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会秀恩爱的秦御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周知府带着满随州府的官员到一家民宅跪拜,原来是随州来了一位贵人,这位贵人便是赫赫有名的燕广王殿下,这个消息像长腿一样不胫而走,不出一日,整个随州的人都知道了一般。

  一时间到处都是讨论此事的,先前顾家被烧,高老爷发疯,高家失火,紧跟着章县令畏罪自杀的事儿也都被说了再说。七星县的百姓们,平日里就对高师爷和章县令没什么好印象,被欺压的敢怒不敢言,如今无不合掌相庆。

  只是也有不少百姓,自发的拥在巷子前后,希望能沾染些贵人的福气,还有的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官,跑过来想看热闹的。

  官府为确保安全,也派了不少官兵守在附近,驱赶百姓,盘查来回进出小巷的人。

  总之万宅确实是一下子就失去了往日的安静,万宅之中,万家的下人们也战战兢兢的,倒让顾卿晚和庄悦娴愈发不自在。

  顾卿晚和庄悦娴说了要搬去城郊山下别院的事儿,庄悦娴立马便答应了。

  翌日一早动身前,万娘子又带着高健宏来谢恩送别,万娘子大抵是还没适应顾卿晚的真实身份,显得有些局促紧张,拉着高健宏磕了头,又谢了救命之恩。倒是高健宏表现的可圈可点,道:“章县令为害乡里多年,如今因两位夫人而被铲除,阖县相庆,大家都盼着郡王和郡王妃能在七星县多住些时日呢。”

  顾卿晚瞧着高健宏,却略眯了眯眼,问道:“你想必也早猜出高家的事儿是我们所为了,那高师爷不管如何,都是你的父亲,你可心有怨恨?”

  高健宏忙重重磕了个头,道:“世人以孝为天,小民也想做个孝敬父祖的人,然对母亲亦有孝道,母亲生养小民,父亲却……子不言父过,但小民却也不想做一个愚孝之人。更何况,忠义在上,父亲这些年为章县令所用,也做过不少杀人放火,伤天害理之事儿,还害的两位夫人差点命丧火海,两位夫人愿意留父亲一条性命,小民已感激不尽了,若然因此生怨恨之心,岂非狼心狗肺之辈?小民读圣贤书,不求闻达于天下,然若连这些寻常道理都辩不分明,就真是圣贤书读进狗腹了。”

  “算你还有点见识。”

  一声清越的男音传来,紧跟着秦御迈着闲适的步伐进了屋,一道金光从他袖口一闪,兔兔已是飞快的跳到了顾卿晚身边,手脚并用抓着顾卿晚的裙摆便爬到了她的肩头,使劲的用圆滚滚的小身子去蹭着顾卿晚的脖颈脸颊。

  前几日秦御假装成包掌柜,害怕兔兔跑出来泄露身份,便让宋宁将兔兔安置在了客栈,后来秦御被顾卿晚识破,又忙着和顾卿晚和好以及亲热,哪里还能想得起兔兔来。

  今日就要带着顾卿晚出城去,秦御才想起了兔兔来,一早吩咐宋宁去带兔兔过来。谁知道兔兔竟然还闹起了脾气,满客栈的乱窜就是不让宋宁逮到,宋宁来硬的,还被兔兔挠了一爪子。

  明显是对主子这几日的遗弃怀怨在心,不肯配合,没奈何,秦御方才亲自走了一趟,这才将兔兔给带了回来。

  这么长时间没能见顾卿晚,兔兔表现出了十足的热情来,蹭的顾卿晚脖颈发痒,禁不住笑出了声来。

  见连万娘子和高健宏都目瞪口呆,惊异万状的盯视了过来,顾卿晚忙抓了兔兔下来,道:“快别闹了!有客人呢!”

  万娘子和高健宏这才回过神来,万娘子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倒是高健宏一脸新奇,道:“这是一只小墨猴吗?真是可爱。”

  兔兔被顾卿晚拎下肩膀,便又在她掌心里打滚不依,听闻高健宏的话,爬起身便回头冲高健宏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又冲其做了个赶人的动作。

  好像在说,这里不欢迎,赶紧走,不要占用本墨猴亲近主子的时间一样。

  高健宏见它如此,愈发笑了起来,秦御上前两步撩袍在顾卿晚身边坐下,高健宏才忙拉着万娘子给秦御行了礼,秦御抬手示意两人起来,扫了高健宏两眼,道:“小子,你可有到京城国子监就读的打算?倘若有此想法,本王可给你引荐。”

