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和未来婆婆的愉快一天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打铁需趁热,顾卿晚回到秋爽院便挑灯连夜写起了那些易容需要用的东西,以及各种化妆所用的工具。

  这些眉笔啊,大小刷子之类的,顾卿晚还都配了图形,应该并不难制作。至于那些现代有,古代却没有的化妆品,顾卿晚也都一一列了出来,上头仔细表明了做出来后,是何种状态和颜色,又是何种效果,可能是用什么做成的,用的话又是什么样子,能达到什么目的。

  她对制作化妆品并没有研究,所以写的仔细些,也许秦御手中能人多,或者送到脂粉铺子,或者集思广益,也许都能做出来呢。

  最后顾卿晚还画了一个专门的大化妆盒,用来装这些化妆用品。

  她这一忙竟然已是二更天,外头的夜色早已经深了。顾卿晚将好容易整理好的资料都吹干了墨迹,折叠放好,这才揉揉脖颈,站起身来。

  她蹑手蹑脚的进了里屋,走到八仙桌旁倒了一杯水喝了,眼见床榻上陈嬷嬷的被子没盖好,又轻手轻脚的过去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回到外室,吹灭了灯烛,窸窸窣窣脱了衣裳躺下。

  翌日顾卿晚尚未醒来,陈嬷嬷便悄然出了屋,给礼亲王妃梳了头后,她便从怀中拿出一叠纸来,呈给了礼亲王妃,道:“昨儿夜里顾姑娘忙了半宿,就写写画画这些东西了。今儿出来时,奴婢见这东西就叠放在书案上,想来也不是什么需要遮掩,不能给人瞧的,便拿了过来,给王妃看看。”

  礼亲王妃果然极有兴趣,展开一瞧,便赞道:“真是一手好字,嬷嬷瞧瞧,这一手簪花小楷写的,娟秀多姿,笔法秀逸,墨彩艳发,却又隐有刚健和遒媚之姿,小小年纪,又是个女孩子,字写成这般,着实难得。都说字如人,只这一笔字,就能看出,这孩子是个锦绣其心,聪慧又有风骨的。”

  陈嬷嬷闻言凑过去看了看,笑着道:“奴婢斗大的字,不识得一箩筐,就只瞧着这字好看,旁的可是什么都瞧不出的。”

  礼亲王妃笑了笑,又仔细看了看里头的内容,倒是看的出了神。

  女人对化妆这样的事儿,天生就有兴趣,她越看越是入神,竟将一叠纸都看了个遍,这才冲陈嬷嬷道:“你是说,昨儿夜里阿御带着的小厮就是卿晚那孩子?”

  “是啊,奴婢问过迎夏,当不会错的。只不知道顾姑娘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就那么进宫一趟,好端端的回来,都没能给人瞧出端倪来。”陈嬷嬷禁不住惊异道。

  礼亲王妃扬了扬手中的纸张道:“卿晚这丫头还真是个慧聪的,之前她穿男装做沈清时,不也差点糊弄过本王妃去。这样有才情,只可惜了……”

  礼亲王妃长长叹了一口,这若是顾家没有倒,即便是顾卿晚和娄闽宁退了亲,做秦御的王妃也是能的,只可叹,命运弄人,红颜薄命啊。

  礼亲王妃想着冲陈嬷嬷摆了摆手,道:“这些给卿晚丫头放回去吧,她想是有大用处的。昨儿她睡的晚,也不必叫她了,让她多睡会儿。”

  陈嬷嬷笑着道:“也就是王妃,这样的疼人,顾姑娘是有福气了。不过这姑娘也确实是个好的,也知道疼人,昨儿夜里还偷偷给奴婢盖过被子呢。”

  礼亲王妃闻言眸光微亮,笑着道:“是个善良又品行纯良的。”

  顾卿晚并不知道自己昨夜做的事儿,都被陈嬷嬷禀报给了礼亲王妃,她只是感觉今日陪伴王妃说话时,王妃对她的态度好像又亲近了一些。

  用过了早膳,顾卿晚陪同礼亲王妃到花园中散步,顾卿晚挽着礼亲王妃,走进了花园,礼亲王妃便道:“我呀,平日里也没什么消遣,就爱摆弄些花花草草,那边有一处花房,是阿御兄弟出征那一年,我生辰,兄弟两个专门请了能工巧匠,建造起来的,我一直很喜欢,在里头养了不少奇花异草,卿晚陪我去看看?”

