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百炼钢已成绕指柔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秦御回到内院,却见雪景院的大门已经落了匙,远远望去,院子里静谧无声,只有两盏红灯笼散发出一点微光,显然整个院子以及里面的人,都已经陷入了安眠中。

  若真是宋宁说的那样子,顾卿晚又怎么会连个门都不给他留?

  秦御脸色发黑,心里发凉,站在雪景院的门前,想要转身就走,却又像被施了定身咒,怎么都挪不动脚步。

  几日了,他好容易鼓足了勇气率先迈出了这一步,走到了这里来,离她那么近。秦御发现虽然心寒难受,又自觉丢面子,可那些却抵不住跨过这一道门,就能见到魂牵梦绕的那人的渴望。

  就像宋宁说的,床头打架床尾和,拧着躲着大抵真不是办法,这几日来,他已经受够了翰墨院的冷寂和清寒。

  也许,顾卿晚这几日也并不好过,也许她这会子也不曾安睡,还在辗转反侧,甚至偷偷的哭呢。

  他就不信,他几日不回来,她能半点感觉都没有。

  秦御这样想着,上前便叩响了院门,守门的婆子被惊动,披着衣裳迷迷糊糊的出来,隔着门不满的问了一句,“谁啊,大半夜的叫魂啊!”

  “开门!”

  秦御低沉的声音响起,婆子吓的瞬间清醒,忙忙摸了钥匙开了门,院门打开,秦御便大步越过要请安的婆子往里去了,身影像一阵风。

  婆子瞧着秦御的背影,嘀咕倒微微出了一口气。这些天,秦御突然就不进内宅了,院子里难免就有些风言风语,大家都在嘀咕,是不是顾姨娘刚进府就失宠了。

  她们被分来跟着顾姨娘,主子得宠她们才好混,本还提着心,琢磨着要是顾姨娘不好了,该怎么谋求出路,如今瞧着二爷那急切的模样,倒是能放心了。

  婆子打了个呵欠,锁上门,拖着步子又回去睡了。

  今夜文晴守夜,听到动静忙爬起来穿了件外裳便打开了门,见秦御一身清寒站在廊下,愕了一下,忙道:“二爷?奴婢去唤……”

  她话没说完,秦御便抬手阻了她,道:“退下。”

  秦御的神情不大好,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压迫力,文晴不敢多言半句,手心渗出了汗。

  之前,秦御日日都早早回府,只要回来,便和顾卿晚呆在一起,哪怕是处理政务,也习惯让顾卿晚呆在旁边。这些天,二爷突然就不回内院了,连着五日都没见人影,便文晴也早瞧出了不对劲来。

  不过文晴问了问,当日二爷离开雪景院时,丫鬟们也没听到什么争执声,反倒还要了水送了避子汤的。

  文晴便有些猜不出究竟来,有心想问问宋宁吧,可她实在是害怕那人,又怕引起误会,让秦御觉得顾卿晚有意打听外头的事儿,不安于室。

  本来没什么事儿,再让她闹出事儿来。文晴便隐晦的提醒了顾卿晚两回,问顾卿晚要不要将新做的糕点拿去外院看看秦御之类的,但每次顾卿晚都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样,轻描淡写的便岔开了话题。

  这会子秦御自己回来了,这是好事儿。

  但是文晴觉得,要是让秦御看到顾卿晚裹着被子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说不定好事儿便会变成坏事儿了!

  她有些忐忑的本能追在秦御身后走了几步,前头的秦御却顿住了脚步,扭头目光淡淡扫了文晴一眼。

  文晴顿时也不敢跟了,福了福身,捏着一手心汗,老实退下。

  秦御进了内室,就觉一股淡淡的幽幽的熟悉的暖荷香萦绕在鼻端,他站定在门前,心神竟有片刻的恍惚,焦躁的心也像是被这气味安抚了一些。

  天气冷了,已经换上了厚些的床帐,垂落下来,遮挡了拔步床里的人。秦御兀自站了片刻,这才迈步走过去,掀开了帐幔。

  屋子里没掌灯,帐幔掀开,秦御略适应了下光线便看清了卧在锦被之间的女人。

  她没有辗转反侧,相反,睡的很安宁。

  外头寒风四起,这暖帐之间却暖香融融,女人神情恬静安然的卧在枕上,黑发散了一床,睡姿比他在时好似要随意不少。她甚至没穿亵衣,两条纤细优美,宛若羊脂玉雕琢的雪臂探出柔软的锦被,右手臂睡意的搭在颈边,左手臂就那么伸展着。

  锦被下隐约的起伏弧度能看出,她两条美腿一条蜷缩,一条肆意叉开横在床上,姿态实在算不上优美,可却怎么瞧怎么舒坦随性,娇小的人躺在床榻中间,倒占了整张床。

  暖帐高枕,睡意酣然!

