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把柄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刘惠佳狼吞虎咽的塞着桌上的菜肴和馒头,心里却在想着一会子该怎么应付李泽。完全胡编乱造是不成的,十句真话夹带两句假话,这样不被发觉的可能性才大一些。

  她太饿了,吃的很急,下手去抓,已经全然没有了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李泽等在旁边瞧着,只觉恶心厌恶的要死。

  他有些不耐烦,上前便将还要喝汤的刘惠佳给提了起来,随手丢在地上,道:“行了,快说。不说的话,小爷这就喂你喝药,也算没让你临死还当饿死鬼,仁至义尽了。”

  刘惠佳梗着脖子噎了两下,又咳嗽半响,这才平复下来,盯视着一脸阴冷的李泽,道:“世子爷也知道,我们家和从前的顾首辅家有亲戚关系,顾家人丁单薄,我们家便成了顾家的常客。从前是常常往顾家去的……顾家的覆灭,我们家和周家都有参与,顾家是遭受陷害的。”

  李泽闻言露出了嘲讽的笑来,道:“可当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没想到那顾明承和顾景阳多么精明的人,也有被自己人背后捅刀子的时候。”

  他冷嘲热讽的,刘惠佳却也没什么反应,冷笑道:“什么养不熟的白眼狼?顾家不过是拿着我们家赚取照顾亲族的好名声罢了,根本就不是真的将我们当亲人看待。我在顾家就像顾卿晚的丫鬟一样,永远都只能衬托她的清贵美好,顾明承口口声声将我父亲当子侄看待,可明明一句话的事儿,便能给我父亲安排进六部,却任父亲怎么讨好央求都不松口!”

  李泽见刘惠佳越来越激动,却没兴趣听她抱怨倾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爷对这些没兴趣,爷就想知道刘家拿捏的周家把柄究竟是什么!”

  刘惠佳这才舒了一口气,道:“周鼎兴当初为了拉顾家下马,自己上位,用官职引诱我父亲为他效力。让我父亲在顾明承的书房中做些手脚。我父亲是同进士出身,本想着靠上顾明承,得一官半职,但是顾明承却是个不肯徇私的。我父亲心中不甘,便和周鼎兴达成了共识,不过我父亲也不是傻子,害怕周鼎兴事后过河拆桥,故此,动手前便令周鼎兴写了一份保书,上面注明了父亲帮忙陷害顾明承,事成之后,周鼎兴便应我父亲六部侍郎之位,那份保书是周鼎兴亲自执笔,且还盖了指印。”

  她言罢李泽果然目光闪亮起来,却道:“胡说八道!周鼎兴那样的老狐狸会留下如此大的把柄让人拿捏吗?!你他娘是不是在骗爷!”

  他言罢对着刘惠佳便又是狠狠两脚,刘惠佳被踹的捂着心窝蜷缩着平息半响才抬起头,断断续续的又道:“我不敢骗……骗世子爷。周鼎兴确实不会这般不谨慎,他写那保书是因为和我父亲达成共识,我父亲得到官职的一日,便必须将保书交出来销毁,只是……咳咳,只是我父亲留了个心眼,还给周鼎兴销毁的那保书是假的。”

  李泽啧啧道:“周鼎兴就没发现?”

  刘惠佳摇头,道:“我父亲当时请了最擅长模人笔迹的人,花了好几千两银子弄的保书,周鼎兴被骗过了。”

  李泽呵然一笑,道:“如此,那份保书如今还在刘家?”

  刘惠佳却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上次父亲去周府,周鼎兴答应帮助刘家是不是已经知道保书有假,还将保书索回了,更不知道那保书如今还存在不存在,又在什么地方。”

  她这样说,李泽倒也相信,刘惠佳毕竟是个姑娘家,刘民生不可能将保书放在哪儿专门告诉她。

  李泽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刘惠佳,道:“你最好没有说谎,不然……”

  他言罢甩袖而去,房门被甩上,刘惠佳喘了一口气,重重跌在了地上。她仰躺在地上,却又看到了放在桌上的那一碗毒药汤,她面露惊恐,爬起来端了药碗将里头的汤药都泼到了墙上,这才松了药碗又跌坐在地。

  李泽出了明心院却直接去了锦乡伯的书房,他将方才刘惠佳的说辞都告诉了锦乡伯,道:“父亲看,她是在说谎吗?”

