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老公,我爱你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周鼎文将娇如换了个地方安置,从此便多了一房外室。他自从发现了儿子失踪失望的“真相”后,心里便充满了各种愤恨不平,他焦躁难安,噩梦不断,恨意难平。

  可他却不知道向谁诉说,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鼎兴是他的大哥,他想为儿子报仇的,可他的利益甚至和周鼎兴牵绊在一起,他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既报了仇,又不将自己也拉入深渊中。

  如今阴差阳错的,他吃醉了酒,将周家的事儿,都说给了高志祥。回去后,周鼎文还忐忑了两日,可是一日两日过去了,十日半个月过去了,却风平浪静。

  周鼎文便也放下了心神,他转念竟从这件事儿中看到了亮光。

  高志祥可是次辅,当初周鼎兴便是铲除了顾明承,自己一跃从次辅变成首辅的,若是在自己的帮助下,让高志祥拉了周鼎兴下马,顶替了其首辅之位。

  这对自己那个自私自利,利欲熏心的大哥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折磨和报复啊。

  周鼎兴最在乎官位,他就要他丢官,操作的好,他不受牵连的话,说不定还能靠着高志祥保住他的户部侍郎之位。

  到时候,身份互换,他定要狠狠的踩大房所有人的脸!

  对,就是这样!

  周鼎文想的激动,当日便寻了高志祥往娇如处吃酒筹谋,两人自然是一拍而和。

  这些年周鼎兴依靠周鼎文的支持,周鼎文自然知道不少周鼎兴的密事儿,在高志祥巧妙的引诱下,周鼎文毫无怀疑的都吐露了出来。

  高志祥将其整理了,拿给顾弦禛,道:“有这些,拉下周鼎兴不在话下。”

  顾弦禛却冷冷一笑,道:“这还远远不够,以牙还牙,当初顾家所遭受的,我都要让他周氏也尝上一遍。”

  他眸光清冷,声音笃定而决然,浑身锋芒瞬间显露又收敛。

  高志祥瞧着顾弦禛,心神微震。当初顾家对刘民生恩厚有佳,视为亲友,却不想竟遭刘民生和周鼎兴联合陷害,八桩大罪压下来,桩桩诬陷,顷刻覆灭。

  如今顾弦禛回来报仇,显然不是只简单的要拉周鼎兴下马,他要以同样的方式,甚至是同样的手段,让周鼎兴品尝和顾家一模一样的苦楚。

  遭亲人背叛,被秦英帝猜忌,沦为人人唾骂的奸臣!

  顾家人个个都惊才绝艳,便是一个女儿都能靠着柔弱之姿,一步步走到郡王妃之位,更何况是顾家的嫡长子。兴许顾弦禛从周家的追杀中逃脱之时,就已经注定了周家的覆灭。

  礼亲王府,一晃就快到糖包的满月宴了,这二十多天,糖包就像是吸足了水分的小苗一样,简直是疯长。

  如今抱在手中已经沉甸甸的了,顾卿晚一直坚持亲自喂奶。·先开始秦御还反对过,还将这事儿不小心说漏嘴让王妃知道了。

  礼亲王妃也来劝说顾卿晚,一来觉得喂奶实在辛苦,既然有乳娘,何苦累着了自己,伤了身子。再来,大抵也是怕顾卿晚太年轻,反倒没有乳娘妥帖,照顾不好糖包。

  可顾卿晚却坚持己见,过了几日,礼亲王妃见顾卿晚面色红润,精神充沛,并未憔悴,而糖包也在她的照顾下,一日比一日白胖灵动。渐渐的便也不再那么坚持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有次顾卿晚发现糖包的脸颊上有两个淡淡的红印,她起了疑心,偏问乳娘和丫鬟,她们却都摇头不知,都说兴许是糖包自己不小心蹭到了,毕竟婴孩的肌肤娇嫩,稍微不留神便会落下印记。

  顾卿晚却觉那两个红印出奇的对称,有些放心不下,果然就让她看到,乳娘强迫喂奶给糖包的一幕!

