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云瑶郡主受虐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镇海王妃真狠,她只是要让自己有什么手段都使不出,断了她和外界交流的一切可能啊!

  云瑶郡主觉得这一切荒谬极了,她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然而手上真实的疼痛感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成为了不会说话,废了双手的废物。

  她怎么能,她怎么敢!

  镇海王妃,她竟然狠心的废了她的手,灌了她哑药!

  那药,她终于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了!

  她哑了!

  即便她再用力,从她的喉咙间发出的都不过是几个浑浊而模糊的音节,短促粗嘎,难听难辨!

  她僵了片刻,再度张口,然后她确定了。

  她喊着哭着,陡然间她闭了嘴,整个人都僵硬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没听到自己发泄般的尖叫声!

  她的手,废了,彻底废了!

  入目,那已经算不得手了,手指扭曲成古怪的形状,红肿宛若猪蹄,更可怕的是,手指软趴趴的,她根本就无法指挥手指动作!

  她的目光落在手上,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云瑶郡主是被疼痛折磨醒的,她睁开眼睛,眼中一片刺疼,她发现自己身上的绳子已被解开,还没来得及高兴,云瑶郡主便发现自己的双手,疼痛那么剧烈,手上这些时日一直缠裹着的绷带竟然被拆掉了。

  等云瑶郡主再度醒来,外头太阳偏西,竟然已是翌日的半下午时。

  她被婆子折磨的晕过去又醒过来,待两只手被彻底废掉,她也抵不住疼痛,陷入了深度昏迷中。

  云瑶郡主被生生折磨醒来,野兽般嘶哑的叫声被汗巾堵着,溢出破碎的呜咽声。

  还没长好的筋骨重新被生生碾碎,想也知道,再也没好的可能了。

  疼!撕心裂肺的痛!

  只是,镇海王妃的吩咐,她们却不敢不听从,两个婆子上前去,便用绳子捆绑了云瑶郡主,又往她口中堵了汗巾子,其中一个婆子才站在床上,另一个婆子按着云瑶郡主的手,那婆子咬着牙,狠狠踩在了云瑶郡主包裹着的伤手上,重重碾转起来!

  镇海王妃这是要断了云瑶郡主和外界的联系啊,这也太狠了。

  镇海王妃的意思是,让她们废了云瑶郡主的手!

  屋子里留着的几个心腹丫鬟和婆子却浑身发凉,她们岂会听不明白镇海王妃的话?

  她言罢,没再看云瑶郡主,转身出去了。

  婆子们终于松开了云瑶郡主,看着无声无息躺在那里的云瑶郡主,镇海王妃抿了抿唇,沉默着站了片刻,才吩咐道:“将她捆绑起来,堵住嘴,莫让她将药吐出来。还有,她的手……既然已经废了便莫再费心医治了吧。”

  云瑶郡主即便平日再工于心计,也是个从小顺风顺水长大的十多岁小姑娘,此刻被硬逼着喝了药,整个人都快疯了,最后她到底没有抵挡住害怕,晕厥了过去。

  她被灌下的究竟是什么药,她会不会也得重病,很快便被暴毙?

  对了,就在前两年,父亲的另一个妾室,莫名其妙便因熬夜做针线瞎了眼。

  后来她偶然听闻下人们嚼舌,说那个妾室根本不是生了病,而是被下了药。

  她还记得小时候,镇海王有一房非常得宠的妾室,在镇海王出京办差没多久,便满身出脓包,被镇海王妃派人养病送出了郡王府,没几日便传来那妾室在庄子上不治身亡的消息。

  云瑶郡主从前便怀疑过,自己生母难产,可能就是镇海王妃动的手脚。

  这时候知道的阴私事儿越多,越会陷入恐惧的深渊。

  什么喝下去能绝育的,能避子的,能生恶疾的,能难产血崩的,甚至是能死的无声无息的……等等。

  她知道内宅妇人的手段有时候比外头男人更阴狠毒辣,像振海王妃这样的当家主母,为了管制下的妾室丫鬟之类,有的在成亲时,就会陪嫁一些特殊的药和药方。

  苦苦的汤药滑落进口中,灌入肠胃,因为不知道自己被强行灌入的是什么东西,故此云瑶郡主心中惊惧反倒被放大了无数倍。

  明珠上前,这次再不敢有丝毫的温柔迟疑,死死掰开云瑶郡主的嘴便将汤药一口口的都喂了进去。

  明珠走近,云瑶郡主见镇海王妃不为所动,绝望而可怜的又去看谢从江,只可惜谢从江却淡漠的最后扫视了她一眼,转身大步出去了。只留给云瑶郡主一个冰冷决绝的背影。

  云瑶郡主尖叫一声,婆子们用了更大力气死死按住她,并伸出粗壮的腿来,压住云瑶郡主乱踢的双腿。

  然而镇海王妃一朝认出云瑶郡主的真面目,却是再也不会被她轻易糊弄了的,镇海王妃甚至没回应云瑶郡主的哭诉,她冷漠的吩咐明珠道:“灌药吧。”

