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暴怒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弦禛回来后也不过只呆了一炷香时辰,和庄悦娴说了些话便又离开了。

  庄悦娴却以为有孕变得战战兢兢起来,躺在床上竟都不敢下床,顾卿晚再三保证她的胎相很稳,总卧床反倒对养胎不利,庄悦娴才听了顾卿晚的,没再那样紧绷着。

  两个有孕的女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话题还总免不了围绕着未来的孩子,顾卿晚和庄悦娴整日里坐在一起谈谈孩子,说说育儿,日子倒是过的非常快。

  礼亲王府中,礼亲王妃见这么两日了还没有顾卿晚的任何消息,一颗心沉了又沉。礼亲王也被惊动了,询问过此事后,增派了不少人手在京城及京郊各处寻找。

  这日顾卿晚正和庄悦娴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做小孩针线,就听外头传来一阵喧嚣声,紧跟着朱公公便快步走了进来,道:“外头来了些官军,说是搜拿潜入京城的流匪,还请公主和大姑娘先移步躲一躲。”

  庄悦娴闻言忙站起身来,冲顾卿晚道:“晚晚快跟嫂子来。”

  顾卿晚听闻外头的动静越来越大,便忙跟着庄悦娴进了屋。她想顾弦禛既然将她们安置在这茶楼的后面,就一定有什么密道之类可供躲避转移的地方,不然顾弦禛一定是放心不下的。

  果然,庄悦娴进了内室后,按照顺序移动了几个机关,拔步床便慢慢挪动了起来,很快就显露出一条通道来,后来隐藏着一个暗室。

  顾卿晚和庄悦娴进了暗室,外头自有训练有素的下人将所有可疑的地方都收拾了。

  这次的官兵搜的特别仔细,不仅四下里都查了个遍,还盘问了茶楼的伙计不少事儿,足有小半个时辰,朱公公才敢将顾卿晚二人放出来。

  重得光明,朱公公却冲顾卿晚道:“老奴方才打听过了,这次带兵搜查的乃是京畿右武卫的冯将军,这个冯峰乃是礼亲王府家奴出身,最近并没听说京城出什么乱子,也没听闻有什么流匪逃窜进京。老奴方才留意过了,那些官兵说是查流匪,可对丫鬟们倒排查的更仔细些,且还带了擅长机关之术的人,幸而这暗室乃是出自高人之手,不然……老奴方才可真是吓出一身冷汗来,公主和大姑娘没受惊吧?”

  顾卿晚听朱公公说这些,便知道这些官兵是在搜查自己的。她不觉有些发怔,着实没有想到,礼亲王府为了找她竟然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要知道在京城中动兵马,那可是大忌讳啊,一不留神便要被世人诟病有谋逆不臣之心的。

  她原本以为她走了,只有秦御会费尽心机的找寻她,却不想王妃和礼亲王也会如此着急,有心要找她回去。

  见她怔怔的,庄悦娴握住了顾卿晚的手,顾卿晚方回过神看向庄悦娴。

  庄悦娴的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顾卿晚顿时便笑了起来,无奈的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偷拿了王府什么稀世珍宝呢,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这样不遗余力的寻人。大嫂莫要担心,我没事儿。”