  看着糖包蹭着,拧着小眉头不肯吃奶,乳娘却捏着他的小脸,非要他擒住那一幕,顾卿晚简直怒火中烧。

  她知道,乳娘是想留下来,成为糖包真正的乳娘,将来便在王府中站稳脚跟,真正成了有头有脸的奴婢。故此她想让糖包擒了她的奶,熟悉了喝她奶水的感觉,便不再要顾卿晚喂奶。

  毕竟相比刚有奶水的顾卿晚来说,她的奶水更充沛,也更好吸,糖包吸的痛快,很可能就不愿要顾卿晚了。

  顾卿晚就没那么生气过,抢过糖包,轻拍哄着,当即便撵了那乳娘出府。出了这件事,不管是礼亲王妃还是秦御,皆都由着顾卿晚去了,再没提乳娘的事儿。

  过了两日,礼亲王妃仔细挑选了两个妥帖的嬷嬷过来,顶替乳娘,照顾糖包,这才算一切都顺了起来。

  这日清晨,顾卿晚睡的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就觉胸口处有些异样感,她眼皮动了动,有些茫然的望去,正看到秦御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庞。

  清晨温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柔和了他凌厉的脸部线条,令他的五官漂亮的不像话,有种画卷中美男子的不真实感。

  顾卿晚怔怔的瞧着他,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直到胸口被狠狠的捏了一下,秦御低沉的声音响起,“大早上的,再这么瞧着爷,爷便顾不得你月不月子了。”

  顾卿晚回过神来,垂眸就见糖包微微歪着小脑袋,正靠在离她胸口不远的地方,睡容甜美,而她的衣襟散开,靠近糖包脸颊的一边儿,像是刚被糖包擒过吃了奶,上头还沾染着一些水光。

  顾卿晚微笼了下衣衫,揉了揉眼眸,道:“糖包刚吃奶了啊……老公,你可真好!我爱你!”

  顾卿晚自己喂奶,夜里,糖包总得醒来吃奶,刚出生时一夜要醒个三五次之多,现在好一些了,夜里却也醒来个两三次。

  之前,每次都是孩子一哭,秦御便是闭着眼睛,也能迅速的坐起身来,亲自过去将孩子从婴儿房抱过来。

  顾卿晚喂奶时,他便在一旁一直等着,糖包吃饱了安然睡过去,他才又将孩子送回去。

  有时候他在外头忙碌,夜里明显也会露出疲倦之色来,却也没有发过脾气,抱怨过一句。顾卿晚瞧的心疼,又有点内疚,便让人加宽了床榻,夜里不再送糖包去婴儿房睡,就让小东西躺在床榻最里头。

  顾卿晚本来想着这样就不劳秦御起身,他也能休息的好一些,不想最后还是要累秦御的多。

  许是她做月子真的虚弱些,喂奶时很容易睡着。偏她本就该大的地方大,如今哺乳更是丰满了两圈,一个不好便会闷着糖包。秦御不放心,每每她喂奶,他还是要醒来陪着。

  后来,他索性劝顾卿晚只管睡,糖包夜里要奶了,都是秦御听动静起来,扶着糖包凑过去躺好吃奶,等糖包吃饱了,才让糖包安放好。

  最近,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顾卿晚很多时候都没被惊醒过,睡得迷迷糊糊,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给糖包喂了奶。

  方才见秦御撑着身体在她上头,她的衣衫又散着,顾卿晚便知道一准是她刚刚又给糖包喂奶了。

  莫说是这古代,便是现代,也没男人能做到这些的。而秦御,他本来是不必承受这些辛苦和劳累的。顾卿晚感动的同时,又有些庆幸,自己不曾错过他。

  一时情动,她便不由抬手抱着秦御的脖颈,将爱他的话,轻易的便说出了口。

  秦御却是怔了一下,旋即他异色眼眸一眯,高高挑起眉来,道:“老公?”

