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哄王妃很重要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御缠着顾卿晚不让她片刻都不准她离开,竟连伤口都不顾了,顾卿晚觉得不像是生病了,反倒像是喝醉了。

  她不听从,他便用力强迫,这样伤口便会涌出更多的血来,没奈何,顾卿晚只得顺着秦御的意思,躺在他怀中不动。

  秦御抱着顾卿晚,嗅着从她身上传来的熟悉的暖暖荷香,这才觉得浑身疼痛都好了许多。

  他迷迷糊糊的觉得很奇怪,如今她就像是他的药,有百般药效,专门治他的各种不舒服,内伤外伤,只要有她在身边,他就觉得安宁,觉得自己在她身边睡一觉就能好起来。

  他这样想着,闭上眼睛,竟真很快入睡了。

  半响,顾卿晚都不见秦御动上一下,他喷吐在她颈项边儿的呼吸也变得微弱绵长,顾卿晚动了动,秦御扣在她腰间的手便滑落了下去。

  顾卿晚抬起身,望去,秦御安静的平躺着,长而浓密的睫毛低垂,遮盖了那双过于妖异犀利的异色眼瞳,他似睡的很踏实,飞扬的长眉舒展着,神情很安然,大抵是微微有些发烧的缘故,俊面有些薄红。

  身上带伤,又发了烧,应该是很不舒服的才对,可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经常受伤,以至于挡疼痛能耐太强,这会子的模样竟然像冬日睡在温暖被窝里的孩子,一张俊面因红扑扑,甚至显得很恬静,漂亮的过分。

  顾卿晚怔了怔,她和秦御也算同床共枕有些时日了。然而她发现,她还真没观察过秦御的睡容。一来,两人只要挨了床,他就能将她折腾的只剩最后一口气,每次她都是闭眼就睡,第二天醒来时,秦御却绝对已经醒来晨练了。再来,顾卿晚对秦御也没什么情意,恨不能他不出现在眼前才好,自然也不会在秦御睡着时盯着他看了。

  她还真不知道,秦御的睡容竟然这么……出乎意料的乖巧好看,这张脸,简直能将人的心看软了,真是美色惑人啊。

  盯着秦御看了两眼,顾卿晚啧啧两声。

  顾卿晚一直觉得给自己找男人,用不着太好看,关键是实用性。生儿子的话,那便是越好看越漂亮越好,一时倒想起礼亲王妃来,能生出秦御这样漂亮的孩子,也是能耐了。

  看着秦御乖觉的睡颜,顾卿晚摸了摸他的脸,道:“真是天使的脸,恶魔的心。长的这么好看,偏大半夜的做恶人,可劲的折腾人!”

  言罢,对着秦御的脸拍了两下,这才下了床。

  这厢房被多宝阁隔开,弄成了内外间,陈嬷嬷就睡在里头的拔步床上。顾卿晚进了里间,床上也没什么动静,她过去挑开床幔,却见陈嬷嬷睡的正沉,唤了两声,竟然也没什么反应。

  顾卿晚,“……”

  陈嬷嬷这显然是被秦御施了什么手段给弄晕睡过去了,秦御那样子不处理是不行的,顾卿晚伸手去推陈嬷嬷。

  手触上其身子,却又抽了回来。

  不行,若是让礼亲王妃知道秦御受伤了,说不定就不让她呆在秋爽院了,打发她去照顾秦御,她岂不是等于被销假了。再来,秦御这大半夜的,又伤成这样,不会凌寒院处理,反倒跑到了她这里来,礼亲王妃还不得将她当成狐狸精?