  庄悦娴却扫了眼顾卿晚的腹部,心道可不就是拿走了王府的珍宝吗。

  这些时日,庄悦娴也有一直在暗中关注着礼亲王府的事儿,也听说了因顾卿晚,秦御的亲事变得有些尴尬为难的事儿。

  她这两日本以为,礼亲王妃对顾卿晚的离开,应该会喜闻乐见的,如今瞧着这样子,倒是她误会了。礼亲王妃对顾卿晚,大抵还真像是顾卿晚所言的那样,很宽厚很真诚。

  庄悦娴想着这些,心思难免略动,她是女子,总觉得女子还是能从一而终便从一而终的好,兴许顾卿晚和秦御并不是一定就没个好结果的。

  顾卿晚并没有发现庄悦娴的神情变换,她的心思已经跑到了秦御身上,总觉得秦御知道消息后,还会派人掘地三尺的寻找,这次躲开了,下次未必保险,万一暗室被发现了呢。

  等顾弦禛回来,顾卿晚觉得自己得和大哥商议一番,能早些离开京城,还是早些离开的好。想到会被秦御找到,顾卿晚竟觉得有些胆怯害怕。

  顾卿晚离开王府的消息是四日后传到秦御封地的,彼时秦御已经离开了发生地动的谷城县,入了秋平城。

  秋平城是秦御封地最为繁华之处,盖因这里水路发达,乃是通往京城的运河的一大港口,也是封地的经济中心。

  秦御抵达时,已是入夜时分,秋平的官员们却没人入睡,全都穿戴着齐整的官服,恭敬的站在城门外迎接。

  秦御在城门外勒缰停下,官员呼啦啦跪了一地。秋平城知府吴大人待秦御喊了起,忙忙爬起来凑了过去,道:“郡王府都收拾妥当了,王爷一路辛劳,下官们在登云楼略备酒宴给郡王接风洗尘,不知郡王可否赏下官们一份薄面……”

  虽然已经入夜,但秋平城却还灯火璀璨,尤其是沿河的烟柳巷等处,阵阵歌声靡靡传来,给这个夜色平添了几分旖旎的温柔。

  秦御端坐在马上,扫了吴大人及其身后众官员一眼,甩了甩手中马鞭,却道:“今日时辰已晚,便算了,明日本王在郡王府中设宴,再请诸位大人好聚。都回吧。”

  他言罢,马鞭一抽,双腿一夹,已一马当先进了城门。

  苏哲停下提点了吴大人两句,无非是,殿下今次着急归京,不必搞那些花哨事儿,早些将政务整理清楚,殿下看政绩说话之类的。

  吴大人连连点头,苏哲这才拍了拍吴大人的手,冲矗立在寒风中的诸大人抱拳行礼,这才紧随而去。

  待秦御和一众亲随踏着如雷的马蹄声远去,后头穿姜黄色朝服的钱大人走了上来,低声道:“明泽兄看,那位云姑娘可还要送不送?”

  每年秦御来封地,封地官员自然都是安排有女人的,只是往年送的女人秦御都没碰过,好似并不喜欢,也不热衷,自前年起,便没再给安排。

  可今年封地的官员却听闻秦御纳妾了,并且还极是宠爱那妾室,这开了荤的男人自然不能和从前比,官员们顿时觉得今年有必要给再挑选些女人备着。这个云姑娘就是里头最绝妙的。

  本来是安排了在接风酒宴上跳舞助兴的,秦御不赴酒宴,钱大人才有此问。

  吴大人想了下,吩咐道:“还是送过去吧,殿下喜不喜欢是殿下的事儿,咱们心意总得尽到了。”

  秦御的郡王府就建在这繁华的秋平城中,虽然比不上皇宫的规模宏大,但却也建造的富丽堂皇,气派异常。

  他驰马直接进了郡王府,洗去一身风尘后,出了净房便直接进了书房,苏哲已经将各种需要处理的文书账目等分门别类摆放在了书案上。

  秦御往书案后落座,苏哲犹豫了下,却道:“爷,方才吴大人派人送了一位姑娘来……”

  他话没说完,秦御便抬眸扫了他一眼,眸光有些微冷,苏哲本能闭了嘴,浑身汗毛直竖。

  兔兔已从秦御的袖中跳了出来,它也跟着美美的洗了一身尘土,一边儿抖耸着身子,甩下一桌水珠,一边儿冲苏哲龇牙咧嘴的做鬼脸,末了又冲秦御连连摆手。

  秦御自然瞧的出兔兔的意思来,心里却在想,离开京城时,他还和顾卿晚提过,要不要将兔兔留下来陪她解闷。

  可顾卿晚却说,他一人在外,烦闷时只比她要多,还是让兔兔跟在他身边,聊表慰藉方好。

  她一心为他着想,秦御心中感动,自然随了顾卿晚的意。

  此刻看着兔兔这般,秦御不觉在想,顾卿晚是不是让兔兔来监督他的?想着这个,他心中竟不觉不快,反倒有些美滋滋的。

  “这点事儿,还用本王亲自吩咐你才知道怎么做?”

