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大嫂曰:放狗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京城的鼎风茶楼,因环境清雅,茶点味好又不很贵,加上说书先生颇有些水平,因此一直很能吸引一些朝廷的清流朝臣光顾。

  御史台的牛大人和周大人便是这里的常客,两人奈是好友,每日里下了衙,常常相伴到鼎丰茶楼里要上一壶茶,吃着茶听上一回说书悠闲个一个时辰再回家。

  因牛大人和周大人这习惯,倒渐渐的带的御史台不少清闲御史都爱往鼎风茶楼里钻。

  这日周牛两位大人还和从前一样,甩着广袖进了茶楼,往靠角落的地方一窝,悠然自得的吃起了茶。

  却不想这说书听了一半,倒听窗户下传来了几声争执,本来两人还蹙着眉,嫌聒噪,碍了听书,谁知渐渐的倒神色微变,竖起耳朵往窗口靠过去。

  “你赶紧的说,咱们家大人到底将那小娘子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一个极年轻的女子的声音。

  接着是一个二十出头男子的声音,道:“冬雨,你就饶了我吧,你是夫人的丫鬟,可我这也是老爷的小厮啊,要是我将二奶奶的住处告诉了你,老爷非得扒了我的皮啊!姑奶奶,你就别问了。”

  “不问?不问怎么成,你知道不知道,老爷给那小贱人的哥哥捐官还置产的事儿已经让夫人知道了!夫人让我向你打听的,若是你不告诉我,难道就不怕夫人怪责下来,咱们俩的亲事就黄了吗?!亲事黄了是小事儿,万一……万一夫人怪我办事不利,打我一顿,将我撵出府呢!”

  两位御史大人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两人分明一个是官宦人家夫人身边的丫鬟,一个是老爷跟前的小厮。

  又被主子指了婚,这家的老爷在外头养了个外室,家里的夫人不愿意了,就让丫鬟向小厮打听那外室的住处呢。

  要说置办外室这事儿,真不算稀罕,法不责众,事儿不稀罕了,御史们便也不抓着这样的芝麻绿豆事儿弹劾了。

  若只是养外室,周牛两位大人,是不会将这种事儿看在眼力的。可是那丫鬟却说,他们家老爷还给那外室的哥哥捐官置办家产了!

  好家伙,这可是闻所不闻的稀罕事儿了,没听说过这么捧着外室娘家的。这就是*裸的宠妾灭妻行为了!

  并且能给外室娘家捐官置产的,定然也不会是寻常的官宦权贵,绿豆小官,说什么也得是朝廷大员,得势权贵啊。

  这样的事儿,已经足够御史们闻风而动,抓住狠狠弹劾一回了。周牛两位大人,怎能听的认真仔细?

  “我,我……我真不能说!你就莫为难我了!”

  那小厮急声道,接着丫鬟便哭了起来,道:“好,你就瞒着吧,就等着夫人怪责下来,你给我收尸吧,到时候反正老爷会给你挑个更好的婚配,我死不死的,你是半点不放在心上,我回去了,往后你再莫来找我,呜呜!”

  “冬雨,你别走!你听我说啊……”

  “我不听,除非你告诉我。好哥哥,你就告诉我嘛,老爷身边那么多的小厮长随呢,便是你说了,老爷也不会知道消息是从你这里走露的,可你不说,回去我就得被夫人打死!你真忍心我去死吗?”

  “罢了,我说,我说。前些时日老爷在桐花巷置办了一处宅子。这些天都是旁人跟着老爷过去的,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左右就在桐花巷附近。”

  那小厮到底抵不住丫鬟的软磨硬泡说了出来,丫鬟很高兴,下头传来两声亲热的声音,接着脚步声响起,没了动静。

  牛大人顿时丢了手中的花生米,道:“今儿有点乏,我便不陪中定兄了,先回去歇着了。”

  周大人却也站起身来,道:“今儿这说书没什么意思,我也不听了,同走同走,请。”

  两人迈步出了茶楼,各自都忙着招呼小厮过来,对视了一眼,互相笑点了对方两下,周大人道:“联名弹劾?”