  锦乡伯沉吟了片刻才道:“应该不是假的,顾家倒的太突然,十八条罪状铁证如山,顷刻间便覆灭了,本来为父也觉得不大正常。顾家倒台了,刘家反倒起来了……除了此事,为父也实在想不到,刘民生还能捏着什么周鼎兴的把柄。”

  李泽顿时精神一震,道:“那父亲说,那张保书还会在吗?若是保书落到了咱们的手中,岂不是便拿捏住了周鼎兴?莫说是让周鼎兴兑现先前的承诺了,便是让他吃屎,他周鼎兴也得乖乖接着啊!”

  锦乡伯道:“保书应该还在,刘民生既然废了那么大力气保住了那张保书,那便是留做最后保命棋使的,他不可能为了刘惠佳便将这最后一步棋丢出来。若是为父所料不错的话,上次刘惠佳出事应该是刘民生向周鼎兴透露了保书还在的消息,并做了威胁,周鼎兴这才妥协了。事后,周鼎兴便知道,不能任由刘民生如此下去,这样他会沦落成刘民生的傀儡。故此,周鼎兴便设计了这场科考舞弊案,直接铲除了刘民生。”

  锦乡伯言罢,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又道:“怪不得到最后,刘民生已被判了刑,他都死咬着非说没有售卖过试题。呵,这个刘民生也是太贪心,周鼎兴那样的老狐狸,又怎么可能因一张保书就乖乖就范了呢。”

  摇头一笑,锦乡伯道:“刘家已经被抄,那保书即便真有,大抵也已到了周鼎兴的手中,咱们不必想了,是不可能找到的。”

  李泽顿时便面露黯然,道:“如此,这个消息岂不是没什么用?”

  锦乡伯叹了一声,揉了揉额角,道:“可惜了,晚了一步。”他又想了想,才抬眸看向李泽,道,“顾家那个女儿,为父听说是进了礼亲王府,且极为得燕广王的宠爱?”

  李泽虽还没想明白父亲怎么突然提到了此事,但他对这种风花雪月的事儿却一向上心,当即便像被问到了专业领域一样,回道:“何止是宠爱,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的溺宠。礼亲王妃亲自去顾家的事儿,儿子便不用说了。燕广王后院就这么一个女人,没事儿就回府去守着,竟然还将礼亲王在王府的避暑小院都给拆掉了,就因为那女人画了张殿宇图,就要重建浮云堂。儿子听说,那浮云堂可是礼亲王特别喜欢的,还是海大师的杰作,就那么推了重建,这不是儿戏吗?这简直就是宠妾宠的都不要孝道了啊。儿子就算再混账,也不会像燕广王那样啊,真是被狐狸精缠身了。”

  锦乡伯闻言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有人家燕广王的手腕和本事,老子宁肯你被狐狸精缠身也不管你!”

  李泽,“……”

  锦乡伯倒没怀疑李泽话里的真实性,这个儿子什么德行,他当老子的清楚的很,这种香艳事儿,李泽一惯上心,勋贵圈儿里总是有各种流言的,礼亲王府虽然和锦乡伯府隔着好几个台阶,平日交往的不是一个勋贵圈儿,但所谓无风不起浪。

  秦御疼宠那顾家姑娘却是妥妥的,锦乡伯便道:“既然周鼎兴不准备兑现承诺,那便只能换条路走了。”

  故此,是日夜秦御便接到了锦乡伯预前来拜访的贴子,文晴执着帖子道:“宋侍卫说,锦乡伯来了,正在前院花厅中奉茶,说是有关顾家的事儿想和二爷说,不知道二爷可要见他。”

  文晴禀报时,秦御正靠在大迎枕上,神情慵懒的捏着一枚白玉棋子往旁边炕桌上的棋盘上摆,顾卿晚盘腿坐在炕桌另一边,正拧眉思索着。兔兔躺在放白棋子的玉盒中,用两条小短腿蹬着,将白棋子使劲的往黑棋盒子里抛着玩儿。

  屋中的气氛轻松而温馨,闻言,顾卿晚看向秦御,抬手便将桌上的棋局搅乱了,道:“殿下去见锦乡伯吧,等我研究几本棋谱再和殿下大战三百回合,棋逢对手才有趣,现在这样被殿下完虐的感觉太憋屈了,我不下了。”

