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退亲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秦御在众目睽睽下,登上了太皇太后的凤辇,马车的门被杜嬷嬷关上,隔绝了外头众人的视线。

  礼亲王笑呵呵的上了马,礼亲王妃也眉目舒展,明显太皇太后也是不赞成秦御这门亲事的,她心里头也放下了一块石头,这些天因秦御亲事闹出的这些事儿,让她胸闷头疼也不是一两日了,如今总算是有些雨过天晴的意思了。

  那边皇后的脸色便不大好了,她是这里身份最高的,又是代表太后和皇帝前来接驾,结果太皇太后却没让她上马车,反倒是只叫了秦御,这简直是明晃晃的打脸。

  不过她方才已经被打过脸了,这会子脸色难看一瞬,也便平复了下来。

  义亲王府的几个公子也都到了,见果然这么多孙子在,太皇太后最喜欢的还是秦御,只要秦御在,大家都要靠后站,虽然习惯了,却还是各自撇撇嘴,或嫉恨或羡慕的登了马

  。

  队伍很快动了起来,马车中,秦御挨着太皇太后坐下,道:“皇祖母可算回来了,您老人家再不回来,孙儿就要被人欺负着被个心肠歹毒,模样丑陋,还身体残缺的丑女人给糟蹋了!”

  他口气中是满满的委屈,虽然一张俊美面容还是绷着,神情和平日里没多大差别,但语气中的撒娇意外却是足足的。

  太皇太后好久没见秦御这样了,顿时便笑了起来,拍着秦御的手,道:“说的什么话!皇祖母回来了,看谁敢糟蹋哀家的孙儿!”

  秦御便道:“皇祖母,这亲事孙儿是说什么都要退了的,到时候抗了旨,皇祖母可要给孙儿撑腰,让孙儿少受几板子庭杖才好。”

  太皇太后却沉了脸,道:“有哀家在,倒要看看谁敢打哀家的阿御!你别怕,哀家都给你做主!”

  秦御又使劲哄了太皇天后几句,顿时将太皇太后哄的笑声不断。

  太后和皇帝都迎在慈安宫外,待进了宫,到了慈安宫前,秦御扶着太皇太后下了车,太后和秦英帝上前见礼。

  太皇太后倒没当众给两人难堪,寒暄了两句,便一道进了慈安宫的明光殿,落了座,太皇太后便指了秦御道:“趁着今日都在,皇上好好和哀家说说,阿御的亲事是怎么回事,怎哀家半点不知道,他便被赐了婚?倘使皇帝觉得哀家一把老骨头,糊涂碍眼了,今日便也说出来,哀家也不是那不识趣的人,这便让杜嬷嬷收拾动静,往后都住行宫再不回来了便是。”

  皇帝闻言面上微变,忙站起身来,道:“皇祖母有所不知,实在是当时情况有些特殊,朕自然记得先帝的话,阿御的亲事本也是要皇祖母拿主意的,但是当时朕若不给阿御赐婚,实在没法给大臣和镇海王府交代啊。皇祖母也该说说阿御,宠妾也该有个度,还有那云瑶郡主好歹也是堂堂郡主,怎么能说废了人家姑娘的手,就废了人家的手呢!人家镇海王将他告上朝堂,满朝文武都看着呢,朕也不能太偏着阿御啊,再说了,云瑶郡主才貌双全,从前便是京城拔尖的闺秀,和阿御又有旧日情分在,这不是挺好嘛。”

  太皇太后却沉了脸,道:“那云瑶郡主是退了亲的,又废了手,叫什么好?他们说阿御宠妾灭妻便是宠妾灭妻了?阿御连个正妃都没有,他就是想宠妾灭妻,也得有妻可以灭啊!大臣们胡乱弹劾,针对阿御,你做堂兄的不知道回护也便罢了,怎能跟着不明是非,不辨公道呢。还有那个镇海王,自己女儿品性不端,惹出了事儿,废了倒要赖在我阿御头上,一个退了亲的庶女,也配嫁给阿御?皇帝就不怕百姓说你亏待了堂弟?”