  什么黯然伤神,什么辗转反侧,果然都是他想出来的,她根本就是冷心冷情,没心没肺!

  秦御气的肺都要炸了,俊美的脸上浮现一团黑沉之气,映着那过分妖冶的眉目,俨然来自地狱,淌着血腥的魔君。

  他恨不能扑上去捏死这女人,他心里有一个疯狂的念头,是不是将这女人掐死了,他就再不会被如此影响,心情忽高忽低的备受折磨了。

  他在床上坐下,缓缓的俯身凑近,探手触上了顾卿晚的脖颈。

  她没穿亵衣,锦被本来盖的就有些低,露出肩颈来,这很方便就让秦御触到了顾卿晚的要害。然而手指碰触上她温润的肌肤,秦御却发现,他好像丧失了那种能力。

  他从八岁杀第一个人起,杀人便像是日常生活,像是捏死一只蚂蚁,虽然不至于麻木不仁,却也融入骨髓,稀松平常。

  然而秦御发现,他心里再恼恨,手指触碰上这女人,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他使不上一点力气,他甚至在想,她的肌肤有点凉,是不是没盖好着了凉气。

  在脑子意识到不对以前,他已经探手捏着被子提了提。

  秦御觉得自己真是犯贱,一瞬间,他的脸色又像刮过了一阵飓风难看非常。

  秦御手握成拳,就想要收回自己不听使唤的手,然后毫不留情的离开这个让他窒息的地方,再不回来了!

  秦御吹了大半夜的冷风,自己不觉得,可他的手是真凉,整个人都像是移动的冰块。他的手贴上她的肌肤,顾卿晚其实已经被冰醒了。

  即便是突然被惊醒,也不曾睁开眼眸,她也瞬间明白坐在床边的人是谁了。事实上,这是秦御的内宅,除了他,也不会是旁人。

  顾卿晚当日秦御离开时确实没察觉他的不对劲,可秦御连着几日没回来,连句话都没传过来,没两日顾卿晚便知道他不对了。

  更何况,文晴还明着暗着的劝她服软好几次,顾卿晚却并不想去找秦御回来。一来,他不回来,她巴不得呢,不用伺候这大爷,她的日子更悠然随意。再来,秦御跟发神经一样,莫名其妙就恼了,顾卿晚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自然也不会去惯秦御这臭脾气。

  她在内宅悠哉游哉的,就跟度假一样。不过顾卿晚却也知道,如今秦御回来了,要是她就让他这么走掉,未来只会酝酿出更大的风波来。

  她还没天真到以为自己这么晾着秦御能晾到让他遗忘了她的地步,顾卿晚很明白,秦御现在还不曾厌倦了她,她的冷淡只会令他更加暴躁疯狂,让两人之间变得更加纠缠失控。

  与其将来面对秦御的狂风暴雨,还是早点将人哄回来的好。

  于是,察觉到秦御想走,顾卿晚内心轻叹了一声,发出些嘤咛的细碎吟声。

  秦御收到一半的手臂不觉顿了下,他望去,果然见床上的顾卿晚像是被惊醒了,她的睫毛微微颤了两下,接着便缓缓睁开了眼眸。

  睡眼惺忪,她被浓密睫毛半遮半掩的明眸,似汪着两滩被薄雾笼罩的春湖,眼神是迷离朦胧的,却在看到他的瞬间,自然而然的抬起手来,抓住了他欲收回的那只手,红唇轻动,声音带着睡梦中的飘忽嘤咛,却道:“唔,不要走啊……”

  她拉在手上的力量,甚至谈不上拉,不过是轻轻搭在了他的手腕上,那力道比兔兔趴在手上时也大不到哪里去,可秦御发现就这样的力量,他竟然都挣脱不开,生生顿住了动作。

  顾卿晚却轻笑了下,似睡似梦的挪了下身子,靠了过来,抓着他手腕的手臂顺势一滑,抱住了他的腰肢,脸蛋蹭了下他的腰侧,似清醒了一些,又道:“殿下忙完了?怎么才回来啊。”

  她似睡意正浓,只是下意识的挪了挪抱住了他,抬身时,满头黑发映着朦胧睡颜,莫名生出股缠绵痴缠之感,似梦似醒的女人,声音百啭娇莺,软糯甜腻。动作间锦被又滑落了一些,露出锦被中遮掩的雪色樱红,宛若牛乳里落了两朵新摘的桃花苞。

