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惊吓不小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坐起身,并没急于下床,默默坐了片刻,见秦御没有被惊醒,她才悄然起身,摸下了床榻。

  片刻后,她却拿着一条帕子惦着脚尖到了床边,将帕子送到了秦御的鼻端,轻轻晃了晃。

  那帕子是她私底下管马腾祥要来的,是专门迷晕人的,顾卿晚推了两下秦御,见他果然没什么反应,顿时丢了帕子冲秦御挑唇笑了起来。

  她蹲在床榻边儿,将床下放着的化妆箱拖了下来,爬上床,直接骑在秦御身上,打开化妆箱就在秦御脸上捣鼓了起来。

  直捣鼓了有小半个时辰,顾卿晚眼瞧着秦御睡梦中那张完美的哈士奇脸,丢了手中的笔,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笑的直腹痛。

  她笑的浑身都难受了,这才渐渐停了笑声,趴在秦御身边托着腮好好欣赏了下自己的杰作,拍着秦御的脸,道:“就兴你玩人?让你拿姑奶奶的卖身大事儿耍人,姑奶奶也和你开个玩笑,殿下可别被吓破胆才好。”

  翌日,天色尚未亮,顾卿晚便穿戴利索出了翰墨院,吩咐守着的侍卫道:“殿下他昨儿夜里睡的晚,这会子正睡的沉,你们莫打扰他。”

  言罢,她便离开了翰墨院,却是直接去了礼亲王妃的秋爽院。

  礼亲王妃刚刚起床梳妆,就听陈嬷嬷禀报顾卿晚来了,她有些诧异,让向雪将顾卿晚迎了进来。

  顾卿晚行了礼,礼亲王妃赏她坐了,询问的看着顾卿晚,道:“怎么一大早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儿,是不是阿御又欺负你了?”

  顾卿晚忙摇头,却道:“殿下待我很好,其实是昨日我才知道,殿下并没有将我的卖身契送往官府去。这样的话,我还是自由身。王妃不知道,我和大嫂已经分别了快两个月了,大嫂在府外,不知如何担心我呢,之前我以为我是王府的丫鬟,也不好提回去看望大嫂的事儿,如今既然是自由身,我想回去陪陪大嫂,还请王妃能够应允。”

  礼亲王妃闻言一愣,旋即便明白了顾卿晚的意思。

  人家姑娘是被卖身契骗进王府的,如今得知还是自由身,所以不愿继续呆在王府了。秦御这臭小子,感情将这姑娘带回凌寒院这么些时日了,还没将人家姑娘哄住呢。

  礼亲王妃真是想哭了,哄姑娘都不会,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缺根筋的两儿子呢。

  礼亲王妃和顾卿晚这些时日还是培养了一些感情的,顾卿晚这个要求合情合理的,她可做不到像秦御那样霸道,强行扣押着人不让离开。

  她挺喜欢顾卿晚的,若是那样做,多伤感情啊。

  于是,如顾卿晚所料,礼亲王妃笑着拍了拍顾卿晚的手,道:“你想回去看看也好,只是我却没有人说话了,我那些花花草草旁人可料理不了那么好,所以,回去几日便好了,可要早点回来啊,等再回来便莫留在凌寒院了,顺理成章的进了内宅,平日里也好给我做个伴。”

  礼亲王妃的意思,顾卿晚自然是听明白了的,闻言只做害羞样子,垂头笑了笑,站起身来,福了福道:“我便不打扰王妃了,收拾了东西便早些出府去了。”

  礼亲王妃点头,吩咐人给顾卿晚准备马车。

  顾卿晚告辞出来,回到凌寒院,拿了早收拾好的包袱,登上马车便离开了王府。

  她离开王府后,直接便让车夫将马车开到了镇国公府不远的巷道里,也就过了一盏茶时候,便过来一辆马车。

  顾卿晚远远认出跟着马车的正是娄闽宁的长随成墨,便跳下了马车。片刻,走出了巷道。

  成墨也已经瞧见了顾卿晚,略拧了下眉,脸上闪过些疏离的冷色。

  早先自家世子爷都安排好一切,不计较顾卿晚已经非完璧之身,也要抛下一切带着顾卿晚离开,结果倒好,顾卿晚竟然抛弃了自家世子爷。

  枉费世子爷待她一片痴心,这女人简直就无情无义。这些时日,自家世子爷整日整日都说不了几句话,人都不知消瘦成了什么样子。

  这两日解除了禁足,开始上朝上衙办公,世子爷刚精神了一些,结果顾卿晚怎么就又出现了!

  成墨冷着脸,眼见着马车离顾卿晚越来越近了,这才不得已冲马车道:“世子爷,牵头顾姑娘站在路上……”

  马车中,娄闽宁正闭目养神,闻言骤然睁开眼眸。

  如今天还没亮呢,顾卿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他第一反应便是她出了什么事儿。

  他身影一下子弹起,推开车门,不待马车停下,已从马车中跳了下去,几大步到了顾卿晚近前,气息略有些不稳的道:“怎么了?”

