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过继的威胁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顾卿晚又和秦御一起给礼亲王妃磕头敬了茶,礼亲王妃笑着饮了一口,放下茶盏后却是亲自取过向雪托盘里放着的一枚祖母绿蝴蝶玉佩,交给了顾卿晚,道:“这是母妃出嫁时,你们外祖母传下来的,如今便做了母妃给你的见面礼吧。”

  顾卿晚瞧出,只见那块玉佩足有掌心大小,绿的就要流淌出来一半,雕工更是精致,且温润的紧,一瞧便是人常常把玩的

  。

  又是礼亲王妃的陪嫁,想来是很喜欢的物件,顾卿晚冲礼亲王妃笑了笑,双手接过玉佩,道:“谢母妃。”

  倒是旁边的义亲王妃挑了挑眉,道:“早便听说,皇嫂的金缕楼世代相传,传承的纽带是一枚玉佩,想来便是此物了吧。皇嫂果然是个疼爱儿媳妇的。”

  金缕楼是礼亲王妃的陪嫁,但是金缕楼却是在京城传承了上百年的老店了,从周朝时,京城便有这金缕楼。

  显然,金缕楼是礼亲王妃的祖上,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产业。像这样一家店铺,已经不在意于其每日都挣得多少银钱,而是金缕楼捏着多少人脉信息。

  顾卿晚从前便知道金缕楼的来历,可却并不知道金缕楼竟然是靠着一块玉佩传承的,并且那玉佩很可能就是她手中现在拿着的这块。

  这样说,礼亲王妃岂不是将金缕楼交到了她的手上?

  顾卿晚惊讶的抬头,心里却在想,会不会是义亲王妃故意的,其实这只是一块寻常的玉佩,义亲王妃故意说些误解的话,礼亲王妃否认了,岂不是让礼亲王妃难堪了?也让人笑话礼亲王妃给儿媳妇的见面礼轻了?更会让自己和礼亲王妃心生芥蒂。

  要不然,这样重要的事儿,礼亲王妃交托玉佩时怎么会一字不提呢。

  不想她抬眸瞧去,却见礼亲王妃面带笑容,将顾卿晚托着玉佩的手合拢,道:“拿着吧,母妃年纪大了,每日惫懒的紧,也顾不上金缕楼了。再说,你花儿一样的年纪,正该多做衣裳,金缕楼在你手上也是方便。”

  这玉佩竟真是金缕楼的信物!

  顾卿晚忙面露惊色,推辞道:“多谢母妃厚爱,可这玉佩太贵重了,我……”

  礼亲王妃却握了握顾卿晚的手,道:“这可是母妃给的见面礼,哪有推辞的道理。”

  旁边礼亲王也笑着道:“你就拿着吧,你母妃也高兴。”

  秦御更是笑望了顾卿晚一眼,道:“母妃给,你拿着便是。”

  顾卿晚这才收了起来,又给礼亲王妃行了一礼,秦御扶着她站起身来,转身面对坐在一旁的秦逸,顾卿晚福了福身,道:“见过大哥,大哥请用茶。”

  她接过丫鬟捧上的茶,呈给秦逸,秦逸看了眼旁边意气风发的秦御一眼,笑着接过茶盏,浅啄了一口,送了顾卿晚一套绝品文房四宝。

  自从刘侧妃死后,她所出的两个庶子在王府中便尴尬了起来,两人在府中,怨意渐深,礼亲王妃也有心芥蒂,后来礼亲王索性将几个庶子都打发去了军中历练。如今秦剑等人并不在府中,至于礼亲王的侧妃妾室,身份皆在顾卿晚之下,今日也是不需要见的。

  故此见完秦逸,便到了认皇室宗亲,率先见的便是义亲王夫妻,顾卿晚给义亲王福身敬了茶,义亲王只不拘言笑的点了下头,给了顾卿晚几颗未雕琢的印章原石,倒是给义亲王妃见过礼后,义亲王妃亲热的拉着顾卿晚的手,盯着她的肚子,询问道:“下个月便该生了吧,哎呦,皇婶婶瞧着你这肚子,一准是个男孩呢。”

  顾卿晚总觉得义亲王妃笑容有点假,她的手略有些凉,被她拉着顾卿晚不怎么自在,只笑着道:“男孩女孩都好

  。”

  义亲王妃却摇头道:“怎么能这样说,还是男孩好,嫡长子尊贵。皇婶婶昨儿进宫,太后和皇后娘娘还关心起你的肚子,都盼着你这一胎能一举得男呢,皇婶婶这眼睛可毒着呢,叫我看你的肚子的样子,一准是个男孩,这下子太后和皇后也会很高兴的。”

  义亲王妃言罢,秦御一张俊面便微寒了起来,他上前一步,将顾卿晚的手从义亲王妃的手中抽了出来,淡淡的道:“我倒不知皇婶婶何时竟学会了未卜先知的本事。”

