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皇帝授意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夜半,顾卿晚被秦御抱着跳进了锦乡伯府的明心院中,宋宁早就打前站安排好了一切。

  也不知宋宁做了什么手脚,秦御抱着顾卿晚直接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进了上房。

  门吱呀呀的被推开,扑面便有一股难闻的腐臭和血腥气,屋里没有灯光,黑漆漆一片,顾卿晚见已经到了地方,想跳下来自己走,秦御却安抚的拍了拍她,道:“地上又脏又乱,别乱动。”

  他说着,迈步跨国一地的碎瓷片往内室走,刘惠佳缩在床上,本就宛若惊弓之鸟,这会子夜半静寂,却有开门声和男人的说话声。

  她吓的顿时清醒了过来,抱着双臂使劲往床角缩,声音惊惶着道:“谁?是谁在哪里?”

  这么晚了,却有人过来,她害怕是锦乡伯府等不及要弄死她了。

  刘惠佳瞪大了眼,很快便瞧见有高大的人影进了内室,那人却并没将目光投射过来,反倒是走到了桌边儿,一脚踢开旁边倒落的春凳,然后又拂落了桌上的杂物,这才倾身道:“勉强坐桌上吧。”

  刘惠佳这才发现,那人的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女人,说话间他将那女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

  渐渐适应了光线,刘惠佳盯着那坐在桌上的女人,眼睛越瞪越大,不太确定的道:“顾卿晚?”

  顾卿晚看着缩在床中的刘惠佳,点头道:“是我,刘惠佳许久不见了,你一向还好?”

  她的声音很轻柔平静,就好像当真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的一句问候。刘惠佳听在耳中却满是讽刺之味,她落得如今这般都是拜顾卿晚所赐。

  若非顾卿晚散播谣言,败坏她的名声,李泽不会那样对她,即便刘家倒台了,祸不及出嫁女,她在锦乡伯府的日子就算艰难一些,也不至于会像现在一样!

  有时候人入了魔障,只会越钻越深,刘惠佳便是如此,她这些时日最恨的甚至不是李泽和锦乡伯,而是顾卿晚。她觉得若非顾卿晚的陷害,李泽不会如此对她,刘民生也不用去找周家出面,周家也不会对刘家动手。

  刘惠佳和锦乡伯想的一样,她也以为刘家的事儿是周鼎兴干的。

  此刻瞧见顾卿晚,刘惠佳只觉全身都充满了愤恨的力量,她顿时便从床上跳了下来,一阵风般冲向顾卿晚,道:“我杀了你这个贱人!”

  她身影没靠近,便有两道银光射来,直接扎进她的膝盖,刘惠佳疼的惨叫一声,跌趴在地,捂着膝盖掌心有鲜血渗透而出。

  那两道寒光却是隐在暗处的宋宁所发,秦御瞧着蜷缩在地上疼的直打滚的刘惠佳,道:“再不老实便再废了她的双臂!”

  他声音清淡,宋宁应声道:“是,爷。”

  那两枚寒刃像钉子一样扎在膝盖骨里,震碎了她的骨头,刘惠佳疼过之后才绝望的发现,她的腿被废了,她用不上力,起不来身!

  秦御的话也佐证了这一点,他们竟然废了她的腿!

  刘惠佳血红着眼抬头,正看到站在桌子旁边,护着顾卿晚的男人的双眸,一点月光下,冰冷的异色眼眸,格外震慑人心。

  早就该知道,顾卿晚跟了燕广王,能抱着顾卿晚深夜来此的除了燕广王秦御,再不会有旁人。

  可是此刻真认出秦御来,刘惠佳却怎么都不敢相信。

  为什么顾卿晚那么好命,堂堂燕广王竟然真的如此宠爱她,方才秦御抱着顾卿晚小心翼翼,好似护着的是易碎珍宝的模样,还有他那高高在上,好似顾卿晚踏足这里都是对她的侮辱的模样,令刘惠佳绝望而嫉恨,不甘又刺心。