  顾卿晚瞧着神情担忧的娄闽宁也怔了一下,接着才抿了抿唇,道:“我没事儿,今日等候在此,只是想劳烦世子爷派个人,带我去接大嫂接回来。”

  当时顾卿晚和娄闽宁商量离开,娄闽宁的人将庄悦娴带出了京城,本是要送她们去南方的,谁知道却出了意外。顾卿晚失踪,以至于庄悦娴被娄闽宁安置在京城不远的一个镇子上。

  后来,顾卿晚回到京城,直接便进了王府,她和秦御的事儿,也不是三言两语的就能说清楚的,便想着与其写信说的不清不楚让庄悦娴担忧难受,倒不如当面和庄悦娴讲。

  故此,庄悦娴那里顾卿晚只让人托娄闽宁报了个平安,本是打算秦御沐休时,带她去接庄悦娴的,谁知如今没等到秦御沐休,她倒先有机会暂离了礼亲王府。

  顾卿晚因不知道庄悦娴具体在什么地方落脚,便只能先来寻娄闽宁了。

  娄闽宁闻言神情略缓,紧握着的拳头松了开来,他笑了下,面容被马车一角垂挂的琉璃灯笼的光映的愈见清隽,却似又清减了许多。

  只是那笑容却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温暖,如沐春风。

  “没事儿便好。晚晚……这些时日过的可还好?”

  娄闽宁没有回答顾卿晚的问题,却关切的问道。他的神情并不见任何探究试探,只似好友间许久不见,带着关怀祝福的一种问候。

  他这种态度,让顾卿晚放松了许多,也笑了起来,道:“多谢世子爷关怀,我在王府一切都好。”声音略顿了下,顾卿晚到底觉得这个回答太过敷衍,又冲娄闽宁扬眉一笑,道,“不管在哪里,我都会照顾好自己,让自己过好的!”

  她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唤他宁哥哥了,娄闽宁心头充斥着苦涩,只听了顾卿晚的话,他却眸光略动,闪过些似怜惜,似欣慰,又似痛楚的微光,转瞬那眼眸便又变得清澄无波,温和宛若三月春湖,笑着道:“晚晚长大了……”

  他声音有些轻,似一声叹息溢出,清晨弥漫进熹微的薄雾中。

  顾卿晚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语。半响娄闽宁似像抬手抚抚她的发,像从前那样,手抬至半空,顾卿晚却抬眸用清澈的目光看向了他。

  她的目光太过清透冷静,四目相对,娄闽宁的手顿了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

  其实,庄悦娴早就在镇子上呆不住了,几次三番的提出离开,却总被娄闽宁以各种借口阻了。

  之前庄悦娴和顾卿晚在京城置办了一处院子,他早该将庄悦娴送回京城了,却不肯那么做,心里便是寄希望着,顾卿晚因庄悦娴的事儿来寻他,能见她一面。

  此刻人见到了,瞧着她眉宇间比以前多了的那一抹妩媚风姿,心里的苦却也越酿越浓郁,经过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无法释然和习惯。他好像永远都无法习惯他的女孩已经离开了他的这件事。

  娄闽宁借着轻咳的动作,略苦笑了下,这才放下手,看向顾卿晚的目光依旧温软包容,顾卿晚有些承受不住他的视线,本能垂了头。却听娄闽宁道:“是宁哥哥没有照顾好你,才错失了你,晚晚不必心中有歉,耿耿于怀。即便是错过了,从前咱们一起长大的情分却是实实在在的,宁哥哥答应了顾伯父会照顾你,宁哥哥如今已经食言而肥了,只希望换一种方式和身份,完成诺言,还请晚晚不要让宁哥哥做个无信之人,答应我,往后真若有什么难事,遇到什么危险,要记得还有宁哥哥在,可好?”

  顾卿晚闻言抬眸看向娄闽宁,却迎上他含笑的眼眸,眸底深处,似掩着些许紧张的等待和一点难辨的请求。

  顾卿晚呼吸略窒,笑着点头,道:“好,我记住了。天渐渐凉了,娄大哥也要照顾好自己。”

  宁哥哥,到底叫起来太过亲昵了些,世子爷又太过疏离了,娄闽宁已经表明愿意退到亲人的位置上,顾卿晚自然是乐见其成的,顺势便唤了个称呼。

  娄闽宁心头掠过些黯然,可这个新称呼却总比方才的世子爷来的好多了,他展颜一笑,吩咐成墨道:“你不必跟着爷上朝了,带晚晚去见顾夫人吧。”

  成墨咬牙垂头,道:“是,世子爷。”

  娄闽宁这才又冲顾卿晚道:“天凉露寒,进马车去吧,娄大哥也得上朝去了。”

