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请旨赐婚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今年的宫宴因为有大燕的使臣团在,故此礼部筹办的要更加奢华热闹一些,盖为凸显大秦的昌盛繁华。

  朝臣们早已入座乾坤殿,大殿中数千盏的宫灯将四处照的亮如白昼,仅香烛的热浪便烘烤的四下暖意洋洋,酒香飘逸,一派奢靡之相。

  “皇上驾到。”

  殿外,太监尖细着声音高喊。

  殿中,朝臣们纷纷起身跪地参拜,顾弦禛和苏子璃对视了一眼,带着燕国使团的大臣们也跟着纷纷起身,略行躬身礼。

  秦英帝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身影挺拔,在一众内伺的簇拥下缓步走进了乾坤殿,他扫了眼四周,一步步登上龙阶,拂袍落座,这才道:“众爱卿平身,来自燕国的朋友们,也不必客气,都坐吧。今日乃是春节,朕于大家普天同庆,祝我大秦来年风调雨顺,四海升平,诸爱卿于朕同饮此杯!”

  “佑我大秦风调雨顺,四海升平,吾皇万岁万万岁!”

  殿中响起诸朝臣们的同贺声,举杯共饮后,秦英帝方才道:“开席!”

  唱名太监高喊一声,一时婀娜的宫女们端着一道道菜肴,穿梭其中,歌舞登场,丝竹管弦之音袅袅响起。

  酒过三巡,歌舞稍退,带着面具的顾弦禛突然站起身来,冲御阶上的秦英帝举杯,道:“大秦果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歌舞旖旎醉人,本将军也敬秦皇一杯,愿我燕国于秦国,能再续友好,请。”

  秦英帝笑着举杯,倒也给燕国的这位兵马大将军面子,抿了下酒杯,道:“周末大乱,百姓涂炭生灵,如今朕与民修养,护江山太平永固,也希望能和燕国保持友好邦交

  。”

  秦国和燕国如今两分天下,各占南北,国力都差不多,一时半刻的谁也别想灭掉谁,一统天下,故此,两国表面上倒和气了起来。

  顾弦禛闻言声音微扬,果然重提苏子璃一事儿,道:“秦皇英明,本将军素闻秦皇仁爱慈孝,且历来以身传教,教化子民仁孝。如今我皇卧病龙塌,甚为思念早年离家的七皇子殿下,希望能够接七皇子殿下回去伺疾,可享片许的天伦之乐,想来,以秦皇之仁厚,当能成全我皇一番思儿之心的吧?”

  顾弦禛言罢,苏子璃当场便落了泪,他明显是心情郁结,喝的太多了,此刻闻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道:“父皇,父皇他龙体有恙吗?大将军,本王离开时,父皇正值壮年,声如洪钟,尚能拉弓射虎,英姿勃发,何等威仪,父皇怎么可能卧床难以起身了呢?一定是弄错了,父皇……”

  他说着情绪好像达到了顶点,绷不住彻底崩溃了,落泪颤声,道:“父皇,儿臣也日夜思念父皇,儿臣无法在父皇面前日夜尽孝,儿臣有愧,有愧啊!”

  苏子璃说着说着,酒气上涌,顿时扑到顾弦禛身上,眼见便有呕吐的趋势,顾弦禛忙吩咐道:“七殿下郁结在心,情志不畅,醉酒了,还不快将七殿下扶下去休息。”

  几个燕国的侍卫忙上前搀扶,那厢秦英帝也吩咐太医带苏子璃去偏殿休息。

  苏子璃一番作态,当真是演的情真意切,哭的令人闻声动容,好似秦英帝不放人,就是有违人道,阻拦人家回去探望病重的父亲,便和其倡导的孝顺,完全不附一般。

  一些起先便支持放人的大臣,纷纷叹息感慨着,再度恳请秦英帝允了燕国所请。

  秦英帝早在听了娄闽宁的进言后,便已下定了决心要放苏子璃这个质子离开了,但此刻他却还是面露迟疑和难色,希望燕国使团能够做出一些让步。

  果然鬼面将军“沈沉”再度开口,道:“我皇确实缠绵病榻多日,倘使秦皇实在难以放心,本将军愿意暂且代替七皇子留在秦国,换取七殿下归国尽孝,秦皇不知意下如何?”