  秦御呼吸一窒,身子僵硬,任由顾卿晚抱着他,娇躯靠过来,隔着锦被,贴着他的大腿。

  她抱住他,蹭了两下,便安静了下来,像是又睡着了,方才的所作所为,似真的是混混沌沌时流露的自然而然的依赖和挽留。

  秦御愣了片刻,冰冷的心间好似被注入了一道暖流,那暖流破开坚冰便越溢越多,一下子便溢满了心头,瞬间带来了花开春暖。

  秦御想着顾卿晚的那些话,心想,原来她是真的在等他回来,原来这几日她不闻不问的,是真的没意识到他在生气,她是真的像宋宁说的那样,以为他外头的事忙,没时间回来。

  也许她还想过找他,却怕耽误了他的正事。

  这样想着,他便又回忆了一下那日自己憋着闷气离开雪景院的事儿,是了,当日他们相处的其实还算愉快的,他不小心弄疼了她,她都没有怪他。

  他离开时,也不曾明确表示过不快,她当时那么疲累,兴许真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再说,这些天确实因为武举的事儿有些忙,顾卿晚认为他是因忙才没功夫回内宅也是有可能的。

  秦御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再瞧着顾卿晚揽着自己的柔顺依赖模样,他甚至觉得自己这几日的不正常很是没道理,他甚至有些弄不清楚,当日他为什么生气了。现在想来,彼时顾卿晚好似也没什么错。

  或许秦御心底也知道,这么多天不回来顾卿晚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对劲,可这个时候,他莫名不想深究这个问题了。他宁愿相信,她此刻给的依赖和挽留。

  就像那日情绪来的快,来的莫名其妙一样,今日他的情绪也去的快,去的莫名其妙。秦御抬手扯了扯被子,给顾卿晚盖好,又去拉她揽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顾卿晚似有些不安,动了动,眼皮子颤了颤,秦御轻笑一声,道:“乖,爷不走。爷身上寒,你先松开,爷暖暖身体再陪你睡,嗯?”

  顾卿晚闻声果然没再排斥他的动作,任由他将她的手臂都笼到了锦被中,喃喃道:“唔……快点哦。”

  她声音有些含糊,秦御却听清楚了,轻笑了一声,他俯身动作轻柔的给顾卿晚抚了抚散乱在眉心的一缕长发,这才道:“好。”

  他言罢,站起身来,几步到了桌前,从暖巢中拎出水壶来倒了两杯水,暖了暖身体,察觉身上已驱散了夜的寒凉,这才回到床边儿,褪下衣物掀开锦被躺了进去。

  他刚躺下,顾卿晚便滚进了怀中,秦御这才发现,这女人锦被下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她浑身光溜溜的,温暖而滑腻,还散发着一股股清幽沁人的荷香,像一尾游鱼贴了上来,镶嵌在他僵硬的身躯旁,调整了个姿势,舒服的哼了一声,没了动静。

  秦御身上还有些微凉,抱着这样暖香的娇人儿,简直浑身毛孔都舒展开,熨帖的想要叹息出声。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顶顶的傻子,明明是粗蛮的军痞子,闲着没事干做什么要学那吟风弄月,无病呻吟的文人呢,有这么的倾城美人夜里不睡,跑到外院那冷冰冰的书房吹什么冷风。

  有病,太亏了!

  他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这样想着,秦御拥住顾卿晚,异色眼眸专注的望向臂弯。顾卿晚娇艳欲滴的脸蛋就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丹唇樱红,微微张开了一道缝,甚至能瞧见一点皓齿内鲜的唇舌。

  他眸光微黯,俯下身,温热的吻毫无半点隔阂的落在她的唇上,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柔软触感,令秦御轻叹了一声,含着顾卿晚的丹唇温柔的捻转流连,吸允舔舐。

  片刻,他似是有些不满于这样的浅尝辄止,探出火热的舌想排挤开她微微搭着的上下贝齿,顾卿晚却往他怀中钻了钻,轻笑出声,道:“殿下别闹……睡呢。”

  秦御于是抬起头来,蹭了蹭顾卿晚的鼻尖,抱着她竟真的就不闹了。他觉得有些奇怪,从前便是抱着穿了衣裳的她,他的每一个毛孔都能蠢蠢欲动,脑子里瞬间浮现出多少肢体交缠的画面,不到一炷香时候,他势必得将她压在身下,扒了她的衣裳。