  牛大人哈哈一笑,道:“那还等什么,中定兄上老弟我的马车吧,来,来,路上咱们也能想个具体章程。”

  两人登上马车,直接便往桐花巷奔去。要弹劾,总得摸清楚具体情况嘛,拿到证据才成。

  那厢,一对在茶楼底下拉扯的男女离开茶楼,转了两条巷子,却走到了一条弄巷里停靠的马车前,道:“夫人,您吩咐我们做的事儿,我们已经做好了。”

  车厢中伸出一只手来,掌心放着两个五两大的银角子,那小厮和丫鬟打扮的人顿时眉开眼笑,一人拿了一块,飞快的跑了。

  今儿真是挣了,不过往墙角跟说了几句话就挣了五两银子,这样的好事儿要是日日能有就好了。

  马车中,庄悦娴将银袋儿的口一拉,将银袋递给了旁边坐着的戴着帷帽的金桔,道:“收起来吧。”

  金桔是之前庄悦娴买来的丫鬟,一直在桐花巷置办的宅子里,本来庄悦娴是买来给顾卿晚用的,却不想顾卿晚一日都没往顾宅住过。

  此刻金桔一身姑娘的打扮,身上穿着的赫然就是顾卿晚今日离开王府时的那身衣裳。

  金桔接过银袋收了起来,庄悦娴却瞧着金桔轻叹了一声。

  如今她们手中并不确银子,虽然顾卿晚过不上从前首辅姑娘的那种日子,但是想买两个像金桔这样听话乖巧的丫鬟,小门小户的过日子却是不难的,可怜好端端的千金小姐,如今却只能委身王府,不得自在。

  庄悦娴眨了眨眼,隐去泪意,才吩咐道:“开车吧,去紫玉银楼。”

  镖局中,顾卿晚的运气却是一如既往的差,她在镖局耐着性子等了许久,结果却等到苏子璃到京郊狩猎不在府中的消息。

  无奈之下,顾卿晚只得给苏子璃留了一张字条,托付王三爷转交。

  她是掩人耳目过来的,怕秦御发现了她来镖局的事儿,顾卿晚没再多做停留,从镖局离开便直奔和庄悦娴约好的紫玉银楼。

  她从后门悄然进了银楼,庄悦娴已是等着了,顾卿晚进来,先和金桔换了衣裳,才道:“只怕燕广王的人也快寻到这里来了,嫂子咱们走吧。”

  庄悦娴点头,亲自上前给顾卿晚带上了帷帽,两人避开人,又从后门悄然离去,将金桔和所乘的马车都留在了紫玉银楼。

  秦御确实已得知了顾卿晚和庄悦娴到银楼的消息,他不确定顾卿晚是不是会回顾宅来,如今既确定顾卿晚是在紫玉银楼,那紫玉银楼又离的不远,秦御便没心情在顾宅等下去了,起身便又上了翻羽,纵马往紫玉银楼而去。

  他到紫玉银楼时,太阳都快落山了,夕阳将银楼的琉璃瓦顶映的光彩闪动。宋宁见秦御过来,忙迎上前,指着不远处停靠的马车,道:“属下已经确认过了,那辆马车便是顾姑娘和顾夫人所乘,两人在两柱香前进了银楼的琉璃阁,殿下可要现在上去?还是在这里等会儿?顾姑娘和顾夫人应该也快出来了。”

  秦御追了顾卿晚一天了,哪里还等得,闻言没回答宋宁,大步越过他便进了紫玉银楼,直奔琉璃阁。

  到了琉璃阁前,想到庄悦娴也在,他到底没一脚将门踹开,而是理了理衣裳,抱拳一礼道:“拜见顾夫人。”

  他行了礼,可里头却迟迟没半点动静,秦御拧了下眉,直起身来,垂首道:“本王是来接卿晚的,还请顾夫人行个方便。”

  他言罢,默了片许,里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秦御上前一步便用力推开了雅间的门,却见雅间中只一个穿锦袍的小丫鬟缩着身子,拘谨的站着,见他推门进来,还缩了缩脖子。

  秦御脸色顿时便愈见清寒,道:“你是谁?这里的人呢!说!”