  秦御却笑了笑,丢着手中的棋子,道:“可爷这会子不想动,就想呆在卿卿这里。要不,卿卿陪爷一起过去?他说是关于顾家的事儿,卿卿就不想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顾卿晚便果决的跳下了软榻,文晴忙寻了件青莲色素面绣白色玉兰花,镶一圈白狐腋毛的斗篷给顾卿晚披上。

  顾卿晚瞧了眼秦御,见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一件长袍,便吩咐文晴给秦御也拿了件斗篷,亲自过去给他披在肩头,又系了带子。

  傍晚时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秋雨,外头冷的紧,两人携手出了屋,丫鬟已放好了木屐。顾卿晚扶着文晴要往里套,秦御却道:“大理石板淋了雨水,湿滑的紧,还是爷抱你过去吧。”

  他说着脚下已蹬上了木屐,略一侧身,弯腰便将顾卿晚抱了起来,身上的大斗篷一扬,将她严严实实裹进了怀里。

  顾卿晚踢腾了下双腿,秦御隔着衣裳拧了她腿弯一下,道:“下着雨,都躲雨呢,不会有人看见的,老实点。”

  笑话,文晴也熬了一段时日的暖宫汤药了,也不知道顾卿晚如今身子是不是已经适合坐胎了,他怎么可能让她在这关键时候沾染一星半点的凉寒?

  说话间秦御已经抱着她大步走出了老远,顾卿晚从斗篷中钻出脑袋来,见门口已经遥远,只能放弃了挣扎。

  虽然让秦御抱着招摇过市的往前院去,会让她头皮发麻,可地上确实已经有积水了,绣花鞋一脚上去马上就湿,她也不会自找罪受。

  秦御体力好,武功高,便是平日里练枪,挥的精钢枪都比顾卿晚要重的多,抱着她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一路到了凌寒院心跳平稳,喘息平稳,就像怀里不是个女人,而是轻飘飘的羽毛一样。

  锦乡伯在凌寒院的花厅中等候,秦御绕路将顾卿晚送到了花厅后隔着多宝阁的小耳房,这才折返从前头进了花厅。

  锦乡伯见秦御果然来了,顿时便知这一趟走对了,周鼎兴那边黄了,能借此机会搭上礼亲王府也算不错。

  他忙笑着站起身来,拱手道:“漏夜来访,打扰郡王了。”

  迎夏给秦御奉了茶,秦御摆手令其和其她伺候的丫鬟都退下了,方才开口道:“是打扰了,既如此,便开门见山直说吧。”

  他言罢端起茶盏,吹起茶来,举止优雅,却很是傲慢,眼皮子垂着瞧着茶色,说话间不曾瞥锦乡伯一眼。

  锦乡伯脸色一僵,接着才继续笑道:“郡王豪爽,既如此,我便直说了,此次前来,是从我那儿媳口中听说了一些关于前首辅顾家的事儿……”

  他倒是没隐瞒,将刘惠佳的那些话都说了出来,道:“此事到底关乎重大,又和郡王内宅女眷有关,在下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过来和郡王说上一说方可安心。”

  顾卿晚隔着多宝阁坐在后堂中,锦乡伯的声音清晰可闻,听到这里不觉嘲讽的挑了挑唇。

  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个锦乡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花厅中,秦御却没立刻搭话,待锦乡伯言罢,他只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腰间垂挂的麒麟玉雕,半响才挑眉一笑,看向锦乡伯,道:“伯爷的意思是,皇上冤枉了顾首辅,错杀了自己的授业恩师?开国功臣?那可真是我大秦建朝以来最大的一桩冤假错案了。既如此,本王便和锦乡伯一道进宫去御前分辨分辨好了。”

  他说着豁然站起身来,扬声道:“来人,请锦乡伯随爷进宫!”

  锦乡伯顿时面色大变,站起身来,道:“燕广王,在下不是那个意思……”

  秦御冷笑,目光睥睨着锦乡伯,又道:“哦?那锦乡伯又是何意?锦乡伯将皇上错杀恩师的事告知本王,是想离间皇上和我礼亲王府的关系的意思吧。”

  锦乡伯脸上一时便冒了汗,他本是想以此事向秦御卖个好,也算搭上了礼亲王府这条船,李泽通过举荐恩荫出仕,得个一官半职的便容易的多了。可是他没想到,燕广王年纪轻轻,竟然如此难缠,非但没被他牵着走,反倒将他压的死死的。

