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反转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上,微臣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献宝的商人便是后周的太监总管陈福安,若是知晓此事,微臣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将他这样的危险之人,带进宫里来的。”

  大殿正中站着的威永伯突然开口道,他神情还带着几分后怕和惶恐,无辜的样子好像真的之前一无所知一样。

  不过想想也让人觉得可信,陈福安作为后周皇帝的贴身太监,必定是心腹中的心腹,如今大秦刚刚灭了后周,使得其主子命丧黄泉,谁知道陈福安是不是想借着献宝的由头,混进皇宫里来,靠近秦英帝,然而在伺机刺杀秦英帝。

  若然真是如此,带陈福安进宫的威永伯便免不了要牵涉进来,一个弄不好,刺杀皇帝可是大罪名。威永伯该不会冒这样的险才对。

  所以威永伯也可能真的不知道陈福安的身份,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可能真的都是意外,并非威永伯在后头策划的阴谋诡计。

  这样想着,诸大臣们看向礼亲王和秦御的目光便有些不同了,若方才的一切是意外,那陈福安的话便可信了。

  难道礼亲王真的私自扣留了传国玉玺?难道礼亲王当真有了不臣之心?

  威永伯自然感受到了大殿中的气氛变化,他微勾了下唇角,看向礼亲王,又声音洪亮的道:“今日之事不存在任何的阴谋诡计,故此微臣相信那陈福安所言必是真的,微臣恳请皇上令禁卫军搜查礼亲王府,若是真不到传国玉玺,微臣愿意领受皇上的责罚,向礼亲王负荆请罪。”

  威永伯言罢,神情铮铮的跪下,一副忠骨不怕受累的模样。

  他这样子,众人便也不好再坐着不动,不然对比下来,显得他们就太不忠心了。

  周鼎兴率先跟着起身,跪在了殿中,道:“微臣也肯定皇上搜查礼亲王府,想必礼亲王也想还自己一个清白!”

  他言罢,大殿中纷纷有大臣起身跪在了周鼎兴和威永伯郑万的身后,请秦英帝令禁卫军搜查王府。

  大臣们也都有从众的心理,如今哗啦啦的大家都跪了,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那也都跟着跪吧,不然皇帝看在眼中,一定是要记恨在心的。

  大殿中一时间就只剩下几个非常明确是礼亲王一派的大臣还坐在席面后,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势所趋。

  顾卿晚站在秦御的身后阴影中,瞧着殿中的情景,一时间感叹良多。

  方才还一副其乐融融的庆功宴模样,转眼便成了这种剑拔弩张的形势,权利的争夺,果然令人心惊胆战。

  如今大势所趋,秦英帝下令搜查礼亲王府好像也是名正言顺,水到渠成了。不会有人指责其苛待功臣,不敬皇叔长辈。

  而礼亲王府一旦被搜查,不管结果怎样,都是输了,也等于坐实了私藏传国玉玺,有不臣之心的罪名。

  禁卫军一出动,事情就闹大了,连京城的百姓都会知道礼亲王府因私藏传国玉玺而被搜查。

  所以说,秦英帝安排这一出戏,礼亲王让禁卫军搜查是错,不让禁卫军搜查更是错,怎样都说不清,秦英帝这一招棋走的也算精妙了。

  顾卿晚正想着,果然就见御案后的秦英帝面露动容和决断,扬声道:“好,朕便应诸爱卿所请,传禁军统领……”

  秦英帝的话尚未说完,大殿门外却突然响起了一道清朗的声音,道:“皇上不必通传禁卫军统领了,因为微臣已经知道那传国玉玺现在所在何处了。”

  随着这声音传进来,众人的目光不觉都看向了殿门处。

  但见秦逸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长袍,腰间束着藏青色款纹腰带,系白玉双鱼玉佩,步伐悠然的从殿外走了进来,他身后是一身青莲色箭袖长袍的景戎。

  景戎的脸上带着分明的笑意,他一双眼眸咕噜噜乱转,显得有些跳脱,脚步轻快的很。

  两人一个从容不迫,一个活泼跳脱,和大殿中的气氛格格不入的,以至于人一进来便打破了大殿中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沉滞紧张的气氛。

  “阿逸方才说什么?什么叫你已经知道传国玉玺在哪里了?”站在御阶上的秦英帝禁不住拧起眉来。

  言罢,他脸色微变,又道:“难道果真是阿逸和阿御,你们两个将传国玉玺藏匿了起来?阿逸,此事非同小可,你可莫要乱说!”

