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巧遇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周家祖上本就是商贾,到了周鼎兴的父亲一辈,家中不过有三两个铺子,只周老太爷却注重教养,培养周鼎兴走科举之道,周鼎兴也是个争气的,运气也好,一路竟做到了今日的首辅之位。

  相比大儿子在科举上的聪慧灵气,周鼎文便显得略有些愚钝了,既然大儿子已经走了科举之路,家中的生意,周老太爷便交给了二儿子。

  却不想周鼎文这个人竟然颇有些经商之道,周家的三个铺子到了他手中扩展的极快,后来随着周鼎兴出仕为官,周家有了后台,周鼎文便更是将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愈发大了起来

  。

  而他进入仕途,却是在周鼎文进了内阁之后。周家的根基浅薄,彼时周鼎兴的儿子周江延还不顶用,周鼎兴在官场上无人相助,很是艰难。继而便扶持着周鼎文也走了科举,虽是同进士,但到底进了六部,安排在了户部。

  周鼎文擅长经济之道,在掌管钱粮的户部倒是如鱼得水,自己有本事,再加上周鼎兴的提携,没多少年竟就做到了侍郎之位。

  不过这些年周鼎文虽然已将周家的生意慢慢下放给了子侄辈,每到休沐时,却还是会到铺子等看看的。

  他这些天浑浑噩噩的,好容易挨到了休沐日,照旧巡视了周家的几个大铺子。从周记药材铺出来,他翻身上了马便有些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晃。

  周记药材铺位在城南靠近城隍庙的地方,今日却刚好是城隍庙会的日子,街头熙熙攘攘,路边摆满了各种摊位,吆喝声不断,不乏南来北往的客商人互通有无。

  周鼎文骑在马上,不知不觉竟走到了这边来,眼见前路难行,正准备掉头,突然一张熟悉又陌生的人脸便闯入了他的眼帘。

  他心一跳,定睛看去。

  只见穿锦衫的男人正在一个叫卖香料的摊位前,和卖家讨价还价,其侧脸对着这边,看上去已年过半百,但那五官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那是周家的逃奴刘顺才!

  他的强哥儿走失那日,便是这刘顺才最后跟着的,事后,刘顺才也跟着失踪了。

  周鼎文面色大变,跳下马背便冲了过去,然就在他还有几步便能抓住刘顺才时,那刘顺才竟然发现了他,神情怔了一下,接着他丢了两个香包过来阻拦,转身便跑。

  周鼎文紧追不舍,然而人太多,到底最后让刘顺才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周鼎文脸色难看,忙吩咐几个心腹前往追查搜寻,他料想刘顺才这些年一定没在京城中,这次进京多半是念着事情过去那么久,周家一定已不再找寻他,才敢猖狂的出现在京城。

  如今他被发现了,周家势大,他害怕之下,逃离京城必是本能,故此便吩咐心腹盯紧了出京的几条路,果然便在第二日的一早,将刘顺才和其小厮抓到。

  周鼎文得到消息没让人将刘顺才往周家带,反倒在城南的一处幽静小院见了刘顺才。

  刘顺才跪在地上连声喊饶命,周鼎文一脚踹开他,红着眼逼问道:“说!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强哥儿呢?!”

  “罪奴不知啊,二老爷饶命,当年罪奴最后跟着小少爷,小少爷要吃糖人,罪奴就转身给个铜板的功夫,小少爷便不见了,罪奴遍寻不到。心知回去后,必定不能活命,罪奴便……便逃了,小少爷,罪奴真不知在哪儿啊。”

  刘顺才吓的脸色惨白,连连磕头。

  周鼎文却敏锐的发现,刘顺才眼神躲闪,分明是没有说实话。

  他令两个心腹小厮上前拳打脚踢,好一阵折磨,那刘顺才终于顶不住了,到底吐口道:“罪奴当真不知道……不知道啊,二老爷去问大老爷啊

  。”

  周鼎文顿时瞳孔一缩,抬手阻止两个小厮,豁然起身,走到了近前,一把拎起刘顺才来,道:“你方才说什么?”

  刘顺才皮青脸肿,神情微慌,道:“罪奴什么都没说,罪奴的意思是,大老爷如今权势滔天,二老爷该去求求大老爷,大老爷肯让各地衙门都帮忙寻人,说不定小少爷就找到了,毕竟小少爷身上有胎记,那样的胎记一定不能再有第二个人有了。”

  周鼎文见他明显又开始隐瞒,将刘顺才丢到了地上,沉喝一声,“废他一条腿!”

  小厮提了长刀就上,刘顺才吓的竟然尿了裤子,大声喊道:“是大老爷!是大老爷让罪奴将小少爷带离人群的,大老爷吩咐罪奴将小少爷放下便不要再多管其它,罪奴当时将小少爷放下,果然很快便有个男人抱着小少爷便走了。罪奴也不知他将小少爷送到了那里。”

  周鼎文听到这样的真相,顿时整个人便前后晃荡了几下,接着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

  他神情灰败,突然便发出嘲讽刺耳,带哭的古怪笑声来。

  果然,果然都被他料想对了。

  那个死了的刺客,他就是他的儿子强哥儿啊!