  顾卿晚闻言眸光闪亮,笑着道:“女人家的谁会不爱这些花花草草呢,从前奴婢在闺阁时,也是爱种花草的,只不过都是小打小闹,比不得王妃。”

  礼亲王妃便拉了她的手,道:“当真?我如今年纪也大了,精力有限,这些花草好些也照顾不过来,交给下头人,又恐她们粗手粗脚的糟蹋了我的花儿。卿晚若也爱这些,倒不若平日里常来花房,也帮我照看着些。”

  顾卿晚欣然应允,两人到了花房。顾卿晚望去,就见暖房全部用琉璃搭建,阳光下琉璃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芒来,剔透艳丽,隐约可见里头的郁郁葱葱,粉黄轻红,未进花房,却已经花香四溢,当真是美不胜收。

  顾卿晚不觉惊叹一声,道:“这么美的地方,莫说是常常来照看花草了,就是让奴婢专门住在这里侍弄花草,奴婢也是愿意的。”

  自己喜欢的地方,得到旁人由衷的赞叹和喜爱,都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礼亲王妃闻言拍着顾卿晚的手,道:“莫和我奴婢奴婢的,你瞧我也不自称王妃了,我把你当外人,卿晚也莫和我生疏。你这个丫鬟是怎么来的,我清楚,你这样称呼自己,可是打我的脸,抱怨我没教导好儿子了。”

  礼亲王妃这样体贴厚待,顾卿晚面露动容,不知怎么的看着礼亲王妃的笑颜,竟想起了余美人来,她眼眶微红,道:“那卿晚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卿晚多谢王妃怜惜。”

  礼亲王妃含笑又拍了拍顾卿晚的手,带着她迈步进了花房,道:“你不知道,当年两个孩子给我建了这个花房出来,王爷可眼红了,总拿这花房说事儿,言道两个孩子不孝顺,给他的生辰礼多少敷衍。阿御啊,其实是个最心软的,瞧着没将这话放在心上,这不,如今却要重修浮云堂给他父王。听闻浮云堂的构建图都是卿晚画的?来日等建造起来了,我可得好好去看看。”

  顾卿晚闻言便道:“旁的不敢说,这个我却该保证,新建的浮云堂一定不会让王爷王妃失望。”

  礼亲王妃禁不住看向顾卿晚,就见那姑娘眉宇间满是自信神彩,映着满屋子的奇花异草,本就清丽脱俗的容颜,更加如若会发光一样,有股灼人视线的美丽。

  这样有灵气的美人,礼亲王妃突然有些明白了。她那傻儿子,从前不是不开窍,分明就是眼光太高了。

  “王妃原来喜欢茶花啊!好巧啊,卿晚也喜欢这花呢。”顾卿晚却没留意到礼亲王妃的走神,她已被满琉璃屋的各种花吸引,惊叹了起来。

  顾卿晚确实觉得好巧,实际上她自己并没有特别喜欢的花儿,可余美人却最爱茶花,从前她家里也种了好多的茶花,所以顾卿晚对茶花还真不陌生。

  方才她还觉得礼亲王妃笑起来暖暖的,有些像余美人,此刻发现两个人竟连喜欢的花都一样,顿时觉得礼亲王妃更加亲切了。

  礼亲王妃却一笑,道:“卿晚怎知我喜欢茶花的?”