  太皇太后明显不愿意接受皇帝给出的理由,质问的皇帝面色难看,有些颜面无存。

  他神情微沉,道:“不管皇祖母信是不信,朕当时那样做确实是为了压制事端,平息朝堂上大臣们的激愤,也是为阿御解围,且他年纪不算小了,确实该赶紧定下一门亲事,收收心,也帮他料理下内宅,免得总让朝臣们弹劾礼亲王府让个妾室抛头露面不像话。”

  皇帝言罢,叹了一声又道:“皇祖母疼爱阿御,觉得云瑶郡主配不上阿御也是难免的,但是皇祖母也不想想,阿御的内宅中有那么个侧妃,哪家疼女儿的还肯将贵女嫁给他?朕也不能违背人家父母的意思,就强硬的赐婚逼人家嫁女吧,这云瑶郡主难得的是其父是阿御的武学老师,两家又是世交,这不都挺好嘛。”

  皇帝的这话简直在说,秦御自己作死,弄的根本娶不到没毛病的贵女,配云瑶郡主这等退了亲的正好

  。

  太后也在旁边接口道:“母后,云瑶也算媳妇看着长大的,稳重端庄,宽和温婉,是个好的,振海王府和礼亲王府也是门当户对的,云瑶虽然说是退过亲,可那不赖她,她也是个可怜人,都是那谢家的儿子是个混账东西,害了云瑶。不过也好再如此,不然阿御的亲事到现在也没着落呢。”

  好嘛,太后的意思是,倘若不是云瑶郡主退了亲,凭秦御还娶不上这样的媳妇一般。

  太皇太后却没恼,只是面色有些发沉,道:“太后和皇上的意思是,赐婚都是为了阿御好,且那云瑶郡主品性是绝对好的?”

  太后闻言自然是点头称是,秦英帝也道:“这个是自然,朕和母后还会坑害堂弟不成?”

  太后在马车上已经听秦御小声说了云瑶郡主退亲的事儿,听他们这么说,便露出的妥协之色来,道:“如此,这便传唤那云瑶郡主进宫来,哀家亲自瞧上一瞧。”

  太后便笑着道:“也好,只是母后长途跋涉才回来,想必也是累了,不若今日好生歇息下,明日再见?”

  自打云瑶郡主伤了手,便没再出来走动,先时太后还让宫中的嬷嬷去看过她,因为她已经指给了秦御,将来对太后还大有用处。

  不过太后每日事情也不少,临近年关的,宫中宴庆活动也都在准备,太后也没那么多功夫想着云瑶郡主。故此太后也有些时日没联络过云瑶郡主了,再加上镇海王妃处置云瑶郡主的事儿,根本不曾外传,发而压得死死的,所以太后到现在还不知道云瑶郡主出了事儿。

  倒是当日,镇海王便去了礼亲王府,说了云瑶郡主的事儿,并且也和礼亲王商议了振海王府愿意退亲的事。

  太后此刻这样说,不过是想给云瑶郡主争取一日的时间,好生准备下面见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却道:“不必了,哀家不累,这便传她前来拜见吧。哀家倒是要看看,得太后和皇上如此盛赞的姑娘,到底是不是当得此赞。”

  秦御和礼亲王妃一起坐在旁边,倒是难得的一言没发。

  太皇太后看了他们一眼,冲礼亲王妃道:“阿御年纪也确实不小了,倘若一会子那云瑶郡主来了,哀家看了确实不错,这亲事便早些办了吧。”

  礼亲王妃含笑道:“都听凭母后做主便是。”

  太皇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厢太后见太皇太后突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起来,倒觉心中极为不安,不过想到那云瑶郡主面上功夫一向做的不错,有她在,万不能让太皇太后指鹿为马,鸡蛋里挑骨头,太后心便又安了下来。

  谁知道前往镇海王府的宫人这一去便是一个时辰,等回来时,身后非但没跟着云瑶郡主,反倒只见镇海王和镇海王妃。

  太后见此蹙了下眉,镇海王和镇海王妃却已经进了殿,行了一圈的礼。

  太皇太后问道:“云瑶郡主呢?感情她的架子倒是大,连哀家相请都请不来吗?太后,这便是你说的人品顶顶好的姑娘?”

