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可怜的秦御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端着茶盏回来时,礼亲王妃不知道又将秦御怎么了,秦御的脸色明显有些僵硬,倒是礼亲王妃虽极力忍着,可一双眼眸却闪闪发光,简直堪称贼亮。

  顾卿晚有些好笑,上前走向秦御,正要往他旁边的茶几上放,不想秦御却率先抬起手来,顾卿晚只得将茶盏又捧给秦御。

  茶盏他倒是稳稳的接住了,可顾卿晚却觉得手背一温,竟是秦御趁着接过茶盏的功夫,摸了她的手一把。

  顾卿晚禁不住盯向秦御,就见那厮正襟危坐,目光也没落在她身上,正一本正经的看着礼亲王妃。

  顾卿晚,“……”

  她将手笼进袖子,又退到了一边儿,就闻礼亲王妃道:“既是皇上专门为你和威永伯庆功的宫宴,那你便好好收拾一下穿戴甭那么随意,莫再闹什么幺蛾子。”

  秦御正吹着茶,嗅着茶香,闻言抬眸道:“儿子知道了。”

  言罢,才低头饮了一口茶,只觉唇齿间充满了清香,茶香不浓不淡,余味悠远。从前他被吴国公打伤,在翰墨院养病,分明也吃过顾卿晚泡的茶,却觉没这个用心。

  这女人,当时分明没有用心泡。

  秦御不觉抬眸看了顾卿晚一眼,见顾卿晚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扫都没扫他一眼,顿时目光微眯了下,鼻翼轻嗡,无声哼了下。

  礼亲王妃看在眼中,笑着道:“这茶怎么样?”

  秦御又装模作样的饮了一口,神情陶醉,道:“卿晚极会泡茶,这些时日儿子在外头,一直都用的是她亲手泡的茶,这嘴都被养刁了,如今寻常的茶也是品不出滋味来,母妃,您还是让儿子将她带回凌寒院吧,若不然儿子下衙回来,连口水都喝不上!”

  礼亲王妃闻言瞪了秦御一眼,拉过顾卿晚,道:“你这不孝顺的臭小子,有了好东西自来不想着母妃,母妃如今也好这一口,身边也离不得卿晚了。卿晚这丫头,蕙质兰心,母妃很是喜欢,留在身边陪着母妃,母妃心里欢喜,你就见不得母妃欢喜两日?”

  顾卿晚脸上微红,面露羞涩,适时开口,道:“卿晚愿意一直伺候王妃。”

  “好孩子。”礼亲王妃拍着顾卿晚的手,连连点头。

  秦御,“……”

  冲顾卿晚略眨了下眼,礼亲王妃才看向秦御,道:“瞧见了吧,母妃待卿晚好,卿晚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更愿意留在秋爽院,母妃也是讲理的,真要她愿意跟你回凌寒院了,母妃也会拦着不允。”

  秦御心中暗叹,才道:“今日宫宴,儿子的衣裳穿戴,不能马虎,院子里的丫鬟都是不经心的,母妃要不让卿晚去给儿子收拾下?”

  礼亲王妃方才拒了秦御,这会子自然不会再扫儿子的脸面,看了顾卿晚一眼,道:“卿晚啊,今夜的宫宴是皇上专门给他庆功的,他得打扮的得体郑重些,旁的丫鬟本王妃也不怎么放心,你到时候便过去瞧瞧吧。”

  顾卿晚福了福身,道:“是,王妃。”

  说话间丫鬟挑起帘子,秦逸一身朝服走了进来,笑着看了秦御一眼,这才上前冲礼亲王妃行了礼,道:“阿御出门一趟,孝心大增,下了朝第一个就冲了出来也不知道等等大哥,原想着这小子是急着去哪儿瞎闹,不想竟是回来陪母妃说话,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礼亲王妃不觉诧道:“不是说你和戎小子有事商议,晚走一步吗?”