  秦御已翻开了文书,却声音微凉的冲苏哲说道。

  苏哲如今已经很清楚顾卿晚在秦御心中的位置,也知道秦御这些时日每日处理政务到深夜,就是为了尽早赶回京城去,根本不可能有旁的心思。

  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敢随意处置那位被送来的云姑娘啊。

  他面露为难之色,道:“爷还是见见那位姑娘吧,这位云姑娘略……略有些不妥。”

  秦御闻言抬眸看向苏哲,见苏哲站在那里,脸上神情有些为难,他神情一定,摆了摆手。

  苏哲退了出去,片刻外头便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很轻盈,单听声音就有种美人巧移莲步的意思。

  书房中光线随着房门的推动和关合,晃动了一下,秦御知道那姑娘进了屋,只他却并没抬头,依旧专注的盯着手中的公文。

  直到桌上围着砚台撒欢儿玩耍的兔兔发出一声略微受惊的尖声。

  秦御抬眸便瞧见屋子正中站着一个身段曼妙的姑娘,身穿青莲色长褙子,素白挑线裙,盈盈腰肢束着一根宝蓝色绣红色缠枝花的腰封。

  因那腰带的颜色是素淡中唯一的一抹亮丽,倒将细腰和腰肢上傲人的曲线凸显的分外明显。她头上简单的梳着单螺髻,插着一根碧绿流苏步摇,眉目如画。

  恰烛光爆开一个灯花,秦御怔了下,异色眼眸闪过一抹流光,惊喜道:“卿卿?”

  灯花引起的火光平静下来,秦御才瞧清那姑娘的神情,她正怯生生的看着他,脸色羞红,眸光情意绵绵,气质清纯,却并没有那种什么都不需要做便能自成风景,勾的他神魂颠倒的劲儿。

  虽然眼前女人和顾卿晚足肖似了七八分,可秦御却立马清醒了过来。

  他异色眼眸中的喜色顿时褪尽,取而代之是彻骨的冷意,连眉心也凛冽的蹙了起来,沉声道:“混账东西!”

  秦御似终于难压怒气,低沉带着火气的声音响起,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文书。

  苏哲见他动了怒,顿时就已知道了秦御对这姑娘的态度,忙将那姑娘带了出去。

  那姑娘好似不明白为何秦御前一秒好似很喜欢的样子,后一秒便动了怒,她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惹怒了贵人。

  她脸色变得有些惨白,被苏哲赶着往外走,还泪光盈盈的频频回头。谁知道一直蹲在桌上瞪着眼的兔兔却忽而蹿下了桌子,宛若一道金光,瞬间到了那姑娘跟前,抓着那姑娘的衣带便爬了上去,跳到其脸上,伸出爪子便是两道子血印刮了上去。

  那姑娘被兔兔吓了一跳,根本没看清袭击自己的是什么动静,尖叫着一边儿晃脸,一边儿胡乱挥舞着双手。

  兔兔像是被她拍到,直直飞了出去,坐在书案后的秦御纵身而起,准确无误的将飞到了空中的兔兔接了下来。

  兔兔却两眼一番晕了过去,秦御无奈的看了眼瘫软在掌心无声无息的兔兔,抬眸冷冷扫了眼那姑娘,道:“滚出去!”

  那姑娘浑身一震,解释的话顿时断在了口中,惶急的珠泪直流,晶莹的泪珠儿映衬着两道细微的红痕,竟然有种凄艳之感。

  秦御却愈发厌恶,托着兔兔,回了书案后。

  苏哲毫不迟疑的将人弄了出去,回到书房果然见秦御的脸色还有些发黑,见他进来,秦御才靠在了椅背上,舒了一口气,神色恢复常态,吩咐道:“去查,这女人从哪里来的,怎么到了吴耿年手上,从前做什么,伺候过谁,都给爷查个一清二楚,爷看他吴耿年是活腻了!”