  太后面上无光,脸色微沉,冲镇海王妃道:“云瑶呢?可是有什么特殊情况?还不快快禀明太后!”

  镇海王妃却面色不安,看向了镇海王,镇海王磕头道:“禀太皇太后,太后,皇上,微臣只怕是不能将女儿嫁给燕广王殿下了

  。”

  他开口就是这么一句,礼亲王府那边,秦御等人自然是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可皇帝和太后的神情却精彩了。

  太后几乎是尖利出声,“镇海王,你说什么胡话呢!圣旨赐婚,岂是你想退亲便退亲的?!”

  皇帝面色也难看万分,微眯着眼盯着镇海王,道:“镇海王府这是要抗旨?”

  镇海王妃似被吓着了,哭着磕起头来,道:“太后,皇上明鉴,给振海王府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抗旨不尊啊,实在是云瑶她没有福气,她突然就生了恶疾,万万没法嫁给燕广王殿下啊。”

  太后双眸一凌,道:“恶疾?什么恶疾?”

  好端端的人,突然就生了恶疾,这里头要是没有猫腻,太后说什么都不相信。

  镇海王长叹了一声,道:“小女自从伤了手,便一直情志不舒,许是因此,病邪更易入体,前几日突然感染了伤寒,当夜便烧了起来,虽救治及时,却久烧不退,吃了好些时候的药,才将人救了回来,可谁知道……谁知道……人虽然是救下来了,却烧坏了嗓子,小女她……她成哑巴了啊。”

  镇海王说着眼泪都落了下来,皇帝面前也不敢擦拭,深深磕头下去,又道:“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每日里发疯般折腾,雪上加霜的又再度伤了手,一双手已是彻底废了,再也不可能接骨……太皇太后,太后,皇上明鉴,小女她没有福气,这样残损的女儿,实在是不配再嫁入礼亲王府中。”

  太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云瑶郡主哑巴了,手也彻底废了?

  “哈,就只听说过小孩子烧坏脑子嗓子的,云瑶多大的人了,又怎会烧坏了嗓子?还不小心废了手!镇海王,你这是将朕当三岁孩童骗吗?!欺君之罪你担当的起吗?!”

  秦英帝顿时怒不可遏,一掌拍在了桌案上。

  旁边礼亲王妃却松了一口气,慢悠悠的端起茶盏来,细嘬了起来。

  不管如何,云瑶郡主哑巴了手也废了,皇上都不能再让秦御迎娶她,除非皇上想让全天下人都非议他苛待堂弟,不敬叔父,或者皇上现在就要逼礼亲王府谋逆,和礼亲王府撕破脸去。

  秦御懒懒的坐在一旁,手中把玩着玉佩,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闹剧,异色眼眸中却掠过些厌烦和不耐烦。

  面对秦英帝的质问,镇海王虽心中发冷,但既已做了选择,要继续跟随礼亲王,将振海王府绑上礼亲王府的战船,这会子便不由他摇摆不定。

  他咬了咬牙,道:“皇上,太后,微臣不敢欺瞒圣听,小女确实是福薄,难以承受太后的厚爱,也无福消受这样荣宠的赐婚啊。”

  皇帝见他如此冥顽不化,脸色铁青,太后更是气的浑身微微发抖,尤其是瞧见对面礼亲王妃和秦御那副悠然得意的模样,更是心头发闷发恨。

  怪不得礼亲王和秦逸这么重要的场合都没跟进来,原来礼亲王府是胸有成竹,知道今日这亲事不退也得退,根本就不用全家都耗在此。

  太后喘息了两下,这才冷笑着道:“既然镇海王口口声声说是得了恶疾,那么便派太医院的所有太医前去振海王府为云瑶郡主会诊吧,若然查不出事情不是如此,镇海王,这欺君之罪,你可要想好了

  !”