  顾卿晚见他眸中闪动着锐光,不觉失笑,道:“老公的意思和夫君是一样的,是……番邦的一种称呼。”

  她言罢,秦御的神情才略缓了些,却勾唇道:“什么古怪称呼,我不喜欢。”

  顾卿晚,“……”

  喂喂,难道他的注意力不应该集中在后一句话上吗,她记得两人相遇相识这么久,她才不曾对他说过爱他呢。

  第一次神情告白,这厮的反应难道不该是激动万分吗?

  顾卿晚正想着,秦御已是凝着她,道:“方才那句话,将老公,改成夫君,重复十遍,来!”

  顾卿晚,“……”

  她方才是一时情动,那样的话,应情应景便吐出口了,这会子让她干巴巴的再说十遍爱他,她怎么可能张得开嘴。

  抿了抿嘴,顾卿晚道:“反正我就说那一遍,你没听清楚就算了。”

  她说着红了脸,想到秦御都还没对她说过爱她的话,便又傲娇的扬了扬下巴,补充道:“何况,我也就是看你照顾孩子和我实在是辛苦了,这才说那话哄哄你罢了。”

  秦御瞧着她口是心非的傲娇小模样,不觉一笑,埋头便隔着半遮半掩的衣衫,狠狠咬了她一口。顾卿晚吃痛的捶他一下,他才又舔了下,道:“还说!是谁,好好的奶娘偏不用,非要折腾自己,折腾爷!”

  顾卿晚却努了努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你躺下我好好和你掰扯掰扯。”

  顾卿晚说着将秦御拉到了身边躺好,又主动滚进了他的怀里去,道:“你看啊,贫苦人家的女人是不是都自己喂孩子的?说明这就是做母亲的天性,就像所有的哺乳动物给小动物喂奶是一样的。”

  “那是因为贫苦人家请不起乳娘。”秦御禁不住冷哼一声道。

  顾卿晚却摇头,伸出一根素指来摇了摇,道:“才不是呢,我觉得大户人家的女人不自己喂奶,关键就在于三妻四妾!并不是她们不肯亲自喂养自己的孩子,也不是她们不愿意怕辛苦,女人谁不想亲近自己的孩子?非是她们乐意让乳娘带,而是条件不允许罢了。”

  秦御听的失笑,倒是被她引起了兴趣来,道:“怎么还扯到三妻四妾上了?”

  顾卿晚却哼哼的笑,瞪着眼眸道:“怎么就和三妻四妾没关系?就是因为男人三妻四妾,女人们生了孩子,才不敢亲自给孩子喂奶,因为她们要争宠啊!后宅女人多,她们若然亲自喂奶,身材要变形的,而且恢复的也慢,还不方便伺候。本来生孩子的一年,就不得不将男人推给旁的女人一年了,这再喂奶喂个两年,呵呵,只怕足以让夫妻关系进入冰点,那男人早就不知道被勾去了哪里了。”

  秦御闻言面露恍然之色,道:“原来如此,听上去还真有点歪理。”

  顾卿晚便笑着抱了秦御的手臂,用脸颊蹭了蹭他鼓鼓的肱二头肌,道:“所以呀,夫君你对我这么好,我们的感情这么好,我才没有后顾之忧,这才会坚持自己喂奶的啊。”

  秦御不觉轻声笑了起来,盯着顾卿晚道:“说了这么多,原来是给爷灌*汤呢,一大清早的小嘴这么甜,是想做什么?”

  顾卿晚脸又是一红,她确实故意说好话讨好秦御的,但却并没有什么企图。

  她只是对于秦御这些时日的付出,还有他最终能够同意她亲自喂奶,非常感动。只是突然间,觉得秦御这些时日确实辛苦了,又有点内疚,继而又反思,觉得从前她对他不够上心,不够好。这才会如此。

  “我能想做什么?”她白了秦御一眼,有点不好意思。

  秦御却饶有兴致的盯着顾卿晚,突然凑近,道:“卿卿方才说的都有道理,只是有一条,我觉得卿卿说错了。”

  顾卿晚见他神情专注认真,不由想了想自己方才的话,道:“哪一条不对了?”