  眼见秦御大有闹进宫里的意思,锦乡伯脸色微变,道:“郡王息怒,息怒,此事是在下思虑不周,思虑不周了。”

  秦御脸色暂缓,道:“今日本王就当锦乡伯从未来过,本王也不曾听过这些胡话,锦乡伯请吧。”

  锦乡伯闻言简直是如蒙大赦,匆匆行了一礼就灰头土脸的出了花厅。

  他身影消失,顾卿晚便从后堂绕了进来,见秦御坐在太师椅中挑眉看过来,便走过去欲往他身边的座位上落座。

  人刚走过秦御身旁,便被他手臂一伸捞住了腰肢,轻轻一带,一屁股坐在了秦御的大腿上。

  知他不会放开,顾卿晚索性动了动屁股,坐的更舒服了些。秦御含笑道:“方才他的话,卿卿觉得可属实?”

  顾卿晚方才在后头便思索过了,闻言道:“我觉得不像是刘惠佳信口开河编造出来的假话,殿下让人查一查,刘家抄家的事儿便知道此事的真假了。”

  秦御自然明白顾卿晚的意思,若刘惠佳说的是真话,周鼎兴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对刘家动手,顾卿晚便先一步灭了刘家。

  周鼎兴坐收渔翁之利,便会在抄家时派人去寻那封保书,只要查查抄家时,刘民生的书房和卧室有没有人趁着抄家寻找东西,便可佐证此事。

  而抄家时,虽场面混乱,可也人多眼杂,如果有人趁机寻东西,应该瞒不过人,查此事不会太难。

  秦御点了点顾卿晚的鼻子,道:“聪明。爷吩咐人去查问此事,若是佐证了再审问刘惠佳那保书的去处。”

  顾卿晚点头,道:“刘惠佳应该是知道保书所在的,她手中若不是握着这样的讯息,便不敢将此事告诉锦乡伯,不然难道不担心失去利用价值,立马奔赴黄泉?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呢,原本我以为刘惠佳没见着刘民生最后一面,一定什么都不知道呢。”

  她言罢自嘲的笑了笑,这才又道:“我太以己度人了,从前在闺阁祖父,父亲和大哥都呵护着我,我什么都不关心,家里的事儿也一概不知,如此看来,刘惠佳倒是能耐的紧,比我强多了。”

  秦御闻言捏了下顾卿晚的手,道:“她什么东西?这世上再没女人能比爷的卿卿强了。”

  顾卿晚不觉失笑,道:“殿下说,锦乡伯回府后不会立马弄死刘惠佳吧?”

  秦御挑眉摇头,道:“怎么会呢,如今刘家刚倒,这节骨眼上让刘惠佳暴毙,可不是好时机,对锦乡伯府的名声也不好,放心吧,她不会死的。”

  刘府抄家是在三日前,秦御让人查了刘府抄家的事儿,果然,当时负责抄家的官兵,有人瞧见带队的一个叫刘运强的人在抄刘民生的书房和卧室时,格外仔细,连墙缝床板缝这种地方都留意了,确实像在翻找什么东西。

  不过,这个刘运强最后应该也没能找到要找的东西,因为抄家离开刘家时,他的脸色不大好看。

  官兵都喜欢抢抄家的活儿,因为抄家期间,总能顺走一点油水,只要不是太过分,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规矩,水至清则无鱼,一般上头也不会管。故此抄家离开刘府时时,大家都心情不错,只刘运强却瞧着有点强颜欢笑的意思,便有人留意到了他。

  顾卿晚得知此事,简直要替死了的刘民生鼓鼓掌了,在坑周鼎兴上,刘民生干的还真是不错。

  周鼎兴应该还没找到那张保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

  顾卿晚有些害怕再被周鼎兴抢了先机,便央秦御派人留意些周府的动静,还有刘家的男丁被流放,女眷沦为军妓,也要防备着他们中有人知道此事,让秦御的人守着城门,谨防周鼎兴派人去追这些人,率先得到了保书的下落。

  还有就是刘惠佳那里,顾卿晚决定不再等待,是日夜便让秦御带着她夜探锦乡伯府,去亲自会见一下昔日的好姐妹。

  ------题外话------

  谢谢回眸的冬瓜送了2颗钻石,送了6朵鲜花、寿司晴送了12朵鲜花、千年风雅送了9朵鲜花、芸芸悦送了5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87 把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