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介绍信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转天一早,叶福海听说工会牛主任找他,心惊胆战的来到办公室。

  昨晚那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不会是邻居听见举报了吧?想起那个长的寒碜,邋里邋遢的农村姑娘扑过来叫爹,叶福海不由得浑身冷颤。

  “老叶啊,来,坐!”牛大姐热情招呼。

  “哎,哎……”叶福海只坐了半拉屁股。

  “老叶啊,我问你件事儿,你们两口子以前在农村老家是不是还有个闺女?”牛大姐问。

  叶福海吓得弹跳起来:“没,没有!绝对没有!”

  牛大姐皱眉,这叫啥反应?怎么着也得先问问具体情况吧?哪有跳着脚急着否认的?

  “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有?”牛大姐再次确认。

  “真的没有!我不认识她,肯定没有!”叶福海坚决否认。

  他还记着昨晚高桂英交代的话,就算这个真是当初给人的大妮儿也不能认!万一再让她给赖上,多出一张嘴吃饭,一家子就甭活了。

  “牛主任,真的没有,找来的都是冒认的!”叶福海表态。

  牛大姐嘴角抽了抽,心想你叶老蔫称什么啊?工资不高穷的叮当响,人家能来冒认你?

  “那好吧,不是就算了,当我没说过。”牛大姐无奈道。

  “哎!哎!”叶福海忙不迭的离开,生怕有人追来似得。

  牛大姐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毕竟是职工的私事,人家一口否认,她也不能硬追着问。

  叶福海忐忑不安离开,一路琢磨,这事儿咋就让工会知道了呢?是那个大妮儿告的状?

  早年媳妇一连生了仨闺女,后来好像是少了一个,要不是昨晚高桂英说起,他都不知道是给了人。

  那时候他常年在外面扛活,家里老的小的好几张嘴等着吃喝,少一个就少一个吧。

  如今日子也不容易,别管这个大妮儿是不是当初那个,坚决不能认下来,多一张嘴吃饭他可供不起。不过看那女人长相,跟孩子娘年轻时候还真像,尤其是大脸盘子和肉鼻子。

  昨晚乱哄哄的,连喊带吓唬总算是撵了出去,也不知道她回老家没有,人生地不熟,大冷天她也呆不住,估摸着是回去了吧?

  叶福海念念叨叨回去上班,这事儿就扔一边不再提。那年月日子过得艰难,家里孩子养不起送出去也不是啥稀罕事,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打发走就算没事啦!

  牛大姐也没当回事,这两年矿上职工流动大,寻亲访友找不着人也是常有的事,只等着事主过来交代一声就算完事。

  叶青在小洋楼耐心等待好几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收拾打扮整齐,再次来到牛大姐家。

  今天叶青穿了件绛红色系腰带的羊绒长大衣配长筒高跟靴子,换了个发式多了几只珍珠发卡,一路上又引得不少人侧目。

  到了牛大姐家,叶青坐下,没急着追问结果,笑眯眯的跟牛大姐客套寒暄。

  “真是辛苦牛大姐了,让您忙了这么多天。”

  “哪里哪里,应该的……”

  牛大姐家的女儿在屋子里东逛西逛假装找东西,来来回回好几趟,一直偷看叶青。

  上回家里的高级点心和红白糖她妈死活不说谁送的,听外面小孩子说有个跟电影明星似的女的来过她家,穿的洋气极了。

  十八岁少女正是爱美年纪,今天在车间一听到人说上回那个电影明星又去她家了,扔下手里的活儿就跑了回来。

  真漂亮啊!那大衣,那发卡,那皮靴,跟电影里的女特务似得……不对!看着脾气蛮好,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绝对不是特务,那一身衣服准是上海货!

  “红棉!你出去,我们说正事呢。”牛大姐赶女儿。

  蒋红棉冲她妈吐吐舌头,转身跑了出去,见屋门关上了才蹑手蹑脚地凑过来偷听。

  屋里两人都落座,叶青放下茶杯。

  “牛大姐,打听的怎么样?”

  “唉,叶同志,我问过叶老蔫……哦,就是叶福海,他说他家没有送出去的闺女,你看这……”牛大姐为难说道。

  叶青一怔,叶福海有个送出去的闺女全村人都知道!有人来认亲,起码他得来看看吧?这是不打算认?叶青有些搞不明白。

  “牛大姐,他真的这么说?”叶青再次确认。

  牛大姐肯定点点头:“就是这么说的!”

  结果大大出乎叶青预料,如果她破衣烂衫出现,叶家躲着还情有可原,现在是什么情况?连面都不肯见?

  叶青本来也没打算真的认下这家人,只是给李队长徐公安那边有个交代,顺便给点东西和钱把人安抚住。

  现在人家死活不见可有点麻烦,如果就此打住,以后难免会留下隐患。真要是等叶福海在老家那边听到消息,顺藤摸瓜的找过来,怎么敲诈都不为过!

