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讨债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唇瓣相贴,清冽而干醇的酒水滑入口中,秦御只觉脑子被轰炸的似有烟花盛开,酒还没入喉,心便醉醺醺的,身子便热的不像话。

  言罢,秦御就见她兀自将酒杯凑到了自己的红唇边儿,红唇轻启,饮了一口,接着便对准他的薄唇压了下来!

  娇嗔的模样使得她的眉梢眼角尽是风情,秦御有些呆怔的张开了嘴,顾卿晚却忽而狡黠一笑,道:“今儿殿下帮我讨回了五万两银子,值得奖赏,我来喂殿下好了。”

  秦御简直要疯了,他刚强迫着自己别开视线,便又看见顾卿晚倒酒时,宽大衣袖下滑,露出的优美光滑的手臂,她芊芊素手捏着一只银酒杯,缓缓送到了他的面前,道:“快喝!不然我就要生气了!”

  她说着,微微坐起身子来,扭着腰倾身过去拎起酒壶倒酒。

  秦御话刚说完,顾卿晚便张开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秦御的耳朵,舔弄了一下,这才在他耳边娇嗔道:“还用好好看才知道好看?难道不该一眼便夺魂了吗?我就不起来,殿下说错了话,先罚酒一杯!”

  她一面说着,一面似不舒适的在他腿上扭了扭身子,秦御顿时呼吸便粗重起来,他额头冒出汗来,却忙笑着道:“爷方才都没瞧清楚,卿卿再站起来转一圈,给爷好好看看……嗯!”

  顾卿晚扬唇而笑,足下轻点,身姿灵动的旋转了下,接着竟然一屁股坐在了秦御的大腿上,不等秦御反应过来,顾卿晚便抬起藕臂揽住了他的脖颈,笑着凑至他的耳边,用红唇似有若无的亲着他的耳朵,娇柔柔的道:“殿下说我今日好看吗?”。

  顾卿晚很少打扮的这样明艳精致,以至于秦御觉得被一阵艳光晃的脑子一片空白,都没听清顾卿晚方才都说了些什么,只点头道:“好。”

  袖子却是宽大的,袖边儿镶着火红的狐狸毛,微微有些短,露出一截带着翠玉镯的雪白皓腕。下头是一袭水红烟罗纱绣白玉兰的长裙,长裙上系着的血玉禁步和她头上插着的红宝石滴珠流苏步摇交相辉映。

  只见这女人身上穿了件银红色纹绣百蝶穿花的小袄,右衽的襟口开的有点大,竟然露出了里头宝蓝色的肚兜边缘来。小袄收腰很紧,显得她腰肢盈盈一握,却又分明凸显了胸前的曲线,那一处鼓囊囊的像是随时能撑破了意料跳出来。

  秦御当下便瞳孔一缩,禁不住口干舌燥的又滚了滚喉结。

  她说话间已脱掉了外头的素面滚银狐腋毛的斗篷,顺手丢在了一边儿。

  顾卿晚将最后一碟子糕点放好,又把食盒搁在一边儿,却没回答秦御的话,反倒悠悠然的去解脖颈下的斗篷系带,嗔道:“殿下这是怪我不关心殿下,过来的太少吗?那往后的日子我天天过来陪着殿下看公文可好?”

  顾卿晚已将食盒放在了桌上,打开食盒,开始一样样的往外取东西。见她还拿出来一壶酒,秦御眸光略闪了下,道:“这可还是卿卿去了内院后,头一回登翰墨院的门,今儿是什么日子吗?”。

  秦御这才舒了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如临大敌的迈步跟进了屋。

  秦御的喉结微不可见的滚动了下,接着他眸光微锐的盯向了文晴,文晴狠狠一捏手,毫不迟疑的冲秦御摇了摇头。

  秦御觉得她的眼神简直像钩子,勾在他的心头,这扭腰回眸的一嗔,简直要将他的魂儿给勾飞了去。

  她也不看楞在廊下的秦御,直接便迈步进了屋,回眸却冲秦御盈盈一笑,轻启红唇,道:“来啊,傻站着做什么。”

  她虽是这样说着,可却并不等秦御点头同意,转身便接过了文晴手中提着的酸枝木食盒,略提了下裙摆,扭腰弱柳扶风的走上了台阶。

  “殿下连夜忙公务,辛苦了。我特意准备了几样吃食,殿下试试看?”

