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上交私产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要上去看看风景吗?”

  秦御的声音响起,顾卿晚收回目光,笑着道:“当然。”

  她这还是第一次来,自然是要上去四处看看的。因楼梯都没建好,陈咏砚几个明显也不是走正常渠道上去的,秦御抱着顾卿晚便直接拽着一根绳索,借力几下,攀上了最高一层。

  从方才陈咏砚几个探头的窗口跳入,秦御才将顾卿晚放了下来。

  李东哲几个退后了两步,方便秦御进来,此刻见秦御稳稳落地,李东哲笑着拍手,满脸崇慕,“二哥身手愈发精进了!”

  “这不是废话嘛,不过小爷看二哥今日格外英俊潇洒,一定是因为嫂子的缘故!”

  陈咏砚附和一句,两人勾肩搭背的刚晃到秦御面前,秦御便挑唇道:“爷武功是精进不少,你们要不要再见识一下?”

  两人眼眸一亮,“好啊!”

  “二哥今日好兴致啊!”

  于是下一秒,秦御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接着手一划,拎起两人的衣领,便将两个七尺男儿隔着窗口直接丢了出去!

  “啊!”

  “救命!”

  两声尖叫传来,接着噗通两声落水声,这可是四楼……下头虽然是清河,丢进水里,对于没练过跳水的人来说,那滋味。

  更何况,现在天已经很凉了。

  顾卿晚都替两人哆嗦了一下,觉得其实陈咏砚和李东哲也挺无辜的,相信当时两人买那画时,她和秦御应该还不认识。

  “有人落水了!”

  “快救人啊!”外头喧闹了起来。

  沈择,“……”

  郭栋,“……”

  两人实在闹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就算是陈咏砚和李东哲两人马屁拍的不好,也不至于这样啊。听说顾卿晚到大国寺住了一个月,难道是肝火太旺?

  两人同时选择避秦御锋芒,也不敢瞎求情,跑到了窗口朝下头看。

  下头的清河里,陈咏砚和李东哲两个都已进从水里冒出了头来,落汤鸡一样正在水面上挣扎着往河岸游,这会子功夫河岸上已经聚集了几层行人,对着两人指指点点的。

  顾卿晚也凑了过去,探头瞧了眼,见两人头上的发冠受了冲击,都不知掉落到了哪里去,都扑了满脸杂乱的头发,狼狈万分的样子。

  顾卿晚禁不住眨了眨眼,有些同情两人,见两人明显都会游泳,应该不会出什么危险,顾卿晚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河边,陈咏砚先从河里爬了上来,浑身湿哒哒的,顾不上形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抹了把脸上的水。

  李东哲还在水里挣扎,因没防备就被丢了下来,连吃了两大口水,一边咳,一边游,眼前恍恍惚惚的,瞧着那些站在河边指指点点的人们,他觉得好生悲凉,简直要哭了。

  好容易爬上了岸,扑在地上又咳了一阵,他才拽着陈咏砚,大声喊道:“二哥为什么生气?”

  陈咏砚,“啊?听不见!”

  李东哲,“我问你,二哥为什么生气?你做什么了?”

  陈咏砚一脸茫然,“你是不是知道二哥生气的原因啊?快告诉我!”

  两人耳中轰鸣,根本听不见彼此在说什么,却又急于从对方口中知道答案,简直就像在演哑剧。

  瞪大了眼等着满足好奇心的围观路人,“……”

  小厮给两人披了衣裳,搀扶回楼里。两人收拾了一番,秦御已携顾卿晚,和沈择两人一同下来。

  顾卿晚进来时,就见陈咏砚两人正裹着衣裳缩着椅子里用帕子擤鼻涕,瞧见秦御进来,两人同时露出委屈的表情来,眼睛红红的。

  那样子瞧着还挺喜感,顾卿晚没忍住笑了一声,想到这事儿也算是自己引起的,她咳了两声道:“我出去再四处瞧瞧,你们说话。”

  秦御嘱咐她别到危险的地方去,瞧着她缓步出去,这才看向了陈咏砚两个。

  见两人缩着脖子明明很冤枉茫然,却也不敢质问,心甘情愿就受了他的惩罚和怒火,秦御心头一软,主动开口,道:“爷刚从颜如玉书肆过来,回头把你们嫂子的画像送到王府,这事儿便算过了。”

  沈择和郭栋闻言恍然大悟,旋即用一种近乎看傻子的目光略带同情的看向陈咏砚和李东哲二人。

  沈择过去拍了拍陈咏砚的肩膀,“勇气可嘉。”

  郭栋拍了拍李东哲,道:“色心不小。”

  李东哲却哭丧着脸,缩着脖子看向秦御,哀声道:“二哥,我冤枉,我是在颜如玉买过画像,可我买的是……阿嚏,买的是周首辅家周清秋姑娘的画像啊。我真没买过嫂子的。”

  秦御闻言双眸一眯,“周清秋什么东西?你敢觉得她比你嫂子好看?”