  苏哲也是男人,他很明白自家主子,男人玩儿女人,弄几个相貌相仿的伺候着,那叫情趣,可这男人若是真将哪个女人放在心尖上了,怎么可能容忍这等事儿发生。

  这种被送人的姑娘,一般都是经过调教的,也不会是什么正经地方来的。这个云姑娘谁知道先前是什么肮脏地方的,又经过什么调教。想必自家主子一想到她顶着顾侧妃这样肖似的一张脸被别个男人把玩调笑,杀了她的心都有了,更别提什么喜欢了。

  更何况,主子宠爱顾侧妃虽则京城都传遍了,但是这封地离京城相距甚远,这事儿就算传了过来,顾侧妃的容貌也不可能轻易传过来才对。

  这个云姑娘,来的就有点蹊跷了,难保里头没什么猫腻。

  苏哲闻言神情严肃的应了,迟疑了下又道:“那……那个云姑娘该如何处置?”

  秦御眸中杀气一闪而过,然则想到她那张和顾卿晚足有七八分像的容貌,到底迟疑了下,竟觉有些下不去手,他拧了拧眉才道:“先带下去,找人看牢了,查清楚再说。”

  苏哲退下,秦御却有些恹恹的,提不起精神再看文书。

  他依在椅背上,抬手揉了揉眉心,将一双长腿舒展交叠着搭在了书案上,又用脚尖踢了踢躺在桌上装死的兔兔,道:“别装了,爷又不会打你。”

  兔兔顿时睁开眼眸,偷瞄了秦御一眼,吱的叫了一声,顺着秦御的长腿便一路跳到了他的胸前去,拿小脑袋使劲的蹭着秦御的胸膛。

  秦御瞧着它讨好的样子,奇怪道:“爷只当你喜欢美人才黏上卿卿的,原来不是啊。那是为何呢?”

  秦御很疑惑,兔兔怎么会那么喜欢顾卿晚,不过想到同样是那样一张脸,自己看到那姑娘除了愤怒便是膈应厌恶,一时便又理解了兔兔,道:“你是不是也想她了?却不知那女人可有思念爷。”

  兔兔吱吱叫了两声,又蹭了蹭秦御的胸膛。

  苏哲却走了进来,见秦御闭着眼睛,已经没在办公,便道:“爷,张承志从枫城回来了,倒是淘换了几件琉璃器,爷要不要现在就看看?”

  秦御顿时睁开眼眸,有了些精神,道:“把东西拿过来,爷瞧瞧。”

  很快,苏哲便带着人搬了个箱子进来,打开后,顿时流光溢彩。

  箱子中陈放在软棉中的几件精巧琉璃器皿在烛光下折射出七彩流光,分外剔透好看。秦御令苏哲将东西摆放在桌上,却见有一套茶具,一个长颈琉璃花瓶,两个造型精美的琉璃摆件,一个琉璃碗,还有琉璃手串,玉佩之类的几样小件儿。

  打眼一瞧,还都不错,秦御眸光微亮,冲苏哲道:“张承志这次差事办的还不错,赏一百两银子,退下吧。”

  苏哲见秦御拿着那琉璃花瓶正对着烛光仔细瞧,神情明显好了很多,松了一口气,退了下去。

  谁知他刚走到月洞门,便有侍卫脚步匆匆的走进来,两人差点撞上。这侍卫身后还跟着一个风尘仆仆的黑衣人,苏哲一瞧顿时惊异出声,道:“刘田耕,你不是在京城看护顾侧妃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宋统领让你来的?可是京城出了什么事儿?”

  顾卿晚离开的事儿,关乎重大,书信也难说清楚,宋宁专门派了两个侍卫日夜兼程赶了过来。

  这刘田耕赶路嘴唇都干裂了,虽然心里害怕,但事情躲不过,也拖不过,见了苏哲便道:“苏统领快带属下去见二爷。”

  见他这样便知是出了大事,苏哲忙带着刘田耕往书房去,推开书房门,刘田耕深吸一口气跟着苏哲进去,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禀报道:“禀二爷,二爷离开京城的翌日,皇上便下了圣旨,赐婚二爷和云瑶郡主。”