  想清楚利害,叶青故作失落道:“可能是公安局那边搞错了,这也没办法,看来我还要继续找……”

  牛大姐一脸的可惜:“叶同志,要不你把当时的详细情况跟我说说?有没有啥信物?我也帮你打听着?”

  叶青看着她笑而不语。

  牛大姐一下子回过味儿来,脸上一红,心想自己这是犯啥糊涂呢?什么信物人家怎么肯说出来?那还不一矿上的人都上赶着来认亲戚?想明白过来后不好意思的冲叶青讪笑。

  叶青不在意:“牛大姐,最近我要去上海一趟,几天就回来,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稍的?麻烦你这么些天,我很不好意思,需要稍什么你尽管说,不用客气。”

  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叶青继续造势。

  她原本就打着充大头装有钱的主意,不怕被人算计,就怕人家不惦记。只要有了贪念,后面的什么事都好办……

  既然一身衣服都没把人引来,叶青只得继续找托词,反正空间里衣服鞋袜日用品有的是,这时期上海捎带的无非就是这些。

  牛大姐慌忙摆手,收了那么重的礼什么事也没办成,怎么好再麻烦人家给稍东西?可是一听叶青说的是上海,突然又想起什么,还没开口说话,屋门忽地就被推开。

  “叶同志,你要去上海啊?我要稍东西!”蒋红棉冲了进来,兴奋地抓着叶青。

  “去去!有你啥事?瞎参合啥!”牛大姐训斥闺女。

  叶青握住她的手笑:“好漂亮的姑娘,刚才见到你也没好意思问,你叫什么名字?”

  “蒋红棉!”

  “你要捎什么?”

  蒋红棉刚才一冲动推门就进来,这会儿猛地被叶青问,她也愣住了,要稍什么?

  当然是漂亮衣服!

  在矿上当学徒工,最羡慕穿工作服的正式工人,那一身衣裳半块补丁都没有。

  她身上这件棉袄是去年才新做的,平时穿的仔细,没有磨损没有补丁,班上的小姐妹都眼红。弟弟妹妹也眼巴巴紧盯着,她才舍不得给,宁愿不长个头儿也要多穿两年!

  可是脱下棉袄后就太寒碜了,大罩衫还是她妈旧袄面改的,洗的看不出颜色。上面好几块大补丁,松松垮垮,她死也不肯套在棉袄外面。可是春秋套绒衫还要穿,夏天也得挽起袖子接着穿,大半年都灰头土脸。

  “我想……想买件新罩衫。”蒋红棉看了眼她妈,有些心虚。

  “不行!饭都吃不饱,你少给我臭美!”牛大姐急地骂闺女。

  “臭美怎么啦?我工资都交家里,布票也全给你了,想穿件新衣服怎么就不行?”蒋红棉也红着脸大喊。

  牛大姐怔住,她还真不好反驳。大女儿初中没毕业就在矿上做学徒工,十七块五工资,三十斤粮票一分不少交给家里。姑娘家吃得少,节约的粮食都贴补给下面的弟妹。正是爱美的年纪,不给买似乎有点说不太过去。

  “一件罩衫最少也要七尺布,咱们家哪有这么些布票?”牛大姐放缓了语气跟女儿商量。

  今年市里缩减了棉布供应,每人一年才三尺七布票,职工补助和儿童补助也取消了。一家子老老小小都要穿衣服,这点布只够打补丁,要攒够了给闺女做件新罩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蒋红棉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抬眼急切地看着叶青。

  叶青笑笑:“上海只收本地布票,我在那边不少亲戚朋友,找他们凑凑就有了。”

  她空间里有的是衣服,到时候拿出一件送给这小姑娘,想必她也不会追究是不是上海买的。

  蒋红棉欢呼一声,牛大姐万般不好意思:“叶同志,你看……你看这多不合适?”

  叶青轻松摇头:“没关系。”

  “那……那我还想再麻烦您件事儿。”牛大姐吞吞吐吐。

  “你说。”叶青忙追问。

  牛大姐为难道:“我们厂车间机器有几个零部件坏了,一直停工检修,要到上海工厂那边买新零件才行。现在粮食紧张,大家伙儿谁也不愿意出这趟差,你看……”

  出差要拿自家的粮本换全国粮票,一斤兑一斤,十斤还搭一两油。在家吃掺和上粗粮糙粮怎么也能凑合,外面国营饭店可不行,一两是一两,出一趟差回来就该发愁自家下半月吃什么了。

  叶青一听心下却大乐,看来这次是真的要去趟上海了!

  “没问题,牛大姐,你把工厂地址和零件清单都写给我,介绍信开好,剩下的不用操心,买零件的钱我先垫上。”

  “哎!太好了,叶同志,我替矿区谢谢你!”

  牛大姐抓住叶青手连连道谢,叶青也笑着客套握手,好半天才松开。

  牛大姐去给叶青开介绍信,零件也不是什么人来了都卖给你,必须出具单位证明才行。

  蒋红棉拉住叶青的手直盯着她看,这个姐姐脾气好又容易说话,越看她就越喜欢。

  “叶同志,你多大了?”