  秦逸愕然道:“怎么会呢,阿戎今儿就没去上朝啊。”

  礼亲王妃和秦逸不觉同时盯向秦御,似笑非笑。

  秦御面色微红,他今日上朝时心思还在顾卿晚身上,一心想着早点回来,根本就没留意宣平侯景戎上朝了没。

  他面色微赧,道:“原来景戎今儿没上朝啊,那就是我看差了。”

  秦逸,“哦,对了,是我记错了,阿戎是昨日没上朝,今儿上朝了的。”

  秦御,“……”

  宫宴是在这日的晚上,故此傍晚时,顾卿晚便被礼亲王妃打发了往凌寒院去。她刚到,迎夏便迎了出来,笑着道:“卿晚姑娘来了,二爷早等着了。”

  顾卿晚跟着迎夏进了凌寒院的正房,却见这里到底是秦御正是的居所,不管是屋中的装饰还是格局,都比翰墨院要来的奢华宣阔一些。

  摆设大抵都是丫鬟们弄的,也添加了一些插花啊,盆景啊,绣花坐垫,轻纱帷幔之类的东西,虽然并不女性化,但是却比翰墨院那边要柔和雅致的多。

  顾卿晚用室内设计的眼光四处扫了下,眸光微亮,觉得布置的还真不错。上房并排五间,两间打通做了起居室,东边的一间做了小书房,西边便是寝房和净房了。

  顾卿晚直接被带进了内室去,迎夏上前打开了靠墙的一溜紫檀雕花麒麟大衣柜,笑着道:“这些都是前几日金缕楼才送过来的,今年京城流行的新款式。”

  言罢,又打开另一扇衣柜,里头挂着些斗篷腰带。外头天光未暗,屋子里却已点上了灯。

  并非睡觉时燃的小羊角灯,而是银莲花巨型座灯,几十个小灯,聚拢成一个大莲花,灯影摇曳,屋子里都暖了两度。

  不过如今天已经凉爽了,这样的温度倒也适宜。灯光照在各种锦缎的衣裳上,反射出一道道华光,顾卿晚眨了眨眼,有些结舌。

  这里明显是只这一季的衣裳,都是簇新的,秦御即便是每日穿一件,大抵也只能照顾到一半的衣裳,说不定还有衣裳压在大柜子里不曾拿出来。

  真是奢侈啊!

  顾卿晚想着,手指在各种长袍间穿梭,一时间倒想起了前世的自己。余美人和沈天王都是爱女狂魔,余美人致力于将女儿打扮成妖娆却不乏知性的女神,沈天王对此嗤之以鼻,对将女儿打扮成可爱清纯的公主有执着的偏好。

  夫妻两人虽然在打扮闺女的眼光上大大不同,但却都对填充闺女的衣柜怀有莫大的热情。那时候她的衣帽间,每季都会换新一次,一边儿老妈负责填满,另一边老爸填满了还得抱怨地方不够用。

  以至于她偶尔兴起,和闺蜜逛个街,结果买回来的衣裳都没地方挂。好些衣裳换季时还没有沾过身子。秦御是王子,可是她也曾经是父母的小公主啊。

  父母那么的疼爱她,将她娇宠长大,不是让她作践自己的。如今命运没有青睐她,不过没关系,不管坏境多险恶,她都会爱自己,在有限的条件下努力让自己过好,坚持下去找到回家的路。

  想到这些,顾卿晚扬了扬唇角,深吸了一口气才仔细挑选起来,道:“今日既是庆功宴,还是穿的喜庆些好。”

  迎夏点头,笑着道:“姑娘的眼光一定不俗,这里的衣裳都是提前熏过香的,选哪件都行呢。”

  顾卿晚挑了一件紫色领口绣海水瑞兽纹的箭袖长袍,又选了一件暗红襟口绣暗金祥云纹的广袖长袍,正对比着,就听里头传来秦御的声音,道:“进来伺候沐浴。”

  顾卿晚自进了屋,净房里便没传出什么声音,她还以为秦御不在,此刻闻言愕了一下,本能的看向了迎夏。

  却见迎夏低着头,正从衣柜上取出一套中衣来,往她挑选的两套衣裳上比对着配色。

  顾卿晚便轻咳了一声,道:“迎夏姐姐,二爷唤你呢。”

  迎夏却抬眸看着顾卿晚,突然一拍额头,道:“哎呀,坏了,二爷进宫免不了要给太皇太后请安,先前吩咐我准备下这次从外头带回来的特产要带进宫,我竟将这事儿忘记了。”

  她言罢,将手中衣裳放了回去便快步出去了。

  顾卿晚扬了扬眉,心道做丫鬟的,可真是个个心思玲珑,揣测主子的心意,善解人意,当真是必备技能啊。

  “怎么那么慢!”