  秦御却挑唇道:“这女人哺乳,怎么就不方便伺候了?我却瞧着,明明是更得趣味了。”

  他说着意有所指的色眯眯的扫向她不止大了两圈的某处,那眼神像是带着一团火,顾卿晚顿时脸红飞霞,啐了秦御一口,推他道:“快起床,快起床,天都大亮了!”

  秦御笑着探进她衣衫中摸了一把,这才翻身下床,低声唤了丫鬟进来伺候。

  用过早膳,礼亲王妃来看糖包,又和顾卿晚简单说了下糖包满月宴的事情,拉着顾卿晚在外间的太师椅上坐下,道:“你身子还没恢复,旁的礼数统不必你来操心,只到时候抱着糖包出去转一圈便好。衣裳可准备妥当了?”

  顾卿晚笑着点头,道:“早便量好尺寸了,母妃不必挂心我。”

  礼亲王妃捏着顾卿晚纤细的手臂,道:“你这也瘦的太快了,到底是自己喂孩子,累的。”

  顾卿晚觉得这具身子大抵是太年轻了,怀孕着糖包时就没怎么胖,如今生产后,更是很快就恢复了昔日的身材,甚至因为喂奶的缘故,该丰润的地方更加丰润,以至于没出月子,身材反倒更好了。

  陈嬷嬷早就送来了宫中秘传的涂抹腰腹的膏药,顾卿晚加了点玉莲花蜜,每日涂抹按摩,腰腹上生育的痕迹,也已经消除的一干二净。

  闻言,她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母妃瞧瞧我的脸色,红润的就只差油光满面了,哪里就是累了?是母妃心疼我,总也怕我累了的。其实真不会,糖包懂事,嫌少哭闹,平日又有两位嬷嬷,四个大丫鬟时刻候命,我也就时辰到了喂个奶,哪里就能累着了?”

  礼亲王妃笑着摇头,道:“总之女人的身子可经不住折腾,这出了月子,虽然是能到院子里走动走动了,但还是要坐个双月子的,好些事情都要注意……”

  “注意什么?”

  两人正说着话,秦御从外头走了进来,礼亲王妃回头便冲他道:“注意禁房事,怎么也得双月子后。”

  秦御哪里想到,礼亲王妃竟说的这么直白,顿时一张俊面便涨红了起来,偏又要撑着高冷的神情,显得有些好笑。

  顾卿晚饶是现代人,被婆母当面提起这个也不大好意思,禁不住低了头,道:“我……我劝他住前院去的,他……他稀罕糖包,不肯搬过去。”

  礼亲王妃瞧着两人这幅样子,却是不跌的笑,那笑倒有几分像做了恶作剧,得逞的顽童,她拍着顾卿晚的手,道:“母妃知道知道,阿御是稀罕糖包!”

  她将糖包两个字咬的重重的,又尾音托的长长的,分明打趣顾卿晚拿小糖包当挡箭牌,顾卿晚脸色一时也红了起来,禁不住抬眸偷偷瞪了秦御一眼。

  秦御却冲她扬了扬眉,俨然脸皮子厚,已恢复了战斗力。

  顾卿晚又白了他一眼,礼亲王妃坐在旁边,眼瞧着这对小冤家在她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禁不住又笑了起来。

  眼前这一对,总算是彻底顺当,不用她再跟着操心了。

  往后,她就可以集中火力,对准老大炮轰了,争取让老大今年成亲,起码在阿御夫妻生养第二个前,得给长房添丁啊!

  修竹院,秦逸莫名其妙的打了喷嚏,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313 老公,我爱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