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古代头条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礼亲王妃亲自前往桐花巷一家小户,竟然是为了给燕广王纳妾的事儿,像一阵风,不出半天就席卷了整个京城。

  顿时,满京城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儿。只因这事儿太稀罕了啊,堂堂的亲王妃,跑到一户庶民的家中,竟然是为了亲自过去给嫡出的郡王儿子纳妾!

  这户人家得多大的脸面啊,礼亲王府怎么就能做出这样不合乎规矩让人非议的事情呢。

  自从在茶楼偷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周牛两位大人便一直派人蹲守在桐花巷,准备抓那个宠妾灭妻的所谓大官。

  周牛两位大人这一番动静,很快便惊动了其他的御史们,大家都不甘落后,故此这两日还真有不少御史台的大人们,没事儿就往桐花巷里溜达。

  本来蹲了这几日,一点动静都没有,什么都没查到,周牛两位大人已是起了疑惑之心,谁知道今日竟然有这样的意外所得。

  好家伙,礼亲王妃这样给妾室抬脸面,这太不合规矩,这也是宠妾灭妻啊。更何况,他们这一打听,礼亲王府大张旗鼓要纳的这个妾,竟然还是个身世不清白的!

  这些御史们,第一时间见证了礼亲王妃的不妥举动,当即互相对视着,决定了联名上书!

  顿时他们便挽着袖子,兴冲冲的相携回御史台写弹劾折子了。

  刘府中,刘惠佳已经有两日没出闺房,也没打开闺房门了。她浑身无力的躺在床榻上,一双眼睛红肿不堪,苍白的脸颊上还带着极明显的巴掌印。

  两天前,锦乡伯世子爷突然让人给她传消息,让她在子夜时分偷偷出府相见。锦乡伯世子李泽是她未来的夫君,前些天又闹出了她的不好流言来。

  虽然现在婚期已经定了,可刘惠佳思来想去,却怕李泽会不相信她的清白,她想要当面向李泽解释一下。另一方面,她也怕自己不去相见,李泽会更加生气。

  于是,当夜刘惠佳瞒着丫鬟,偷偷跑了出去。

  不想迎接她的却是一场噩梦,她的解释,李泽根本就不听,他竟然……他竟然将她压在树干上强要了她!

  她的第一次,她简直不敢相信,就那么没了。更可怕的是,她明明是第一次,可李泽摸了把却没发现血迹,她没有落红!

  她竟然没有落红!

  当场,她便被李泽狠狠扇了好几个耳光,丢弃在地,李泽扬长而去。

  她后来收拾好自己,浑浑噩噩的偷着回来。当夜她出去,就只有值夜的丫鬟知道,丫鬟放她出去,却扮成她的样子缩在被子里。故此,她被李泽强了的事儿没人知道,刘惠佳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可她忘不掉当夜李泽厌憎愤恨的表情,怎么办,李泽会不会不要她?会不会不肯再娶她?他若是不肯娶,她的婚事再出变故,她可怎么活啊!

  为什么,她明明是第一次,为什么没有落红!?

  刘惠佳怎么都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她不知道女人的落红根据体质,膜的薄厚,血量有多有少,她本就没几滴,还是在草丛树干这种地方,李泽没摸到血迹也是她倒霉。

  刘惠佳正双眼无神的瞪着帐顶发呆,就听外头传来几个小丫鬟的嘀咕声,她隐约听到了什么礼亲王府,纳妾这样的字眼,想到顾卿晚就在礼亲王府,双眼略动了动,下床靠到了门边。

  小丫鬟们的议论声清晰了起来。

  “真的呀?怎么可能,便真是给燕广王纳妾,哪里用得着礼亲王妃亲自去!这事儿听着就是骗人的!”

  “是真的!满城都传遍了!”

  “确实是真的,听说要纳的就是前首辅顾家的大小姐。”

  “啧啧,到底是从前首辅家的姑娘,就算如今沦落成了庶民,竟也能让礼亲王府给这样的颜面。”

  “燕广王啊!那可是给燕广王殿下做妾,莫说是做妾,就是让我做牛做马,我也是愿意的!”

  “说的是呢,先帝都说燕广王殿下是咱们大秦的祥润,燕广王殿下生的那么俊美无双,顾家的姑娘怎么那么好命!”

  “是啊,前些时日燕广王殿下凯旋回京,就远远瞧了那么一眼,真真是天神一样的人物。听说燕广王殿下如今后院空虚,还不曾有人,这顾姑娘进了王府,必要得独宠呢!”