  她希望能够借着认错,唤醒镇海王妃对她的慈爱之心,闯过这一劫难。

  云瑶郡主说的真诚厚意,好像她这么做都是为了谢从江好,为了镇海王府好一般。

  眼前明珠又端了一碗汤药进来,云瑶郡主改变了策略,哭着道:“母亲,求你绕过我吧,我只是太爱燕广王,入了魔障,这才会做下蠢事啊,我不是有意害舅舅一家的啊!表哥他是男子,将来又一定能请封伯府世子之位,就算是名声上略有瑕疵,将来只要有了军功,请封了世子,亲事根本就不成问题。等过个两年,人们谈起今日之事儿,表哥也不过多个风流倜傥的美名罢了。我都想过了,只要我嫁到了礼亲王府,一定会尽全力弥补过错,帮助表哥拿军功,礼亲王府那样煊赫,我嫁过去,与我们镇海王府,也是一桩好事,母亲走出去旁人也能多敬重三分啊!”

  镇海王妃明显已经洞察了一切,云瑶郡主虽然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此刻她也看的明白,不管是谢从江还是镇海王妃,都是任她舌灿莲花,都不可能再信任她的。

  镇海王妃听罢却冷笑起来,道:“真是好一张巧言令色的嘴!也难为你为哄我费尽心机,这样天生心机沈沉的贱人,才十来岁就如此诡计多端,我在后宅混了大半辈子,栽在你的心中倒也不冤!只是,你也别将我当傻子看,到了现在还被人哄骗?!”

  云瑶郡主的话,听着是没多大攻击性,还在为镇海王妃着想一样,可是却将她能抛的筹码都抛了出来。

  云瑶郡主的心沉到了谷底,她知道自己不能认罪,一旦认罪,他们是容不下她的,她哭着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母亲,我是您亲手教养大的,到底是谁说了什么,你怎么相信别人,胜过相信自己的女儿呢?还有,母亲,我是太后的养女,是赐婚给燕广王的朝廷郡主,我若出了什么事儿,朝廷是要追查的啊,母亲是郡王府的主母,怎么能做给郡王府抹黑的事呢?母亲将我怎样了,我没关系,可父亲……父亲会生母亲的气,和母亲生嫌隙的啊!”

  谢从江的话,告诉云瑶郡主一个讯息,那便是他和镇海王妃已经坚信了此事,根本就不愿听她任何辩解。

  她辜负了他,根本不值得他那样对待,他真恨自己瞎了眼,怎么看上这么一条毒蛇!

  他什么都顺着她,可她又是怎么对待他的?!

  谢从江有些执拗的看着云瑶郡主,他对云瑶郡主真的很好,他那么爱她,一直在等着迎娶她的那一天。她将婚期推迟了又推迟,他也一直以为她是想要在闺阁中多陪陪姑母的关系,甚至主动劝说自己的父母,晚些定婚期。

  “到了这时候你还想要利用欺骗我吗?欣荷已经都说了,我来不是想听你狡辩的,我只想问一句,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却再也不是从前的宠溺怜惜,爱慕宽容,谢从江的眼睛里只有愤恨厌恶,自嘲冷漠。

  然而这次云瑶郡主可怕的发现,谢从江神情复杂,一双盯着她的眼睛却毫无所动,不,也不是没所动,她还是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了情绪的。

  往常不管她想要谢从江做什么,只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就会从了她,她知道谢从江喜欢她,他拒绝不了她的。

  她美眸盈盈,无助而委屈,依赖而纯净的盯着谢从江,就像从前无数次那样。

  云瑶郡主哭着道:“什么为什么?表哥,你和母亲到底怎么了,你们一定是误会什么了,你快替我劝劝母亲,不管什么事儿,我都可以解释的啊。表哥,从小你就最疼我,你不要这样好吗,我好难过。”

  谢从江却好像很欣赏她惊惧的模样,他往前又走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盯视着被婆子们合力按着,浑身倒满黑浓药汁,宛若一条疯狗般的云瑶郡主,道:“为什么?”

  她眸光陡然一震,一瞬间便猜想到发生了何事,她惊恐的心脏都缩在了一起。

  他自从跟进来就一直站在门廊处,被两个婆子和多宝阁的阴影挡住了身影,故此云瑶郡主到现在才看到他。

  谢从江愤恨的盯着这样的云瑶郡主,恍然往前走了两步。

  头发散乱,双眼通红,满脸湿汗,脸色却苍白的像鬼,映衬着她这些天愈见消瘦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平日的端庄优雅,明艳美丽?