  当年强哥儿丢失的真相竟是如此!竟然是他的好大哥,将强哥儿带走,交给吴国公,培养成了死士,提他们流血卖命!

  当时强哥儿才不到四岁啊,他怎么能毒辣成这样!

  若说周鼎兴这么做的目的,那就太好想了。

  他没了儿子,他挣的银子,便愿意都为大哥的事业发展做铺垫,对银钱也没计较之心,谁让他后继无人呢。后来他过继了长房的儿子,更是对大哥感恩戴德,这些年什么都听大哥的安排。

  可过继侄儿时,侄儿都七八岁大了,和父母感情亲厚,也因此,这么多年了,周家都没有分家,他一直是大哥最得力的左膀右臂,大哥指东,他绝不往西。

  因为他和大哥有共同的儿子啊!若然他的强哥儿在,周鼎文知道,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大哥的钱袋子,毫无私心的,为周鼎兴所用!

  可是他都已经这样为其所用了,为什么周鼎兴还那么狠心的驱使他的儿子去当死士,去做那么要命的事儿,最后竟然还毫不留情,毫不迟疑的杀了他的强哥儿!

  周鼎文心中的恨意像潮水一样,汹涌的拍打着他的心,他的眼眸被疯狂的报复的浴火充斥,双拳紧握,自牙齿缝中挤出三个字来,“好大哥!”

  他抬手捂了下发热发潮的眼睛,起身转头往屋里去了,只是吩咐小厮将刘顺才和他的小厮看守好了,再好好审问下这些年刘顺才的行踪。

  十几日后,小厮核实了刘顺才的交代,冲周鼎文禀报道:“刘顺才当时直接逃出了京城,以为没有路引和户籍,便买通了一个走南闯北的戏班子,一路逃到了湖州。偷鸡摸狗的混了一年后,才敢拿出大老爷给的银子做起了小买卖,后来还娶了一房妻妾,只是大抵是缺德事做的太多,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所以一直都没再生出孩子来,也算是绝了后了。这次他是来京城进香料的,因为有家香料铺子,挡了他香料铺的财路,他觉得只有从京城多弄些好货回去,才能起死回生,谁知道老天帮着二爷,就让二爷给撞上了

  。”

  周鼎文也曾怀疑过,二十来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说发现,什么都凑堆的让他发现了。

  他也怀疑是有人做好的套,等着他来钻,然而现在听闻小厮的回报,周鼎文确定了。

  一个人二十年的生活痕迹,不可能轻易捏造篡改,看来确实是老天都在帮他,不忍他一直蒙在鼓里。

  周鼎文自然想不到,查不出问题来,那是因为假刘顺才给出的一切信息,都是真正的刘顺才的消息,这样真中有假,假中掺真,加上周鼎文自己的各种臆测,根本就不容他不信。

  周鼎文现在已经陷入了对儿子的愧疚和对兄长的愤恨中,人入魔障,他的头脑也没那么清醒冷静。

  “二爷,虽然属下什么不妥都没查到,但是这么巧合……二爷,要不要将刘顺才带去和大老爷对质一番?”小厮见周鼎文面色变幻,禁不住开口道。

  周鼎文道:“爷知道你是觉得爷正好撞见了进京的刘顺才,这事儿巧合的太过了,然若真是有心人安排的,刘顺才当时做什么还要逃掉?后来若非爷让你们盯紧了城外官道,差点就让他跑掉了!更何况,天底下不会再有人生出和我儿一模一样的那么奇特的胎记来!”

  周鼎文已经对此事深信,他现在一心想要报仇,又怎会将刘顺才带去和周鼎兴对峙呢?

  周鼎兴那么狠辣残忍,权柄又重,对峙了,非但不能为儿子报仇,反倒要将自己也送入虎口啊!

  眯了眯眼,周鼎文再三交代小厮不准泄露此事半点,这才令其退下,筹谋起如何报仇来。

  鸿胪寺,顾卿晚这些天小腹已有些微微凸起,腰身都粗了两圈,从前的衣裳都留在了礼亲王府中。庄悦娴倒是提前给顾卿晚置办了些冬衣,但当时并不知道顾卿晚已有孕的事,故此都是按照从前的尺寸做的,如今却都不能穿了。

  这些日,鸿胪寺的婢女已在给顾卿晚做新衣,然则大燕离大秦万里之遥,使团所带婢女统共也没几个,故此做的很缓慢。

  顾弦禛这日清闲了些,便提议带着顾卿晚和庄悦娴一道去衣裳铺多做几套衣裳。

  顾卿晚对上次碰到秦御的事儿还心有余悸,迟疑了下便道:“还是大哥让人将我的尺寸送到成衣铺子去,让绣娘们随意做好了,不必那么麻烦。”

