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见外祖母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随着梁太医走在徐国公府熟悉的道路上,只觉四周还是和从前一样,半点变化都没有,而自己却再也不是穿着好看的澜裙在此处无忧无虑玩乐的那个表姑娘。

  所谓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

  “前面便是家母的松鹤堂了,梁太医请这边来。”徐国公在前头引路,声音刚落,前头萧氏便带着徐玉冰和徐玉雪,以及大少爷许知堂,二少爷许知明迎出了月洞门。

  萧氏上前冲徐国公行了一礼,唤了声老爷,便含笑看向了梁太医,道:“这位便是燕国的神医梁太医吧?梁太医妙手回春,在街头救人的事,已经传遍了京城,万望太医救家母,萧氏带儿女拜谢了。”

  梁太医见此不觉含笑,点头虚扶了下,道:“夫人无需行此大礼,治病救人原本便是医者本分,在下会尽力而为的。”

  徐国公面露欣慰之色,上前扶起萧氏来,道:“快请太医进去给娘看诊吧。”

  萧氏这才忙让到了一边,梁太医带着顾卿晚继续往松鹤堂走,顾卿晚提着药箱微微低着头,萧氏等人竟无人多留意她一眼。

  一行人进了松鹤堂便有一股浓重的药味弥漫着,打开帘子的老夫人身边的心腹李嬷嬷,想到顾弦禛说,当初发现泰和丸中掺着阿芙蓉的便是李嬷嬷,顾卿晚便没忍住,略打量了李嬷嬷一眼。

  一年多没见,李嬷嬷倒是没什么变化,倒似略胖了一圈,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对主人的忧心,除此之外,一时间倒也瞧不出什么来。

  顾卿晚收回目光,低头便跟了进去。

  徐国公怕这么些人吵到了母亲,止步一下,吩咐道:“让孩子们都先回去吧,人多杂乱,莫再影响了梁太医看脉。”

  萧氏福身,低声冲许知堂几个说了两句,许知堂便带着弟弟妹妹们都退了出去。

  徐国公这才带着梁太医绕进内室,老夫人就躺在拔步床上,屋中生着极多炭火盆,窗户又密不透风的关着,还垂下了厚重的窗幔,以至于刚进屋,便让人觉得闷热的透不过气来,加上屋子里还满是药味混着常年不通风的怪味,让顾卿晚微微拧了下眉。

  她到了床前,终于看到了徐国公老夫人,她差点惊呼出声。

  记忆中那个硬朗慈爱的老人,不过一年多便完全变了模样,瘦小的像是缩了水的枯柴,头发灰白的躺在偌大的床榻间,她身上压着厚实的锦被,愈发显得干瘦伶仃,从前富态的脸庞,现如今深深凹陷了下去,枯黄而布满皱纹,眼歪嘴斜,一身的死气沉沉。

  顾卿晚想到从前也是在这个房间中,她不懂事,非要赖在外祖母的床上过夜,外祖母含笑将她搂在怀中,在昏黄的床幔中,轻拍她的背脊,慈爱的给她讲睡前故事的情景,顿时便热泪盈眶,忙忙低下了头。

  梁太医已坐在了床边,李嬷嬷将老夫人枯瘦的手腕从被子中拿了出来,顾卿晚才忙回过神来,打开药箱,上前摆放好了脉枕。

  梁太医凝神诊脉,两手换着,直诊了足有一炷香时辰。

  期间,屋子里半点声音都没有,徐国公一脸紧张担忧,萧氏宽慰的道:“妾身瞧着梁太医表情并不凝重,母亲的病症许还有救。”

  徐国公回头拍了下萧氏的手,道:“但愿如此,这一年多来,你亲自伺候母亲的汤药起居,也是辛苦,母亲若然能好过来,你也是咱们家的大功臣。”

  萧氏忙道:“老爷说的哪里话,伺候母亲这不是妾身的本分嘛,老爷朝事繁忙,也怪妾身没照顾好家里,让母亲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若不然,母亲也不会就……都是妾身的错,老爷不怪妾身就好,哪里还敢领功。”

  顾卿晚站在一边,倒将两人的低语听了个清楚,她听萧氏这样说,顿时眼皮子一跳,抬眸看了眼徐国公。

  果然就见徐国公眉心微蹙,脸上闪过些许沉怒和痛心。

  萧氏口中不该吃的,自然是指她顾卿晚专门给外祖母准备的加了料的泰和丸。

  舅舅以为她是为了争夺外祖母的疼爱,才将加料的泰和丸故意拿给外祖母服用的。外祖父早逝,外祖母含辛茹苦带大几个孩子,舅舅知道母亲的辛苦,是出了名的大孝子,她害了外祖母,舅舅怒意难平,又痛心难过,也是情理之中。

