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拿到户口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叶青理直气壮的掏出户口迁出证明,拍到办公桌上。

  孙干事拿着迁出证反复看了十来遍,尤其是上面的贫农成分,仔细盯了好几眼,撇撇嘴不甘心问:“田玉茹找你要了多少钱?”

  “这跟过户手续没关系!”叶青傲娇,蒙谁呢?现在的城镇私产房契税可不是按照售价收的,瞎打听个什么劲儿!

  孙干事干咳两声,瞪着眼掩饰道:“我是怕她蒙了你!地主资本家一贯狡猾!”

  叶青看了眼田婆婆,见她还是淡定笑摸样,便也不再计较,迅速换上笑脸和气说:“我不认识她,价钱合适我又出得起,自然就买了。麻烦您赶快给办下手续,待会儿我还要去公安局呢,去晚了他们该等急了,呵呵……”

  孙干事上下打量叶青好几眼,见她气质穿着都不像是农村人,料定是个有来历的,不敢太刁难,憋着气开始翻找档案抄写过户手续。

  前几年,他农村的老婆带着几个孩子过来投奔,废了好大的劲才把的户口弄上。单位分了一间十来方的平房给他们住,一家五口都挤在里面,满满当当的。

  田玉茹的那间房子他见过,当年接收时候他头一个拿着斧头榔头冲进去,一间间屋门砸烂,一件件家具摆设被大家搬出来。唯独那间的房门结实的折腾好几天都纹丝不动,他甚至怀疑过那木料是古时候皇帝用的金丝楠。

  后来上级首长过来做了安抚工作,让田玉茹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他也跟在后面第一时间冲进了屋子。

  这辈子他都忘不了当时看到的情景。

  多宝格上的玉器瓷器,墙上的名家字画,红木的家具,真丝刺绣的帐幔,水晶灯,黄金水笼头……还有各种各样他叫不出名字的洋玩意儿。

  想起那时候,自己简直是犹如到了梦境,不,做梦也梦不到这么多从没见过的东西,当时的情景至今都记得一清二楚!

  现在每天下班回到自家的小破屋子,看老婆粗壮的腰身举着锅勺做饭,几个孩子哭的哭闹的闹,别说清净了,家里就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每当他想起当年的场景总是后悔万分,要是当时自己思想再进步一点,也许分配给他的就是那间屋子。跟农村老家的婆娘断了关系,娶个城里的年轻女学生,住在那间房子里,日子该有多舒心?

  孙干事魂不守舍慢腾腾的终于办好了手续。

  叶青接过来仔细看过,确认无误,点头笑道:“谢了,孙干事。”

  从房间出来又去旁边财务按面积交了六块钱房产权税费,叶青拿到了正式房契。

  叶青让田婆婆先回去,自己带着房契和迁出证明去了公安局。

  公安局就在房管局的楼上,办公室敞着门,几个穿制服的公安在里面。

  叶青说明来意,将材料证明都递了上去。

  公安看了眼户口迁出证,起身去文件柜翻出一个档案袋,坐回来打开,里面是厚厚一沓文件。

  叶青忐忑不安的瞧着,她还以为只一张迁出证就行了,没想到还有档案!这是内部转过来的么?是自己的还是叶福海的?和迁出证上有出入怎么办?按耐住内心慌张,叶青强作镇定。

  公安审查过档案,拿着房契和户口迁出证明反复看了叶青好几眼。

  “你和田玉茹什么关系?”

  “没关系,她要卖房子凑巧我碰到了。”叶青说。

  公安同志拿着材料又跑了一趟隔壁办公室,请示完上级,这才开始手脚麻利的处理各种手续。

  叶青压抑着就快要蹦出来的心脏,紧紧盯着他手上动作,看着他一笔一划在新拿出来的户口本上书写。

  户主叶青,住址新南市新华街幸福胡同小洋楼2-01号,出生年月……

  写完户口本,又拿出一个红皮的小本本来。

  “你工作单位呢?”

  叶青摇摇头:“没有。”

  公安在红色小本本上空出一行。

  “家庭成员呢?”

  叶青又摇头:“也没有。”

  公安稍稍皱眉,还是在粮本上填好户主叶青的名字,标注上每月二十一斤的粮食指标。

  “粮食关系给你转到街道,这月的粮票已经发放过,从下月起,你们小洋楼发粮票时候就有你的。”

  叶青接过户口本和粮本,努力维持着淡定向公安同志道了谢,转身出去,下楼离开办公楼。

  路上,叶青的手一直在挎包里,紧紧攒着两个小本本,像是怕它们飞了似得,一路小跑回到招待所。

  关好房门叶青把自己摔倒床上,这才从挎包里把东西掏出来。黄色的牛皮纸封面,上面印着户口簿三个字,打着钢印。另一本红皮的,塑料套封,上面印着居民购粮证明。

  叶青怎么也看不够,现在的心情就像当初拿到毕业证一样,不,比那个还要兴奋的的多!她从没像现在这么兴奋过,她终于是有户口的人啦!要不是怕招待所的房间隔音不好,叶青一定扯开嗓子大喊几声才痛快!

  高兴半天,叶青才依依不舍的把两个本子和房契都收好。本来想出去吃个饭庆祝一下,但是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一上午了,那边房子的钥匙还没拿到。干脆饭也不出去吃了,就在房间里啃面包泡方便面,吃完收拾过就出门去找田婆婆。

  为掩人耳目,叶青还是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好几趟,才把剩下的粮食都搬到田婆婆屋子里。知道田婆婆家没称,也不能明着去外面称重,叶青索性多装了些,剩下的七十斤余款足足给了近八十斤。

  以前她是什么身份跟叶青没关系,只是看老太太孤身一个捱日子,叶青愿意多给。

  叶青按照田婆婆要求把大米倒进一个麻袋,藏到壁橱的隔板下面,问道:“田婆婆,您要不要过下数?”