  秦英帝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想不到燕国竟然有此诚意,既然如此,朕便允了大将军所请,七殿下自该回国尽孝,大将军在我秦国也会宾至如归。”

  沈沉手握重兵,在燕国举足若重,真论起来,比苏子璃留下意义更大呢,秦英帝自然是满口答应。心里想着,难道燕国皇帝的病情真重到快不行了?

  若真如此,那苏子璃回国,可真像是一滴水,落进油锅,燕国得乱起来了啊。

  秦英帝和燕国就这样达成了共识,沈沉归了座,歌舞再度登场,秦英帝连连和燕国来使举杯,气氛倒是其乐融融。

  那厢,娄闽宁听到顾弦禛说要留下,手中的酒杯不觉一顿,眸光若有所思的盯着顾弦禛瞧了两眼,又划过那边正和礼部尚书说话的周鼎兴,摸索了下杯壁的花纹,抿了抿唇,到底未发一言,转开了视线。

  宫宴还在继续,待一阵歌舞过去,礼亲王突然起身,缓步走到了大殿正中,拂袍跪下,秦英帝面露不解,忙略抬了抬身,道:“皇叔这是作何,有何话皇叔且请起身回话便是,还不快扶皇叔起来。”

  秦英帝微诧,忙抬了抬身子,吩咐身边的太监总管王福德道

  。

  王福德应了一声,甩着拂尘快步下了御阶,来到礼亲王身旁,搀扶道:“这大过节的,王爷这是作何……”

  礼亲王却推开了王福德,恭敬的磕头,扬声道:“皇上,今日乃是普天同庆的大好日子,臣有几句话却是不得不吐。臣承蒙先帝信任,委以辅政的重任。从皇上登基的天瑞元年,到如今的天瑞八年,臣眼瞧着皇上由未成年的稚嫩少年,长成为现在乾纲独断,英明神武的圣君,臣这心中着实敬畏,相信先帝在天,定然也甚是欣慰。如今我大秦在皇上的治理下四海升平,臣也可以放心了。当年先帝在时,恐皇上年幼,会有人趁机做乱,便委臣护佑京城安定之责,将健锐营交到了臣的手上。如今皇上已然稳坐宝座,京城再无动乱之忧虑,这健锐营的兵权,今日也是时候交还给皇上了。臣恳请皇上,收回兵符,容臣功成身退。”

  礼亲王说着,终于从袖中取出一枚极是繁复的似铁非铁,玄色麒麟状虎符来,双手捧着,高高呈上。

  先前礼亲王将此事透给了太皇太后,是由太皇太后从中斡旋,试探了秦英帝的态度,得秦英帝所允,换取秦御正妃之位的。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然而这会子见礼亲王果真拿出了虎符来,秦英帝还是有些吃惊,双眸微眯热切的盯着那虎符看了两眼,秦英帝才收敛了神情,连连推辞,道:“皇叔这才作何,父皇既将健锐营交给了皇叔,便是让皇叔有生之年,护卫京畿安全,皇叔乃是朕嫡亲的长辈,这虎符放在皇叔的手中,朕是最放心不过的,皇叔切莫如此,快快请起。”

  礼亲王这一举动,显然也让所有的大臣都意想不到,一时间大殿一点声音都没有,各种震惊不解或若有所思,或闪烁不明的视线都落在了礼亲王手中托着的虎符之上。

  有人觉得礼亲王府定然是疯了,怎么连保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有人觉得礼亲王府当真是忠心耿耿,对皇上一片忠君之心,实在令人动容。