  秦御看见刘田耕进来便也知道是出了事儿,把玩着琉璃盏的动作略顿,凝眸盯着刘田耕。

  闻言他眸光一凝,接着一张妖冶的俊面像是被冰层覆过,瞬间显出锋利的线条来,捏着琉璃盏的手有些控制不住力道。

  他将琉璃盏放在了桌上,好似怕自己一时恼怒会打碎了它。

  轻舒了一口气,秦御心中却并没多惊慌担忧,只是恼怒气恨于皇帝的行为。

  若赐婚的是旁人,秦御大抵还会焦急,害怕顾卿晚难过误会,可云瑶郡主,他却不会担心。

  顾卿晚很清楚他对云瑶郡主的厌恶,也很清楚他是不会遵照圣旨迎娶云瑶郡主的,秦御觉得,他和顾卿晚这点心有灵犀的默契还是有的。

  “呵……”他禁不住冷笑了一声。

  他不相信若没动手段,皇帝会突然下旨赐婚。既然有些人自己往死路上撞,他也没必要顾忌两府从前的交情。

  “赐婚?呵,既如此,便让侧妃准备婚事吧。”

  他重重咬着婚事二字,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圣旨既下了,便没公然抗旨的道理,面上该做的还是要敷衍一下,也只要这样,才好降低某些人的防备心,他才好行事搅黄了这亲事。

  秦御觉得这话带给顾卿晚,顾卿晚必定是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的。毕竟他若真准备成什么亲,怎么可能让她来替自己准备婚事?

  谁知他的话落下,刘田耕的脸色却变得有些白,更加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道:“禀爷,侧妃……侧妃带着小郡王……跑……跑了,没……没法准备婚事了。”

  顾卿晚有孕的事儿,秦御的心腹侍卫们倒是有一两个人知道,毕竟他们要保护顾卿晚,孕妇有很多要注意的,宋宁该提点的是要提点下的,以免出现意外。这其中便包括刘田耕,故此刘田耕才更加害怕,说完这话额头冷汗像雨水直往下砸。

  秦御好似没听没听明白刘田耕的话,瞳孔一缩,整个人都僵了片刻,接着才神情平静的道:“呵,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很轻,好像还带着点笑意,似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又好笑之极的话一般。

  刘田耕却浑身一颤,颤抖着从怀里取出一封信,膝行着来到书案前,将那封信呈了上去。

  秦御却没接那信,他目光直直落在那信上,半响都没挪眼。

  屋里连苏哲,三个人,却半点声息都没有,就连方才还欢实非常的兔兔,也意识到发生了可怕的事儿般,缩着肩膀一动不动的。

  那信封上偌大的字,秦御亲启,是顾卿晚的亲笔。

  秦御盯着,眸光愈来愈黑沉,难辩情绪。

  刘田耕的手越抖幅度越大,手上的汗都茵湿了信封的纸,抖的快拿不住那信了,秦御总算伸出手,从刘田耕的手上取过了信。

  他取过信后便没再迟疑,动作很迅速的拆开信封,取出信纸,抖了一下,也不知是太过用力,还是怎的,那折叠的信纸反倒没被抖开。

  秦御似闭了下眼,这才用两手展开了信纸。

  那封信那么简单,他几乎一眼便扫完了全部,他身子僵直着,一双盯着那信不眨不眨的异色眼眸却渐渐浮起一层似愤恨似悲恸的冷色血红来。

  接着他忽然一挥手臂,哗啦一声,那张信随着满桌的琉璃器在空中折射出一道幻彩,哗啦啦的重重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琉璃片飞溅的到处都是。

  苏哲死命垂着头,跪在桌前的刘田耕浑身抖着,都快哭出来了。

  就听头顶传来秦御暴怒粗噶的声音,“滚!都滚出去!”

  苏哲和刘田耕不敢多留,看都不敢看秦御一眼,便弓着身飞快退了出去。倒不光是害怕主子迁怒他们,而是他们心存敬畏,主子这般超出常态的模样他们看了不合适。

  屋里彻底安静下来,可这种安静和空荡秦御发现自己更受不了,他的双拳早已紧紧捏了起来,因太过用力抖动不已,手臂上鼓动的筋骨甚至撑起了单薄的亵衣。

  见桌上还残留着一根琉璃双鱼鸡心禁步,因太过扁平幸免于难,静静躺在那里,散发着流光溢彩的美,秦御眼前好像也浮现出那个浑身上下都似有流光溢彩光芒的女人,他暴怒的抄起那玉佩,狠狠掷了出去。

  玉佩砸在了窗棂上,碎裂声,将整个夜色都敲的支离破碎起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41 暴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