  从前顾卿晚还想着萧氏这个舅母会不会也是因误会了她,这才对她那么大的敌意,如今亲耳听到萧氏冲徐国公上她的眼药,顾卿晚顿时便明白了。

  萧氏绝不若她面上所表现的那么宽容贤淑,对她这个外甥女疼爱有加。

  至于外祖母的病,泰和丸里的阿芙蓉到底和萧氏有没有关系,还得另查下去。若当真和萧氏有关,顾卿晚相信她总会露出马脚来的。

  顾卿晚的目光显然引起了萧氏的警觉,她眉头突然一动,忽而有股如芒在背的感觉,然当她看去时,却没发现任何不妥,顾卿晚早收回了视线。

  恰梁太医站起身来,徐国公忙神情一紧,上前一步,道:“怎么样?”

  梁太医面上倒看不出什么来,道:“相信老夫人这病,大秦的名医们当也都说的不少,国公爷心中当有数,我便不多言了。病,就是阿芙蓉引起的内风之症,至于能不能见好,在下现在也不好说。在下就在国公府住下,先开两幅药,再配合针灸,给老夫人治上两日,看看效果再下论断。”

  徐国公闻言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知这个病急不得,只得点头,笑着道:“如此便多劳梁太医了。”

  梁太医点头,却冲顾卿晚道:“你也去诊诊脉吧。”

  顾卿晚垂首应了一声,上前两步,坐在了椅子上,搭上了外祖母的脉,凝神诊起来。

  徐国公和萧氏一愣,不过见梁太医没多解释,到底也不好多说。只道是梁太医注重培养下头的徒弟,特意提点罢了。毕竟不是大秦之人,人家愿意给个面子前来已是难得,也不好多言其它。

  顾卿晚的医术远远不如梁太医,诊了半天脉,起身后自然是没多言,见梁太医开的方子果然很是对症,心里便放松了一些。

  她就这么在徐国公府住了下来,当天便以师父有名为由,亲自接手了徐国公老夫人的汤药,从挑选药材,到捡药,煎药,根本不让丫鬟婆子们插手。

  丫鬟们接了药,端进屋,李嬷嬷见顾卿晚竟也要跟着,不觉便道:“小神医也辛苦多时了,喂药的活计便不敢再劳烦小师傅了,奴婢们虽然无用,但伺候汤药还是能够做好的。小神医快去歇息吧。”

  她说着冲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三七便递了个精致的荷包过来,道:“小神医辛苦,这是给小神医吃茶的。”

  顾卿晚抬手接过了荷包,李嬷嬷顿时笑了过来,端着药碗转身要进屋,谁知道后头顾卿晚将荷包系带缠在手上,甩着荷包,又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

  李嬷嬷脚步顿住,愕然的看着顾卿晚,道:“小神医怎么还跟着?老夫人的汤药历来都是我们夫人亲自伺候,夫人已经在里头等着了,小神医真不必担心。更何况,我们家姑娘们也常常过来伺候汤药,照顾祖母的,小神医这……实在也有些不大方便。”

  顾卿晚闻言却白了李嬷嬷一眼,道:“师父吩咐让我注意观察许老夫人喝药后的面容,这件事顶顶要紧,关乎调整药方,针灸的穴位改变。既然不方便,看来是国公府也没那么信任我师父的医术,既如此,我还是回去禀明了师父,趁早走人吧。”

  顾卿晚来前,服用了一种有些辛辣刺激,能短暂改变声音的药丸,这会子出声,嗓音微低哑,倒是全然不露马脚。

  她言罢,转身便走,李嬷嬷却是一急。这若是国公爷好不容易求来的神医被气走了,那可还了得。

  “小神医请留步,家中下人不会说话,我替她给小神医道个歉。”

  却是萧氏从内室走了出来,冲顾卿晚欠了欠身,接着便瞪了李嬷嬷一眼,道:“嬷嬷怎么糊涂了,医者父母心,小神医在这里能有什么不方便的?!还不快给小神医道歉。”

  李嬷嬷向顾卿晚赔了礼,萧氏亲自接过汤药,又请了顾卿晚进屋,顾卿晚目光在萧氏和李嬷嬷之前转了一圈,这才迈步进了屋。

  她眼瞧着萧氏将汤药一勺勺的都喂给了老夫人,这才上前装模作样的观察了下老夫人的面容,道:“我还等在此等候一个时辰,仔细瞧瞧老夫人对汤药的反应,夫人不会介意吧?”