  可是她害怕秦御,她吓得甚至不敢表现出情绪来,忙忙便垂了头。她不是傻子,相比李泽每次过来都凶神恶煞,大动干戈,最后虽然痛打她一顿,却没伤及要害。她更害怕眼前人,甚至一声没出便废掉了她的双腿,她不想连双臂都保不住。

  “刘惠佳,我没欠过你任何东西,我顾家更不曾欠过你们刘家什么,升米恩、斗米仇,你刘家丧尽天良,恩将仇报,到了这会子还觉得是别人亏欠了你,这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顾卿晚的声音传来,她瞧着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刘惠佳,口气一如既往的淡然,好像根本就不在意刘惠佳的挑衅,好像刘惠佳怎样嫉恨疯狂,怎样的想将她踩在脚下,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她从前没将她放在眼中,高高在上,如今还是一样看不上她,连恨都不屑给她。

  刘惠佳安静了下来,顾卿晚的却再度开口,道:“我来,只是想问问你,周鼎兴所写的那份保书究竟在何处?你告诉我,我便让人带你离开这里,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怎样?”

  刘惠佳闻言这才再度抬头看向了顾卿晚,嘲讽道:“你会救我?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顾卿晚顿时挑眉一笑,毫不在意的道:“为什么不?陷害我顾家的,往我祖父的书房做手脚的是你父亲,又不是你。如今刘民生已经身首两处了,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报。不瞒你说,刘民生还真没售卖试题,刘家的事儿,都是周鼎兴一手策划的。呵,当真是狗咬狗一嘴毛,这出戏我看的很开心呢。你瞧,本来我还想央求殿下帮我收拾刘家呢,可现在都不用我出手,刘家便完了,可见老天还是长眼了的。”

  她言罢冲刘惠佳笑了笑,这才道:“刘民生这个罪魁祸首死了,刘家也落的和当初顾家一个下场,你如今这幅样子,好像已经很惨了……我还有必要紧追着你不放吗?不是我够好心,而是相比那份保书,你真没那么重要,我也没那么在意你,救你换取一份保书,我觉得很划算。”

  顾卿晚的话令刘惠佳怔了一下后便自嘲的笑了起来。是啊,顾卿晚根本就看不上她,顾卿晚总是那么高高在上,秦御肯陪着顾卿晚到这里来,她方才惨叫都没有惊动锦乡伯府的人,可见救她逃离这里,根本就是顾卿晚一句话的事儿。

  用一句话救她出去,却得到那样重要的一张保书,顾卿晚为什么不那样做?

  刘惠佳自嘲的笑着,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笑话,她从小就嫉妒顾卿晚,她一直和顾卿晚做比,结果到了最后,顾卿晚也没将她看在眼中,到了此刻,反倒是顾卿晚成了她的救世主,没有什么比这更可笑更令人绝望的了。

  刘惠佳忍不住发出忍俊不禁的笑声,她笑的浑身打颤,顾卿晚冷眼瞧着,再度开口道:“刘惠佳,你想好了,你若不肯配合告诉我,殿下便会让人对你用刑,最后抗不抗的住难说,也许你错失了离开锦乡伯府的机会,还会吃尽苦头,最后依旧被审出保书的下落来。若是你乖乖配合,你却可以逃出生天,并且我拿了那份保书,将来定将周家拉下马,也算给刘家报了仇。说起来,比起被周家利用的刘家,我更恨策划了一切的周家。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取舍。”

  刘惠佳笑声渐止,抬头看向顾卿晚,咬了咬牙,半响终是放弃了挣扎,道:“好,我答应你。保书被我父亲送回了祖宅,你让人带着我回明州府的祖宅,我将保书找出来。保书你们拿到手,便让你的人将我就地放了,再给我一千两银子生活,如何?”

  顾卿晚笑了下,道:“成交!”

  她言罢,不再看刘惠佳,只冲秦御道:“殿下,完事儿了,咱们走吧。”

  她要往下跳,秦御却提前一步将顾卿晚又抱了起来,迈步就往外走。

  刘惠佳仰着头盯着两个人的背影,却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些笑意,道:“顾卿晚,你不会真以为顾家的事儿,都是周家设计的吧?”

