五十年的外祖父都厉害,其实怎么可能呢,也就是外祖母格外疼爱我,才看我什么都是好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月娇妹妹?”

  赵月娇却一把抓住了顾卿晚的手,道:“姐姐当真会制一种非常厉害的金疮药?当真?”

  顾卿晚愕然道:“月娇妹妹你怎么了?”

  赵月娇却拉着顾卿晚就往外走,道:“姐姐不知道我爹爹根本就不是病了,他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和外伤,大夫们都说我爹快不行了,姐姐你一定要给我爹爹看看!”

  顾卿晚眸光微闪,却一把甩开了赵月娇的手,道:“这怎么能行,不行,我不行的。”

  “怎么不行,我说行,姐姐就行!”

  她说着又要来拉顾卿晚,顾卿晚忙退后了两步,道:“大当家的伤了,应该找正经的大夫,我不过背了些草头方,又识得几根草药,即便月娇妹妹相信我,旁人也不会让我给大当家的治病的。更何况,我真不行的。”

  赵月娇见顾卿晚一径的推辞,却愈发抓着她不放,道:“姐姐是不是还在生昨日我的气?我给姐姐赔礼道歉,姐姐这样见死不救,难道是要我给姐姐跪下求吗?”

  顾卿晚忙摆手,咬牙道:“罢了。这样吧,我这里有一瓶子金疮药,月娇妹妹先拿回去偷偷给大当家的用下,若是有用,我再去给大当家的治。如何?”

  赵月娇蹙眉,道:“这却是为何?”

  顾卿晚便道:“月娇妹妹想,我一个没正经学过医的,又是刚刚进了山寨,即便月娇妹妹相信我,怕月娇妹妹将我这么直接带过去,二当家的他们,还有夫人,都是不会同意让我在大当家的身上试药的,倒不如月娇妹妹先拿金疮药去,偷偷给大当家的试试,要是真有用,事实摆在眼前,二当家他们也便会相信我了。到时候我再给大当家的治病,岂不是更顺理成章?”

  赵月娇顿时便笑了,道:“还是姐姐想的周全,金疮药呢,姐姐快将金疮药拿给我!”

  顾卿晚回屋取了早准备好的,兑了花蜜的金疮药,这才又道:“月娇妹妹给大当家的上药,一定要记得先将伤处原先的金疮药清理干净,不然恐会影响药效。”

  赵月娇应了,匆匆拿着金疮药便去了。

  是日傍晚,顾卿晚正陪秦御用膳,尤四爷和周五爷便来了,满脸笑容的进了屋,冲秦御道:“宋兄弟,你这不厚道啊,家中弟妹医术这样好,竟也不和咱们透露一声,实在是不应该啊!”

  秦御闻言眸光微诧,转瞬即逝,瞧了顾卿晚一眼,这才笑着道:“贱内是学过一些医,可她年纪摆在那里,医术这个东西是靠成年累月积累的,她不过略懂皮毛,哪里敢说医术好?”

  周五爷却摆手,道:“弟妹的医术,我们可都是有目共睹,七八个大夫给大哥治了这十多日的伤了,就是不愈合的伤口,用了弟妹的独家秘制金疮药,眼瞧着只小半日功夫,竟然就结痂了!这医术还不叫好?简直就是华佗在世,肉白骨啊!”

  尤四爷接着道:“我们兄弟这会子过来,就是要和宋兄弟道歉的,其实大当家的不是生了病,而是先前在山下中了官府的埋伏,受了重伤,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宋兄弟大概也知道,山寨是大当家的一手拉扯起来的,大当家对我们兄弟几个都是有恩的,大当家的在山寨中威信高,当此时机,大当家的不行了的消息传出去,山寨人心必定动荡,朝廷正要围剿山寨,知道山寨群龙无首,必定会加紧攻势。故此,先前,我们才会刻意隐瞒。”

  秦御点头,道:“这都能理解,尤四爷不必多言。”

  尤四爷哈哈笑着,拍了拍秦御肩头,道:“就知道宋兄弟是明理之人,如此,我们兄弟想请弟妹去诊治大当家的,想必宋兄弟也不会反对吧?”

  秦御闻言看向顾卿晚,见顾卿晚也睁着明眸看着他,却想起了她早上的话。

  他说让他相信她,这女人既折腾到了这一步,秦御想他是该相信她能治好大当家的,虽然这事儿想着就有些离谱。

  他收回目光,冲尤四爷道:“若她真能帮上忙,自然该尽些力的。”

  送了1颗钻石、上官飞虹送了1颗钻石、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送了1朵鲜花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30 懂医的顾卿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