  李东哲,“……”

  “二哥息怒,我替二哥收拾他!”

  沈择说着,一巴掌重重拍上李东哲的后脑勺,打着那小子头都偏了偏,抱着脑袋哭道:“我错了,我错了!”

  陈咏砚吞了吞口水,非常乖觉的道:“回去我就送画像,二哥息怒,我做错了,我祝二哥和嫂子日日*,天长日久,恩爱不移,情深似海!”

  沈择几人,“……”

  这马屁拍的还能再响亮点吗?不过他们发现,秦御还真就吃这一套,脸上表情都柔和了不少。

  旁边李东哲目瞪口呆,他是真想找个地方哭一哭,凭什么他没收藏嫂子的画像,被丢进水里去还被削了一顿,陈咏砚个坑货反倒还得了好脸色?这日子,真得查了黄历出门了!

  外头顾卿晚和陈三老爷说了一会子话,指点了几处营建的不大正确的地方,秦御便出来了。

  天色已不早,顾卿晚和陈三爷道别后,便随秦御登上马车回礼亲王府而去。

  到了礼亲王府门前,却听侍卫来报,说是宋宁火烧颜如玉书肆被带到了京兆府去,顾卿晚略有些担心看向秦御。

  秦御却拥着她神情如常的往二门走,道:“放心吧,那书肆私底下绘制贵女画像,败坏人家姑娘清名,宋宁会拿到证据的,京兆府就算不怕礼亲王府,也是不敢一下子得罪那么多府邸,不敢将宋宁如何。”

  顾卿晚是觉得人家颜如玉也是正当开门做生意的,虽然有些猥亵吧,但这古代也没有明文规定就不让传播淫秽啊。

  宋宁就这么烧了人家的书铺说不过去,可现在想想却是可笑,这可是阶级社会,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讲。

  那颜如玉也确实太胆大了,那画像都是被风流的男人们买了去,万一被旁人看到,传扬出去就会影响人家好好姑娘的清誉,一个弄不好害得人退婚,甚至毁了一生都有可能。

  做的是见不得光的生意,也该受些惩罚,被烧了书铺已经算是轻的了。

  是日夜,顾卿晚被文晴伺候着弄干头发,坐上床,秦御便迫不及待的将她拉进了怀里去,从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本春宫图来,道:“宋宁留了两箱子书当证据,从里头选了两本好的来,都不是那什么真人的,咱们一起看看?”

  秦御的声音低哑带着某种诱惑,热热的呼吸抚上她微凉的脖颈,一个劲儿的往耳廓里钻,许久不曾被碰触的肌肤敏感的蹿起一串串电流,引得心房似都颤了的颤。

  顾卿晚勾了勾唇,斜睥着秦御,翘起唇角,道:“殿下烧了人家的书铺,却还拿人家的东西,不好吧。”

  秦御一脸无辜,道:“爷这不都是看你喜欢吗,不是卿卿说留一箱子书再烧吗?爷看卿卿好像对这个很感兴趣,来,来,咱们一起看。”

  他说着兴致勃勃的往顾卿晚的腰后垫了一个大引枕,拉着顾卿晚往上一靠,手臂穿过她的肩头,环着她,将书翻了开来。

  顾卿晚瞧去倒笑了,这本春宫图,注重女子的描画,上头的男子就马马虎虎了。每张上的女人都姿态撩人,身子*,那男子却处处遮掩,挂着衣裳。

  难为秦御,从哪儿选了这么本春宫图来。

  想到今日在书铺,她还没看仔细就被秦御一掌挡住的那春宫图,顾卿晚真是啼笑皆非。就没见过比秦御更能吃醋的人,不过一副画,又不是什么旁的男人,倒不准她看!