  偏偏她的眸光清澈盈盈,洁净无辜的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勾人,这让她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整个人将皎洁的月光都比了下去,她冲他浅浅一笑,福了福身,纤细曼妙的身姿在斗篷下若隐若现,却有股清幽的暖荷香,似有若无的自鼻端拂过。

  微微上挑的眼角,晕染着一点红色的胭脂,和她眉心那朵红色的桃花,以及红艳艳的唇瓣相得益彰,妩媚的像从桃花丛中走出的女花妖。

  秦御顿时抽了一口冷气,只见这女人分明还化了个精致的桃花妆,本就精致的玉颜被艳丽的妆容点缀的更加勾魂摄魄,妩媚清艳。

  推开门,果然就见顾卿晚已到了廊下,她缓缓抬手取掉了头上的白狐狸毛镶边兜帽,含笑抬眸看过来。

  他到书房中,宋宁已经掌了灯,秦御打着手势让宋宁赶紧收拾,自己便快步迎了出去。

  秦御闻声一个激灵,一咕噜坐起身来,忙忙找了脱掉的衣裳,胡乱往身上套着,汲了鞋子就往外头跑。

  “二爷,侧妃带着人来了,挡不住,都快上回廊了!”

  他正打算的美,外头便传来了宋宁的声音。

  她到时,秦御都已经在外院躺下了,正睡着冰冷明显少人气儿的床上来回的翻腾着。心里想着,这地方真不是人住的地儿,还是再熬小半个时辰,差不多顾卿晚也睡了,他便回去雪景院,抱着女人孩子才睡的踏实。

  一个时辰后,顾卿晚换了一身衣裳,披着皮毛斗篷,带着两个丫鬟,款款的往外院而去。

  文晴觉得顾卿晚的笑容阴测测的,禁不住微微哆嗦了下却二话没说,福了福身跑了出去,兀自往大厨房去了。

  顾卿晚将五十张银票数了又数,心满意足的让文晴取了个紫檀木盒子装起来,这才道:“去让小厨房做几样精致的下酒菜,一会子夜了,我要去前院书房给你们二爷送夜宵。”

  礼亲王府,秦御并没有亲自将银票送到顾卿晚的手中,而是让宋宁拿给了文晴。与此同时,他还让宋宁带了话给顾卿晚,说是今日朝廷上出了点事儿,要连夜和礼亲王议事,让顾卿晚不必再等他回来用膳,早点歇息,也不必给他留门。

  云瑶郡主当日还是知道了秦御派人来要债的事情,当夜便发起了高烧。

  宋宁听到动静也没回头,心里却在想,幸好来的时候随便捡了两根不值钱的药材包了包做样子,就知道是要浪费的。

  宋宁含笑行了个礼,转身就走,嚣张的样子简直让镇海王怒的捡起桌上放着的药材礼品便丢出了花厅。

  宋宁这简直就是明晃晃的威胁,镇海王胸膛起伏,一拍扶手道:“给他五万两银票,送客!”

  宋宁却又笑了笑,道:“王爷也体谅下我们爷,这女人使起性子来,爷也是没辙。何况,就这么五万两的小事儿,王爷您动动嘴皮子,也就结了,免得这字据传出去,让人说郡主赖账,这可就不怎么好听了。”

  五万两银子啊!就算对郡王府这也不算一比小开销了,镇海王双拳紧握,脸色铁青,厉目瞪着宋宁。

  镇海王脸上难看的厉害,他到这会子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人家来探病是假的,说了半天,催债才是真的!

