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不好惹的顾卿晚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子璃不停警告,反倒越发猖狂,顾卿晚冲他笑了一下,抬脚便狠狠踹向他的膝盖骨,苏子璃自有防范,略倾斜了下身体躲避,谁知道刚躲开,顾卿晚的腿便虚晃一招,直接侧劈而上,飞起一脚,目标直冲他的脑袋。

  她的动作很是迅速,甚至刚猛,竟像是习过武的,苏子璃全然没想到她还有这等本事,不得已有些狼狈的又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步便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顾卿晚撑着身后的墙面,旋了个身,同时又抬脚,以墙面为支点,再度飞起一脚,这次结结实实的踹在了苏子璃的胸膛上,直将人踹的往后退了两步,背部狠狠撞在了后墙上。

  顾卿晚刚站定,苏子璃便捂着心口,俊面微沉的准备反击上来。顾卿晚用玉莲花蜜调理身体,不仅身体好了许多,也轻盈敏捷了不少。她总是倒霉,故此那时候教导冷月和冷星易容术时,便也顺带着讨教了几招应急的功夫。

  瞧吧,果然未雨绸缪是要得的,现在就用上了。

  不过她这几招也就出其不意时能伤人,苏子璃再压上来她就只能束手就擒了,故此顾卿晚退了一步,低声道:“宋宁是恪王的人引开的吧?他快回来了,恪王殿下若是再不说正事儿,便没有机会了。”

  苏子璃当日接到了顾卿晚的传讯,一直试图见顾卿晚,可她在顾家时,秦御的人将顾宅守的密不透风,后来顾卿晚又进了礼亲王府,每次顾卿晚出府,又都有秦御陪同,苏子璃根本就寻不到机会,这才耽搁了这么些时日。

  今日能见到人,他也是颇为费了些功夫安排的。他很清楚,顾卿晚若非有事不会联系他,他也很好奇,她所说的正事是什么。

  虽然不甘心,可他也不是没分寸的人,故此苏子璃当即只得恨恨的抱胸靠在了墙上,道:“说。本公子也想知道,顾美人约见本公子是为何事?”

  外头许是文晴听到了动静,响起文晴的问询声,顾卿晚示意了下苏子璃,忙道:“没事儿,有只老鼠跑过去,我用东西砸了一下。”

  苏子璃,“……”

  外头文晴嘴角抽了抽,想到这寺庙不杀生,有老鼠也是正常,又听顾卿晚声音中并没任何惊吓的样子,便又退了下去。

  外头彻底没了动静,顾卿晚才道:“恪王殿下上次在山里头,用那张密道图,到底在寻找什么东西?”

  苏子璃怎么都没想到顾卿晚要说的正事是这个,他觉得很奇怪,上次顾卿晚帮忙找出真正的密道图来,她甚至到了那山中,都刻意的避开探究更多,一副不愿涉足其中的躲避姿态。

  这女人聪明的紧,怎么可能事隔多日后,突然又对那密道里的东西感兴趣了?

  除非事出有因,不然她是万万不会如此的。

  苏子璃盯着顾卿晚看了几眼,这才缓缓开口道:“顾姑娘如何会觉得,只要你问了,本公子就会回答呢?”

  他似笑非笑的,一副欠抽的表情,显然是为方才的事耿耿于怀。顾卿晚冷笑,道:“如果我说,我凑巧知道另一张密道图在哪里,那那密道图和上次恪王殿下拿给我研究的差不太多,很可能出自一人之手。恪王殿下还是不肯如实相告吗?”

  苏子璃闻言直起身子来,瞳孔微微一缩,旋即他便又漫不经心的靠了回去,只可惜他方才的动作太明显了,这般倒显得欲盖弥彰。

  顾卿晚露出了气定神闲的笑意来,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恪王殿下好像是白忙活了一场吧?啧啧,废了那么大功夫,结果一无所获,这可真是糟糕的记忆。不过恪王殿下费那么大力气找的东西,该不会真是宝藏吧?若是宝藏的话,恪王殿下那张藏宝图寻不到东西,猜猜我知道的这张藏宝图会不会就能寻到东西了?”

  苏子璃闻言却也笑了起来,他并不怀疑顾卿晚的话,若不是她发现了另一张密道图,且和他先前那张出自同一人之手,她一定不会探究此事。

  他点头,道:“顾姑娘没猜错,那确实是一张藏宝图。”

  顾卿晚本来也就是玩笑之语,只因这种神神秘秘的密道图,又是藏在荒僻的深山老林里,很容易让人想到宝藏什么的,她没想到苏子璃要找的竟然真是宝藏。

  她瞪大了眼,一副你是不是玩我的神情,苏子璃倒愈发笑了起来,正色道:“确实是宝藏,且是一座富可敌国的宝藏。”

  他言罢,沉吟了下,问顾卿晚道:“顾姑娘家学渊源,应该知道大周朝的第三代皇帝周睿帝吧?”