  高健宏似没想到秦御会如此说,楞在了当场。

  秦御倒也不急,只捧着茶盏慢饮着茶。倒是庄悦娴看了秦御一眼,又扫了眼高健宏母子二人,唇边掠过一抹笑。

  高健宏母子是被顾卿晚所救,这些天庄悦娴也看的清楚,这母子二人都不是那等狼心狗肺的,高健宏也是可造之材。

  这样的少年郎,所缺的就是贵人的提拔,秦御愿意伸一把手,将来高健宏是必能成器的。而高健宏成器,所感激的必定第一个就是顾卿晚了。

  秦御并非心善,爱多管闲事的人,肯管高家母子的闲事儿,这明显是替顾卿晚在培养人脉呢。

  想来秦御也是怕顾家如今势衰人微,这才处心积虑的替顾卿晚多多打算。秦御有这份心,庄悦娴做为嫂子,愈发觉得自己劝说顾卿晚的那些话是不错的。

  庄悦娴又瞧向了顾卿晚,却见她正低着头和兔兔玩闹,大抵都没注意秦御说了什么。

  高健宏在这七星县也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京城的国子监平民百姓想要进去,简直难于登天,如今秦御给了他这么个阶梯,根本就没有任何可犹豫的。

  他当即便跪下又磕了个头,道:“多谢王爷王妃提携之恩。”

  秦御摆了下手,道:“既然决定了,就趁早动身吧,回去收拾下吧。”

  高健宏心思微动,忙拉着还有些发懵的母亲退了下去。

  那厢顾卿晚确实没留意屋中发生的事儿,她正和兔兔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乐中,说实话这些时候她还挺想念这小东西的。

  秦御看过去时,兔兔正蹲坐在顾卿晚的掌心,爪子握拳使劲揉着眼睛,吱吱叫个不停,就像个被母亲抛弃了正哇哇大哭的孩子。

  顾卿晚一脸心疼好笑,正用手顺着兔兔的毛,柔声安慰那小东西,偏小东西愈发蹬鼻子上脸,一屁股坐在顾卿晚掌心,使劲踢腾起双腿来。

  庄悦娴也凑在旁边看,笑着道:“这小东西当真是通人性啊……”

  顾卿晚点头,就像夸奖炫耀自己的孩子一般,脸上挂着自豪,接话道:“我没骗大嫂吧,是不是特别可爱?真想这小东西!大嫂也摸摸它?”

  庄悦娴点头,凑的更近了些。

  秦御想到自己给庄悦娴下跪才勉强得长辈认可,给了个好脸,在顾卿晚面前更是赔尽好话,才算哄得那狠心女人回心转意,再看兔兔不过装模作样的撒泼打滚,就能让两个女人疼到了心坎里去,顿时觉得这年头当个郡王,还没当个宠物来的命好。

  见兔兔哭着哭着,突然放下捂眼的手,一个蹬腿,蹦起来就亲了顾卿晚一口,引得顾卿晚一愣后笑的花枝乱颤,眼见就要捧着兔兔亲上两口了。秦御看的脸色顿时就黑成一片,捏着脖子便重重咳了两声道:“外头马车都准备好了,还是先出发吧。”

  顾卿晚闻言却头都没抬,只兴冲冲的对兔兔道:“急什么,等会儿。兔兔看,这个是我的大嫂,大嫂是我最亲的人,快给大嫂见个礼。”

  秦御,“……”

  顾卿晚和庄悦娴凑在一起陪兔兔玩儿,导致从万宅出来时已是半个时辰后,一路倒是相当顺利,临近中午便到了秦御所说的庄子。

  这庄子依山傍水,环境很是幽静,秦御早安排人收拾好了住处,下了马车,宋宁便禀道:“膳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夫人和郡王妃车马劳顿,略歇息一下便可摆膳。”

  庄子不小,顾卿晚和庄悦娴自然是被安排在了不同的院落中,顾卿晚闻言便瞧向秦御,道:“我中午还是陪着大嫂一起用膳,你自己吃吧。”

  她说着就要扶着庄悦娴往给庄悦娴安排的青柳院走,秦御被她噎的站在原地僵立,倒是庄悦娴好笑的拧了顾卿晚一下,然后转身冲秦御道:“都是自家人,阿御一会子也过来一起陪嫂子用膳。”

  秦御冲庄悦娴行了个礼,又冲顾卿晚得意的扬了扬眉,却不想换个顾卿晚一个大大的白眼。

  进了青柳院,顾卿晚和庄悦娴各自躺下,由着丫鬟伺候擦拭了一身尘土,又换了一身家常衣裳,浑身清爽了才往摆膳的花厅去。

  两人到时,秦御已经提前过来了,他也换了一身簇新的雪青色镶银边儿,绣松竹纹的直缀,头束白玉冠,腰间悬了一枚双鱼翠玉佩。

  他好像很少穿这样的浅淡颜色,这会子换了一身这样亮眼的衣裳,含笑站起身来,阳光自格子门斜斜洒进屋,正好落在他的肩头,柔软光滑的锦缎反射出一层光晕,使得他妖孽般的俊面被扫上了一层清亮的白光。

  皮肤愈发白皙,俊美的五官也愈发似精心雕琢般出众,平日里妖孽众生的脸,这会子因那光影和他脸上挂着的亲切笑意,倒染上了几分脱俗的仙人之气,宛然从天而降,自带光芒的白马王子。

  这样的秦御,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欣赏的同时,又觉得他很是可亲。乍然一看,倒还有几分他兄长秦逸的温雅清爽之感,顾卿晚觉得他突然这样很怪异,禁不住诧异的看了他好几眼。

  秦御向庄悦娴见了礼,三人在餐桌旁落座,他才看向顾卿晚,道:“你刚刚偷看我五次,怎么,是不是发现你男人愈发玉树临风了?”