  ……

  小丫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到了激动处,声音竟是越来越大,不难听出她们口气中的艳羡和妒忌。

  刘惠佳觉得自己一定是太久没有吃东西,出现了幻听。

  前几日她让人散播流言,说是顾卿晚不明不白的跟在秦御身边,让所有人都嗤笑唾弃顾卿晚。她时刻留意着礼亲王府的动静,知道皇上转天就送了十个美人给燕广王。

  难道燕广王如今不该正抱着那些美人们胡天胡地,顾卿晚不应该缩在不知什么的角落里痛哭吗?!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顾卿晚已经沦落到如此境地了,还能让燕广王如此看重的纳她,为什么礼亲王妃也愿意给顾卿晚这样的脸面!礼亲王府疯了吗?!

  再想想自己,定了亲差点被退,好容易保全了亲事,李泽却如此对待她,刘惠佳更是嫉恨的双眼发红,她抬手摸了摸脸,只觉脸上的掌印依旧火辣辣的!

  她豁然打开了房门,怒吼道:“什么独宠?不过就是个妾,独宠也配?!”

  她声音尖利,披头散发,脸色难看,神情狰狞,使得几个在院子中闲聊的小丫鬟吓的噤若寒蝉,跪了一地,连声喊着饶命。

  刘惠佳却啪地一声又甩上了房门,很快,屋子里便传出了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镇国公府,镇国公夫人也已经听说了礼亲王府大张旗鼓纳妾的事儿,镇国公夫人气的脸色发白,挥手便打碎了一个粉彩双福的茶盏。

  想到顾卿晚曾经和娄闽宁定过亲,差点就成为她的儿媳妇,如今却做了礼亲王府的妾室,镇国公夫人便觉脸上火辣辣的。

  她捏紧了拳头,关节泛白,脸上闪过懊恼之色。当初不该听信下人的话,害怕除掉顾卿晚,娄闽宁回来后查到真相会伤母子感情。当初她就该果断的除去这个祸害!

  如今却是悔之晚矣!不是清高吗,如今怎却委身做妾了,这个贱人怎就不一头撞死!

  徐国公府,徐国公老夫人的福寿院。

  徐国公夫人亲自端着一个如意纹描金碗,用汤匙搅动着里头浓黑的药汁,舀了一勺药,亲自尝了尝温度,这才示意丫鬟将躺在床上的徐国公太夫人扶了起来。

  太夫人靠在丫鬟的身上,人极是消瘦,双目呆滞无神,使得她年迈的面容愈发显得苍老。

  徐国公夫人叹了一声,柔声道:“母亲,该吃药了,媳妇喂您。”

  她说着舀了一勺汤药送到了太夫人的嘴边,仔细的喂了进去,又用帕子擦拭了唇角流出的汤药,这才又喂第二勺。

  太夫人神智明显不清醒,生活也不能自理,动作迟缓。徐国公夫人倒也耐心,一点点喂着药,待汤药喂完,她又给太夫人擦拭了唇角,往太夫人口中塞了颗剥了核的蜜饯,这才帮忙太夫人躺下。

  “人说久病床上无孝子,夫人对太夫人这份心,当真是……”旁边伺候着的金嬷嬷开口道。

  徐国公夫人笑了笑,道:“母亲平日里待我像亲女儿一样,我伺候母亲还不是应该的。嬷嬷可别这么说,我听说这两日母亲夜里总犯咳嗽,都是金嬷嬷打地铺亲自伺候着?嬷嬷年岁也大了,可不能这样,今夜还是我留下来伺候着吧。”

  金嬷嬷闻言忙道:“太夫人这病又不是一日两日的,那么多的丫鬟婆子,哪里需让夫人睡在脚踏上伺候太夫人呢,还是……”

  徐国公夫人抬了抬手,压下金嬷嬷的话,道:“嬷嬷这话说的,嬷嬷是国公爷的乳娘,年岁这么大了都能为太夫人睡脚踏,还不是担心丫鬟们年轻毛手毛脚的伺候不精心吗?我是母亲的儿媳妇,难道我就不担心?还是嬷嬷觉得我的孝心就比不上嬷嬷的忠心?”

  她这么说,金嬷嬷顿时无言以对,只笑着道:“都听夫人的!太夫人真是修了福,修到夫人这样孝贤的儿媳妇。”

  徐国公夫人含笑道:“夜里我过来,这会子便先回去了。”

  金嬷嬷送了徐国公夫人出去,瞧着徐国公夫人走远,这才折返。

  徐国公夫人出了福寿院,就有一个穿紫色半臂的妈妈快步而来,到了近前行礼后,跟在国公夫人身边,低声道:“夫人,府外传的消息,说是礼亲王妃今日亲自到桐花巷顾宅下纳妾礼了。”

  徐国公夫人闻言一怔,道:“礼亲王要纳妾?怎么还需王妃亲自去?这话是怎么说的?”