  顾卿晚闻言眉头微拧,这个周睿帝她自然是知道的,是前朝挺有名的一个皇帝,这个皇帝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他英明神武,而是因为他有一个嗜好,守财敛财。

  周睿帝谥号睿,可其实一点都不睿,也不是,这个皇帝在敛财一道上其实是很睿智的,他简直是想尽一切办法往自己的私库中收敛金银财宝。

  周睿帝时,各种苛捐杂税最多,且皇帝为了敛财,还开放了海禁,公然卖官。好吧,皇帝这样致力于充盈国库的事业,也不算太坏,可问题是,这位周睿帝是有名的只进不出。

  大臣有功,从来只面上鼓励,不赏赐实质性东西,工部要兴水利,对不起没银子,兵部要银子养兵,对不起没银子,礼部要银子给皇帝祭祖,这位周睿帝都要再三强调一定要节省开支……甚至为了省钱,这位皇帝连后宫都没养几个娘娘,到了后来国家出了叛乱,周睿帝才勉强拨了一些银子镇压。

  这样抠门一个皇帝,爱财如命,不时的就将国库里的银子往自己的私库里运,然后又怕私库不安全,费尽心思的隐藏。

  不过周睿帝命好,作为周朝的第三代皇帝,经过前两代其爷爷的建立政权,其爹不遗余力的巩固政权,周睿帝登基时正是江山最稳固,周朝国祚正盛之时,以至于周睿帝虽然各种不靠谱,但是人家还是在皇位上一坐就是三十余年。

  敛了三十多年的国财,周睿帝的私库可以想见的庞大。不过这位皇帝三十年如一日的挖空天下人,丰富自己口袋的行为,到底引发了悲剧。

  睿帝末年,其王叔叛乱,受不住苛捐杂税的百姓拥护,睿帝的亲叔叔不负众望,篡了皇权,周睿帝自缢而死。只是这位死都死了,却至死都没将私库在哪儿吐露半句,临死前还将该灭口的亲信都给灭了口。

  其后每代周朝皇帝都有费大力气寻找周睿帝的私库,结果都是白忙一场。渐渐的这事儿便也成了故事,再没人企图去寻找这份富可敌国的宝藏。

  毕竟人家一代代的皇帝都没寻到,普通人那就更不必说了。

  顾卿晚本来还以为苏子璃是在逗她玩儿,这会子听苏子璃突然提起这位周睿帝来,她才相信了,苏子璃竟然真的是在找宝藏。

  她拧了拧眉,还是确定的追问道:“你是说,你从义亲王府中盗出来的密道图,是周睿帝私库的藏宝图?”

  顾卿晚的反应如此之快,令苏子璃愉悦的扬了扬唇角,道:“不然呢。”

  顾卿晚眸光微闪,却道:“恪王殿下的野心当真不小,我听说大燕的皇帝儿子可好多个呢。”

  苏子璃既便是被送来了大秦为质,顾卿晚也瞧的出,苏子璃的日子混的不错。作为一个质子,能在敌国混的风生水起,和各路大臣还都能说得上话,若身后没有财力做支撑,苏子璃便是再有手段,再八面玲珑也不可能做到。

  苏子璃已经有一条固定的钱财通道,他很显然是不缺银子的。可是他还是挖空心思的寻找那份富可敌国的宝藏,这便说明他还需要大量的,无尽的财富。

  而一个不缺身份和银子的皇子,还非要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力,他想干什么,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苏子璃又不是周睿帝,想要守着一堆金银去死,他要这么多的金银,只能是用来养兵马,豢养死士,发展隐势力了。

  顾卿晚一语点破了苏子璃的野心,苏子璃脸色微微变了下,旋即便笑了起来,目光变得幽深锁着顾卿晚,道:“女人太聪明可不好。”

  顾卿晚嘲讽的笑了笑,道:“是啊,太聪明了,男人就不好行骗了,是不好。”

  苏子璃差点没大笑出声,憋的脸色微红,最后却道:“本公子有点同情燕广王了……”

  顾卿晚倒不想他会提起秦御来,略怔了下,转移话题,道:“宝藏的密道图为什么会在义亲王手中?有为什么会有两张?会不会还有更多的密道图没被发现?”

