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意难平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御说礼亲王妃要来,顾卿晚其实还挺意外的,从来纳妾对高门大户来说,其实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都是遣了下头的管事登门便算给足了颜面了。

  主母亲自出面,那还真没怎么听说过。礼亲王妃派陈嬷嬷这个心腹过来,已经算是重视此事了,如今要亲自过来,这个态度摆的是足足的有诚意。

  秦御跳墙走了,顾卿晚想着他那些话,却是完全没了睡意。顾卿晚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是得了分裂症,最挂心的事儿两件事,一件是找到回家的路,早日回到爸妈的身边,另一件便是顾弦禛这个大哥,早日找到他,一家团圆。

  从前第一个挂念很强烈,如今顾卿晚竟然也分不清哪个更重要了。她揉了揉脑袋,不管怎么样,秦御有了顾弦禛的消息,为她还是为庄悦娴,她都想知道。

  更何况,如今酒楼也算有了眉目,那块地她丈量了一下午,差不多也有了眉目,左右逃不过,进府便进府吧,礼亲王府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得闯过去。

  顾卿晚想着,便起了床,穿戴好就到上房寻庄悦娴说话。她难得起的如此早,庄悦娴倒有点诧异,道:“听刘妈妈说,你昨夜房里的灯二更天才熄灭,怎么这会子便起来了?不累吗?自己家里,怎么也不多睡会呢?嫂子还会笑话你不成。”

  顾卿晚屏退了屋里的金桔,在庄悦娴的身边坐下,靠在了庄悦娴肩头,道:“我也想好好睡啊,奈何有人夜夜来扰人清梦,我实在是睡不安稳。”

  庄悦娴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便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时发白,一时又气的涨红,拉起顾卿晚来,道:“那个……那个天杀的混账夜夜都过来?!”

  顾卿晚饶是告诉庄悦娴这些时,已经做下了跟秦御回府的决定,可这会子瞧着眼中既痛且怒,有愧疚有心疼的庄悦娴,顾卿晚却禁不住也跟着心酸难受,她回握着庄悦娴的手,道:“大嫂,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庄悦娴的眼泪顿时便滚落了下来,将顾卿晚紧紧抱进怀里,压抑的哭声断断续续,道:“这个混账!这个挨千刀的!堂堂郡王如此欺辱逼迫女流之辈!你那个大哥也是混账,既然逃出来了,为什么还不来寻我们!让我们姑嫂女流妇孺被人这样肆意欺负!”

  庄悦娴是真恨不能拿把刀劈了秦御,顾卿晚如今回到了家,和秦御无名无分的,他但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便不该这样夜夜过来。他这样,是将顾卿晚看成了什么?!

  顾卿晚本是想让庄悦娴知道,秦御不会放手,她躲避也是没用。却不想倒引得庄悦娴如此伤心绝望,绝望之下,竟连顾弦禛都怨上骂上了。

  顾卿晚知道,庄悦娴都是太心疼她,才会这样。心里暖暖的,靠在庄悦娴的肩头,道:“大嫂别这样,早知道我就不告诉大嫂这个了。”

  被顾卿晚拍扶着安抚,庄悦娴才忙收起了几近崩溃的情绪。

  她擦拭干净眼泪,心里知道,如今她是顾卿晚的唯一的依靠,就算她只是一个没用的妇道人家,也得撑起精神来,不能让顾卿晚承受如此之多,还得反过来安慰她这个大嫂。

  舒了一口气,庄悦娴道:“咱们不说这些,你饿了吧?大嫂亲自给你做早膳去。”

  她言罢,站起身来,冲顾卿晚笑了笑,这才迈步去了。顾卿晚知道她是出去平复心情了,瞧着庄悦娴匆匆的脚步,禁不住叹了一声。

  一早,礼亲王妃还真来了,不仅来了,还是大张旗鼓,摆开亲王妃的仪仗,浩浩荡荡的抬着纳妾礼来的。

  庄悦娴听闻刘妈妈的禀报,怔了半响才道:“你说什么?谁来了?”