  宋宁上前又抽回了字据,道:“这是昨儿顾侧妃和郡主打赌的凭据,上头有郡主的手印,当时郡主按手印时,丫鬟们都看着呢。这不,顾侧妃催着爷,爷也是没办法,遣了我来王府带银票回去。也就是五万两的事儿,王爷您看着……”

  镇海王愣了下才接过了字据,展开一看,顿时脸色便僵硬了,道:“这是……”

  他言罢,从怀中摸出那张字据呈给了镇海王。

  他含笑连连点头,接着才道:“我们爷也觉得实不该因一些小事儿就坏了两府的矫情,但是吧,爷的后宅就顾侧妃一个女人,难免就宠爱些。爷虽然相信,比试琴艺的事儿和郡主无关,可是顾侧妃却并不这么想啊。所以爷夹在中间,也是为难的。今日以来是让属下来探望下郡主的病情,再来,就是这张字据,还请王爷看看。”

  宋宁闻言面上点头不已,心里却呵呵的笑,要是让镇海王知道,昨儿就是主子亲自带着他去办的这事儿,镇海王会不会当场吐血。

  镇海王也道:“先前在静云女学,说瑶儿在比试中动手脚,都是无稽之谈,宋侍卫回去转告燕广王,就说本王敢拿祖宗名声保证,瑶儿光风霁月,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儿,莫要因误会而坏了两府的情谊。就像是这次瑶儿受伤,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燕广王冲冠一怒为红颜,暗中伤了瑶儿,本王却一点都不相信这个。”

  很快,丫鬟便带着宋宁进了花厅,宋宁上前见了礼,果然关切了云瑶郡主几句,还放了两袋药材。

  他言罢,吩咐丫鬟道:“让他进来。”

  镇海王闻言含笑看向镇海王妃,道:“瞧吧,爷就说燕广王不是为个女人就六亲不认的,这不就派贴身侍卫过来探病问候来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丫鬟匆匆来禀,道:“王爷,王妃,燕广王身边的宋侍卫求见。”

  镇海王妃想着今日在静云女学,娄闽宁为顾卿晚试琴受伤的事儿,难免也觉得娄闽宁可疑起来。

  镇海王摇头道:“到底是亲梅竹马的感情,爷听闻镇国公世子一直不满意现在这门亲事,还在闹退亲呢。这男人有时候痴情起来,也是女人想象不到的。”

  听镇海王也这么说,镇海王妃禁不住道:“可是那顾卿晚都已经成了王府的侧妃了啊,镇国公世子也早就定了亲事的,他当真还能为了顾卿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镇海王拧了拧眉心,道:“爷已经让人在出事儿的那一段山路上来来回回的找了好几遍,却还是半点线索都没找到。动手的人,是个心思缜密,能耐不凡的。其实瑶儿不相信也是有道理的,爷也总不相信,这事儿会是燕广王干的,燕广王虽然形势跋扈狠辣,但瞧在过去爷曾教过他武功的份儿上,多多少少还是给镇海王府几分脸面的。从前对瑶儿也算宽厚,他该不会为个女人就如此折磨瑶儿才对。倒是镇国公世子,面上温润如玉,实则却是个狠角色,这事儿指不定还真是他做下的。”

  镇海王妃叹息一声,点了道:“我听爷的。”

  镇海王妃从云澜院出来,和镇海王对坐在花厅中,难免便说起了方才的事情来,镇海王道:“瑶儿自小就敬爱师兄,不愿意相信,也是在所难免。太医说了,她不能情绪激动,这事儿还是莫再和她说了。让她安心养伤吧。”

  镇海王妃又哄了半响,云瑶郡主才闭上眼眸睡下。

  云瑶郡主神情激动,禁不住挥舞着双手。镇海王妃见此,忙忙压住她的手,道:“好,好,不是他,母亲也相信不是她。你莫多想了,这事儿,你父亲会查个清楚的。”

  顾卿晚这个贱人,四处蛊惑男人,她一定不能让秦御一直被这样的女人蒙骗蛊惑!