  顾卿晚笑着指着四周,冲礼亲王妃眨眼道:“这还用说,一瞧就知道啊。王妃这花房里虽然各种奇花异草都有,可打眼一瞧,就属茶花品种最多最全,且最好的位置都让它占去了,若说王妃不喜欢,那才怪了呢。”

  顾卿晚一副我这么聪明,岂会连这个都看不出的骄矜模样,礼亲王妃一怔,旋即抬手点着顾卿晚笑了起来。

  顾卿晚便从一旁挂着的小竹篮中取了一套修剪花木的工具,自己拿了,又将花壶拿给礼亲王妃,两人这才往花房深处走。

  一路顾卿晚负责除掉新冒出来的杂草,修剪花枝,礼亲王妃浇水。

  礼亲王妃特意观察了下顾卿晚,见她修剪花枝时,极为用心,修剪掉的也都是病弱枝、过密枝,交叉枝。一看就是从前养过花,懂花爱花的,并非特意讨好她,装模作样,一时唇边笑意更多了些。

  她又特意指着几株茶花考了考顾卿晚,顾卿晚回答的头头是道,不仅能准确的说出花的品种来,连习性花期都说的分毫不差。

  两人站在一株美人茶前,顾卿晚俯身去修剪着花枝,道:“王妃这株美人茶长势真好,叶长有光,叶缘钝齿,这株该是大红的花色吧?这种喇叭形茶花,虽不甚惹眼,可却耐看的紧,明年三四月开了,倒可移两盆放在窗台上看。”

  礼亲王妃闻言点头,道:“还是有个女儿好啊,阿御和他大哥便不会陪着我看花浇花,从前两人还小时,有次带着两条猎犬将我的花圃糟蹋的不成样子,我罚两人抄书,两人还辩解是猎犬不听话,还怪我的花枝勾坏了猎犬的眼睛,哎,别提多糟心了。”

  顾卿晚不觉噗嗤一声笑了,道:“二爷也便罢了,世子爷小时候也那么顽劣吗?”

  礼亲王妃便摇头叹道:“男孩子都一样,尤其是七八岁时,上房揭瓦,真真是人嫌狗憎。”

  秦御被自己亲娘骂人嫌狗憎,顾卿晚很不厚道的心中暗爽,抿唇偷笑。谁知礼亲王妃下一句便道:“将来等你有了孩子便就都知道了,不过我的大孙子,想必怎么看,都比他爹要好一百倍。”

  顾卿晚,“……”

  孩子……大孙子……那是什么!?

  礼亲王妃见顾卿晚红了脸,不觉失笑。将来等秦御娶妻有了嫡子,是该让卿晚也多生几个的,娘这样出色,生出来的孩子必定也不差。

  虽说是庶孙,她也会好好疼爱的。

  顾卿晚实在无力回答礼亲王妃这个话题,便只能弯着腰认真无比的研究一株观音白。礼亲王妃只当她害羞,也不再多做打趣,道:“卿晚为什么喜欢茶花?”

  顾卿晚正神飞天外,闻言本能的回道:“唯有山茶殊耐久,独能深月占春风。茶花瞧着娇滴滴的,也难养,但却有傲梅风骨,又有花繁艳红,深夺晓霞,凌牡丹的鲜艳,谁能不欢喜呢。”

  礼亲王妃闻言一怔,默默念了几句,“唯有山茶殊耐久,独能深月占春风,花繁艳红,深夺晓霞,凌牡丹之鲜艳……好,说的真好。莫怪人说卿晚是京城第一才女,当真是出口成章,又言辞精辟。我一直喜爱这茶花,却也只觉得茶花好,看见就欢喜,却也说不出个缘由来,如今听卿晚这么一说,可不就是这傲梅之风骨,凌牡丹之鲜艳嘛!”