  秦御脚步微顿,顾卿晚再度看向刘惠佳,道:“你什么意思?你还知道什么?”

  刘惠佳的目光在顾卿晚和秦御之间转了下,笑着道:“我只是听父亲说,他陷害顾家都是为皇上效力,君恩大于一切恩情,刘家是向皇上尽忠!”

  顾卿晚闻言眸光一缩,刘惠佳的意思,分明是说,周家陷害顾家,并非单纯的朝堂官员间的政治倾轧,而是秦英帝授意的。

  周家也不过是听君令,顺手推舟而已。

  顾卿晚心中微寒,禁不住抓紧了秦御的衣襟,秦御迈步带她离开了屋子。

  夜风一吹,顾卿晚微微咬了下唇。她想到顾家一案的审案结案之迅速,想到了那十八条证据确凿的所谓罪行。

  若只是周家陷害顾家,祖父到底是秦英帝的老师,顾家的案子怎么也不可能那么快就了结,顾家父子入狱没三日便判了斩立决。

  当时都说秦英帝是对祖父太有感情,故此得知真相后,才会那样龙颜震怒,如今想来,也许当真是秦英帝授意的周家。

  不过,也有可能是周鼎兴为了让刘民生听命于他,故意拿君命来说事儿欺骗刘民生,或者是刘惠佳说谎?

  至于原因,很简单,刘惠佳想让她恨秦英帝,恨皇室,从而对皇帝的堂弟秦御也心生抵触。

  只是,想到祖父和父亲放在当铺的那半个传国玉玺,顾卿晚又觉得顾家的覆灭可能真的是秦英帝授意的。

  祖父是秦英帝在太子时的太傅,是东宫班底,早在秦英帝还是太子时就被绑上了秦英帝的战船。

  先帝驾崩,两位皇叔摄政,便是功高震主,秦英帝想要揽权,动手清理朝廷势力,矛头也该对准义亲王府和礼亲王府才对啊。祖父和父亲反倒该是秦英帝的助力才对,秦英帝到底是为什么竟授意周家陷害顾家?

  顾卿晚怎么想都没个头绪,秦御见月光下她眉头微拧,不觉抱着她突然跃起,顾卿晚吓的回过神来,就觉眼前景致飞速的往后倒退,秦御竟已带着她在屋脊间跳跃奔跑。

  她哪里还顾得上想东想西的,忙紧紧抱着他的腰身,不停道:“慢点,慢点!”

  回到雪景院,顾卿晚沐浴更衣后,盘腿坐在床上,瞧着刚从净房走出来,浑身还沾染着水汽的秦御道:“殿下说,周鼎兴会不会是义亲王的人?”

  秦御闻言略怔了一下,倒是瞬间明白了顾卿晚的意思。他走至床前坐下,丢给顾卿晚一条帕子,这才道:“你的意思是,义亲王动用手段离间了顾家和皇上?这才使得皇上做出了杀你祖父和父亲的事儿。若真是如此的话,上位的周鼎兴便很可能是义亲王的人。这样想,确实能解释皇上会自断臂膀,发难顾家的事儿。当初顾家覆灭的太快,周鼎兴取而代之,父王也曾怀疑过其中有蹊跷。不过,这些时日的留意,并没有发现周鼎兴和义亲王府有任何动作。”

  顾卿晚拧了拧眉,顺手接过帕子,跪坐在秦御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给秦御擦拭着头发,闻言又道:“罢了,左右也想不明白,只是保书的事儿,还得烦劳殿下让人送刘惠佳走一趟明州府。”

  秦御抓住顾卿晚的手,轻轻一带,将她拽进怀中,挑眉道:“爷和卿卿之间,还用得着烦劳二字?爷和周鼎兴也是有过节的,周鼎兴亲笔写的保书,此等东西,自然是要拿回来的。只是拿到了保书,卿卿当真要放过刘惠佳?”