  也有人将目光投向了义亲王身上,义亲王府可也掌管着虎贲营的兵权呢,如今礼亲王府这兵权一交,义亲王府可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这虎贲营的兵权,义亲王是交还是不交呢。

  四下里各种风起云涌,礼亲王却在诡异的安静中,又磕头,再三恳请秦英帝收回虎符,秦英帝这才长叹了一声道:“皇叔既然执意如此,那朕便允皇叔所请就是,皇叔快快请起身。皇叔忠义,朕都明白,皇叔想讨个清闲,朕便将莲花山的温泉山庄赐给皇叔吧,皇叔寻常倒可以过去散散心,修身养性那里是极好的多在。”

  莲花山的温泉山庄离京城不远,自然是有市无价的,但秦英帝用一座庄子就换了健锐营的兵权,怎么也是占尽了便宜了。

  礼亲王却将虎符交托给王德福后,恭敬再度叩首,道:“臣谢皇上厚赏。”

  秦英帝道:“皇叔快快请起。”

  礼亲王站起身来,待回到座位上落座,那厢王福德也将虎符交到了秦英帝的手中,秦英帝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交给王福德示意其收起来,又笑着道:“朕敬皇叔一杯,斟酒!”

  他言罢,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的太监便拿着酒壶上前,秦英帝面带笑容,神情放松,正瞧着礼亲王处,全然没有防备之心,就在那太监靠近的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冷锐的银光从其衣袖中划出,直逼秦英帝的眉心。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以至于根本就没人反应过来,秦英帝瞳孔一缩,来不及反应,那匕首的寒气已袭至门面,他脑中一片空白,脸色大变

  。

  “皇上小心!”

  就在秦英帝以为今日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声惊喝传来,却是坐在御阶之下的秦御最先反应了过来,用力执出了手中的酒杯。

  那酒杯,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行刺太监手中的匕首上,力道之大,打偏了匕首,匕首在最关键的时刻,堪堪划过秦英帝的额头,带出一道血痕,从秦英帝的耳边擦过。

  就这一瞬,秦御已身影如电,奔上了御阶,秦英帝也反应过来,连滚带爬,从龙椅闪身。

  王福德大声喊着,“护驾!”

  秦英帝闪躲开来,被王福德扶着,已连退数步,他额头被划破,此刻血珠滚落到了眼睛里,望去,一片血光之中,秦御已和那太监刺客纠缠在了一起。

  秦英帝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狼狈不已,龙颜震怒,大喝一声,“留活口!”

  那行刺的太监却拧笑一声,道:“动手!先杀礼亲王!”

  秦御闻声,明显被其迷惑,竟然面色一变,望向了礼亲王处,高手对决,怎容半分分心,那刺客功夫极高,一个闪身,手中匕首直刺秦御胸前。

  “阿御!”

  秦逸和娄闽宁等坐的离龙案近的,此刻都已纷纷起身,护驾而上,然而谁都没想到,刺客竟然如此厉害,还不待他们赶过去,便重重的伤了秦御。

  只见那刺客分明用了十成的内力和功力,重重的一匕首狠狠的扎在了秦御的心窝位置,匕首整个没入身体。

  鲜血几乎同时从口中和胸前喷了出来,秦御顿时便丧失了一切反击之力,被那刺客重重的一脚踢在胸前,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秦逸惊呼一声,飞身去接弟弟,堪堪在秦御的身体落地前,接住人单膝跪地,望去,却见秦御已明显奄奄一息,胸口瞬间便被血染红,脸上也沾满了血迹,匕首不偏不倚就扎在了心口上。

  饶是秦逸,当下也慌了心神,脸色大变,颤抖着手,不敢去碰触那把匕首。

  “老子杀了你!”