  顾卿晚闻言回过神来,却红了脸,天知道那两句诗,还是从余美人的口中听来的,可不是她做的啊。

  她忙着解释道:“这是旁人说的,并非卿晚悟出来的,王妃且莫如此赞我,我哪儿会做什么诗啊。”

  礼亲王妃却道:“卿晚便莫谦虚了,年轻人虽然不能恃才傲物,但也不能一味的韬光养晦,失了年轻人的傲气朝气。”

  顾卿晚,“……”

  也许有共同的爱好,是最能拉近两人关系的捷径,这日顾卿晚陪伴礼亲王妃逛了一回园子,回去后又提供了一张做茶花饼的方子,顿时便和礼亲王妃结下了似亲似友的亲昵关系。

  两人回到秋爽院,正等着厨房上按照顾卿晚提供的茶花饼的方子,用两人亲自摘的茶花花瓣做了糕点来品尝,宫里便来了人。

  却是太皇太后的赏赐到了,太皇太后派了慈安宫的掌事太监郭公公前来送赏传旨,礼亲王妃在花厅中接见了郭公公。

  郭公公笑着道:“哎哟,王妃是不知道,杜嬷嬷那腿伤太医都治了半年了,伤口愣是结痂了又烂,再结痂再糜烂,可将老姐姐给折腾坏了。奴婢这看着就揪心啊,太医不中用,这不咱们府上郡王举荐一个小厮,就只用了一回药,这才将将一个晚上过去,伤口就结痂了,从来就没这么快过。杜嬷嬷说了,感觉这回是不会再裂开了,今儿一早杜嬷嬷亲自给太皇太后磕了头,还陪着太皇太后说了好一会子话。太皇太后高兴的呀,早膳多用了整整一碗饭呢。”

  郭公公笑的合不拢嘴,满脸喜庆,道:“咱家就说郡王孝顺,太皇太后一点事儿,郡王就放在心上惦记着,连带着咱家这几个太皇太后身边伺候的都跟着沾光。”

  礼亲王妃含笑点头,道:“母后身边离不得杜嬷嬷,这些时日杜嬷嬷身子不爽利,母后也跟着操心难受,整日里怏怏的,我们王爷也询问了好几回这事儿,前两日还忙着在民间寻良医,如今杜嬷嬷好了,王爷和本王妃便也放心了。一会子本王妃便收拾些东西进宫瞧母后去。”

  郭公公笑着道:“王爷和王妃一片孝心,太皇太后她老人家都知道。这次让咱家来是为了赏赐府上那个叫青碗的小厮,不知他如今可在府中,还请王妃唤他出来领赏。”

  礼亲王妃微怔,顾卿晚一直站在礼亲王妃的身边,闻言生恐礼亲王妃不知道其中究竟,便低声道:“王妃,青碗昨儿才和皇上赏赐的美人洞了房,殿下应该不会一早带他出府,王妃传唤他过来便好。”

  礼亲王妃嘴角抽了抽,却不动声色的摆手,道:“去,让青碗赶紧过来谢恩。”

  没片刻,那易容过的蒋文涛便到了,跪下后,郭公公招了招手,几个小太监上前,抽了托盘上掩着的黄绸子,顿时露出两托盘金光灿灿的金元宝来,每个都有婴孩拳头大小,码的整整齐齐的。

  礼亲王妃本还想看看太皇太后赏赐给顾卿晚这个假小厮什么东西呢,结果现在瞪大了眼。

  “……”

  顾卿晚却两眼冒光,心想,秦御行啊,从来没见他这样靠谱过。

  郭公公却道:“太皇太后已经知道你刚刚成亲,正是需要银子置办家产养家的时候,便赏赐黄金一千两,谢恩吧。”

  蒋文涛磕头谢了恩,郭公公却又道:“太皇太后还让咱家问问你,你那个金创药可还有?若然还有,便再给咱家取一瓶来,咱家拿回去给杜嬷嬷备用。”

  蒋文涛闻言不觉偷偷看向顾卿晚,见顾卿晚略点了下头,才回道:“有的,公公稍等,奴婢这就去取来。”

  待送走了郭公公,礼亲王妃却冲顾卿晚道:“太皇太后不知是你,只以为真是那刚成亲的小厮治好了杜嬷嬷,所以才赏赐了那么些黄金,她老人家并非有意如此,你莫怪她。”