  礼亲王妃也面色略变了下,倒是礼亲王抬手覆上其放在椅靠上的手,安抚的轻拍了两下。礼亲王妃面色这才和缓下来,开口冲义亲王妃道:“弟妹也知道,礼亲王府女孩少,卿晚这一胎儿必定能随了我的心愿,给我添一个漂亮可爱的大孙女。”

  义亲王妃闻言倒没再说什么,只意味深长的冲顾卿晚笑了笑。

  顾卿晚总觉得方才义亲王妃的话是话中有话,意有所指,而且方才花厅中的气氛好像也不大对劲。

  她心中反复将义亲王妃的话过了两遍,愈发觉得这不是她的错觉,尤其是义亲王妃刚刚提起太后和皇后来,什么叫她一举得男,太后和皇后也会高兴?

  手上一暖,却是秦御当着众人的面拉住了她的手,他的大掌温暖而干燥,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摸索着她的手背,莫名让人心安。

  顾卿晚转头看他,他异色眼眸沉淀着宁静,好像在说,不管有什么事儿,她只要相信他,他便会护着她们母子安好。

  顾卿晚心中升起的疑惑和不安,便被秦御轻易的抚平了。

  接下来,又匆匆见了其他的皇室宗亲,有礼亲王妃刻意照顾,并没有费多少时间。

  认亲完,顾卿晚又随着秦御往宗祠中上香磕头,便乘坐马车往宫中去谢恩以及拜见太皇太后。

  待上了马车,秦御便将顾卿晚揽在了怀中,道:“累了吧?我抱着你,你且眯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进宫非比寻常,今日又是她第一次以郡王妃的身份进宫,顾卿晚怕弄乱了衣裳和发饰,哪里敢睡?她懒懒的靠在秦御怀中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道:“你陪我说会儿话吧,方才义亲王妃的话是什么意思?”

  秦御原是不想告诉顾卿晚的,怕她知道后,心里会有负担,谁知道义亲王妃却是个毒辣的,竟然当着顾卿晚的面,故意捅破。

  此刻顾卿晚已经起了疑心,再瞒着她,只会更让她胡思乱想,秦御拧了下眉,这才道:“你也知道,皇上如今已奔而立之年,宫中却连个子嗣都没有,休说是皇子了,连公主都无一个,这便让大臣们着急了。前两年便有大臣上书,让皇上过继个子嗣,被皇上压了下去,这两年呼声便更高了。”

  秦御一提这个,顾卿晚心里便咯噔一下,跟着肚子里糖包也似不安了起来,重重翻了个身,顾卿晚惊呼了一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她这样倒将秦御一个好吓,揽着顾卿晚的手臂一紧,声音微急,道:“卿卿,你别着急,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顾卿晚却猛然抬起头来,气的一把揪住了秦御的衣襟,几乎是冲他吼道:“秦御你混蛋

  !你明明知道是这种情况,还算计着让我怀孕!我告诉你,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将来谁和我抢,我就要他的命!”

  秦御见她一双眼眸都急红了,忙一下下用大掌安抚的顺着她的背脊,道:“卿卿这话说的好,咱们的孩子自然是咱们的,谁敢惦记爷的孩子,爷一样弄不死他!你别激动,仔细动了胎气,这事儿八字都没一撇……”

  “什么叫八字没一撇!等有一撇,孩子就要被抢走了!”任何做母亲的,大抵都忍受不了有人算计自己的孩子。

  顾卿晚心神动荡,只要一想到,将来她生下孩子,太后和皇后可能盯上小小的婴孩,随时来抢她的孩子,她就心神不宁,没办法平静。

  秦御抱紧了顾卿晚,无措的一下下亲吻她的额头脸颊,道:“你放心,我把话放在这儿,将来他们真敢将心思动到咱们孩子的头上,便莫怪我将心思动到金銮殿那把龙椅上去!”

  他说这话时并没压低声音,反倒是掷地有声,顾卿晚闻声这才略平复了一些,秦御又捧着顾卿晚的脸,道:“放心吧,我若连你和孩子都护不住,还有什么脸活着?”

  顾卿晚却闷声道:“早知道就晚些要孩子了……”

  秦御不由捏着她的肩膀晃了下,道:“平日里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怎这事儿竟被吓成这般模样?咱们生孩子,是咱们俩人的事儿,何至于要想那么多?再说了,朝廷的情况也不是一两年了,咱们便晚要孩子,谁知道那时候是不是还是一样的情况?”

  顾卿晚一想也是,皇帝一直没孩子,谁知道过两年是不是还生不出来,难道她还要等着皇帝生下孩子来,再给秦御生孩子不成?

  她揉了揉脸,觉得自己大抵真的是太激动敏感了,以至于脑子都不清醒了。

  舒了一口气,顾卿晚才道:“皇上今年还不到而立,大臣们怎那么着急?”

