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户口问题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沿着地图一路看下来,所幸那些熟悉的城市名还在,叶青长长松了口气。

  时间不早了,放好地图,叶青简单擦洗下,吹灭蜡烛躺下休息。

  来到这儿几天,叶青没洗澡也没换过衣服,小窝棚就两块石棉瓦搭在墙角,四处漏风,下了床就是门,条件太简陋了。今天在省城倒是看见有招待所,最贵的标准间才五毛钱一天,但是要出具介绍信才能住。

  省城楼房不多,几栋四五层高的筒子楼简直是鹤立鸡群,大部分都还是一排排的平房,也有像县城这样的大杂院。多的是一间屋子住了老少三代人,很难找的到空闲房子出租。

  住处是个大问题,还有户口,看病住宿要介绍信,买报纸都要出具工作证,她现在可是个来厉不明的黑户!

  叶青越想越头疼,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安稳,醒来时已经转天早晨九点多钟。

  大杂院里上班的上学的都走了,安静不少,叶青洗漱过回屋,躺在床上开始看报纸。

  这时候报纸的内容并不多,对开四版,节日会加版多一页,叶青不大一会儿就翻看了大半。

  除了早就知道的大环境方针,叶青还是留意到不少有用的信息。报纸上最显眼的就是粮食分配的新闻,叶青注意到不论是二两豆油还是一斤大米,赶上节假日额外供应这些东西,报纸上都会大肆宣扬,竟然和领导人会见外宾的消息排列在一起!

  细思下,叶青不觉惊出一身冷汗,想起印象中的一句过时口号:人人都能吃饱饭……

  几亿人口,城镇只要有户口就定量供应粮食,农村也按人头给口粮,以现在的生产力,加上内忧外患,就算再丰收十年也不够吃!

  叶青心惊不已,想到刚来时还打算抛售光空间里的粮食以后吃绿色有机食品,自己真是乐观的可以!

  还有户籍制度,前几年已经实施过第一次全国登记,城镇户籍和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紧密关联。农村人口就算暂时没有上户口,也在生产队登名造过册,都是有迹可查。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人要怎么上户口?

  叶青把买来的各种法律典籍摊在床上,只看有关户籍的相关条例,连婚姻法都没放过,研究半天仍旧一筹莫展。

  这年代多一个户口就意味着多供应一个人的口粮,尤其是吃商品粮的城镇户口,绝不会轻易让你拿到!

  叶青又开始烦躁不安。

  没有户口就意味着没有粮食来源没有工作机会,没有介绍信也没办法去别的地方,难道要困在这里守着空间坐吃山空?里面的粮食满打满算也就只够五年!大杂院人多眼杂不说,借住的屋子又能呆多久?

  正想着,叶青就看见屋门被推开,有人进来。

  “陈嫂来啦?快请坐。”

  叶青热情招呼,忙站起来拿开摊在床上的报纸,腾出地方让房主人坐下,人家的房子,进来不敲门你也不能说什么。

  陈嫂浑浊的眼珠使劲盯着床板上的被褥看。

  叶青顺着她眼神望过去,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被褥都是前世在军需物资商店采购的,扎实保暖还便宜。当初叶青考虑到末世水资源紧缺不方便拆洗,这种被褥买了不少,看布料和这个年代没什么出入才放心拿出来用。

  陈嫂掀开褥子一角坐在床板上,手却放在被子上反复的抚摸。

  “找我有什么事么?”叶青问。

  陈嫂消瘦脸上两个高颧骨越发显得突兀,嘴唇下耷拉着,眼神让叶青觉得有些不舒服。

  “我想跟你借点粮票。”陈嫂道。

  果然是来了,叶青心里叹气,麻烦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快。

  叶青面色不显问道:“你要用多少?”

  陈嫂眼睛一亮,喜道:“你有多少?”

  这意思是有多少就借多少了?叶青心里腻歪。

  在省城她打听过,承租一间二十平米的公房每月最多只要两块钱,这间小窝棚自己给了一块钱已经是天价了。何况有借有还,你找一个过路的外地人借,这是打算还不还呢?狗娃子一家是她愿意给,别人来要可不行!

  “我要看什么时候办完事,到时候才知道粮票能不能剩下些。”叶青依旧笑眯眯。

  陈嫂脸色沉了下,摸着床上的被褥又说道:“这被子真厚实,我家几个孩子都直接睡席,大冬天的也就一床薄被,遮住了头盖不住脚……”

  叶青点头:“这年头都不容易,我从家里出来也没被褥带,这还是昨天去省城,联系到那边的战友才借了一床。”

  陈嫂一怔,放在被子上的手不觉的就缩了回来,战友?莫非她是当兵的?