  萧氏闻言哪里还能多言,虽然觉得古怪,却又想许是大燕国的太医都麻烦,便点头应了,又吩咐丫鬟们好生伺候,这才离开。

  顾卿晚坐在床前,借故仔细盯着外祖母看,她发现外祖母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应的,她甚至看了她两次,眼中有些许疑惑。

  这让顾卿晚心中一阵雀跃,她盯的愈发紧了。

  丫鬟们见她一直坐在床边椅子上,也没什么多余的举动,渐渐便放松了,不再一直盯着顾卿晚。

  顾卿晚略倾身,再度摸上了老夫人的脉,丫鬟三七和白芷忙走了过来,见顾卿晚只是在把脉,便垂首站在一旁看着。

  顾卿晚却拧眉,道:“两位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病人需要新鲜的空气,你们身上有脂粉味儿,是伺候病人的样子吗?都退后,别影响了我诊脉。”

  三七和白芷早便发现这个小药童瞧着年纪不大,但脾气却大,连夫人和李嬷嬷都吃了派头,她们可不敢得罪。

  两人又观顾卿晚除了把脉,也没做旁的,便退后不再多看。

  顾卿晚却借着把脉的动作,遮掩着拉了徐老夫人的手,在她的手心中一笔一划慢慢的写起字来。

  她先是写了个外祖母三个字,紧紧盯着徐老夫人,然后她发现床上一动不动的徐老夫人老眸突然微瞪了下,浑身也能感受到一股紧绷。

  顾卿晚神情激动,外祖母果然是有反应的,这说明她的头脑是清醒的。

  顾卿晚微微压了压起伏的心情,又写道:我是晚晚,我没在泰和丸中下毒,外祖母信我吗?

  她写完,就觉徐国公老夫人的手颤抖了下,顾卿晚忙去瞧她,却见老人歪歪斜斜的眼角,正缓缓的淌落下浑浊而豆大的泪滴来,那泪水很快消失在她灰白而微显蓬乱的鬓发中,顾卿晚浑身一震,想要去擦拭下,察觉到丫鬟们的脚步声,又生生忍住了。

  她眼眶微湿,只紧紧握了握徐国公老夫人的手,后又在她掌心写道:我一定会治好外祖母的,且放宽心。

  接着她又握着徐国公老夫人的手,在她干枯的手背上安抚的拍抚了两下,这才将她的手放进了被子中盖好,站起身来,道:“老夫人服用这药虽并不见明显的起色,但也并无不良反应,这病急不得,行了,你们好生伺候你们老夫人吧。”

  她言罢,不再多看徐国公老夫人,脚步轻快,迈着大步便离开了。

  顾卿晚在徐国公老夫人的汤药中吃了不少的玉莲花蜜,翌日梁太医再给徐国公老夫人诊脉时,顾卿晚很敏锐的察觉到梁太医的眉毛微微跳了下。

  这日顾卿晚依旧从捡药到了熬药,再到看着许老夫人吃药一步不离,自然是又在许老夫人的汤药中加了不少的玉莲花蜜。

  等入夜她回到客院时,便先去了梁太医处,屏退了人等,便道:“梁太医不亏是大燕太医院数一数二的太医,简直是妙手回春啊,今日在下给许老夫人请脉,发现许老夫人的脉息沉稳了不少,真是大有起色啊,瞧这样下去,不出一月,老夫人的病定然能够大好啊。在下佩服佩服,沈将军让我和梁太医同行,实在是没必要啊。”

  梁太医闻言却摆手,面有不解之色,道:“小兄弟也当知道,我虽在太医院有一席之位,但却并非什么专治中风的神医,徐老夫人的病症明明沉珂已久,今日竟然一下子有了起色,这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啊。故此,今日都没好露出什么口风。”

  梁太医能跟着使团前来大秦,却是是有些本事的,并非太医院吃白饭的那种庸碌的太医,他在燕国的太医院是有一席之位的。

  但是他拿手的却是寻常的病症,对中风并无什么特别的研究,大街上那一幕,不过是演戏,也正是因为如此,“沈沉”说顾卿晚是他另外请来的神医后人,让他们二人一起来国公府,梁太医才没有拒绝。

  谁知道徐国公老夫人才吃一日药,竟然就有了起色,这让梁太医都有点莫名其妙,不敢相信,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故此,今日他虽诊出许老夫人大起色来,却也没说出口。

  顾卿晚却笑着道:“许是大秦的大夫不敢给老夫人用重药,药物开的太温和了,才致使老夫人的病一直没个起色吧。我听闻老夫人未病时,虽然有老寒腿之症,但身体却极是硬朗。都是不慎多食了阿芙蓉才致使中风的,想来是老夫人身子的底子还在,故此才见好的快吧。不过,为了保险期间,我建议师父还是不要透露老夫人已有好转的事为好,免得病情有个反复,倒是不美,毕竟咱们总归是大燕人。”

  梁太医心中不解,便少了底气,闻言忙道:“小兄弟说的是,等老夫人大好了,总才算完成了大将军的托付。”

  顾卿晚便微笑了起来,她今日诊脉就觉外祖母是有了大起色,如今听梁太医这般说,算是彻底放心下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57 见外祖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