  苏子璃盯着刻意转移话题的顾卿晚探究的看了两眼,这才似有意味的挑唇一笑,道:“二十五年前,你们的先帝爷兵败兴山岭,差点埋骨兴山。后来带着残兵退回岭南,本来世人以为他已退出了乱世之争,谁知秦绍南以岭南为据点招兵买马,竟然没多长时间便又拉扯起了一大堆人马来。都说他是得到了岭南富商的支持,可本公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感觉当年秦绍南的卷土重来太快,势头太强,若没有雄厚的支撑不可能做到。”

  秦绍南正是秦英帝的父亲,大秦的先帝,也是顾卿晚的祖父顾明承辅佐一生的明主。

  顾卿晚想到自己从当铺取出的那个盒子的夹层中发现的密道图,她隐在袖中的手不觉微微握了起来。

  这就说的通了,祖父和父亲都是清贵文臣,怎么也和宝藏图沾不上关系,那份宝藏图,很可能是从先帝那里得来的。

  “你是说秦绍南得到了周睿帝的私库,这才招兵买马卷土重来,创建了秦国?”顾卿晚沉声道。

  苏子璃赞许的点头,道:“不错,本公子费了不少心力遁着这条线追查了下去,查了许多年,后来总算是让本公子查到秦绍南极可能是得到了周睿帝那私库的蛛丝马迹,只是秦绍南登基建立大秦后,却没有人从他口中听到过这个宝藏的一字半句。周睿帝敛财三十余年,那些金银不可能被秦绍南用光,秦绍南征战一生自己也积累了不少财富,本公子估算过。他当年应该没有动用到那私库的十分之一的财富,所以才没引起注意,不然哪里是得到富商支持这样的理由就能糊弄过去的。”

  顾卿晚闻言却倒抽一口气,没用十分之一就能招兵买马,成为江山角逐的最后胜出者,可见那份财富到底有多巨大。

  苏子璃又道:“有趣的是,秦绍南驾崩,这私库都没被曝出来,本公子查的很清楚,秦英帝根本就不知道私库的存在。后来本公子才辗转查到了义亲王身上,果然就从义亲王的书房中翻到了那张密道图。只可惜了,本公子去晚了一步,里头空空如也,财宝被人提前转运走了。”

  他言罢,无奈的摊了摊手。

  顾卿晚却眸光微凝,道:“恪王殿下可是进过密道的人,难道当时就没好生看看,那么多的金银财宝不可能凭空被运走,总有些车辙印之类的吧?从这些蛛丝马迹,相信能判断出东西是什么时候被移走的啊。”

  苏子璃惊赞的打了个响指,道:“没错,当时本公子仔细瞧过了,密道里头的尘土铺的极厚而均匀,车辙印和各种痕迹都已有些年头,据推测,应该是秦绍南驾崩那年将里头的东西都转移了。”

  顾卿晚手心微微渗出了汗水来,又道:“恪王殿下又是如何得知不是义亲王在八年前用手中的密道图寻到了那宝藏,并且将宝藏转移了呢。”

  苏子璃摇头一笑,却道:“根据本公子的调查,义亲王根本就不知道那张密道图是做何用的,也不知道秦绍南曾经得到过周睿帝的私库。”

  顾卿晚闻言垂落了眼眸,这就很明白了。

  传国玉玺一半在义亲王府,一半却被父亲和祖父寄放在当铺中,义亲王府中有一张密道图,而她从当铺取出的盒子中也藏着一张出自同一人之手的密道图。

  密道图和玉玺,明显是被分成了两份,应该都是从先帝爷的手中传出来的。

  只是为什么先帝把这两样东西分别给了义亲王和顾家呢,就算是临终托付,难道不是应该分别交给他的两个亲兄弟,义亲王和礼亲王吗。

  还有,顾家和义亲王府为什么都选择将玉玺和密道图藏了起来?顾家的覆灭又会否和义亲王府有关系?

  祖父和父亲,还有大哥,他们可否知道那张密道图的秘密?义亲王府的密道图没能寻到周睿帝的私库宝藏,她手中的密道图呢?会不会也是一张作废的藏宝图,还是她手中的才是真正的藏宝图?

  顾卿晚头脑有些微乱,各种猜测,各种疑问像是冲撞而来的蜜蜂,在她头脑中嗡嗡作响,偏又没个头绪。

  “本公子都告诉你了,现在该你告诉本公子了。那张密道图在哪里?你是如何发现密道图的消息的?”

  苏子璃的声音陡然响起,顾卿晚抬眸看向他,却扬眉道:“我可不记得我有说过要和恪王你交换信息,我也不曾允诺过会告诉恪王那张密道图的所在。”

  她言罢,转身就要往外走,一边扬声喊道:“文晴!”

