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秦御喝避子汤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把尽快教马腾祥的意思告诉了秦御,秦御倒没反对,只是拥着顾卿晚坐在床榻上,道:“你莫太劳累便是,此事不急。”

  顾卿晚便随手拿起秦御的大掌来,在指间把玩,摩挲着他指间硬硬的茧壳,道:“只不过教些易容术,动动嘴皮子,动两下手,有什么累的呢。只是,殿下得给我安排两个女子来当模特。”

  “模特?”

  秦御诧然。顾卿晚才忙补充道:“就是我教马腾祥总不能凭空只说啊,想必殿下也不会让我在旁的男人脸上乱画乱摸,便给我寻两个女子来,我和一边示范一边教导马腾祥,这样也能快些。”

  秦御这才明白过来,想了想,觉得顾卿晚既然要教导易容术,他手中还是隐卫和侍卫们更能用到这些东西,便准备直接从女隐卫中找两个来做顾卿晚说的模特,这也也能省点功夫。

  两个女子学会了,马腾祥也学会了,再由他们教导底下人,顾卿晚就能歇着了。

  他点头应了,顾卿晚却又道:“殿下准备的那些化妆用品之类的难弄吗?”

  秦御略愣了下,才道:“你问这个做什么,爷吩咐的宋宁,倒不大清楚。”

  顾卿晚摇着秦御的手臂,道:“那殿下将宋宁叫过来问问可好?”

  秦御如今对她能应的都应,这点子小事自然不会推辞,很快宋宁便垂首站在了两人面前,回道:“那些化妆的笔刷用具,都容易做的很,各色胭脂什么胶的,虽颇费了些功夫,但既然做出来了,再做便容易的多了。都不算什么难事。”

  顾卿晚眸光微亮,道:“如此,不知道做这些东西的花费如何?”

  宋宁有些不解,道:“花费?那些胶属下是用树脂经多番工序做成的,至于胭脂之类的,左右就是些花瓣颜料之类的,都不是什么贵重材料,用不了什么花费的。”

  顾卿晚顿时便拍起手来,道:“殿下,我有个提议,不防让王府的隐卫啊,侍卫的都学些简单的易容术,这种化妆的东西,多多的做,我回头再画一个简易方便携带的化妆包。让下头多做些小号的化妆用具和胭脂凝胶,到时候都放进小化妆包中,给大家随身携带,在危机时刻,也算多一条退路。如何?”

  宋宁没想到顾卿晚会为他们这些人想的如此周全,不仅愿意将独门的技艺,分文不取顷囊传授,而且还如此大方善意的替他们考虑。

  顾卿晚的易容术,他是见识过的,想到以后兄弟们都有这么一手绝活,简直就等于多了几条命,关键时刻可能真的可以凭借此术,捡回命来,办事也会更加顺利灵活一些。

  宋宁一颗心顿时都热了起来,禁不住双眼冒光的看着顾卿晚,察觉到自家主子不快的目光,宋宁才忙又看向了秦御,道:“殿下,夫人这想法太好了,您便允了吧。”

  秦御却再想,宋宁那个既诚挚又感激,既火热又崇拜的,看向顾卿晚的目光是怎么回事,从前宋宁可只会用这等目光看他这个主子啊。

  不过宋宁这等反应,他非但不觉得难受,反而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这又是怎么回事?

  略怔了下,秦御才道:“可!不过却也不能人人都来学,先挑选绝对忠心的,再慢慢推进。”

  宋宁闻言大喜,点头道:“是,属下会安排好的。”

  还是殿下想的周全,这易容术的事儿,不易泄露出去,若是让外人知道王府的隐卫侍卫们都会易容,将来岂不是让这易容术打个折扣了?

  宋宁退下后,秦御抚着顾卿晚的面颊,似笑非笑,道:“卿卿现在就开始收买人心了,这是想要做什么呢?”

  顾卿晚却眯起了眼,冲秦御抛了个媚眼,道:“自然是哪日殿下做了负心汉,忽悠着他们替我打杀负心汉的,殿下信不信?”

  秦御便笑了起来,拧着顾卿晚的脸皮道:“胡说八道,你对爷好点,爷哪儿舍得负你。”

  是日夜,顾卿晚被秦御缠着又闹腾到半夜,到最后她实在太困顿,迷迷糊糊的,在秦御放开她的时候便瞬间沉睡了过去。

  秦御抱着顾卿晚进净房稍做清洗,出来时,却见文晴端着托盘站在角落,托盘上盛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秦御将顾卿晚放回床榻,掩上被子,这才再度挑眉询问的看向文晴。

  文晴不敢抬头,察觉到秦御的目光,便干着声音道:“二爷,这是王妃让邹嬷嬷送过来的……是给卿晚姑娘补身子的药。”

  秦御眸光微冷,道:“补身子的药?方才爷离开凌寒院,你们也给她端了这东西?”