  金桔被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的道:“我……我是顾家的丫鬟,我们家夫人和姑娘已经……已经回家去了啊。”

  秦御,“……”

  他扭头目光冷然盯向宋宁,宋宁也缩了缩脖子,汗颜道:“属下失察了。”

  天知道顾卿晚和庄悦娴的马车进了京城,不知道转了多少个铺子,他好容易查到马车的去向,沿路一直追了下来,找到了马车。

  这一路寻的不容易,寻到了马车,他让人盯着马车便派人去桐花巷通知秦御了,谁能想到马车还在,雅间中却只有一个丫鬟呢。

  顾姑娘这不是玩人嘛!

  宋宁头都大了,忍着秦御冷飕飕的目光,道:“要不,爷在这里先歇一歇,属下再让人去查,看看顾姑娘是不是已经回了顾宅?”

  两柱香时辰后,秦御驭马又进了桐花巷,到了顾府的门前,他翻身下马,几步就到了紧闭的府门前,敲响了黑漆木门上的铜环。

  宋宁站在秦御的身后,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回他确认过了,就在一炷香前,有人看见顾卿晚和庄悦娴确实回了这宅院,该是不会错了。

  这回可一定要找到人啊,不然别说是自家脾气向来不好的主子了,便是他也受不了啊。

  吱呀呀,府门总算被人从里头打开了,开门的还是方才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刘婆子。

  “刘妈妈,你们家夫人和夫人可回来了?”

  秦御负手而立,宋宁负责询问道。

  刘妈妈尚未回话,就听里头传来了一道清扬的女声,道:“刘妈妈,外头来的是谁呀?”

  刘妈妈却看了眼宋宁道:“是我们夫人,几位爷等下,奴婢问问我们夫人,可要见客。”

  她言罢又冲里头大声道:“夫人,外头来了个姓秦的公子爷,说是要拜见夫人呢。”

  里头传来了脚步声,听上去却是庄悦娴迎了过来,果然庄悦娴的声音清晰了起来,道:“姓秦?呵,刘妈妈,我没告诉你吗?咱们家最大的仇人就姓秦,姓秦的能有什么好东西?咱们顾宅迎八方客,却只不接待姓秦的东西!刘妈妈让开!”

  秦御方才寻到顾宅来,并没有直言身份,只说是来寻顾卿晚的,他一身打扮不俗,又气势迫人,更兼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跨到侍卫。即便是没报身份,顾宅的下人也不敢拦着,将他迎了进去。

  下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庄悦娴怎么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会子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故意装不知,故意的将秦御拒之门外。

  秦御拧了下眉,还没想好措辞,就见刘妈妈听了庄悦娴的吩咐,果然让开了门口,接着里头便又响起了庄悦娴的声音。

  “放狗!”

  一声令下,立马便响起了一阵狗叫声,接着竟真有两条大黑狗,一前一后,气势汹汹的就冲了出来。

  秦御,“……”

  他活到如今,还真没被狗扑咬过,眼见着那两只大黑狗冲了出来,秦御往后退了两步,宋宁已是抽了腰间配剑迎上前护主。

  秦御面色微沉,负手站定,却沉声吩咐道:“收了剑,休得伤了那狗!”

  即便是两条狗,也是顾宅的,他这也算头一回登门,若是上来就杀了人家的狗,想也知道顾卿晚会恼恨在心的。

  可怜宋宁本来随便挥两剑就能解决了那两条气势汹汹的大狼狗的,结果闻声,只得立马将寒光闪闪的剑又送回了剑鞘,赤手空拳的对上了两条大恶狗。

  庄悦娴先前一个女人家住在这宅院,虽然买了两个婆子,两个丫鬟,还买了一个小厮一个车夫。可因家里没有男主子,怕蜚短流长,那小厮和车夫并没有住在这宅院里。

  一院子女流之辈,便又养了两条看门狗,既是守宅院当护院用的,买的自然是最大最凶的大狼狗,还经过驯化。

  此刻两条百来斤,浑身乌黑,毛发锃亮,犬齿雪白的大狼狗冲上来,凶狠的吠着,饶是宋宁的功夫不弱,也有点头皮发麻,被恶狗缠上,显然比被刺客围攻更让宋宁无所适从。

  尤其是主子还吩咐了,不要伤了狗!