  田婆婆笑眯眯地摆了摆手:“叶姑娘,你是好人。”

  叶青不明所以。

  田老太太指着自己的眼睛说:“我这里就是称,扫一眼就知道斤两,不差分毫。”

  从田婆婆屋里出来,叶青握着刚刚到手的小天使钥匙,激动地打开房门,踏进已经属于她自己的家!

  “啊啊啊……开——心!”

  “啊啊啊啊啊……满——足!”

  叶青在房间里大喊大叫手舞足蹈又唱又跳,扭腰摆臀疯癫的忘乎所以。

  “……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话,你只爱我……爱爱爱……我!”

  转个身一回头,正好看见田婆婆笑呵呵地站在门口,手里拎着抹布和拖把,这是要帮她打扫卫生?

  “呵呵,呵呵……”叶青尴尬讪笑,收敛手脚赶紧迎上去。

  田婆婆进来随手把门关上笑道:“这房间隔音,不管你是在里面拉二胡唱曲,还是弹洋琴跳舞,外面都纹丝听不见。”

  叶青观察到,只要一关上门,田婆婆的腰身就挺的笔直,说话声音也变得爽朗。

  田婆婆跟叶青一边打扫灰尘一边絮絮叨叨闲话。

  “我以前啊,哪会做这些?光是洒扫的丫头就好几个,招娣最是机灵乖巧,我让她住在楼里,工钱也比别人多几块。”

  “楼上的小贾是我们家老伙计,以前我都叫他贾账房,不过现在可不能这么叫了,得叫贾同志。”

  田老太太一说起以前,就变的有些神神叨叨的,叶青不以为意。

  “田婆婆,您现在以何为生啊?”

  “我有工作,每月拿工资呢!”

  “什么工作?”叶青感兴趣的问。

  “打扫街头的公共厕所。”

  叶青心头一窒,也不知道该往下接什么,见老太太神色如常,倒也松了口气。

  房间很快就打扫一新,叶青这回才算真真切切看清这间屋子的原貌。

  孔雀蓝的墙纸看不出什么材质,金色暗纹配着一屋子深红色墙围,颜色搭配的居然格外好看!

  窗户上的玻璃都保留完整,擦干净后明亮亮的能看清楚外面很远处景色。

  中间多宝格隔断,靠左侧一个圆拱形镂空花门,从屋门口能直接望到里间的窗台,尽头左边就是洗漱室。

  冬日阳光照进来,投射在纤尘不染的地板上,一团光晕,叶青心情好的不得了。

  虽然屋子里空荡荡的,她还是决定今晚就搬过来。

  锁好门窗下楼,叶青回到招待所退了房,为遮人耳目,还是大包小包的折腾了好几趟。最后一趟穿过过道时,叶青在门口被一个人拦住。

  “你是田玉茹的亲戚?”

  今天被第三个人这样问了,叶青淡定地摇摇头:“不是。”

  天色已经擦黑,楼道里又暗,但是叶青还是认出来了她,正是那天冲田婆婆吐口水的招娣。

  “那是田婆子把房子租给你了吧?她收了你多少钱?”招娣瞪着不大的眼睛问。

  叶青没答话,淡笑看着自己的衣袖。

  宋招娣注意到叶青目光,讪讪地把手从对方衣袖上拿开。

  叶青装作不经意地弹了弹袖子,扬着小下巴,挺胸扭腰,一脸傲娇的扛着包袱从她身边挤过去。

  “呸!”宋招娣狠狠在叶青身后啐了一口。

  叶青锁好房门,点上蜡烛,在屋里痛痛快快的又大喊了几嗓子,这才开始收拾起来。

  空间里有原来租房时买的宜家木架床,叶青把它拿出来,一米五宽的双人床摆在里间也不嫌拥挤。被褥铺好,叶青反复检查,把床垫枕头的商标水洗标都拆了扔空间里。

  洗漱毛巾这些都放进卫生间,叶青找出工具把水管子里的木塞弄开,里面的自来水一下子就呲了出来。叶青手忙脚乱的拿出水桶脸盆锅碗水壶,都接满了才把木塞子重新塞回去,看来明天要买个水笼头才行。

  还有电料灯泡,小洋楼里通电,这间屋子电线开关什么的都完好,叶青找出电笔试了试,插座和房顶的电线头都有电。

  叶青拿出窗帘挂上,都是以前租房时候自己添置的,一直扔在空间。墨绿色厚重的挂在两个外窗,跟一屋子孔雀蓝壁纸颜色很搭。白色纱帘就挂在多宝格隔断后面,不挡光,透过花格隐隐能看到里间的床铺。

  这些都收拾好,屋子里还是空荡荡的,空间里也没别的家具了,叶青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添置。

  时间不早了,外面天色黑透,叶青搬出来户外灶具和液化气罐,给自己煮了一包方便面,卧个鸡蛋,切上几片火腿,小油菜也放了几根。

  美美的吃完一顿晚餐,烧了壶开水,叶青拎进卫生间兑凉,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

  吹灭蜡烛,叶青打开窗帘,躺在床上看月光照进来光斑晃动,惬意的不想闭眼睛。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19章 拿到户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