  镇海王浑身一震,太后便又道:“倘若你是有什么苦衷,遭人逼迫什么的,大可告知哀家和皇上,哀家和皇上都会为你做主。”

  太后这话的意思便是,是不是礼亲王府胁迫你害了女儿,若是如此,你说出来,她和皇帝会给礼亲王府好看。

  秦御闻言冷冷一笑,终于慢腾腾的开了口,道:“是啊,镇海王有什么隐情可要说出来,皇上和太后都是明理之人,不会怪责你的,倘若有所欺瞒,那可就要担上欺君之罪了。”

  镇海王妃面上露出惊慌之色来,扯了扯镇海王,镇海王到底咬牙道:“家门不幸啊,皇上,其实孽女并非生了恶疾,而是办了天大的错事,受了家族的惩罚。”

  他脸色羞惭的将云瑶郡主退亲的真相说了一遍,随着他的话,太后和皇帝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起来,因为云瑶郡主的丑事被揭穿,这比云瑶郡主是得了恶疾,更让他们下不来台。

  果然,太皇太后勉强听完,怒的挥手便砸了一个茶盏,道:“这样寡廉鲜耻,忘恩负义,祸害家族,欺辱嫡母的东西,就是你们给阿御找的好媳妇?太后,你不是说那云瑶郡主品性极好吗?就是这么个好法?”

  太后脸色像调色盘一样变换着,只可惜云瑶郡主那被捏着了把柄,她也不得不站起身来,告罪道:“母后,是媳妇眼拙,看错了她。”

  她言罢,利目瞪着镇海王夫妻二人,色厉内荏的斥道:“你们是如何教养女儿的!怎教养的出这样歹毒不堪的女儿来!”

  太后现在也是没有法子,除了拿镇海王夫妻出气之外,还能如何?

  镇海王妃弄残云瑶郡主,将其看守起来,就是防止云瑶郡主向宫中传递消息,让太后有所准备。如今打了太后一个措手不及,太后不得不听从太皇太后的意思退了亲事,云瑶郡主也就彻底失去了作用。

  别看她是太后的义女,一个废了的义女,像太后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为云瑶郡主再多费心思,这也是明明云瑶郡主有太后撑腰,镇海王妃却敢出手便将云瑶郡主废了的原因。

  因为镇海王妃很明白,她出手不够狠,云瑶郡主还要利用价值,太后便会一直为其撑腰,那样才是将她自己置于危险之地,保不齐就真让云瑶郡主狠狠反咬一口了,所以,必须一下子断了云瑶郡主的一切生机才行。

  “行了,你冲他们使火有什么用,这样的女人万不能再嫁进王府去,这赐婚本也没经哀家同意,先帝的口谕在,不经哀家的赐婚不能作数,哀家看此事就这么着吧,回头皇上再发道圣旨废了先前那道赐婚的,便算退了亲了。哀家累了,老二媳妇,阿御扶哀家进去歇息吧。”

  礼亲王妃和秦御母子忙站起身来,扶着太皇太后便出去了。

  秦英帝脸色难看的豁然起身,冷冷扫了地上跪着的镇海王夫妻一眼,也甩袖去了。

  事已成定局,太后揉着额头,招手让宫女扶着才离开慈安宫。

  是日,一道令云瑶郡主出家的圣旨,送到了镇海王府,当日便传遍了京城。虽然这道圣旨不清不楚,没头没尾的,但任谁都看得出,这是云瑶郡主犯了什么错,退了婚被家族舍弃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54 退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