  文晴敏锐的察觉到秦御的眸光锐利了起来,仿佛能割裂她的肌肤,她略瑟缩了一下,这才道:“是,方才也有送的,这是府里的规矩。”

  秦御目光落在那一碗药上,道:“方才她可用了?是什么反应?”

  秦御的目光虽然没落在身上,但浑身上下却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和气势来,文晴吓的跪在了地上,脸色发白,竟然不敢有半点隐瞒,舔了下干涩的唇瓣,这才回道:“先开始姑娘不想用的,不过后来听奴婢们说,这是府里的规矩,若是不肯喝,还要送第二次,再不肯,便有嬷嬷过来伺候喝药,姑娘大抵是想通了,便……便喝了。”

  秦御闻言脸色却冷的有些渗人,不过他闭眼片刻,倒压下了火气,并没多为难文晴,只是淡淡吩咐道:“将药端过来。”

  文晴长舒了一口气,忙站起身来,端了药碗过去,垂着眼眸,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托盘上的青花瓷缠枝蔷薇花的药碗端了过去。

  文晴以为郡王是要唤醒顾卿晚喝药的,谁想,余光就见秦御白绫的袖口一扬,一碗药竟然被他凑到了唇边,接着文晴便听到了咕咚咚的吞咽声。

  文晴吓了一大跳,惊的都忘了规矩,抬起头来瞪大眼睛看了过去。

  果然不是她的幻听,郡王当真眼睛都没眨一下,眉头都没动一下,将一碗药都喝了进去!

  那可是避子汤啊!给女人喝的避子汤啊!

  文晴觉得自己一定是幻觉了,使劲眨了眨眼,却见秦御抹了下唇角,将药碗丢回了托盘上。

  咣当一声闷响,她托着托盘的手微震了下,这一切分明都是真的。

  文晴冷汗都冒了出来,惊慌道:“奴婢去请大夫!”

  说着要转身,秦御却沉声道:“叫什么大夫!不是说是补药吗,爷喝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送汤药的嬷嬷大抵还等着你端药碗过去吧,出去后,知道怎么说吗?嗯?”

  秦御的声音中满是警告的威压,文晴迎着秦御的目光,福灵心至,道:“知道,汤药卿晚姑娘已经都用了,奴婢和二爷都看着呢。”

  秦御满意的点了下头,又道:“往后的避子汤便不必往姑娘面前送了,怎么处理,不必本王教你了吧?”

  文晴觉得压力老大,却不敢不应,垂首道:“奴婢……奴婢谢二爷赏赐汤药,奴婢定会不留任何痕迹。”

  汤药这东西味道太大,往花盆里都倒什么的,一次也就罢了,次次怎么可能遮掩的过去,所以郡王这意思便是汤药赏赐她了,既然这汤药郡王都喝得,她一个奴婢自然也喝得。

  文晴知道,往后这避子汤都是她的了。

  秦御见小丫鬟领会了自己的意思,点头道:“去吧。”

  文晴这才埋着头,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出去。屋中,秦御蹬掉靴子,上了床榻,瞧了顾卿晚已经睡的不知人事的顾卿晚两眼,喃喃道:“平日里最怕苦的,那么苦的汤药,让你喝你就喝!真不经吓。”

  言罢,又俯身吻了吻她,将口中的苦味传给顾卿晚,肆意汲取她口中清甜,待顾卿晚难受的摇了摇头,他才松开,拉了锦被掩住两人,闭目睡下。

  翌日,顾卿晚醒来时,秦御已经上早朝去了。文晴和文雨进来伺候整理床榻,又伺候顾卿晚洗漱,顾卿晚推拒了,只让两人将东西放下便屏退了她们。

  一来她自己如今也不过一个奴婢,再来,到底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一点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也要劳烦婢女,顾卿晚是真不习惯。

  收拾好,文晴和文雨又将洗漱用具送出去,文晴才道:“姑娘,二爷走时吩咐了,今日不回来用早膳,让姑娘自己用膳,一会子马侍卫便会带姑娘需要的人过来,二爷特意交代,让姑娘到翰墨院那边教马侍卫。”

  顾卿晚总觉得文晴今日和昨夜有点不一样,好像特别的拘谨,说话时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了。