  顾卿晚也未再多言,冲娄闽宁点了下头,转身便登上了马车。娄闽宁示意王府的车夫先行一步,眼瞧着顾卿晚的马车走远,这才转身登上车。

  早上街上人少,马车开的飞快,成墨又心中对顾卿晚有意见,一句话不说,打马跑的飞快在前带路,故此天色微微亮时,顾卿晚已经坐着马车出了南城门。

  马车奔驰将高大的南城门远远甩在身后,顾卿晚探头从车窗往后探看了一眼,轻叹了一口气。

  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啊,只可惜不可能……

  翰墨院中,秦御被顾卿晚用迷药迷了,睡的便格外沉,以至于到此刻才眉头微动,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眸,只觉头略有些发沉,本能的探手去捞旁边的顾卿晚,结果竟然摸了个空。秦御顿时睁开眼,扭头望过去,身边果然已没了顾卿晚的身影。

  这些时日两人已经习惯了同床共枕,顾卿晚是个贪睡的,每日他醒来上朝时,她都还睡的沉沉的,今日竟然不见了!

  秦御的心骤然收缩了下,有种极不好的预感,他一个挺身坐起来,正要喊人,却见床榻的床顶悬挂下来一条线,上头挂了一封信。

  信封上分明写着秦御亲启四个字,秦御怔了下,一把扯下信封来,快速拆开,里头却是三张写满了字迹的信纸,应该是顾卿晚留下的。

  秦御忙将垂落的帐幔挥开,坐在床沿上,借着床头羊角灯的光芒细看,却是越看越莫名其妙,越看眉头拧的越深。

  只因这不是一封顾卿晚留给他的信,竟然是一个小故事。

  故事讲述了一个县令之子,于公子,纨绔霸道,在一次狩猎时在深山撞上了一个美貌的采药姑娘,强抢其进府为妾。

  这姑娘乃是猎户的女儿,养了一头小狼崽,姑娘进县衙便将狼崽也带进了县衙。那于公子稀罕了那姑娘两日,便本性暴露,将这姑娘丢到了脑后,这姑娘受尽其她妾室的欺负,以泪洗面,终于不堪忍受,上吊自尽了。

  于公子回到府,就见那姑娘吐出长长的舌头,极为可怖的尸身,还有守在尸身旁,绿眼森森的狼崽。狼崽看见于公子便扑向了他,于公子虽然将小狼崽踢飞了,却被咬伤了腿。于公子大怒,令人将狼崽打死,并那猎户之女一起丢出了府。

  当夜便去青楼寻欢作乐,本来这故事到此该结束了,谁知道最后却写到,翌日那于公子所呆的青楼出了事儿,陪于公子的妓女被野兽咬的血肉模糊,死在了床上,窗口大开着,那于公子却不见了踪迹。

  有人说,夜里好像听到了狼叫声,都说于公子是被狼给叼走了,可县令出动人手怎么寻找,却都找不到于公子,倒是有传言越传越厉害,说是山里来了一个狼头人身的怪物,有见过这怪物的人说,那怪物的身形竟极似县令家的于公子,有人说,于公子是受了猎户女儿的诅咒。

  然后,这故事就戛然而止了。

  秦御一早就看了这么一个故事,莫名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他觉得头脑更昏沉发胀了,揉了揉眉心,秦御丢开纸,汲了鞋子起身。

  他不明白一大早顾卿晚去了哪儿,为什么又吊这么一封信,讲这么一个似意味深长,又让人看了浑身不舒服的故事给他,他以为顾卿晚是去了净房,便往净房走了两步,唤了一声。

  然而却无人应答,不过倒是见净房外的盆架上,放着鎏金铜盆,盛着清水。

  他本就觉得头懵脑胀,便自然而然的走了过去,刚拘了一捧水,正要往脸上拨,动作却猛然一顿。

  水从指缝往下流淌,低落在铜盆里,激起一圈圈波纹,水纹一点点平息,秦御的心跳却越来越快,水纹静止,秦御整个人呼吸都骤然被夺去了,脑子轰然炸开,旋即瞪着水中的影子,骤然大叫一声,接着咣当一声响,连水盆都被打翻了。

  很快,又有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外头,侍卫们本来就觉得有些奇怪,都到了上朝的时候了,二爷竟然还没醒来,正想着是不是该叫起了,就听到了这一番光里咣当的动静。

  侍卫们哪里敢怠慢,只以为秦御出了事儿,大惊之下,便冲了进来。谁知进屋就见屋里一片狼藉,水盆落在地上,满地都是水,八仙桌竟也不知道怎么倒在了地上,茶具碎了一地。

  二爷倒是好端端的站在水中,背对着他们,身影却说不出的僵硬,不等他们多看,就听一声怒斥,“滚出去,都滚出去!”

  那声音近似咆哮,侍卫们被吓的浑身一抖,再不敢探究,匆匆的便退了出去。如果他们够仔细,就会发现,自己从来威风凛凛,举止从容的主子,竟然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光着,声音里也隐着些惊惧惶然的颤抖。

  ------题外话------

  谢谢寿司晴1颗钻石,颗钻石,送了9朵鲜花,扑倒么么!么么!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65 惊吓不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