  即便这些都不考虑,闹出大动静来,也不好啊。

  想着,顾卿晚果断收回手来,跑到了外室将兔兔从笔筒里摇了出来,兔兔是个贪睡的货,按说动物的耳朵灵敏,偏秦御闹的东西,这货竟没听到,睡的双眼迷蒙。

  被顾卿晚摇起来,还用爪子不满的揉着眼睛,晕头转向的在原地绕了一圈,就撅着红屁股准备钻回去继续睡。

  顾卿晚及时拎着它的尾巴,将它拽了回来,兔兔顿时羞射,像被蜜蜂蛰了一下般,吱的一叫,迅速抢回自己的尾巴,藏在了屁股下头,又生恐被顾卿晚再抓到般,一屁股坐了上去,将尾巴藏在了肚毛下,接着才怒气腾腾的看向顾卿晚,神情颇有些对登徒子的羞愤。

  “……”

  顾卿晚揉了揉眉心,这才道:“找找药箱在哪儿吧,你主子受伤了,再不处理,明儿就挺尸了。”

  兔兔抽了抽小鼻子,这才后知后觉的闻到一股子血腥味,忙跳起来,跑到床上看了秦御一眼,吱的一声叫,跳下了床。

  事实证明,兔兔还真是居家必备灵宠,跟着兔兔,顾卿晚果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药箱。

  秦御的伤口被秦逸包扎处理过一回,虽然有些鲜血淋淋的,不过还不至于血流成河。只他如今发烧了,顾卿晚怕他真在这里有个什么事儿,于是便好心的将她储存的花蜜水往金疮药里加了半滴。

  重新包扎好伤口,外头月亮被乌云挡住,漆黑一片,都已三更天了,顾卿晚也被折腾的够呛,窝在秦御身边,随手扯了被子闭眼睡了过去。

  顾卿晚是真累,这一觉睡的死沉,翌日是被一阵敲门声和呼喊声给惊醒的,睁开眼眸,就听外头响着向雪的声音。

  “嬷嬷?顾姑娘?”

  声音透着些疑惑,顾卿晚迷糊了下,猛然想起昨夜的事儿来,回头一看,床上却已没了秦御的影子。

  顾卿晚这才长松一口气,回道:“向雪姑娘等等,我这便起来给你开门。”

  她说着忙将外裳往身上套,又匆匆汲了鞋子去开门,房门打开,却见天才刚蒙蒙亮。

  不过正房礼亲王妃显然已经起了,屋里早亮了灯。古代不流行睡懒觉,第一天在这边,还得让丫鬟叫起,起的比主子还晚,顾卿晚也略有些尴尬,冲向雪道:“向雪姐姐见笑了,大抵是有些认床,昨夜半夜才睡着。”

  言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向雪却理解的冲顾卿晚扬唇道:“姑娘一路颠簸,原就该好生歇息两日的。本不该打搅,只是王妃哪儿这些时日都是嬷嬷亲自梳头,再不叫起只怕会耽搁了……”

  她言罢,陈嬷嬷便脚步匆匆,一边整理仪容一边走了出来,道:“真是老了,昨儿也不觉得累,怎么会睡的这样沉!王妃等着了吧,真是该死,快,让我过去。”

  向雪本来站在门前堵住门,闻言忙错开身子,陈嬷嬷闪身出去,快步便往上房去了。

  顾卿晚见其身影比小丫鬟还矫健,不觉结舌,心说做人奴婢真不容易,陈嬷嬷都混到这种程度了,还是蛮拼的啊。她得学着点啊,不管如何,自己已经沦落到了这一步,若是还端着世家小姐的架子,那就是找死。

  人啊,最怕看不清所处的环境。顾卿晚暗自警戒敲打着自己,向雪却笑着道:“嬷嬷大抵要小半个时辰,伺候王妃洗漱梳头往佛堂打坐片刻,才会回来,顾姑娘若是饿了,便先用些糕点,世子爷和二爷在京时,都会陪王妃用膳,等世子爷和二爷早朝回来,陪着王妃用了膳,嬷嬷伺候了早膳,才会回来呢。”

  顾卿晚收回视线,笑着冲向雪道:“向雪姐姐太客气了,我和向雪姐姐一样,如今都是王府的婢女,向雪姐姐叫我卿晚就好,叫姑娘岂不惹是笑话?”