  庄悦娴见她不肯去,便也笑着道:“我的衣裳改大点一样穿,也送了尺寸让慢慢做好了,离过年没几日了,外头指定到处都人多,我和妹妹两个孕妇,便不去挤这热闹了吧。”

  顾弦禛却面露不赞同,道:“有我护着你们,不会出任何意外的,妹妹这些时日教导易容术也挺累的,出去逛逛,散散心总是好的,更何况,沈家的姑娘到了大燕,却一次门都不出,即便是有怪病在身,这也不合常理啊。反倒惹人怀疑呢。”

  庄悦娴闻言看向顾卿晚,顾卿晚便也一笑起身,道:“好,好,都听大哥的。”

  两炷香后,顾卿晚为自己和庄悦娴又遮掩了下妆容,各自戴上帷帽便登上马车出了门。

  大秦京城最好的衣裳铺子便是金缕楼,顾卿晚如今做为燕国大将军沈沉的妹妹,要做衣裳自然得去金缕楼,不然岂不是要惹人奇怪?

  故此,即便是早知道金缕楼是礼亲王府的产业,马车还是缓缓往金缕楼而去,还有四日便过年了,街上到处都是忙着采办年货的人,顾卿晚和庄悦娴坐在马车中,隔着车窗往外瞧,心情被外头喜气洋洋的人们所影响,也飞扬明媚的紧

  。

  马车走的慢,到了金缕楼,两人互相整理了下,这才推开车门走出来。

  马车上的装饰物,还要随行的下人的衣饰,明显都和寻常大秦人不同,加上顾弦禛脸上还覆着一张面具,故此早便惊动了金缕楼的掌柜。

  其亲自迎了出来,笑着道:“来自大燕的客人,请里面走,已经为沈二姑娘和夫人准备好了雅间。”

  进了雅间,庄悦娴将头上的帷幔取了下来,顾卿晚却依旧挂着,进来伺候的绣娘们也听说了她生了怪病,便也不奇怪了,出于对客人的尊敬并不多瞧她。

  顾卿晚和庄悦娴挑选了布料,花色样式,又顺利量了身。顾弦禛付了银子,多付了两成,让加个急,做好了早些送到鸿胪寺,一行人便出了雅间。

  谁知道刚出来,迎面就见礼亲王妃和徐国公夫人萧氏,带着徐玉冰和徐玉雪站在廊道尽头,瞧样子礼亲王妃应是刚来,要往楼上去,而萧氏带着女儿要离开,便正好在楼道口巧遇了,正做寒暄。

  顾弦禛目光落在萧氏身上,微微眯了眯眼,眼神颇有些冷厉,以至于身上的气息都有些微变。

  顾卿晚看到礼亲王妃竟在,顿时便脚步一顿,有些哭笑不得。她发现自己和礼亲王府还真是有些缘分,怎么出门不是撞上秦御,便是碰上礼亲王妃呢。

  不过金缕楼是王府的产业,礼亲王妃这时候出现在此,倒也不奇怪。

  庄悦娴也看到了两人,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顾弦禛的情绪变化,她禁不住一手悄然握了握顾弦禛的手,一手挽过顾卿晚的手臂微微拍了一下。

  那厢,萧氏正和礼亲王妃寒暄,突然就觉如芒在背,浑身一冷,她莫名哆嗦了下,转头看向了这边。

  现在当然不能再退回雅间去,顾弦禛已是迈步在前,往楼梯口,也就是萧氏二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顾卿晚和庄悦娴也迈步跟了上去,到了近前,顾弦禛并不搭理萧氏,只冲礼亲王妃略点了下头,浑身寒冷的气质,简直能压迫的人喘息不过。

  萧氏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其两个女人,大抵是听说了沈沉克妻之名,脸色有些发白,头都不敢抬的缩在了萧氏身后。

  顾卿晚跟着冲礼亲王妃略福了福身,本是要错身而过的,不想礼亲王妃却冲顾卿晚笑着道:“早便听闻沈二姑娘也来了我大秦,今日沈大将军是陪妹妹来做衣裳的吧?可有挑选到合适的衣料款式?”

  大燕和大秦素来算不得什么兄弟邦国,礼亲王妃也没必要和沈沉的妹妹寒暄客套,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姑娘却让她觉得有些熟悉,大概是其身形和顾卿晚有些相似,故此她才会觉得亲近吧,礼亲王妃如是想。

  顾卿晚这段时日丰润的厉害,现在天气又冷了许多,她穿戴的严实,还披着皮毛斗篷,礼亲王妃这才不曾认出。但是声音却不会骗人啊,顾弦禛的脚步不由一顿,连庄悦娴握着顾卿晚的手臂的五指都禁不住重重一压,透出满满的紧张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51 巧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