  那嬷嬷似有些焦急,忙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是为燕广王殿下纳妾。纳的,可是表姑娘啊!”

  徐国公夫人脚步顿住,道:“谁?”

  曲嬷嬷抿了抿唇,道:“表姑娘顾卿晚。”

  徐国公夫人愣了半响,方才拧眉道:“不是说表姑娘随着顾二公子离京往洛京城投奔旁家了吗?怎么会回到了京城,在桐花巷安家了?”

  曲嬷嬷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表姑娘是何时回到京城的,不过消息奴婢确实了,应该是真的。”

  徐国公夫人不觉垂眸半响,方才道:“国公爷可曾回府了?这事儿得让国公爷知道。”

  曲嬷嬷言道:“国公爷已经回府了,在内书房呢。”

  徐国公夫人进书房时,徐国公正站在书架前,用鹿皮软布擦拭一把宝剑,见国公夫人萧氏进来,他将宝剑放置在了紫檀木宝剑托上,这才回身道:“夫人可是从母亲的福寿院来?母亲今日可好些?”

  徐国公夫人叹了一声,道:“母亲还是老模样,这些天许是天气转凉,夜里总咳嗽,睡的便也不踏实,瞧着又虚弱了不少。从前母亲每日都要打两套拳的,身子比妾身都要硬朗,没想到如今……当真是病来如山倒。”

  徐国公闻言也跟着叹了一声,道:“明日爷再请冯太医来看看,这些时日辛苦夫人了。”

  他说着上前拉住萧氏的手,感谢的拍抚了两下,又带着萧氏在太师椅上坐下,这才跟着在一边落座。

  萧氏摇头一笑,道:“老爷这说的是什么话,孝敬母亲,这不都是应该的嘛,老爷还要练兵,朝廷上一堆的事儿,妾身整日闲着自然要多多的陪伴母亲。老爷,其实妾室来是有件事……有件事要和老爷说下。”

  徐国公用眼神示意萧氏说,萧氏面上闪过些迟疑,这才道:“是晚姐儿的事儿……晚姐儿好像是回到京城了,如今住在桐花巷,外头都在传,说是礼亲王妃今日亲自上桐花巷顾宅下的纳妾礼,要纳晚姐儿给燕广王做妾。”

  徐国公闻言一愣,半响都没回过神来。他倒想起了那夜宫宴在宫门口碰上秦御身边那个叫青碗的小厮来,当时就觉得那小厮有些熟悉,名字也怪,如今听了萧氏的话,徐国公竟觉得那个青碗好似就是他的外甥女顾卿晚。

  不过这怎么可能!他甩了甩头,觉得自己这样想,实在是好笑。那日那个小厮,在朝殿上侃侃而谈,皇帝还赏赐了他一个媳妇,听闻当日礼亲王府便让那小厮迎娶了媳妇,怎么会是顾卿晚呢。

  他面色变换着,萧氏不觉道:“夫君,晚姐儿总归是您唯一的外甥女,如今她这也算是出阁,要不,就让妾身带着冰姐儿和雪姐儿去看看她,给这孩子添点妆?”

  徐国公闻言面上闪过些复杂之色,有疼痛有愤怒有怜惜也有无奈和决绝,最后他到底一拍桌子,道:“都说了,以后那个孽障不再是我徐国公府的什么表姑娘,她害的母亲如今还躺在床上还不够吗?!不准再提她,她都自感堕落去给人当妾了,你还要带着冰姐儿和雪姐儿去给她添妆,就不怕连累咱们府上两个姑娘被人嗤笑,嫁不出去吗?!行了,此事休要再提,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徐国公言罢,豁然站起身来,大步便离开了书房。

  顾卿晚并不知道,因礼亲王妃的到来,不过几个时辰便闹的几个府邸都不得安宁,她送走礼亲王妃后,便一直在厢房中画酒楼的草图。

  庄悦娴本来还担心顾卿晚难受,偷偷来看了顾卿晚好几次,后来见顾卿晚神情如常,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觉摇头一笑,放下心来。

  其实顾卿晚还真没什么感觉,除了看庄悦娴那么难受心疼,她跟着也不大好受外,她自己对进府已没多少触动。

  只因更难受的时候,已经在没回京被秦御逼迫的就范时尝过了。

  而如今,庄悦娴是古代女人,认定的是从一而终,庄悦娴看来,顾卿晚这辈子也只能跟了秦御,做王府的一个妾室了,她觉得顾卿晚的一生就这样毁了,难过伤心是必然的。

  可在顾卿晚,她根本就没跟着秦御从一而终的念头,她是早晚要跑的,如今不过是没有力量,秦御盯的紧,没法子罢了。

  左右知道自己将来不可能就这么做个妾,左右将来她是要离开的,礼亲王府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个暂居地罢了。很清楚这些的顾卿晚,倒比庄悦娴要来的轻松随意些。