  顾卿晚,“……”

  她哪有偷看他,她明明一直都是光明正大的看啊。不过被秦御这么一说,顾卿晚平白就有了种偷看的感觉,脸上微微发起热来。

  见那边庄悦娴明显也听到了秦御的话,正低头偷笑,顾卿晚不觉狠瞪了秦御一眼,道:“你今天心情很好啊?”

  把自己折腾的这么骚包,也不知道是想干嘛。

  秦御今日心情自然是好的,先前和顾卿晚一起住在万宅时,总有种还没完全追回她的错觉,如今这庄子完全是他的地盘了,就好像终于将跑了的小绵羊叼回了狼窝,可以想怎么啃就怎么啃了,能不高兴?

  “你晚上就知道了。”

  秦御不觉倾身过去,在顾卿晚耳边低声念叨了一句,顾卿晚先还一愣,旋即脸上便烧红了起来,借着桌子的掩饰,抬脚踹了秦御一下,不想秦御却反应机敏,一双大长腿动了下,顾卿晚没能踹到他不说,踢过去的腿反倒被他探手抓在了掌中,隔着里头的绸裤一路从脚背摸到了大腿。

  顾卿晚脸色大变,死死低头咬唇,才没叫出声来,偏又不敢乱挣扎,怕提到了桌子被庄悦娴看出什么端倪来。

  她低着头,咬牙切齿的狠狠瞪向秦御,秦御见她面庞绯红,垂落的后颈也泛着一层动人的轻粉,这才动了动手指,在她腿上轻捏了下,松开了手。

  两人这番举动,庄悦娴并没留意到,她正略侧着身漱口,转过头就见顾卿晚正横眉冷目的对秦御使性子,秦御倒是好脾气,还将漱口水端起来送到了顾卿晚的口边儿。

  庄悦娴点了下头,含笑道:“晚姐儿让我和她大哥惯坏了,难为阿御肯包容她,往后我和她大哥不在她身边,阿御还要多多包容才好,今儿借此机会,我以水代酒,先敬阿御一杯。”

  秦御忙放下了漱口水,端起茶盏来,宠溺的看了顾卿晚一眼,道:“大嫂说哪里的话,卿卿是我的妻子,更是我孩子的母亲,照顾包容她,不是我的分内事儿嘛。该我敬大嫂才对,感谢大嫂这些年将卿卿教的这样好,我才能有这样好的妻子。”

  庄悦娴顿时笑容难掩,招呼着秦御吃菜。

  秦御率先便给顾卿晚盛了一碗清淡的鱼汤,道:“方才坐了马车,想来胃里也颠簸的不舒服,今日吃点清淡的,明儿我亲自上山打点野味来,你和大嫂如今都是双身子,可要多补补才好。”

  余光里庄悦娴又笑着点头,显然对秦御,庄悦娴是真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越看越满意了!

  顾卿晚额角却跳了跳,她就说秦御怎么平白无故的把自己捯饬的这么纯善呢,原来是在这儿走长辈路线,使劲糊弄她大嫂呢!

  他原先那一身黑,气质冷硬跋扈的模样,确实没现在这样得长辈喜欢。

  他可真是深谙其道啊!难道是方才大嫂一句话,他便得了上桌的资格,就让他发现笼络长辈的必要性了?

  太阴险了,这行动力也太强了!

  顾卿晚瞧着眼前奶白的鱼汤,心里不停犯着嘀咕,从前她怎么就没发现秦御还有这等收拢长辈的本事?

  简直分分钟将她变成外人,挤占她在大嫂心目中的位置,毫无压力啊。

  顾卿晚简直怀疑,再让他这么表现下去,改日她和秦御再吵闹,回娘家了,大嫂也得打包将她再丢回去啊。

  顾卿晚眯着眼睛盯着秦御,秦御却像没事儿人一样,冲她又无辜的笑了笑,接着他又执起汤碗里的勺子,亲自舀了一勺鱼汤,送到了顾卿晚唇边,道:“是不是累了啊,要不我喂你吧?”

  庄悦娴脸上的笑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顾卿晚鼓了鼓腮帮子,忙接过汤碗,夺过汤勺来,自己喝了两口。她想了想,觉得不能让秦御一个人表现下去,便也拿起箸来给秦御夹了一道蜜汁莲藕,道:“你别光顾着我,也多吃点。”

  庄悦娴顿时笑着道:“这就对了,大嫂看见你们这样也就放心了。”

  秦御含笑将顾卿晚夹的菜两口用了,冲顾卿晚温柔一笑,道:“媳妇辛苦了,我自己来就好,莫累着了你。来尝尝这道清炒笋片,这笋是当地产的,味道很是不错,难得保存到了现在……”

  顾卿晚,“……”

  她怎么觉得她不管做什么都成全了秦御呢,这人以前不是很高冷的吗,如今倒是秀的一手好恩爱啊!表脸!

  ------题外话------

  明天下午月票加更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299 会秀恩爱的秦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