  她翻了两页,全是这般只注重女人的,顿觉无趣,似笑非笑的瞥了眼瞧的津津有味的秦御,抬手便一掌也盖上了那画中酥胸裸露的女人,道:“不让我看,殿下自己倒看的起劲,这可不公平。”

  她刚刚沐浴不久,脸颊上还沾染着绯红的水意,一双明眸似笑非笑,似嗔非嗔的模样,简直勾人心魄。

  秦御心神一荡,抽出被顾卿晚压着的春宫图便随手丢了出去,翻身压在她的身上,道:“不看就是,爷只看爷的卿卿。”

  他说着便去挑她的衣衫,菲薄的唇带着炙烫的温度落下,大掌也沿着腰线一路往下抚,气息有些微乱起来,“也只摸爷的卿卿。”

  翌日,顾卿晚醒来,秦御果然已上朝去了,顾卿晚起来梳洗用了早膳便往秋霜院去拜见王妃。

  这一个月,王妃允她在大国寺呆着,算是破了规矩的,昨日回府就该来致谢的,只是昨日回来时,天色已不早,礼亲王又在秋爽院,故此便拖到了现在。

  顾卿晚没等片刻就被请进了花厅,王妃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拉着顾卿晚的话,怜惜的说瘦了,还让她一会捎些补品回雪景院去。

  正说着话,丫鬟向雪进来,满脸喜色的道:“王妃,王爷去京郊营办事,路过仙岳楼,想起王妃爱吃那里钟师傅做的菜,便让人将钟师傅买了回来,说是这样,以后王妃想什么时候吃就能什么时候吃了。”

  礼亲王妃闻言脸上也有笑意滑过,却道:“王爷也真是胡闹,钟师傅是陈郡王妃专门请人从南方请来的,是仙岳楼的招牌,他怎么能这么干,这不是阻人财路嘛,来日可让我怎么好再上陈郡王府去?”

  向雪笑着道:“这也是王爷对王妃的一番心意。”

  礼亲王妃点头,道:“罢了,让钟师傅今日准备午膳,然后让周管事将钟师傅送回仙岳楼吧。”

  向雪应了,福了福身才退了下去。

  顾卿晚站在旁边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见礼亲王妃的气色红润,眉目清亮而妩媚,虽然脸上笑意略淡,但到底不像之前提起礼亲王便神色冷淡的样子,加上虽然要将钟师傅送回去,却也不算拒绝了礼亲王的好意,还留钟师傅做午膳。

  顾卿晚便知道这一个月,看来礼亲王和王妃的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

  顾卿晚再度肯定了烈女怕缠郎这条定律,心中暗敲警钟。

  她回到雪景院,就见院子里王妈妈和江妈妈守着一个老大的箱子,如临大敌的站着。

  顾卿晚目光落在那箱子上,挑眉询问的看向两人。

  王妈妈上前福了福身道:“这是方才宋侍卫带着两个侍卫抬进来的,说是二爷吩咐让送过来,放下就走了。”

  说着,她上前将一串钥匙拿给顾卿晚。

  顾卿晚莫名其妙的接过来,吩咐两人将箱子抬进了屋,放在内室的八仙桌上。

  待两人退下,顾卿晚将钥匙交给文晴,示意她打开看看,她自行取了一件常服绕进了净房。

  谁知道她衣裳还没换好,就听文晴一声惊呼,“呀,这……姑娘快来看!”

  文晴并非大惊小怪的人,顾卿晚被她吓了一跳,匆匆走出净房,就见文晴手中捧着个紫檀木大盒子,正瞪大眼对着里头发呆。

  顾卿晚走过去瞧了眼,却见里头放着一张张纸,上面盖着印章还有手印的,她拿起一张来看,略拧了下眉头,道:“这是房契?”