  向雪闻言一愣,实在是昨天看王妃对顾卿晚的态度,根本不像是对待丫鬟。更何况,顾卿晚这浑身的气度,怎么看也怎么不像是丫鬟啊。

  说起来丫鬟漂亮的真不少,虽然漂亮到顾卿晚这种程度,少见,但却也不是没有的。问题是顾卿晚身上就没半点丫鬟的气质,故而向雪惊愕了半响,接着才笑着道:“好的,我知道了。”

  虽如此说,她也没真直呼顾卿晚的名字,即便顾卿晚说自己是丫鬟,看王妃的态度,向雪也不敢等闲对待。

  顾卿晚便又笑着道:“我并不饿,等嬷嬷一起便好。”

  向雪这才笑笑,又和顾卿晚闲聊两句,当值去了。顾卿晚用了早膳,礼亲王妃便寻她过去说话。

  顾卿晚也没打算在礼亲王妃这边当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小姐,进了花厅,见礼亲王妃正和另一个嬷嬷对着账本说话,顾卿晚略瞄了一眼,就自行往旁边的茶水房走去。

  她亲手泡了一盏茶,捧着回到花厅,邹嬷嬷刚好请示完抱着账本告退。

  礼亲王妃正觉口干,顾卿晚便奉上了一杯温度适宜的茶,先开始,礼亲王妃也没瞧是谁奉的,掀开茶盖饮了一口,便轻轻“咦”了一声,道:“奇怪,今儿这茶更清香些呢,夏露……”

  平日管着礼亲王妃的便是夏露,礼亲王妃正要相询,回头就见顾卿晚站在身侧,怔了下方笑着道:“怎么是你这孩子,我说今儿这茶泡的有学问呢。”

  顾卿晚闻言笑了笑,道:“王妃若爱喝,奴婢往后天天给王妃泡。”

  礼亲王妃又抿了一口茶,回味了些,这才放下茶盏,拉了顾卿晚道:“本王妃昨儿都问过阿御了,知道你受了委屈,本王妃没拿你当丫鬟看,你也且莫妄自菲薄,都没拿卖身银子,算什么卖身。既然来了,便坐下来陪本王妃说会儿话。”

  顾卿晚却福了福身,道:“谢王妃恩赏,只是礼不可废,奴婢当一日丫鬟便要守一日的本分,二爷先前并不曾给奴婢赐名,还请王妃赐名。”

  顾卿晚是想要告诉礼亲王妃,她是个本分的人,不会在后宅里仗着秦御的喜欢,兴风作浪,也不会因之前首辅姑娘的身份,孤傲自诩,摆不清身份。

  她言罢,上前一步就要跪下,却被礼亲王妃扶了一把,道:“好了,好了,本王妃知道你是个好的。昨儿便行过大礼了,你这磕来磕去的,本王妃瞧着也眼花。”

  顾卿晚没再坚持,笑着起了身,道:“王妃是个慈和之人。”

  礼亲王妃虽然不是个严肃的人,性子也很豪爽,但却也是个注重规矩的,先前娄闽宁给她的纸上,写的清楚。

  顾卿晚发现她方才一番举动,礼亲王妃虽表现的并不明显,但眸中的笑意却更深了一些。

  可见她没有做错,大抵礼亲王妃也怕她心怀怨恨,接受不了如今的身份,眼高手低,孤傲自诩,以至于兴风作浪,搅的礼亲王府的后宅不宁吧。

  “本王妃看,叫卿晚便极好听,不必另外赐名了。本王妃今日就让阿御去给你消了奴藉,左右这奴婢也当不了几日。”

  顾卿晚闻言自然高兴,忙道:“卿晚谢王妃。”

  她眼珠子转了转,心中再想,礼亲王妃这样通情达理,她再隐晦的提醒下,自己是被她儿子强抢的,根本就不愿意跟着秦御,想要离开,礼亲王妃会不会成全她呢?