  顾卿晚点头,道:“为难她做什么?她如今那样,活着比死了还痛苦,何必为她脏了手?”

  秦御闻言倒也没再多言,只点头道:“你放心,爷让张哲走一趟明州府。”

  顾卿晚知道,张哲和宋宁都是秦御的左膀右臂,张哲多在外行走,平日并不贴身保护,能力却不容置疑。她冲秦御笑了笑,推他道:“殿下头发湿着不好,快放开我,我给殿下绞头发。”

  是日夜,秦御刚搂着顾卿晚睡着,怀中的顾卿晚却突然挣扎起来,秦御惊醒过来,就见顾卿晚双手乱挥,秀眉紧蹙着,口中念念有词,分明是做了噩梦。

  他神情微变,忙抓住顾卿晚的手,连声唤她。

  顾卿晚睁开眼眸,喘息了几下,这才看向秦御,神情略显沉痛,道:“我梦到了我祖父和父亲,他们浑身是血,还有祖母……”

  她像是不想回忆那可怕的梦境,晃了晃头,抓了秦御的手臂,道:“许是这些天发生了太多事儿,刘民生和冯子业被斩首,又牵出周家,我心里总不大安宁,殿下,我能不能去大国寺上柱香?我想给祖父和父亲偷偷点两盏长明灯……”

  秦御眸光怜惜,闻言拍扶着顾卿晚的背脊,道:“再五日就是爷的沐休日了,到时候爷陪你去便是。”

  顾卿晚却摇头,道:“不,我一天都等不下去了。天亮我就想去,我不用殿下陪着,大国寺也没什么危险,殿下帮我和王妃求求情,让我一早便动身可好?我上了香就回来,殿下若是不放心,让宋宁跟着我,再多派些人跟着便好。”

  她央求的拉着他的手臂轻晃,脸色似乎还带着些噩梦后的苍白,神态有些惊惶不安,乌黑的长发尽数披散在肩头,显得柔弱无助。

  秦御哪里受得了她这幅样子,点头道:“这样吧,爷上了早朝便回府,等爷回府陪你一起。一路赶着些,时辰上应该也来得及。”

  顾卿晚这两日都在筹谋着去大国寺寻得道高僧询问玉莲花的事儿,今日便趁着见刘惠佳之机,装做心神不宁做了噩梦的样子央秦御答应她去大国寺。

  她心里有鬼,哪里肯让秦御跟着?

  见秦御还是不同意,当即便面露委屈之色,摇头道:“殿下若是为我耽误正事儿,我心里也会不安。更何况,我前两日刚出门一趟,如今又要出府本就不大好,若是再因我耽误殿下的事儿,惹了是非就更不好了。殿下难道是不相信我,怕我再在大国寺逃跑?”

  秦御见顾卿晚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泪盈盈的瞧过来,好像他不相信她,她便会哭出来一样,顿时便妥协道:“行,爷不跟着你便是,你早去早回。”

  顾卿晚连连点头保证,秦御这才搂着她躺下,道:“快些再睡会儿。”

  顾卿晚闭上眼睛,心中一轻,几乎眨眼间就睡了过去。

  秦御却盯着怀中的女人看了半响,想到上次顾卿晚便是从大国寺被娄闽宁带走,禁不住喃喃道:“爷信你,卿卿也莫再让爷失望才好。”

  一个时辰后,秦御随着马车一同出了王府,到了府门前,他又叮嘱了一番,令宋宁护好顾卿晚,又隔着马车叮咛顾卿晚早些回来,这才驭马往皇宫早朝。

  秦御离开,宋宁也吩咐开车,马车中,文晴跪坐着将一盅莲子红枣粥端给顾卿晚,道:“粥是殿下半夜起身吩咐奴婢让小厨房单做的,就怕姑娘一早出门饥冷,殿下对姑娘可真是好。”

  顾卿晚闻言瞧着那青瓷盅里盛着的红白粥,眸光微闪,没有言语。

  ------题外话------

  谢谢银揪嘉送了5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寿司晴送了13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88 皇帝授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