  刘妈妈也有些心神恍惚,她从前说是在大户人家里干过活,可那户人家也不过是有几个铺子的商户,莫说是亲王妃了,便是六七品的小官,她都是没见过的。

  本来以为跟了个只有两个女主子的破落户,谁知道怎么一大早的倒迎来了个亲王妃,那浩浩荡荡的王妃仪仗,简直要将她的魂都吓飞,到现在腿还是软的。

  刘妈妈又舔舐下了干涩的嘴唇,这才战战兢兢的道:“礼……礼亲王妃,说是车辇进不了巷……巷子,这会子已经到了巷子口,马上……马上过来了。”

  庄悦娴闻言面色复杂,不管怎样,人家亲王妃来了,做为庶民,怎么也不能不远迎高接。

  庄悦娴带着顾宅的人,唤上了顾卿晚,迎到了门前。

  出了宅门,果然见礼亲王妃已在簇拥下走了过来,瞧见庄悦娴便含笑点头,道:“顾大奶奶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庄悦娴欲带着人行大礼,礼亲王妃快行两步一手拉住庄悦娴,一手托起了顾卿晚,道:“不必如此客气,今日本王妃来是叙旧的,且随意一些便好。”

  庄悦娴见礼亲王妃如此,瞧了顾卿晚一眼,方才不动声色的道:“王妃请里面宽坐。”

  进了花厅,按尊卑落了座,丫鬟上了茶。礼亲王妃却将顾卿晚拉到了近前,冲庄悦娴道:“本王妃和卿晚这丫头甚是投缘,这孩子聪慧又灵性,本王妃那些花花草草的,到了她的手中长的立马就一样了,那茶经了她的手,却也是清香扑鼻,本王妃没有女儿缘,瞧着卿晚倒是极为欢喜。”

  她说着嗔怪的瞪了顾卿晚一眼,道:“你这孩子离府时可说的是回来看上一看,还应了本王妃会早些回府呢,你瞧瞧啊,见了你大嫂便将本王妃抛到脑后了,还要本王妃亲自来抓人,实在是该罚。”

  顾卿晚面上微红,禁不住垂了头。礼亲王妃拍了拍她的手,道:“行了,知道错了,就且回房去,面壁思过,本王妃宽宏,就原谅你。”

  顾卿晚自然知道,礼亲王妃这话不过是个由头,真正是想将她支走了,好和庄悦娴说让她进王府的事儿。

  她顺从的福了福身,转身去了。

  顾卿晚前脚出去,后脚花厅中的陈嬷嬷等人便也跟着都退到了院子里。礼亲王妃这才冲庄悦娴歉意笑道:“从前王府和顾府也是有来往的,如今阿御却做出这般事儿来,委屈了卿晚,本王妃这厢先替他向顾大奶奶道个歉。”

  庄悦娴便是从前顾府还在时,身份也不能和礼亲王妃相提并论,如今礼亲王妃亲自前来,还当面致歉。

  庄悦娴即便是心中再窝火愤恨,也无法对这样的礼亲王妃失礼,她抿了抿唇,道:“王妃言重了,民妇实在当不起。”

  其实,庄悦娴也是瞧出来了,礼亲王妃虽然姿态摆的低,可礼亲王妃的意思却也很明白,方才礼亲王妃和顾卿晚说的那几句话便表达的很明了。

  礼亲王妃完全拿顾卿晚当王府的人,说什么回府,这样的话,根本就是和她那儿子一个意思,坚持要纳顾卿晚这个妾的。

  不过一个更粗鲁些,直接来硬的,一个来软的罢了。

  礼亲王妃岂能瞧不出她的勉强,又笑着道:“怎么当不起?当得起的,阿御是本王妃的儿子,没教养好他,让他在外头胡作非为,欺负了人家姑娘,那也是本王妃的错。本王妃来当面赔个李道个歉也是应该的。只是,不管怎么样,卿晚已经是阿御的人了,总不能让她再在府外这么没名没分的啊,错已经酿成,现在本王妃也是想补救的。卿晚这孩子,顾大奶奶也看到了,本王妃是很喜欢的。”