  礼亲王妃想,顾卿晚这样有才情,从前又是清贵之首,太傅首辅家的嫡出姑娘,当是视金银如粪土的,太皇太后赏赐这么些金子,实在是不合适了。

  顾卿晚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儿,如何会怪太皇太后,感谢都来不及呢,忙道:“王妃千万莫这样说,太皇太后的恩赏最重要,赏的是什么并不是重要的。”

  礼亲王妃点头,赞赏道:“还是你这孩子通透。”

  她言罢,却吩咐道:“吴嬷嬷,去将本王妃库房里放着的那个五层四扇的寒梅凌放紫檀镶金梳妆盒拿来。”

  吴嬷嬷应声而去,很快抱着个大梳妆匣进来,放在了礼亲王妃身边的炕桌上,礼亲王妃笑着冲顾卿晚道:“你来看看,这里头专门收拾的茶花样式的首饰,都是我年轻时候的,如今不大戴了,你一准喜欢。”

  她说着打开了梳妆匣,一时间珠宝的光芒流光溢彩,令人眼花,顾卿晚瞧去,果然就见里头放着的首饰皆是茶花样式的。

  一层各种材质做的茶花花开耳铛,一层茶花花苞步摇,雕刻茶花累丝手镯,茶花珠花,茶花缠枝璎珞,茶花玉雕禁步……

  可以看出,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件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精品。

  “好漂亮啊!”顾卿晚由衷的赞叹出声。

  古代的工艺,比之现代自然是要粗糙,不值一提的。可要说这手艺,那现代的手工品是拍马都追不上古代的,便最好的大师,雕琢出的东西,和古代的手工艺者一比,都缺少些灵气,多了匠心。

  礼亲王妃的这些首饰,只怕都是有名的大家所做,是真的美轮美奂,令人赞叹。

  顾卿晚从来就爱这样精致的物件,一时惊叹出声,双目放光。

  礼亲王妃瞧了她一眼,见她神情惊艳,却并无任何贪婪之态,便笑着道:“太皇太后的赏赐,怕是难合你的心意,我从这里再给你选些好的。”

  她说着便从梳妆匣里取了起来,觉得适合顾卿晚的都毫不迟疑的往外拿,时不时还往顾卿晚头上比划一下,眨眼间便扫荡出来十几件来。

  顾卿晚吓了一跳,忙忙推辞,礼亲王妃却板了脸,道:“你没听郭公公说吗,太皇太后今儿心情大好,多用了一碗饭,你让太皇太后高兴,便是替本王妃尽了孝道,本王妃岂能没有表示?难道卿晚要让本王妃做不孝之人?”

  礼亲王妃都这样说了,顾卿晚也不好再推辞,只能看着礼亲王妃又兴奋异常的从梳妆匣中取出了好几样首饰来。

  旁边陈嬷嬷也瞧的略露惊愕之色,这些可都是王妃收集多年最爱的首饰,现在觉得年纪大了,压不住了,便收了起来。从前她还打趣王妃,说是不是要留给儿媳妇呢,王妃还不舍得,说是留着将来老了看。

  如今倒好,一气儿的都快赏赐给顾姑娘了,可见这母子两个的喜爱还真是相同,顾姑娘入了二爷的眼也就罢了,如今连王妃也高看这姑娘一眼了。

  ------题外话------

  谢谢小夕婷送了20颗钻石、银揪嘉送了9朵鲜花。好几天都没有礼物了,素素正失落,你们就来送温暖了,怎么爱你们捏,必须么么哒一万下啊!扑倒!

  那个说下,从今天起,月票累积200张,加更一章,评价票累积100张也加更一章,每多一个状元郎同样加更一章。现在月票还差40张就可以加更了哦,评价票现在是3872点,下次到4872点加更。本书状元Iffy、寿司晴状元、秋心自在含笑中,这几天素素有时间就先为我的状元郎们加更哈,么么哒!谢谢大家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47 和未来婆婆的愉快一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