  礼亲王顿时红了眼,飞身而起,亲自攻向那刺客。

  此事,刺客已被娄闽宁,徐国公等几个武将围攻,狼狈非常,已是强弩之末,礼亲王红着眼冲上,一掌用了十二分的内力拍在刺客的太阳穴上,刺客被拍飞出去,身子砸在了朱红的大柱上,委顿在地,双眼圆瞪,然却已经断了气息。

  刺客已死,四周却一片慌乱,大殿中回想着秦逸惊恐的喊声。

  “阿御!阿御!你坚持住,太医!快叫太医!”

  秦英帝也被惊吓的不轻,此刻见秦逸抱着双眼已睁不开的秦御,秦英帝眸光闪动,也顾不上计较礼亲王怎么直接杀了那刺客了,他忙抹了把脸上的血,快步到了台阶下。

  瞧去,秦英帝当下便觉秦御是活不了。

  那把匕首,秦英帝方才还亲身感受到了其锋利和杀气,匕首绝对没有任何猫腻,是把削铁如泥的利器

  。

  此刻那利器就直直扎进了心脏位置,这样的伤,如何还能活命?

  且秦英帝也是习过武的,方才刺客给秦御的那一刺,用了十成内力,他明眼看的清清楚楚。想必,这里会武功的,也都看的清楚明白。

  这会子秦御小子的心脏一定都被戳穿了,没救了,事实上他这会子还没断气,那都已经是奇迹了。

  秦英帝眼底闪过些许喜色,面上却做出惊慌担忧之色来,道:“太医!太医,阿御你怎么样?你一定要撑着,阿御护主有功,朕等你好了,定重重的恩赏!”

  秦御却强撑着,支起千金沉的眼皮,气若游丝的道:“皇……皇上……请允臣迎……迎娶侧妃顾氏……为妃,臣死……死而无憾。”

  抱着秦御的秦逸,双眼一红,道:“阿御!你不会出事,大哥不会让你出事!你撑着!”

  秦御却固执的盯着秦英帝,道:“顾氏……顾氏有孕……请皇上赐她为臣正妃……臣别无他求。”

  礼亲王府交了兵符,秦英帝原本就是要允了此事的,可却不能当场就下这样的旨意啊。不然全天下人都要说他欺辱礼亲王府,刻薄寡恩的。

  秦英帝本来还想找个时机的,如今秦御都这样了,还求上头来,秦英帝自然是心中大喜,忙应道:“朕都答应你,来人,这便拟旨,晋燕广王侧妃顾氏为郡王妃。”

  秦御却抓着秦逸的手,略抬了抬身子,又道:“不,不是晋封……不……扶正……臣,臣要重新迎娶……迎娶她为妃。”

  他一言,顿时便令大家都面面相觑,就没听说过,做了妾室的,还能再重新迎娶的。

  妾室扶正的,虽然都很少见,但起码还有先例在,还是有规矩可依的。

  这做了妾室,还要再重新迎娶一回,这叫什么事儿?这天下间就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儿,也没这样的规矩和先例啊。

  不过这会子秦御这样说,大家也都理解,人都快死了嘛,这明显是脑子糊涂了已经。

  不过燕广王方才说那顾氏有孕了,好歹燕广王能留个后,顾氏也算有大功了,晋封正妃也算合适。

  “皇上……皇上……”

  秦御脸色青灰,却还在执意求着。

  一旁礼亲王已是避过脸,抹起了泪,秦逸脸若寒霜,秦英帝叹息一声,道:“好,朕都应你,拟旨。赐婚顾氏为燕广王正妃,按正室之礼,三媒六聘,允燕广王重新迎娶,顾氏之子是为燕广王之嫡长,钦此。”

  这天下就没此规矩,但大家想着左右燕广王都要死了,也不可能真重新迎娶顾氏的,也就无人表示异议。

  秦御闻言,似真再无遗憾,唇边掠过一抹笑,头一歪,倒在了秦逸的怀中。

  ------题外话------

  哈哈,秦御死了,本文完结了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63 请旨赐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