  再说了,人是不能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如今形势如此,时不待我,不学着开解自己,一味的自怨自艾,伤心难过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尽快的适应环境,蓄积力量,只有这样在机会来时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

  是日夜,顾卿晚便进了礼亲王府,她有了自己的院落,雪景院。

  雪景院位在礼亲王府的内宅,离礼亲王妃这的秋爽院其实并不远。

  秦逸和秦御都到了娶妻的年纪,虽然因两人迟迟不肯娶妻,又出征数年,亲事都还没有眉目,但是内宅中,给两人女眷所住的院子却早就收拾好了。

  未来礼亲王世子妃的院落名唤枫景苑,位置在紧邻秋爽院的东侧,而给燕广王妃的院子便是丽景院,也在秋爽院的东侧靠北些。

  顾卿晚所住的雪景院,其实就是丽景苑的跨院,因秦逸和秦逸都没正经的女眷,故此雪景院的四周,竟都是空着的,比起在凌寒院时,这里倒是清净的很。

  顾卿晚穿着一身碧色绣四合如意纹的长褙子端坐在拔步床上,听文晴将雪景院的位置和情况说了一遍,如画的眉目舒展开,觉得甚是满意,道:“原来如此,多谢你了文晴,我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事儿,你还是早些回凌寒院去吧。”

  文晴闻言将手中的茶盏捧给顾卿晚,笑着道:“二爷请示了王妃,将奴婢提了一等丫鬟,又指派给了姑娘,往后奴婢就是姑娘的大丫鬟了呢。姑娘可不能赶奴婢走,凌寒院那边啊,王妃已经补上了缺儿,可没奴婢呆的地方了!姑娘……不对,姨娘若是撵了奴婢,奴婢可就没地儿去了!”

  顾卿晚自进了雪景院,文晴便伺候在屋里,顾卿晚原还以为她是念着先前的情分,过来帮忙的,倒不想文晴竟被调到了她的身边,成了她的丫鬟。

  她怔了半响才道:“你还是叫我姑娘吧,我听着也习惯了。”

  言罢,顾卿晚拧了拧眉,又道:“你放心,一会子二爷回来,我和二爷说,让他再带你回凌寒院去……”

  她话没说完,文晴却面色大变,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姑娘这是嫌弃奴婢,不肯要奴婢吗?还是奴婢做错了什么事儿……”

  顾卿晚见她面色都白了,顿时也是一惊,忙将茶盏放在了旁边,跳起来去扶文晴,道:“凌寒院是二爷的外院,做二爷的一等大丫鬟,何其风光,我只是个妾室,我是怕你跟着我受委屈。”

  她和秦御,是个丫鬟,不傻也该知道跟着谁好啊。

  文晴好不容易熬到了一等,这时候却偏被调到了她这里来,若是心有不甘和怨怼,倒不如将文晴送回去,换些小丫鬟过来更合适些。

  文晴听顾卿晚并非不喜欢她,这才要送她走,她松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又跪在了地上,神情坚定,道:“奴婢就愿意留在这里伺候姑娘,二爷那里纵再风光,奴婢也觉没姑娘这里好。姑娘且听奴婢说,一来,二爷脾气没姑娘好,奴婢其实挺害怕二爷的,更愿意伺候姑娘,再来,奴婢也不瞒着姑娘,凌寒院里是非太多了,姑娘大抵不知道,就姑娘离府这没两日,凌寒院里已经又发落了一波丫鬟,奴婢这次能躲过,下次可就未必不会被陷害进去了。比起凌寒院,奴婢倒觉得这里好。三来,姑娘是个宽和有能耐的,奴婢相信自己的眼光。”

  顾卿晚倒不想文晴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略怔了怔,上前扶起了文晴,握着她的手道:“好,今日你雪中送炭选了我,来日我必报之以琼琚。”

  ------题外话------

  这本我就是想写个在古代夹缝中求生存的女主故事,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总有无可奈何时,讲一个现代娇娇女在被逼无奈,强权压迫下踏过满地荆棘活出自己的故事。简介里已经能看出这是个强取豪夺的故事,我也没有偏离简介,要是女主现在处处如意了,她也不可能带球跑啊?女主这种处境,不可能一两日积累起力量来,除非作者使劲开金手指,可我并不想那么写。现在故事还没进展到一半,男主现在有多作,以后就有多倒霉,大家急个啥。

  谢谢钻送1钻、寿司晴婧9花、念涵2011送送送送9花,扑倒可爱的泥萌,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74 古代头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