  谁知她正动着主意,就听礼亲王妃又道:“谢什么,本王妃正该谢谢你才对呢,阿御身边一直也没个精细人照顾,如今有了卿晚,本王妃这心里一块大石也算落了地,你安心在本王妃这边住下,等过几日那臭小子知道错了,向你赔了罪,再消了奴藉。本王妃便给你定了名分,办上两桌酒席,风风光光的正式入王府。”

  顾卿晚,“……”

  她能看出来礼亲王妃是真的高兴,泥煤啊,不是说礼亲王妃还是重规矩的人吗,这么热衷给儿子纳妾又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顾卿晚有些傻眼,正觉前头好容易透出来的一点光又被毫不留情的遮掩了,就闻外头响起丫鬟的禀声。

  “二爷来给王妃请安了。”

  礼亲王妃不觉拍着顾卿晚的手哈哈大笑,和秦御极肖似的眉眼,波光流转,有股灼人的丽色迸出来。

  顾卿晚瞧的眼前一花,心里替礼亲王妃惋惜不值。

  就礼亲王妃这容貌,若是到了现代,那就是美艳女王范,分分钟将男人虐成狗啊。可在这古代,美成了这样,礼亲王照样小妾庶子的一大堆,这个时代实在是不可爱啊不可爱。

  她正走神吐槽,就听礼亲王妃道:“今儿阿御来请安可是早了些。”

  秦御的目光若无其事的扫过站在礼亲王妃身边,明显有些走神的顾卿晚,笑着道:“是啊,最近天下承平,百姓安居,朝堂上也没什么大事,散朝便早了些。”

  礼亲王妃笑着瞥了眼顾卿晚,方才道:“哦?那你大哥怎么没一起回来啊。”

  秦御急着回来见顾卿晚,哪有功夫等和大臣边聊边走的秦逸,闻言脸不红心不跳的道:“大哥和宣平侯有事商议,下朝后一起往衙署去了,只怕要晚回来,儿子便先走一步。”

  礼亲王妃心里憋着笑,点头道:“原来如此啊。”

  秦御却已站起身来,道:“今儿外头有风,尘土真大,儿子去净房洗把脸,一会子再陪母妃说话。”

  他言罢,冲顾卿晚使了个眼色,便冲净房去了。

  礼亲王妃呵呵的笑,只当没看见秦御的小动作,道:“向雪,赶紧伺候二爷洗脸去。”

  向雪还没反应过来,秦御的脚步便重重一顿,转过身来,道:“母妃,儿子怎么敢劳烦向雪,母妃身边离不开向雪,让她跟着伺候便好。”

  他说着指了指站在礼亲王妃旁边,毫无一点自觉,只知道盯着脚尖使劲看的顾卿晚,双眸已是微微眯了起来。

  这女人!

  顾卿晚岂能感受不到秦御的目光,不过她又不傻,王妃明显在逗自家儿子玩呢,她这会子急着跳出来干嘛,顾卿晚将头垂的更低了。

  礼亲王妃眨了眨眼,一脸惊异,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向雪不过伺候你洗个脸,能用多长时间?母妃如何就离不得她了?再说,便真有什么事儿,不是还有卿晚呢。快去吧,怎么洗个脸也这么磨磨蹭蹭的。”

  秦御,“……”

  他又瞪了顾卿晚一眼,这才恨恨的转身,脚步重重的走了出去,向雪垂着头,恭恭敬敬的跟了上去。

  礼亲王妃看着秦御的背影,心想,这孩子,自己的心思也不会表达,明明是想人家姑娘了,急巴巴的赶回来,偏骗一串谎话糊弄人,想和人家姑娘单独呆会儿,还摆出大爷样儿让人家伺候洗脸。