  顾卿晚盯着她瞧了两眼,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哪儿知道,文晴已被秦御吓住了,算是彻底知道顾卿晚在秦御心目中的地位了。文晴觉得凭着这份看重,顾卿晚早晚都得成这凌寒院的正经主子,故此小丫鬟已经不敢看轻顾卿晚半分,举止自然谨慎了许多。

  “好,我知道了。”

  顾卿晚应了,用过早膳,她去了翰墨院,果然马腾祥已经带着两个女子等候着了。

  那两个女子瞧着就和寻常的丫鬟不一样,脸部没多少表情,神情变化不大,腰杆挺直,气质微冷。

  马腾祥见顾卿晚过来,便又恭敬的跪了下来,道:“见过师父。”

  他身后两女子对视一眼,也要跟着跪拜行师礼,顾卿晚忙上前,道:“马侍卫还不知道吗?昨儿夜里我已经建议殿下,将这种易容术慢慢教导给所有有需要且忠心王府的侍卫和暗卫了。那我岂不是成了所有侍卫和暗卫的师父?马侍卫当真不必如此,千万莫再如此郑重其事的行师礼了。”

  马腾祥闻言神情一震,半响才又重重磕了个头,道:“姑娘对属下们的恩情,属下们记在心头了!姑娘大义,不求回报,属下们却更该感激在心,属下不敢旁人,属下这技艺却是从姑娘手中学来的,该怎样就得怎样,姑娘往后就是属下的师父。”

  马腾祥身后的两个姑娘显然也受了触动,亦是跪着不起,表示了相同的意思。顾卿晚觉得古人有时候当真是一根筋的可爱,只好受了礼将三人唤起来,开始正经传授技艺。

  顾卿晚其实也没系统学过化妆,不过是从小看的太多,耳濡目染的便也会了,今日起来,她便琢磨了下如何深入浅出的教导,从何处入手,秦御挑选的这三人,又是动手能力极强,资质极高的,四人教学的倒非常默契有效率。

  只一个上午,竟就学了不少。眼见都日头正午了,顾卿晚站起身来,道:“行了,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下午你们回去琢磨琢磨,化妆靠多练,没事就往自己脸上多捯饬几下,咱们明儿再继续。”

  冷月也跟着站起身来,这一上午功夫倒和顾卿晚熟悉了不少,禁不住拿了那瓶刻着奇怪符号的盒子,道:“师父,这个什么胶是做什么用的?怎么没有教到,方才徒儿打开看了,黏糊糊的这个涂抹在脸上能有什么用啊?”

  顾卿晚便接过她手中胶盒,道:“这个叫AB橡胶,这个东西用处可大了,好比,用这个打底,再辅助一些碎布块之类的东西,再往上头填充颜料,就能在我们的脸上再凭空制造出一层皮肤来,然后可以在这层皮肤上随意施为创作,比如说,将其中做成伤口的样子,或者脓疮的样子……都是可以的。你们瞧着。”

  顾卿晚说着眨了眨眼,挑了些胶在她的手背上,就见她灵巧的十指飞快的动作着,在胶上又加上少许面粉,搅拌后涂抹在冷星的额头上,然后用小号的笔慢慢抹开,整理了形状,又剪了两块碎白布,沾在上去,便开始用各种笔刷,沾了各色胭脂往上头如走游龙的图画,神奇的是,随着她的手刷来刷去,一层层过后,颜料和胶都干了,又摸上些动物血,一条狰狞的血痕创口便出现在了冷星白皙的额头上。

  简直和真正血淋淋的伤口一模一样!

  马腾祥和冷月不可置信的直眨眼,顾卿晚却眨眼道:“来日你们要是有需要躲避追兵时,倒可以用凝胶画上一脸的烂脓疮,再弄点臭味在身上,装模作样的咳上几声,保证追兵见你们便当瘟疫传播者,不赶紧绕道才怪呢!当然,我这手伤疤术,冷星和冷月也要好好学下,你们这么漂亮,将来若是遇到了登徒子可怎么办,脸上画上两道子,保准吓尿登徒子。马侍卫就不必学了,本来长的就不咋地,没得再吓走了媳妇,打一辈子光棍!”

  她随和,说话又有趣,马腾祥哈哈而笑,便连冷星和冷月这样面无表情的也被打趣的脸上红扑扑。

  冷月更是笑着回道:“若有登徒子,徒儿一刀便结果了他,师父教的这伤口术,用在登徒子身上,简直是……那话怎么说来着?”