  可是今夜,她就那么光溜溜的缩在身边,又是旷了五日,小别胜新婚的,可他心里竟充满了安宁,生不出多少旖念,就想这样好好抱抱她,看看她。

  这种感觉,竟然不差,让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宁静美好,感觉很充实安然。

  他不明所以的摇头笑了下,将顾卿晚又往怀里抱了抱,闭上了眼眸。这几日,他就没怎么睡好过,这一闭眼,身子像是被丢进了母体中一样舒适疲懒,眨眼就沉睡了过去。

  秦御的臂弯中,顾卿晚睁开眼眸,抬头拧着眉瞧了秦御两眼,睁着眼睛望着床顶帐幔上隐约的花纹发了一会呆这才又闭上了眼。

  翌日,顾卿晚醒来时,天光微亮,可秦御竟然没去上朝,正支着手臂侧头看她。迎上她惺忪的目光,他异色眼眸似荡过了清风的湖面,划过些笑纹,道:“卿卿这几日忙什么了?很累的样子,睡的倒沉。”

  顾卿晚迷茫的看了秦御两眼,揉了揉眼,道:“殿下昨夜回来的吗?我还以为是做梦呢。”

  一句话,使得秦御眼中的笑意直接扩散到了唇边,扯了扯顾卿晚的长发,道:“没清醒就敢往爷怀里滚,身上缠,你这女人真不让人省心!”

  说着探手揽过顾卿晚,在她身上肉最多的地方拍了一下。

  顾卿晚却扬眉控诉道:“才不是!我这几日要检查酒楼图纸的数据是否有错,要看医书,还要照顾王妃的花房,服侍王妃用药,还要吩咐宋宁外头的事儿,可不比殿下清闲呢。累了,夜里睡的才沉。再说了,我的床上,除了殿下,还能有旁的男人出现吗?”

  秦御闻言便笑了起来,道:“爷倒不知道,卿卿睡觉喜欢什么都不穿的吗?先前和爷睡的时候,怎没见你如此?还是……爷这几日太忙没回来,卿卿想那事儿了,专门不穿衣裳,等着爷回来呢?”

  顾卿晚闻言脸上微红,她现代时就喜欢裸睡,不喜欢穿着睡意,觉得受束缚,裸睡的睡眠质量要更高一些。到了这里,裸睡不流行,她怕吓到人了,才没那么干。更何况,跟着秦御,这厮血气方刚,像是喂不饱一样,她哪里敢不穿衣裳,那简直就是自找罪受。

  这几日秦御没回来,前日顾卿晚心血来潮,裸睡了一夜,结果就有点上瘾了,以至于昨夜躺下了又起来脱了衣裳,心想着大抵她不去找秦御,秦御也不会回来,谁知道倒被秦御抓个正着。

  见秦御虽面带调侃,可异色眼眸里的神情却透着些认真,好像真以为她那样是等他回来做那事儿一样,顾卿晚便再皮厚都有些臊得慌,娇颜飞红,嗔道:“我才没想!”

  秦御被她水眸嗔的骨头都酥麻起来,暖玉温香在怀,总算有了正常反应,翻身压在顾卿晚身上,沙哑着声音道:“好,好,卿卿没想。爷想了,想的要命!”

  言罢,俯身再不等待,攫取身下的甜美。

  两人再度能躺在床上说话时,已然是一个时辰后了,外头天光已大亮。秦御揽着顾卿晚软绵绵的身子,觉得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床头打架床尾和,他现在已经半点想不起昨夜以前闹别扭的事儿了。

  他躺着不想动,倒是顾卿晚撑起身体来,一副准备起身下床的样子,秦御将她拽了回来,顾卿晚跌趴在秦御胸膛上,道:“殿下快放开,今日我还有事呢,昨夜我吩咐宋宁去刑部牢房查事儿来着,这会子宋宁一准回来了,我得早点听听他可听到顾家的事情了不曾……”

  秦御闻言却脸色微沉,高高挑起眉来,道:“所以,卿卿在爷的床上,却急着去见另一个男人?是这个意思吗?”

  顾卿晚,“……”

  她怎么觉得秦御的神情和口气都那么不对劲呢,她哪儿是这个意思啊!

  ------题外话------

  谢谢送了1颗钻石、文晴送了5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送了3颗钻石、送了1朵鲜花、寿司晴送了9朵鲜花、清梨子送了1朵鲜花、辣椒姐54送了9朵鲜、wytt送了9朵鲜花、送了6朵鲜花。昨天网吧发的文,电脑很不好用,没答谢礼物,现在已经查不到记录了,答谢漏的哒见谅哟,么么哒,谢谢宝贝们。明天中午尽量补上月最后的月票加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83 百炼钢已成绕指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