  秦御搂着她轻轻晃着,像安抚哭闹不安的孩子一样,道:“皇上这个年岁,说大也不大,但说小却也真不小了。尤其是卿卿别忘了,这历朝历代的皇帝,长寿的委实就没几个,更何况,皇储关乎社稷,便现在过继一个,等长到能亲政的年纪,皇上也都知天命的年纪了。”

  顾卿晚吐出一口浊气,有些烦乱的道:“秦英帝是怎么一回事,到底能不能生养!”

  秦御闻言却闷笑了起来,揉着顾卿晚的手道:“卿卿,你这么关心旁的男人那方面的事儿,我是会吃醋的。”

  顾卿晚抬眸白了秦御一眼,又道:“那你和母妃都希望我生个女孩,也和这个有关系?”

  秦御闻言略点了下头,道:“生女孩总是少些麻烦,尤其是先前礼亲王府和宫里的关系还有些紧张。不过,我和母妃是真更喜欢女孩一些,毕竟王府这么些年了,就没个女孩,母妃不知多羡慕人家那些家中姑娘多的呢。”

  顾卿晚本来也是希望生个乖巧听话的女儿的,可是知道了方才的破事儿后,心里却又有点不大舒服起来,好像期待糖包是女孩的事儿一下子变了质一般。

  她抬手怔怔的抚了抚肚子,道:“你方才那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父王母妃和大哥都是这个意思?”

  她没再提哪句话,秦御却知,她指的是,皇帝若敢算计他的孩子,他不介意算计皇位的话

  。他垂眸盯着顾卿晚的眼眸,道:“虎毒不食子,糖包若真是嫡长孙,父王和母妃只会比咱们更护他,我的意思便是父王和母妃的意思,你放心!”

  倘若太后和皇后真动了过继之心,那孩子进了宫,说是做皇储的,可根本就是质子一样的存在,什么皇储不皇储的,孩子握在人家的掌心,根本连小命都没任何保障。

  真正的皇子,尤其夭折无数,能活下来的都是披荆斩棘,更何况是过继这种。

  顾卿晚连她的孩子养在她的膝下,却不能叫她母亲都不能接受,更遑论将自己的孩子过继于人了?简直是要她的命。

  可若然太后和皇后真提了,那这在世人眼中,都是皇帝对礼亲王府的看重,是天大的君恩,礼亲王府根本就没有回绝的余地。

  所以,到时候除非谋反,不然可能真无他路。也因此,顾卿晚才会确认礼亲王和秦逸的态度。

  得到肯定回答的顾卿晚,这才慢慢平复了躁乱的心跳。

  “没事儿,有我在呢,没事儿。”

  秦御也抱着顾卿晚,大掌摊开,交叠在顾卿晚的手上,和她一起放在她的腹部,一遍遍不厌其烦的说着安抚的话,见顾卿晚平静下来,他才道:“义亲王妃心思恶毒,故意说那些话,扰你心神,女人生产最是凶险,岂容心神不宁?卿卿可千万莫要让她得逞。”

  秦御异色眼眸中闪过冰冷的锐色,显然对义亲王妃已记恨在心。

  那个恶毒作怪的老女人,真当做他的皇婶,是长辈,他便奈何不了她了,可笑!

  顾卿晚自然也明白义亲王妃不安好心,闻言点了点头,道:“我自不会让她遂意。”

  说着话,宫门已到,太皇太后念着顾卿晚有孕,早便吩咐了下来,马车直接便开进了宫门。

  这是顾卿晚第二次来拜见太皇太后,上次还是应秦御所请,来给太皇太后身边的杜嬷嬷治病。今日可巧,她刚下马车,杜嬷嬷便抬手亲自扶了她,道:“郡王妃慢着点。”

  顾卿晚笑着点头,下了马车,杜嬷嬷便松开她的手恭敬的行了个礼,道:“郡王妃可还记得老奴?上次若非郡王妃妙手回春,老奴这把身子骨只怕早便被折腾到阎罗殿去了,也无福再伺候太皇太后了。”

  上次顾卿晚来时,是易了容做的小厮打扮,很显然此事太皇太后和杜嬷嬷都已经知道了。

  顾卿晚忙上前扶起杜嬷嬷来,笑着寒暄了两句,杜嬷嬷态度谦恭,笑着道:“太皇太后已经望眼欲穿,急着看孙媳妇呢,郡王妃快请随老奴这边请。”

  秦御一手穿过顾卿晚的腰肢,半揽着她跟着杜嬷嬷往前走,低声笑道:“别紧张,皇祖母最疼我,对你自然也会爱屋及乌,不会为难的。”

  顾卿晚原本也没有紧张,闻言就更宽心了,不想两人还没走进殿中,倒是背后传来了太监尖利的声音,道:“太后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顾卿晚脚步顿住,回头果然瞧见太后和皇后先后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方才马车中的对话让她心中有了防备之心,顾卿晚总觉得这两人来者不善,顿时便挺了挺腰肢,进入了战备状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306 过继的威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