  云瑶郡主痛苦的咳嗽着,想要将不小心喝进去的汤药吐出来,挣扎间整个人狼狈到了极点。

  “咳咳……”

  镇海王妃沉声吩咐,明珠也不敢去弄手上的伤口便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废物!再去熬药端来!”

  明珠浑身一抖,不敢再迟疑,捏着云瑶郡主的下巴便往里灌了一大口浓浓的汤药,云瑶郡主死命的摇头,挣扎间一口咬到了明珠的手,明珠疼的惊叫一声,药碗便被打翻了。

  见明珠半天一口汤药也没灌下去,镇海王妃冷冷的扫了过去,道:“是要本郡王妃亲自来吗?既然连碗药都喂不进去,那郡王府也没必要养着你了。”

  云瑶郡主挣扎不已,明珠有些犹豫,毕竟平日里镇海王妃是对云瑶郡主很不错的,母女感情也一向很好,而且云瑶到底是朝廷的郡主,还被赐婚礼亲王府了。

  她哭着看向镇海王妃,求饶道:“母亲,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母亲,求求你不要这样。啊!我不喝!这是什么东西,我不喝!滚开!”

  此刻镇海王妃发了令,竟然就能掌控住她的整个闺院,没有人敢反抗,她的少数几个心腹已被迅速看守了起来,没有人能够救她。

  云瑶郡主发现,平日里她在振海王府中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然而掌控着整个镇海王府的女人,却还是镇海王妃。

  她听到外头传来她的大丫鬟明月的惨叫声,接着那声音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发出更加令人惊恐而不安的呜呜声。

  没有丫鬟进来,没有人来帮她。

  云瑶郡主疯狂挣扎着,可她那点子力气,根本就不可能挣扎的掉两个婆子的钳制,她那点花拳绣腿,在两个婆子的绝对力量面前,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云瑶郡主瞪大了眼,满面惊恐,还没来得及多言,两个婆子已在镇海王妃的示意下,上前死死按住了云瑶郡主。

  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闻言沉着脸上前,后头镇海王妃的大丫鬟明珠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黑浓汤药便走了过来。

  云瑶郡主简直难以置信,镇海王妃竟决绝至此,连和她多说几句发生了什么事儿都没有,便要动手了!

  她这幅样子看在镇海王妃眼中却更加气恨,镇海王妃退后了一步,道:“来人,伺候郡主喝药!”

  她死不认账,还在糊弄镇海王妃,脸上写满了伤心惊惶,难过还有对镇海王妃的关怀和担忧。

  故此她哭着道:“母亲,我是您的女儿,您的云瑶啊,我什么都没做,我不明白母亲在说什么,母亲你到底怎么了?”

  只是欣荷有不傻,该是死也不会透露半点才对。云瑶郡主完全想不到秦御会不走寻常路,直接杀进了定江伯府。

  唯一的漏洞便是谢府的欣荷姨娘,因为进了定江伯府,处理的太急切怕引人怀疑,反倒露了痕迹,这才留着。

  云瑶郡主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浑身发凉,但想到赐婚后,太后已经派人帮她将该处理的都处理了,根本不可能被镇海王妃查出什么来。

  镇海王妃见她这会子还一脸无辜的,顿时冷笑,道:“为何?你问我为何?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丫鬟们被镇海王妃带的婆子们看管着,根本就不能靠前,云瑶郡主疼的死去活来,神智都有些不大清醒,待缓过那股劲儿来,她看向镇海王妃,道:“母亲……母亲,为何?”

  云瑶郡主顿时便脸色惨白扭曲,冷汗低落,蜷缩着在床上打起滚来。

  云瑶郡主的手还包裹着,伤筋动骨,自然没有长好,被镇海王妃这么用力一捏,简直能听到骨头再度错裂的奇妙声音。

  她话刚落,镇海王妃便一把捏住了云瑶郡主伸过来的手!

  云瑶郡主顿时清醒过来,敏锐的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她抬起手来,想去触碰镇海王妃,道:“母亲,您这是怎么了?啊!”

  她刚说完,镇海王妃便清冷的开口,道:“不要再叫我母亲,我谢云姗要不起你这样的女儿!”

  云瑶郡主有些茫然,眨了眨眼,道:“母亲?母亲怎么来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一脸冷然,双眸锐利的镇海王妃。

  镇海王妃到时,云瑶郡主已经在美梦中,她梦到了自己如愿嫁到了礼亲王府,花轿、嫁衣、礼乐,她被送进洞房,盖头被挑开的一瞬间她唇角扬起满足而甜美的笑意,只是还没等她看清楚新郎是不是秦御,她便被一股重力拖曳着生生从梦里拽了出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46 云瑶郡主受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