  秦英帝觉得秦逸方才的话很是不对劲,可这会子却也只能继续将戏演下去。

  秦逸却轻轻挑起眉梢来,看向了殿中跪在最前头的威永伯郑万,道:“传国玉玺在哪里,这个皇上不应该问臣弟和阿御,应该问威永伯才对,威永伯一定知道玉玺在哪里。”

  郑万闻言莫名其妙的看着秦逸,道:“礼亲王世子到底什么意思,不必故弄玄虚的耽误时间,阻拦皇上派兵搜查礼亲王府,世子爷这样,是想争取更多的时间将玉玺藏到可靠的地方去吧?”

  郑万冷笑起来,秦逸脸上笑意却更深了些,只淡淡叹息一下,摇了摇头,一副郑万实在太蠢,他已经不好意思说话的神情。

  倒是景戎看了郑万两眼,惊异道:“威永伯还不知道吗?贵府的马车在停车处突然起火了,禁卫军侍卫统领高大人领着一大群人去救火,如今火虽然扑灭了,可是却从郑大人的马车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马上高大人就该来回禀此事了,郑大人还是想想该怎么向皇上解释才好吧。”

  随着景戎的话音落下,外头果然传来了脚步声,接着禁卫军统领高翔便迈步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乾坤宫掌事太监朱顺。

  高翔的手中捧着个紫檀木盒子,脸色有些沉凝,官靴上沾染了些许灰烬,看上去确实是救火过来的。

  进了大殿他冲秦英帝跪下行礼,举起了手中盒子,道:“皇上,方才威永伯的马车突然起火,微臣领着人灭了火后却在马车中发现了传国玉玺,不过慌乱中玉玺已经碎裂,碎片就在这盒子中,还请皇上御览明察。”

  秦英帝,“……”

  众人,“……”

  顾卿晚也有点接受不了这神转折,这叫什么事儿啊,上一刻郑万还信誓旦旦的说传国玉玺被礼亲王父子藏匿在府中,下一刻便从他自己的马车上找到了传国玉玺。

  还有比这更彻底的打脸吗?简直啪啪的响亮啊。

  瞧着郑万都傻了的那样,顾卿晚有些忍不住想笑呢。她瞧向前头站着的秦御冷峻的背影,心道怪不得方才这爷俩如此镇定呢。

  感情早就知道了郑万的设计,早准备好了后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这样看来,方才秦逸借景戎不舒服离开,大抵也是为了演戏,去安排这一幕戏了。

  她就说嘛,景戎那干呕的反应,怎么看怎么像孕吐,从前她工作室的财会姐姐孕吐就那样的。

  果然,都是装的。这小子,装也不装点别的!

  顾卿晚好笑的摇头,她又看向御阶上的秦英帝,不出意外的看到秦英帝的脸色一片铁青,连额头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显得阴冷而愤恨。

  顾卿晚心里觉得万分的舒爽,秦英帝看来和礼亲王府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了呢。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就算不算是朋友,也该算盟友才是。

  这样看,秦御倒是她的盟友了。她呆在秦御的身边,好像也没那么令她难受憋闷了。

  顾卿晚想着垂眸微微一笑,秦英帝总算是回过了神来,道:“将传国玉玺的碎片呈上来,朕亲自验看。”

  高翔捧着盒子上前,太监接过,放在了龙案上。里头的传国玉玺被一块块取了出来,果然碎裂了。

  “如何碎裂的?”秦英帝一面看着太监将碎片复原,一面沉声问道。

  高翔回道:“当时威永伯的马车不知缘由就着了起来,火势不小,马受了惊,四处乱跑,微臣害怕火势波及到了皇宫,忙带人射杀了受惊的马,以至于马车倾翻,等火势扑灭后,这盒子掉落了出来。盒盖被烧毁了一小部分,当时里头的传国玉玺便已是如此模样。”

  “既然是碎裂的,高大人又如何知道这盒子中装着的便是传国玉玺,这实在是古怪啊!”

  旁边站着的周鼎兴禁不住扬声道,他这话分明是怀疑,高翔这时候发现玉玺才是一场准备好的阴谋。

  高翔脸色气的涨红,粗着脖子道:“周大人此话何意?那盒子里压着一张绢帛,上头分明写着呢。‘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臣以传国玉玺进献吾皇,唯愿吾皇江山永固,万岁,万万岁!’上头是威永伯的亲笔,这还能有错?”