  “杀鸡焉用牛刀!”冷星接口,冷月顿时便笑着点起头来。

  顾卿晚却惊叹崇拜的看着冷星和冷月,抱拳道:“果然,有武力就是任性!两位女侠,在下这厢有礼了,往后可手下留情啊。”

  冷星嗔道:“师父说什么呢,我们可不会对师父动手。”

  “对呀,对呀。师父这么为我们着想,我们敬重师父都来不及呢。”她们的任务和生活就和逃命厮杀受伤联系在一起,没有人会真正关心她们的死活,顾卿晚今日的举动,却难得的让她们得到了一些保命的保障,更重要的是,让她们感受到了温暖和关怀,有种被平等对待的感觉。

  虽然相处时间很短,可冷星冷月却分明感念于心,有时候冷情的人,反倒感觉越敏锐,越容易受到感触。

  秦御进了书房,瞧见的便是这么其乐融融的画面,他怔了下,目光锁定在顾卿晚身上。

  这个女人,好似总有让人意外的惊喜。竟这么快便收服了几个徒弟,能耐啊!

  “爷!”

  马腾祥率先发现了秦御,忙收敛了笑,垂首而立。冷星二人也瞬间整容,躬身抱拳。

  顾卿晚笑意未减,抬眸看向门边的秦御,淡笑道:“回来了?”

  窗外的阳光落在她身上,她穿一件极简单素雅的月白色长褙子,头上插着根红珊瑚雕琢花鸟滴珠发簪。明媚的阳光下,素雅的月白,和明艳的红色,糅合在一起映的她愈发清艳无双。

  秦御很喜欢她这样平平静静问自己回来了的样子,家常的令人动容。轻挑了下唇角,他才迈步进来,走向顾卿晚,旁若无人的拉了她的手,道:“可曾累了?爷不是说了,让你缓着点,这都一上午了,也不知歇会。”

  顾卿晚却道:“不累,早日教下去,也好早些用上。”

  冷月三日面色又是一触,秦御目光扫到冷星却顿了下,目光一冷道:“怎么受伤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他言罢,马腾祥便没忍住憋出一声闷笑来,秦御神情一锐,马腾祥吓的双腿一夹。顾卿晚忙拉了拉秦御的衣袖,道:“什么受伤了,那是假的,是我方才做的易容呢。连殿下的眼力都没瞧出来,我好厉害哦!”

  她说着还冲秦御调皮的眨了眨眼,秦御却惊楞了下,直盯着冷星看了半响,才道:“果然是神乎其技!卿卿能耐不小。”

  言罢,吩咐冷星几个退下,秦御才抚着顾卿晚已完好如初,细嫩的如同嫩豆腐的脸颊,道:“先前你脸上那一道道的伤痕,不会也都是为躲避麻烦画出来的吧?”

  先前顾卿晚毁容的样子,秦御还都记得,后来她竟很快就好了,还说是用了大长公主赏赐的玉雪霜的缘故,此刻见识了顾卿晚的化妆手段,秦御却疑了起来。

  顾卿晚白了秦御一眼,道:“我那一脸伤,殿下可是摸过的,刚见殿下那阵子,伤口迟迟不结痂,殿下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是假的!殿下难道在疑我专门弄了假伤口躲避殿下不成?若是那样,可真真是冤枉死我了。”

  秦御又想了想,确实她那伤口不可能是假的,不觉安抚的亲了亲顾卿晚嘟着的唇,道:“陪爷用膳,下午爷不上衙门了,带你去全丰当铺,便算是爷给你赔罪了。”

  顾卿晚闻言双眸一亮,一把回握住秦御的手腕,道:“当票弄到手了?这么快?”

  秦御扬眉,道:“爷办事,什么时候拖沓过?!”

  顾卿晚忙讨好的给秦御捶着手臂,一路往肩头上移,连声道:“是,是,我家殿下最厉害了!”

  一句话倒引得秦御扬声而笑,顾卿晚兀自低头翻了个白眼,心想,男人有时候可真真是好哄,你恭维什么,他们就真信什么,这得多自恋啊!

  ------题外话------

  这章加更,今天的文还是下午六点或晚上八点,么么哒。谢谢送了78颗闪亮大钻钻,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送了10颗钻石、千年风雅送了2颗钻石千年风雅送了1颗钻石、上官飞虹送了1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文晴送了520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小心肝们,泥萌太会疼人了!也太可人疼了!扑倒么么哒一万年!

  月票太给力了,还差几十张就又阔以加更了,我鸭梨山大呀,来吧,激发我的小宇宙菇娘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49 秦御喝避子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