  苏子璃瞪大了眼睛,简直难以置信,他就这么被顾卿晚给涮了。只他认真回想了下,顾卿晚先前确实不曾允诺过他任何事儿,她只是告诉他,她发现了另一张密道图,结果便引诱着他将什么都告诉她了!

  可是她告诉他发现密道图的事儿,难道不是和他互换信息的意思吗?!

  苏子璃还从没吃过这样的亏,方才被顾卿晚踢过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他气的飞身上前,一把扣住顾卿晚的后肩,将她一拉一推,又压在了墙上。

  顾卿晚挣扎了下没挣脱他的钳制,不觉压着声音怒声道:“放开!我的婢女要进来了!”

  苏子璃却挑唇邪笑,道:“没事,本公子不怕被她看。倒是美人你,不怕被燕广王发现偷会情郎吗?”

  情郎你妹!

  顾卿晚咬牙,旋即却笑了下,道:“恪王何必如此气急败坏,恪王殿下那么英明,便我不告诉你,难道你便猜不出我是在哪里瞧见的那另一幅密道图的吗?”

  她这样说,苏子璃果然就受了诱导,双眸一眯,道:“另一张密道图在礼亲王府?秦绍南将两副密道图分别给了义亲王和礼亲王对不对?”

  顾卿晚却趁着苏子璃凝神思考的空档,探手摸进了自己腰间的荷包中,顺利从里头摸出了一枚圆圆的丸球。

  此刻闻言,她冲苏子璃扬眉一笑,略踮起脚来,抬手搭在苏子璃肩上,倾身过去,低声道:“我方才就提醒过恪王殿下的……”

  苏子璃只以为她是要回答他的猜测,故此听的很认真,闻言还略侧了下脑袋,结果顾卿晚虚虚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突然便向他的嘴拍了过去,然后他便觉有一丸什么东西被拍进了他的口中,还不等他惊过来,便被嘴巴里火烧火燎的感觉闹的吐着舌头,直退了几步远。

  顾卿晚冷眼瞧去,就这顷刻间,苏子璃的一张俊脸就涨红成了猪肝色,额头冒出汗来,双眼也烧的通红,嘴巴已红肿了起来。

  她勾唇一笑,道:“我提醒过你了,我对登徒子从来不客气,下次张点记性。”

  她言罢,外头恰文晴已进来了,明显是听到这边动静不大对,脚步声靠近,“姑娘?”

  顾卿晚冲苏子璃竖指嘘了一声,转身便出去了。

  她武功不行,便准备了一些防身的小玩意,今天出门,荷包里带着的便是她特制的辣椒丸,用最辣的朝天椒的子,细细研磨成粉,加了一点点面和玉莲花蜜混合成的糊糊,团成辣椒丸。

  本来就辣的正常人难以忍受,又被玉莲花蜜提升了上百倍的效果。

  她不过略碰了一下,现在手心还觉得火辣辣的灼烧,苏子璃享受了一枚,顾卿晚敢保证他的嘴巴到胃,一定想着火了一样,嗯,大抵未来两日出恭都是辣的。

  这样子,总该长点记性了吧。

  顾卿晚出了净房,就听里头传来咚咚的两声响,很显然,是苏子璃受不了折磨忍不住发出的。迎面文晴大惊,顾卿晚却拉住了她,淡声道:“没事,我净手时那只老鼠又来了,还跳到我面前大摇大摆的乱晃,我把老鼠用木桶扑进去了,估计这会儿正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呢。”

  她言罢,后头又传来咚咚两声闷响。

  文晴惊愕,道:“这老鼠好大劲儿,果然是寺庙不杀生,老鼠都养的这么嚣张。”

  顾卿晚点头,道:“好大一只,劲儿自然大,行了,咱们也不好在寺庙杀生,先豢着它吧,回头寺里打扫的小沙弥会放了它的,也算给他个教训,下次见了人瞧瞧还嚣张不。”

  她言罢,拉着文晴已经出去了。

  净房中,苏子璃不停吐着舌头,满头大汗的找着干净的水,主仆俩的话听在耳中,简直七窍冒烟。

  ------题外话------

  谢谢娟子0906送了1朵鲜花、S蜡笔小丸子送了1朵鲜花。这文推荐效果一直不佳,推荐机会也越来越少。喜欢此文的请支持正版订阅。素素每天就更五六千,两毛钱都不用。作者辛辛苦苦抠巴出所有时间码字,因为码字牺牲周末,牺牲和孩子亲近的时间,常年对着电脑颈椎腰椎都有问题,皮肤粗糙,晚上想情节想的经常失眠……当然,做哪一行都不容易,我只是希望,读者能给起码的尊重,每天拿出两毛钱来支持下正版阅读,让作者能够养家糊口,谢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191 不好惹的顾卿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