  高翔言罢,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鼎兴,道:“周大人不会以为是本将军故意弄碎的传国玉玺吧,本将军冤枉啊,当时好些人看着呢,玉玺被发现时,便是碎的啊!”

  他说着又瞪向了郑万,沉声道:“威永伯也是,这么重要的东西要在宫宴上进献给皇上,就应该妥善的让人抱好,随身携带着啊,怎么能够就那么放在马车上呢。这可是传国玉玺啊,就这样毁了,这可如何是好?!”

  高翔前往救火时,显然大殿这边郑万还没闹起来,高翔竟然到现在都不知道方才陈福安进献青龙剑引起的风波。

  高翔作为禁卫军统领,直接负责秦英帝的安全,自然是秦英帝的心腹爱将,对秦英帝忠心耿耿的,满朝文武都知道其是保皇派,结果现在也是这个保皇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彻底的打了秦英帝和威永伯的脸。

  诸大臣们顿时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和经过,原来是后周的皇帝果然得了传国玉玺,却因为后周的国力衰微而不敢公诸于世,后周灭亡时,皇帝的贴身太监陈福安趁乱,盗取了青龙剑和传国玉玺。

  接着大抵是不甘于沉寂,这陈福安便又靠上了威永伯郑万,进献了青龙剑和传国玉玺,企图以这两样稀世珍宝,通过郑万进献皇帝,在大秦谋取一席之地。

  可是郑万却想借此来嫁祸礼亲王府,于是便有了方才陈福安进献青龙剑的一幕,很显然,传国玉玺之所以会在威永伯的马车上,是威永伯今夜等禁卫军搜查过礼亲王府了,才单独私底下进献给秦英帝的。

  谁知道,也许是老天都不帮着郑万,也许是礼亲王府提前就洞察了这一场阴谋,于是马车烧了,传国玉玺就这么现世了。

  不管如何,郑万企图陷害礼亲王府却是妥妥的,郑万这样做,很可能先前已经和秦英帝通过气了。

  大臣们都想的清楚明白,礼亲王却面色沉怒,上前一步,道:“皇上,事情已经很明显,郑万诬陷微臣,离间微臣和皇上的叔侄君臣关系,还请皇上为微臣父子三人主持公道。”

  礼亲王言罢,愤怒的一甩广袍跪了下来,秦御和秦逸也跟着跪在了礼亲王的身后。

  “皇上,微臣兄弟二人,领兵平后周,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回京不日,却遭受如此奸佞之臣的污蔑,微臣兄弟倒没什么,然就怕征南的将士们心寒啊!”秦逸跪下后也伤感的道。

  秦逸虽没说什么,可浑身的戾气和不爽却是明摆着的,一副你秦英帝不给个交代,爷便烧了你的清和殿的模样。

  这边父子三人一下子从私藏玉玺的奸臣,变成了被奸人陷害,比窦娥还冤的良臣忠臣。

  身后的朝臣们也有不少都反应了过来,亲礼亲王府一派的,中立一派的,包括一些墙头草,便纷纷跟着请命严惩郑万。

  方才还群起而攻之,如今都群起而维护的。顾卿晚看的一愣一愣,简直叹为观止。尤其是那个穿朱紫色文官袍服留八字胡的,方才顾卿晚便留意到了,他可是第一个跑出来攻歼礼亲王府的朝臣。

  这会子虽然没第一个冒出来攻歼郑万,但是却也位列三甲啊,这变脸的功夫,不要太迅速。

  果然啊,要想做政客,就要绝对的不要脸。

  就她对秦御的那点子忽悠能耐,搁在这里都不够看的。秦御也是政客,想必变脸也是各种高手了。

  顾卿晚觉得以后这厮再深情款款的和她说什么,她有必要信三分,疑七分啊,和这种男人相处,不能太实在了,会被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且不说顾卿晚心中的惊叹,只说那郑万这会子真是脸色发白,头冒冷汗,四下仓皇而望,全是跪地请命的朝臣。

  郑万握拳回头,焦急万分的冲秦英帝磕头,道:“皇上,臣冤枉啊,臣真不知道那传国玉玺怎么会跑到臣的马车中,一定是有人构陷微臣啊!传国玉玺一定是假的!”