  文晴点头道:“都是房契和地契呢,姑娘看看,满满一匣子呢。”

  顾卿晚翻了翻,果然下头都是,瞧样子足有五六十张之多。

  顾卿晚随意拿出一张就是一千两的水田,再拿起一张是东城一座五进院落房契,令还有各地的店铺房契额,田庄之类的也有不少。

  顾卿晚蹙眉,很显然这些都是秦御的私产,他送这儿来是什么意思。

  她看向木箱里的其它东西,翻了翻,却是有账本,有私库里的东西清单,还有三匣子装的都是银票,甚至还有几大串钥匙。

  顾卿晚不过大致看了两眼,便将东西都丢了回去,盖上箱子,吩咐文晴道:“锁上,先叫两个婆子进来搬开,等着二爷回来再说。”

  文晴却站着没动,迟疑了一下,道:“姑娘,二爷愿意让姑娘帮忙掌管他的私产,这是二爷对姑娘的信赖和心意,姑娘便接管下来吧。何必……何必和二爷拧着,这事儿对姑娘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就算将来郡王妃进门,咱们不往外说,谁又能知道二爷的私产都在姑娘这里呢。奴婢保证,奴婢绝不会将此事说出去的。”

  顾卿晚闻言却摆了摆手,走向梳妆台,坐下后,一面拆着头上的钗环等物,一面道:“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便是掌管着又能如何,上头的房契名还能变成我的不成?就算是能,天上掉馅饼也未必是好事儿,没得被砸死。既然不是自己的东西,我费那个劲儿替旁人打理多傻啊?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儿干。我啊,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来的可靠安心。”

  文晴走过来给顾卿晚通着头发,蹙眉道:“可是二爷拿给姑娘,那就是姑娘的啊。”

  顾卿晚叹息,不知道该怎么让她明白,观念明显不一样,她抿了抿唇,最后只道:“想要拿到什么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知道,你是觉得有这些东西,我在这王府中腰杆就能硬起来,多些保障,将来就算郡王妃进了门,手中捏着这些东西,也能抗衡一二。可是这些银钱之物,我自己就能挣来,我有那心思,还不如打理自己的生意呢。何必替他秦御忙活,有一日,他想要回去了,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再说了,拿人手软,我可不想委屈自己。”

  文晴蹙眉,实在有些听不明白顾卿晚的话。

  二爷将这些东西送过来,怎么会有一日再要回去呢?再说了,姑娘如今人都是二爷的了,还能怎么手软?

  顾卿晚瞧着镜中的自己却轻叹了一声,方才她不过大致瞧了下,箱子里的东西就已经是难以估价了。

  相信她就是凭借着现代学来的能耐,挣个两辈子银子,都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资产。秦御个货,对经商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人家却有这么多的私产,更别提将来还能从礼亲王府分到不知多少。

  想到自己就算累死,到了秦御这儿,相比之下都只能是个穷人,顾卿晚便满心的不开心。

  不过转念她又想开了,没事她和秦御比什么,银钱够用就成了,要那么多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是日,秦御回来,顾卿晚问起箱子的事儿,秦御却道:“爷又不打算娶妻,这些东西,你不管着谁来管?”

  顾卿晚白他一眼,道:“你之前让谁给你管着,那就还让谁来管啊!”

  秦御将她揽在怀里,摇头道:“爷不放心让外人管着,万一被偷着转走些,爷也不知道啊。”

  顾卿晚不觉呵的一声笑了,道:“那你就不怕我偷着转走些?”

  秦御失笑,道:“你都是爷的,转走能转到哪儿去?转来转去,不还是爷的?何必费那个劲儿。”

  顾卿晚,“……”

  感情秦御是觉得她就是他窝里的,有点啥,叼来叼去都还在他的窝里啊。

  秦御见顾卿晚抿唇不语,又道:“行了,你就当爷是给咱们未来孩子的,你这个当娘的先替他们保管着。爷去沐浴了,一会子还得去母妃那边问安。”

  他说着起身去了,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不肯将东西拿回去。顾卿晚瞧着他的背影,眸光微怔,旋即狠狠甩了甩头。

  到最后,顾卿晚也没能将那一大箱子东西再送回秦御手中。又过了几日,便临近重阳节了,大秦的重阳节是四大祭祀节日之一。

  还差几日,王府中就开始在四处都摆上了菊花盆景,准备花糕等物,王妃也已经安排好重阳的行程,准备到时,带着全府的女眷到万岁山登山。

  这日,秦御沐休,刚好浮云堂那边总算是完工了。一早用过膳,秦御便和顾卿晚一起出了雪景院,准备一起去看建好的浮云堂。

  不想还没走到花园,便有丫鬟追了上来,禀道:“二爷,镇海王妃带着云瑶郡主来给王妃送重阳糕和菊花酒,王妃让二爷也过去秋爽院呢。”

  顾卿晚闻言挑了挑眉,脚步顿住,瞧着秦御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唇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03 上交私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