  宋宁控制着力道,一脚踹飞一条扑上来的狗,又一拳头砸在另一条狗的肚皮上,不准两条狗靠近主子一步。

  然则两条狗却因受了疼,滚在地上,激起了血性,凶狠的冲宋宁叫了两声,更猛的冲了上来。

  宋宁再度出手,这次略用了些力道,一脚将黑狗踹飞了出去,不想另一只狗瞅准时机便扑到了他未曾收回的腿上,弄巷本就不大,宋宁的挪动受到局限,没能及时躲开,虽然没受伤,却听撕拉一声,裤腿被狗扯掉了一大块去。

  那狗得了逞,像个胜利的将军,丢了布块,用前爪撕扯着冲宋宁又犬吠不已。

  宋宁,“……”

  他学功夫是为了和人战斗,上战场拼杀的啊,不是和狗纠缠不休啊,好像哭,怎么办。

  那边被宋宁踢飞出去的狗撞在墙上,惨叫了几声却又爬了起来,许是觉得宋宁的战斗力不低,那狗竟将目标定准了秦御,身子一弓,冲着秦御便飞扑了过去。

  谁知还没靠近秦御,兔兔便站在翻羽的头上,吱的一声叫,抬手指了指那狗,翻羽顿时华丽丽灵巧的转了个身,马屁股一撅,便蹽起一蹄子,后蹄踢在狗背上,将狗又踹飞回了那墙上。

  翻羽大抵觉得挺有趣,嘶律律的叫了一声,四蹄欢脱的跳着,冲秦御摇着马头,鬃毛微扬,兔兔指着那惨叫着滚在角边儿的狗,咧着嘴,插着腰,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叫声。

  那边撕了宋宁裤腿的大黑狗,正觉得意,就亲眼见证了自己的同伴的悲惨命运。它好像有些胆怯了,往后退了一小步。

  兔兔顿时觉得士气大涨,指着那狗,神情凶狠,又是一声叫。

  “吱——”

  翻羽闻声,迈着蹄子便往那狗的近前跑,那条黑狗大概是被这一对组合给吓住了,前爪离了扯掉的裤腿步,不停往后缩。

  秦御,“……”

  宋宁,“……”

  院子中,庄悦娴也没指望两条狗真将秦御怎么着,不过是一个态度罢了,此刻连番听到狗的惨叫声,还略带惊惶的哼叫声,庄悦娴便又提声道:“大黑子,小黑子!回来!”

  两条狗只觉这声音简直宛若天籁,顿时便夹着尾巴,争先恐后的又冲了回去。

  兔兔见大获全胜,站在翻羽头上直拍手,复又奖赏的一屁股蹲下,拍了拍翻羽的大马头。

  秦御上前一步,提声道:“顾夫人,本王……”

  他话刚出口,就听里头突然响起两声尖叫。

  “来人啊!有人私闯民宅了!”

  说话间,顾府的府门在秦御的面前砰的一声便关上了!

  里头丫鬟和婆子的叫声还在继续,秦御瞧着紧闭的府门,头愈发疼了起来,正在想跳墙而入的可能,就听另一个跟来的侍卫马跃快步奔了进来,道:“二爷,不好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巷尾和巷头来了好几个御史,这会子听到了动静,都带着人往这边赶呢。”

  秦御,“!”

  ------题外话------

  谢谢寿司晴送了1颗钻石、蜡笔小丸子S送了1颗钻石、朗朗文晴送了9朵鲜花、余豆豆y送了1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每天都有钻石鲜花,心情真是美丽呀,扑倒,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67 大嫂曰:放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