  里头秦御又扬声催促,顾卿晚将那件紫色的箭袖袍又放了回去,选了暗红的那件广袖长袍,放在了窗边的罗汉床上,这才迈步进了净房。

  热气扑面而来,顾卿晚还没瞧清楚里头的格局,秦御便从一旁闪了出来,他身上只挂了件长袍,松松系着。

  顾卿晚站在门边,他抬起手撑在了门框上,倾身靠近她,挑唇笑着道:“母妃的秋爽院很好吗?”

  顾卿晚却抱起手臂,也懒散的靠在了门框上,笑着道:“是不错,今日跟着陈嬷嬷学了一种新针法,还跟着王妃学了点插花,王妃身边的丫鬟们也都挺善谈的……”

  她尚未言罢,秦御便一拳砸在了她耳边的门框上,顾卿晚瞧着秦御咬牙切齿的模样笑意愈深,道:“其实我想问一个问题。”

  秦御却冷哼一声,道:“本王不和乐不思蜀的小没良心说话。”

  言罢,他转身走向了大浴桶,道:“过来!伺候本王更衣!”

  顾卿晚见他站定在浴桶前,伸展着双臂,一副等着她过去脱他衣裳的霸道模样,心想这厮昨夜果然是烧糊涂了,这样子才像他的为人嘛。

  标准的大爷范儿!

  她冲秦御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这才迈步过去。

  听到脚步声,秦御呼吸略窒,竟觉得有些紧张。

  两人虽然也在一起有快一个月了,但也就之前在山寨里时,过了两日醉生梦死,大鱼大肉的好日子。

  后来便被迫分开了,再后来虽然回京路上一直同处一车,可到底在大军中,也就能亲亲摸摸,来真格的,顾卿晚便不让了。还是他憋的实在不行,有一天夜里她被迫给了他一回。

  不过外头一直有巡逻的士兵,那一回匆匆的,秦御觉得连味儿都没尝出来就结束了,他再缠着她,她就恼,也只好作罢。

  秦御本指着回京到了自己的地牌上,好好享受下温香软玉的,结果顾卿晚直接进了秋爽院。

  这会子他觉得自己光听她的脚步声,就浑身热血沸腾,叫嚣着躁动着,口干舌燥。

  那女人却好似知道他的心思一般,走到了他的身后,倾身过来,竟从身后抬手,先用指尖触碰上他的后腰,轻轻点着,一路往前滑动,往他身前的系带上摸。

  做这些时,她免不了靠在他的身上,轻轻的,若有若无的蹭着。秦御浑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被她轻碰的腰肢和背脊。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柔软的手臂,像游动的灵蛇,她的指尖像一簇簇小火苗,她靠过来时,碰到他脊背的那处绵软被挤压又弹起。

  勾了两下,大抵是没能解开系带,她终于紧紧贴了上来,大抵为了解的顺利,她踮起脚尖来,使得她的脸颊,不自觉贴在了他的脖颈上,呼出的气息喷抚在了耳根。

  秦御喉头来回滚动,闭着眼睛,觉得这真是一场痛苦又令人期待兴奋的折磨。原来这女人也是想念他的啊,还挺能勾人。

  秦御想着,不仅耳根红了一片,一张俊面也浮起了红晕来,微微勾起了唇角。

  身后,顾卿晚摸了半天没摸到系带的两个系头,禁不住有些烦躁。

  方才秦御站的有些靠近浴桶,他和浴桶间已挤不下一个她,她便想着就从后头解也成,谁知道只一个长袍竟然也这么难脱。

  古人的衣裳可真是麻烦啊,她有些没了耐性,正想是不是该直接学秦御,撕了他的袍子算了,不过好在,这时候她终于摸到了系带的两个头。

  两下一抽,她终于成功解开了秦御腰间的系带,如释重负的,顾卿晚朝着秦御轻吐了一口气。

  秦御浑身一震,激灵灵颤抖了一下。顾卿晚却欢快的往后退了半步,顺势一把扒了秦御的长袍,随手丢在了一边的春凳上,道:“二爷身上有伤,还是莫直接入水了吧,坐着用帕子擦拭下就好,我去拧帕子。”

  言罢,已是转身去浴桶里找帕子了。

  她扒衣裳的动作才猛,声音又太爽脆,语速也很快,一下子便打破了方才安静而暧昧的气氛。

  秦御睁开眼眸,就见顾卿晚已经挽着袖子,从浴桶里拎起棉帕来,正拧着水。接着她便冲他走了过来,脸没红心没跳的,直接将帕子拍在他的手臂上,使劲擦拭了起来。

  秦御仔细盯着那女人看,却怎么瞧,怎么觉得她那样子,没半点羞涩,眼神没半点荡漾,目光清明,动作利落。

  不管怎么看,她的动作和表情,都让他想到刷马的自己。

  所以,方才那股子暧昧火热,都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这女人其实就是将他当成了一匹马在刷?!