  郑万言罢,礼亲王便抬起眸来,眼神锐利而携带风雷之势,道:“威永伯这话说的轻巧,构陷?呵,方才你污蔑本王时,便是铁证如山,这会子赃物都从你的马车上掉下来了,里头还有你郑万的亲笔字,倒成了构陷了?敢问威永伯,方才你的马车起火,和大殿中陈福安献宝根本就是同一时间发生的,本王是如何构陷的你?难道本王还有预知的本事,知道今日陈福安会出现,生出一场意外来,所以提前准备了假玉玺?还提前放在了你郑万的马车上?威永伯方才不是还口口声声的说,你不知道陈福安的身份,方才的一切都是意外吗?这岂不是太自相矛盾,自打嘴巴了!?”

  确实,若是意外,礼亲王府根本不可能提前预知,还反击的如此完美。

  可若不是意外,那岂不是要让郑万自己承认,是他安排陈福安上朝演戏,对礼亲王府发动的一场阴谋?

  郑万这会子是百口莫辩,涨红着脸,腮帮子都哆嗦了起来,一双眼睛更是赤红骇人。

  他想说,皇上龙案上的玉玺是假的,真的就在礼亲王府中,可问题是,真的玉玺,他也不知道在哪里,根本也没在礼亲王府啊。

  郑万头目森森,觉得今日自己是真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秦英帝也知事情再无翻转的余地,只能弃车保帅,故此他沉喝一声,满脸不信和失望,道:“威永伯,你太令朕失望了。”

  威永伯郑万只听秦英帝此话,便知今日他是非要一人担下所有过错了。咬牙跪在了地上,他哭着磕头道:“微臣……微臣有错!请皇上责罚吧!”

  他一口认下了过错,他知道此刻自己认错越是果断干脆,秦英帝便越是不会怪罪他没将差事办好的罪,反而会略有愧疚。

  只有让秦英帝愧疚了,他才会对皇后更好,只要皇后能够一直得宠,他郑万就还有再站起来的一日。

  秦英帝双拳紧握,果然开口,道:“威永伯郑万,阴谋诬陷朕之皇叔,离间朕与礼亲王府的关系,其心当诛,念其此次护边和剿匪皆有大功劳,便从轻责罚。褫夺威永伯府的伯爵封号,令郑万闭门思过半年,在此之前,向礼亲王负荆请罪,钦此。”

  威永伯府一夕之间便被褫夺了封号,这个惩罚也算是差不多了,虽然郑万连一点皮肉伤都没受,但相信郑万是宁愿被打个半死,也不想被削爵的。

  对功勋之家来说,这已经是最重的惩罚了。

  看来秦英帝也知道礼亲王父子三人不好惹,今日不重惩郑万,这事儿便过不去。

  郑万面色惨白,领旨谢恩,一慌三晃的退了下去。

  秦英帝这才亲自走下了台阶,又亲自将礼亲王给搀扶了起来,很是宽慰了一番,又赏赐了一大堆的东西,这才算完。

  出了这样的事儿,宫宴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秦英帝神情疲惫,道:“今日庆功宴被搅了,来日朕再单独设个家宴,请皇叔和阿逸,阿御到太皇太后那里,好好赔罪。”

  言罢,冲礼亲王点头,他才去了。

  顾卿晚站在大殿边儿的角落里,目光先是因好奇看向那传说中的传国玉玺,可很快,她便发现,那传国玉玺怎么越看越是眼熟。

  太监拼起的玉玺,显露出传国玉玺的本来面目来,顾卿晚却眉头越拧越紧。

  这个样子,这个大小,这种颜色的玉质,她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呢,是在哪里呢。

  她正冥思苦想着,搜寻着本主的记忆,想着是不是本主见过,谁知肩头竟被人撞了一下,顾卿晚骤然回过神来,就见苏子璃端着杯酒,不知何时竟晃荡了她的身边来。

  见她看过来,他扬了扬手中的酒杯,道:“给本王倒酒!”

  顾卿晚,“……”

  不过看到眼前的苏子璃,顾卿晚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她想起来了,是在义亲王府的那个密室中。

  当时她从敬奉观音的佛龛后发现了一个暗格,里头摆放了一个牌位,还有一尊玉玺,那玉玺可不就和眼前这传国玉玺一样嘛,所不同的是,义亲王府的玉玺分明是被劈开的,只是传国玉玺的一半!

  ------题外话------

  谢谢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wytt送了1颗钻石、寿司晴送了22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44 反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