  陈嫂出去时候整张脸都拉下来,叶青也不太在意,反正房费她给了,这地方也没打算长待,如今最要紧的是赶紧想办法把户口解决了。

  叶青一整天没出门,中午就在屋子里啃了两块蛋糕,快晚饭时才觉得口干舌燥,端着饭盆出来。

  “陈嫂,给我点热水。”

  陈嫂正在做饭,锅里烧着大半锅开水还没下米,头也没抬冷冰冰说道:“没有。”

  叶青一怔,马上明白过来,这是因为自己没借粮票生气了。

  “小叶,来,婶子家有热水。”一旁做饭的吴婶招呼道。

  叶青赶紧过去,拿餐盆接过半瓢滚开的热水。

  “小叶啊,我看你中午就没出来,晚上你不会是打算喝水扛着吧?我跟你说,灌水可不顶饿,你来婶子家,干的没有,稀的总能匀出来你一碗。”

  吴婶以为她喝水顶着,心疼起叶青,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虽然自家干粮是按人头分,多不出半块渣来,但是稀得没啥关系,多添半瓢水也就有了。

  叶青一想,觉得搭伙吃饭倒是个不错的注意,省的天天往国营饭店跑,这么大点的县城,时间长了该惹人注意了。

  “那我去把口粮拿来,在您家搭个伙?”叶青询问道。

  吴婶一听还有口粮,这就更好说了,一把柴火的的事儿,一锅就做出来了。

  等到叶青把她说的口粮拿出来时,吴婶却皱着眉直摇头。

  叶青看过报纸,这年月各家各户吃的什么她也大致清楚了,正因如此,空间里的大米白面此时是万万不能见光的。于是就把昨天在黑市换的玉米面拿了出来,小布袋子装着递给吴婶。

  吴婶看着玉米面直叹气,到底是年轻不会过日子,哪能单吃净面啊?这顿吃完了下顿咋办?菜干米糠麸皮这些糙粮不配着玉米面根本捏不成团,吃起来也难下咽,你这一次把玉米面都用了,难道后半月干嚼菜糠?

  不是自家孩子她也不好说什么,于是摆摆手让叶青回屋歇着,做好了叫她。

  叶青也没多注意吴婶脸色,一心琢磨怎么解决户口,玉米面交给吴婶,就回屋继续看书了。

  没过多久,天色渐渐暗下来,上班上学的都回来时,吴婶的饭也做好了,特意给叶青送了过来。

  她不想让叶青跟着一块吃,是怕孩子们见着净面窝头犯没出息丢人。

  叶青接过手里的箩筐,见里面放着十几个黄橙橙的窝头,还有一碗菜粥,玉米面剩下半袋子也一块送了回来。

  “还剩了一半儿玉米面,你收好了,窝头吃不完的放屋里,每顿拿几个过来我给你热热。”吴婶嘱咐。

  叶青忙道谢,送走吴婶把被褥掀开,箩筐放床板上就准备开吃。

  刚要吃,叶青眼尖发现窝头上粘着块黑黑的东西,撕下来仔细看,像是馒头皮,可是黑乎乎的又不知道什么东西做的。

  叶青想了下,倒也明白为什么说好的搭伙吃饭又给自己单独端过来了。

  无奈摇了摇头,叶青把剩下的玉米面连同装菜粥的大海碗一起放回箩筐,端着出了门。

  大杂院里通了电,但是电线一直没接到各家各户,晚上只院子里一盏小灯泡亮着。吴家就在陈嫂家对面,屋子里点着煤油灯,此时正敞着门。

  “吴婶,吴叔,我那儿没桌子,过来跟你们搭伴吃。”叶青站在门口道。

  老吴手里举着半块两掺的菜团子正要吃饭,就看见叶青端着一箩筐黄橙橙的净面窝头进来。

  吴家四个孩子,两夫妻加上老吴的母亲,一家七口人在桌边围了一圈。

  老太太全白的头发眼睛昏花,跟四个孙子孙女都仰着头盯了那筐窝头好几眼,然后不约而同的低下头,拿起手里的黑面馍准备开吃。

  吴婶面色有些为难,欲言又止。

  叶青假装没看见,大大咧咧找地方坐下,把大箩筐放到桌子中间。

  “小妹妹,你吃的什么啊?”叶青故意问吴家最小的闺女。

  “馍。”小姑娘脆生生的回答。

  “我们换着吃好不好?你吃我的窝头,也让我尝尝你的馍。”

  “好!”小姑娘愉快的答应一声,高高兴兴地接下叶青递过来的净面窝头,把手里的半块黑馍换给她。

  小姑娘刚要吃,忽然歪着小脑袋想了下,又把窝头掰开,分了一半递给她旁边的小姐姐,吴家老三。

  叶青笑了,又拿起一个跟老太太说:“吴奶奶,咱们也换着吃好不好?”

  老太太咧着豁牙的嘴笑道:“好。”

  一老一小都摆平,剩下两个吴家年龄大些的小子也放开了,呲牙裂嘴高高兴兴的接过叶青递过来的窝头。

  吴婶松了口气,却又埋怨起叶青:“你自己留着吃就是了,分给他们做啥啊!”

  叶青笑笑:“人多吃饭香。”说着又递给老吴他们夫妻。

  老吴嘴上埋怨,倒也接了过来,不过只是掰了一小块,又递给吴婶,吴婶同样也只掰了一小块,剩下的大半个又放进箩筐。

  叶青也不强劝,见大家都开始动筷子,自己也吃了起来。

  “小叶啊,还吃得惯吗?”老吴见叶青举着自己小闺女换给她的半块黑馍咀嚼半天,关心的问。

  叶青含着馒头使劲点头,想说吃得惯却根本张不开嘴,她从来不知道吃饭还是个力气活!

  本来想尝尝黑馍是什么味道,结果这东西咬进嘴里根本就嚼不成团!

  “咳咳……”叶青终于噎到了。

  “快倒水!”

  “喝粥!快喝粥!”

  “捶她后背!”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008章 户口问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