  这颐指气使的,如何能得姑娘欢心,真是个榆木疙瘩,就这样如何能哄的人家姑娘心甘情愿的留在王府啊。

  礼亲王妃觉得秦御如今还是不怎么开窍,有必要让他吃点亏长点教训,才能知道怎么对待女人,开窍了,自然就不用她再为他的婚事费尽心思了。

  便是她不给张罗,秦御也得自己着急起来。

  那边,秦御不过片刻,就绷着脸进来,坐下后,礼亲王妃才道:“卿晚泡的茶极好,也给阿御上一盏吧。”

  秦御的目光不时往她身上瞄,隐含怨怼的,很是有压迫力,顾卿晚早就觉得在礼亲王妃的眼皮子底下,尴尬的很了,闻言如蒙大赦,福了福身,道:“是。”

  她言罢,快步又往茶水间走去。进了茶水间,这才禁不住勾了勾唇。

  夏露候在茶水间,本来茶水就归她管,如今突然冒出来个顾卿晚,虽然顾卿晚明显不会在秋爽院多呆,可王妃赞赏顾卿晚的泡的茶,那便说明她泡的不好。

  什么就怕有对比,如今王妃吃了顾卿晚的,再吃她的茶,可能就没有往常那么满意了。

  故此见夏露自然不满意,见顾卿晚进来便只做未见,低着头坐在小杌子上,一副认真烧水的模样。

  不想却听顾卿晚轻呼了一声,“呀。”

  夏露闻声望去,就见顾卿晚正吹着手指,拧着眉,见她望来,顾卿晚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道:“我不小心烫了手,好疼啊。只怕是没法给二爷泡茶了,夏露姐姐疼疼我,帮我泡上一杯好不好?”

  夏露看了眼顾卿晚的手,指尖略红,哪里就是泡不成茶了,她以为顾卿晚故意给她难看,不觉面露嘲讽,道:“我泡的茶哪里有姑娘泡的好喝,王妃可是指明了要让姑娘泡呢,姑娘莫说是伤……”

  顾卿晚不待她说完,便笑着打断,道:“没关系了,我告诉夏露姐姐诀窍就好了啊,保管夏露姐姐泡出来的茶,更加清香,和我方才泡的那杯一样的。”

  夏露一怔,这才发现是自己误会了顾卿晚。

  顾卿晚故意被小烫一下,分明是要找个由头,将泡茶的手艺教给她呢。

  夏露面色一时有些发红,又是羞愧又是惊异,顾卿晚却上前拉了她,道:“夏露姐姐快点嘛,二爷那边还等着呢,算我拜托夏露姐姐了。”

  夏露一时面露感激之色,她泡茶的技艺也是进府后专门跟着王府教导茶艺的嬷嬷学过的,她泡茶泡的好,这才被指了专门伺候王妃的茶水。

  可她泡的好,那是因为练的多,旁的丫鬟若是肯下功夫,自然也能泡成她这样。

  顾卿晚泡的茶,能更加清香,连王妃都禁不住一赞,却必定是有什么独门的秘技,顾卿晚愿意告诉她,她学会了就等于比旁的丫鬟多了一门技艺,再不怕被挤掉差事。

  这是个大人情,容不得她不心存动容,夏露抬起头冲顾卿晚感激一笑。顾卿晚也笑了笑,冲夏露眨了眨眼。

  她刚进王府,结交王妃身边的人可是非常重要的,她算是瞧出来了,哄好王妃,连秦御都不能再随便对她。

  ------题外话------

  谢谢送了5颗钻石、]Iffy送了28颗钻石]文晴送了50颗钻石、]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上官飞虹送了1颗钻石、阮阮826送了9朵鲜花]胖咪咪送了1朵鲜花,打赏好丰盛呀,美妞们想让爷怎么服务啊,随叫随到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39 哄王妃很重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