  秦御脸上的红晕褪去,顿时变得有些青黑。

  顾卿晚却已又拧了回帕子,开始给秦御擦拭后背,她擦的很用力,自觉擦的还蛮干净,各个部位都擦到了。心想自己这么专业,都可以去当搓澡小妹了,不过秦御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淤青啊。

  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问题,顾卿晚抬头,正好看见秦御一张青黑紧绷的脸,她眨了眨眼,干笑道:“我擦疼殿下了?不好意思,光线不好,我刚才竟没看见,殿下身上怎么这么淤青,不过殿下历来抗疼痛能力超强,方才哼都没哼一声,想来是不会介意的……唔。”

  她话没说完,人却已经被秦御推到了浴桶上,接着他便吻了下来,成功堵住了她那些气人的话。

  顾卿晚却抬手,毫不迟疑,一掌按在了秦御的伤口上。秦御就算再耐疼痛,也经不住这等非人折磨,往后退了一步,望去肩头的白色绷带上已渗出了血。

  顾卿晚却冲秦御眨了眨眼,道:“搓澡就只搓澡,老实点。王妃只交代了帮殿下挑选衣裳的任务,搓澡已经算是额外的了。殿下再不听话,我可走了啊。”

  秦御咬牙切齿的盯着顾卿晚,无奈顾卿晚的神情有些冷。这些时日来,秦御也算有些摸清了顾卿晚的脾气,这女人有时候很执拗,不愿意的时候,他便是再强迫,她都不会给。

  她拒绝的姿态这样明显,倒好像自己有多倒贴一样,秦御脸色冷冷,分腿在春凳上坐了下来,道:“行,搓吧!”

  他言罢,故意分开了腿,心道,爷这幅样子,看你怎么好意思搓。

  谁知顾卿晚还真好意思,拧了帕子,蹲在他的面前,还冲他一笑,道:“殿下说话要算话,不然会遭鄙视的。”

  言罢,将热帕子拍在了他的腿上,继续面不改色的,直接忽略某处继续搓了起来。秦御浑身都快着火了,可瞧着顾卿晚那副清淡模样,怎么都不好意思再贴上去。

  异色眼眸聚拢着熊熊火焰,恨声道:“用点力,你没吃饭啊!”

  “好嘞,没问题,殿下!”顾卿晚应了一声,帕子转移到秦御腿上一处明显的淤青上,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擦拭而过。

  秦御浑身紧绷,汗水滴落下来,却咬着牙一声没出,心里流下泪来。

  从净房出来时,顾卿晚心情愉悦,秦御却一脸铁青,浑身疼痛,脚步僵硬。

  顾卿晚将挑选好的衣裳给秦御一件件穿好,他的俊面还紧绷着,身体也不曾彻底平复下来。顾卿晚给秦御系着腰带,却觉得有些奇怪。

  按秦御的脾气,她以为他会强迫她的,可是他都那样了,竟然也没有将她怎么着,顾卿晚敏锐的发现,秦御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是她的错觉吗?

  她正磋磨着这细微的变化,却听头顶秦御突然出声,道:“爷给你准备了一套男装,一会子你换上,扮做小厮,跟爷一起进宫。”

  顾卿晚闻言顿时便将心里想的事儿撩开了,诧道:“你进宫我去做什么?宫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的吧,更何况是易容进宫了,万一被发现,我又是罪臣女眷的身份,说不定会有人脑洞大开,弹劾王府企图不轨,带刺客进宫呢。”

  秦御高高挑起眉来,道:“刺客?就你这样的?呵……”

  宫中是非多,那种地方,从前顾卿晚还是首辅家姑娘时,都能少去就少去,如今这等身份,去宫里不是找虐吗。

  顾卿晚坚持道:“反正我不进宫,这太不合规矩了。”

  秦御却道:“爷让你跟着进宫,有爷的用意,你只管跟着去便是。”

  顾卿晚拧起眉来,还想再言,秦御却道:“爷不会让你有事的,不听话,便不接你大嫂进京了。”

  顾卿晚顿时闭上了嘴,道:“别,我相信殿下,这就去准备下。”

  秦御这才扬唇一笑,道:“乖,放心,爷会保护好你的。”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40 可怜的秦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