  礼亲王妃言罢,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这才又冲庄悦娴道:“本王妃是个干脆人,便直说了,若是不中听,顾大奶奶还请包容一二。卿晚如今这个身份,实在不好向宗人府报请夫人和侧妃,只能委屈她先做个妾室,不过本王妃向顾大奶奶承诺,卿晚进了王府,本王妃会看顾些她,将来位份可以慢慢的提,本王妃是真喜欢这孩子,顾大奶奶看……”

  顾家是秦英帝亲自下旨抄家的,顾老太爷和顾老爷也是皇帝亲自下旨斩首的,到如今也不过一年的功夫。

  顾家想翻案,那是根本没可能的事儿。

  要知道,顾老太爷不仅是首辅,他更是秦英帝的老师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便是皇帝,也该尊师重道。

  秦英帝抄顾家,斩顾老太爷,大大小小的罪名罗列了足有十八条啊。顾家怎么可能翻案?顾家若是翻案了,秦英帝又算什么?自打脸,留下百年骂名,让后世都抨击他是昏君,不尊师重道的畜生吗?

  顾家根本就没有翻案的可能,事实上,礼亲王府如今纳顾卿晚进府,已是顶了巨大的压力。礼亲王妃也很无奈,谁让儿子是自己生的呢,谁让儿子世上那么多的美人都没看上,偏就非得招惹一身麻烦的顾卿晚呢,如今儿子做了混账事儿,自己当母亲的,也总得为他描补。

  礼亲王妃话已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又如此坦诚,庄悦娴如何还能再阻拦下去?

  更何况,顾卿晚已经是秦御的人了,如今又是这么个形势,走也走不掉,她再拦阻着顾卿晚。秦御夜夜要翻墙,也不是办法,万一哪日让人知道了这荒唐事儿,顾卿晚还要不要活了?

  如今礼亲王妃又这样大张旗鼓的来了,她再不识相点,那就是当面打礼亲王府的脸,且不说旁的后果,单单得罪了礼亲王妃,顾卿晚将来就好过不了。

  庄悦娴心里纵有千千万万的不舍心疼,愤怒不甘,此刻也只能统统按捺了下来。

  她站起身来,突然就冲礼亲王妃跪了下来,道:“晚姐儿是我们顾家唯一的姑娘,从小娇生惯养,瞧着柔弱,其实性子极为倔强好强,民妇只求王妃说话算话,万望看顾着她一些,就算是瞧在往昔两家的情分上,王妃大恩,民妇感激不尽。”

  礼亲王妃见她如是,心里竟跟着有些发酸,仗势欺人的滋味,真是不怎么好受,她心里狠狠骂了两声臭小子,这才忙着上前扶起了庄悦娴,道:“顾大奶奶这是作何,本王妃虽然是女人,可也向来一言九鼎,顾大奶奶放心吧,本王妃必定好好照看卿晚。”

  庄悦娴站起身来,礼亲王妃这才挥了挥手,陈嬷嬷快步出去,没片刻便令人将纳妾礼抬进了院子,瞧着那些鼓囊囊的红木箱子,纵然礼亲王府足够看重,庄悦娴也禁不住心口发涩。

  她盯着光秃秃的箱子抬杆想着,聘礼的话箱子上是要系红绸的啊,纳妾却是半点红都见不得。好容易千娇玉贵养大的姑娘,就这样被抢走了啊……许是在世人眼中,她们还是占了大便宜,太好命了。

  可怎知,礼亲王府这场富贵,她们顾家是真无意攀附。如今这般,怎能不意难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73 意难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