  云瑶郡主越想越觉得不会是秦御,秦御怎么可能对她这样残忍。想到比试琴艺前,就是娄闽宁冒出来替顾卿晚挡了灾,再想到娄闽宁因碰了那琴,十指受伤,云瑶郡主便觉得一定是娄闽宁干的。

  云瑶郡主闻言却神情激动起来,道:“不!一定不会是师兄做的!不会是师兄,师兄他不会这么对我的,我死也不相信是师兄做的!母亲,你相信我,师兄不是翻脸不认人的,他外冷内热,最是重感情了。一定是镇国公世子做的,一定是他!他到现在还受顾卿晚的蛊惑,报复我替顾卿晚出气!”

  镇海王妃坐在云瑶郡主的床边,见她如此,难免垂泪道:“当真是想不到,不过三两年功夫,秦御便成了现在这种样子,六亲不认,阴狠毒辣,鬼迷心窍,简直是被狐狸精给勾了魂了!从前母亲看他对你还有几分亲近,如今怎么就这样的手段残忍!”

  镇海王妃安慰了几句,便接着由姜太医给云瑶郡主治手,待弄好已是两个时辰后。云瑶郡主中间晕厥了两次,好容易才将手指弄的跟熊掌一样,她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眼黯淡的喘息着。

  云瑶郡主心中的痛苦像一杯浓浓的苦水,将她淹没,她扑进了镇海王妃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手疼,总是比心碎要好过一些的。

  还有,这次她受伤的事儿,当真是遭了天谴吗?不,一定是人为的,甚至那个答案已在云瑶郡主的心头,可她就是不愿相信,不愿再深究下去。

  云瑶郡主被镇海王妃安抚着,却心中愈发的悲愤,她根本就不想嫁给谢从江,如今她连手都坏了,还如何能够和顾卿晚争夺宠爱?!

  她一声声的道:“瑶儿别怕,手还是能养好的,将来弹不成琴便不弹了便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好好休养,江哥儿是个好的,他是不会因此嫌弃你的,千万放宽心。”

  见云瑶郡主哭喊着竟要往他身上扑过来,姜太医面露惊吓之色,慌忙退后。镇海王妃忙忙上前安抚着云瑶郡主。

  云瑶郡主闻言脸上神情一瞬狰狞,尖叫一声,嘶吼道:“你说我的手废了吗?这和废了有什么区别!?”

  他再度摇头,事实上他已经往好的地方说了,云瑶郡主的手只怕将来养好了,手指的形状也不会好看。

  姜太医闻言面露为难和惋惜之色,长叹了一声摇头道:“郡主等诊治之后,好生修养,配合吃药养着,将来或许这手还能拿物取物,原样是不可能恢复的,至于弹琴,那更是……”

  姜太医言罢,云瑶郡主已经熬过去了一波巨疼,她双眸猩红,气喘吁吁的盯着姜太医,道:“我……我都能忍受,只是,姜太医,我的手能够恢复原样吗?我将来还能不能弹琴?”

  姜太医用袖子擦了下额头冒出的汗,道:“郡主的手被马儿践踏过,如今指骨裂的很厉害,若然不施以针法再钉入骨刺,好生固定住,长上一年半载的,这根本就不可能好啊。”

  旁边镇海王也禁不住拧眉开口道。

  “姜太医,能不能快一些,我看这孩子真是受不住了。”

  镇海王妃站在床榻旁边,眼瞧着最擅长治骨的姜太医摆弄着云瑶郡主软趴趴的手指,疼的云瑶郡主直踢腿,几个丫鬟强行按着她的身体,都有些按不住,镇海王妃不觉额头冒汗,心疼的无以复加。

  “瑶儿,你坚持住,手对女子太重要了,只有一次彻底将骨都接好,往后才能好好的。若不然,这一双手可……”

  云瑶郡主的闺房中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声,云瑶郡主正在接受太医的诊治。

  镇海王府,云澜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27 讨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