  叶青笑笑:“我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姐姐吧。”

  “哎!叶姐姐!”蒋红棉欢快叫道。

  叶青拿着介绍信回来,一进小洋楼就扬着嗓子大喊:“田婆婆!我要去趟上海!你有要捎的东西没?捎东西快点告诉我,今晚就走!”

  正是下班做晚饭时候,人呼啦就围了上来。

  “你要去上海啊!”

  “叶同志,去上海啊?”

  这时候上海在人们心中地位不亚于北京,相较于首都的庄严肃穆,大上海是神秘的洋气的繁华的。一提到上海就会想到先进的精密仪器,新颖服装和高档手表。

  小洋楼的邻居一听说叶青要去上海,都兴高采烈议论。

  “听说上海有带电的洋车,普通市民都能坐!”

  “那叫有轨公交车,跟汽车火车一样,买了票就能上。”

  “我听说还有高级面料,大姑娘小媳妇都穿的漂漂亮亮的,衣裳不打补丁。”

  邻居们兴奋谈论着上海,田婆婆笑眯眯的看着叶青,她隐约猜到叶青这么做是为什么。

  “叶同志你这件衣裳就是上海货吧?啥料子啊?摸着真好!”有个小媳妇凑上来,说着话就动手要摸她衣袖。

  叶青不着痕迹躲开:“这是羊绒,要三十多张工业券。”

  “那你给我稍件一模一样的!”小媳妇大方道。

  叶青看着她不说话。

  “咋的啦?只给田婆子捎,不管我们?”小媳妇叫板,面露不悦。

  叶青笑笑:“哪能呢?都一个楼里住着,远亲不如近邻,大家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能带回来的我都给稍!”

  她正是不想被孤立才这么做,楼里这么多住户,只跟田婆婆和贾工交好可不行。万一哪天其他人抱团群起攻之,自己可就难立足了。

  听叶青这么一说大家更加热闹,刚才站远处观望的都呼啦围上来。

  这个女同志住进来没多久,也不爱和人说话,开始见她跟田婆子走得近,大家都小心保持距离。前阵子有公安同志来找,两人看着挺亲密的,估计不能是啥坏人。既然人家肯给捎带,真该认真想想上海有啥实惠东西才好。

  “我听说上海有高价点心,不收粮票,好几块钱一斤,都够买几十斤粮食的。”

  “没粮票你也买不来粮食,折算成黑市粮,其实也不贵!”

  “要我说去上海就买布料,那边儿的颜色好看,毛料卡其哔叽都全,没准儿不要布票还便宜呢!”

  “买布料做啥?要买就买成衣,款式好看,还有进口的洋装呢!”

  “听说上海有一种电锅,插上电就能出来热腾腾的白米饭。”

  “你说的是聚宝盆吧?真要有那东西还怕粮食不够吃?”

  哄堂大笑。

  叶青站在平时发粮票的台阶上大喊:“大家不要乱哄哄地拿嘴说,要买什么来我这儿登记,一个一个来!”

  大伙儿一听都自觉排好队,跟平时领粮票一样。

  “我要一斤桃酥,我老娘就念叨这一口。”

  男人手里攥着一斤粮票跟两块钱尴尬道:“叶同志,我没全国粮票……”

  叶青抬头看了眼,见是上次帮她搬桌子的那位男同志。

  “郑大哥啊,没关系,全国粮票我有,我换给你。”

  “哎!谢谢你啦,叶妹子。”郑大春感激点头。

  “小叶妹子,我想买条围巾,我只有咱们这儿的布票……”女人拿着钱和布票不好意思的说。

  “李大姐?没关系,我给你想办法!”叶青痛快承诺。

  “多谢妹子啦!”李玉坤也高高兴兴离开。

  除了这两位,剩下的就都是光凭嘴说了。

  有要点心的要酱货熟肉的,要不花粮票的大米白面的,还有要锅碗瓢盆洗脸盆架的……就是两手空空,钱和票都不拿出来。

  叶青只装不在意,照样认真给他们都登记上。

  “我要你身上这样的羊绒大衣。”刚才一直要伸手碾摸叶青衣服的那个小媳妇仍旧不死心。

  叶青看了她一眼无奈道:“王同志,零零碎碎的我还能想想办法垫上,太多钱我可垫不起!”

  围观的邻居一听叶青这样说,立马七嘴八舌的帮着她指责。

  “就是!小王嫂,你们两口子工资加起来才五十几块,每月都不够花的,叶同志这大衣少说也七八十块!你让人给你买了拿什么钱给人家?”

  “可不是,你一件就让人垫上这么多钱,大家伙儿的东西还买不买啦?”

  “该不会是看小叶同志年轻好说话,想哄着人家先买了再赖账吧?”

  被人拆穿,小媳妇红着脸气哼哼地扭身离开。

  不管真买假买还是凑热闹,七嘴八舌的要求最后满满写了一大张纸。

  小洋楼各家各户的需求一目了然,当家的谁做主谁说了算,叶青心里也有了数。

  看看差不多了,叶青收好纸笔就准备上楼。

  “别走,别走,叶同志,我也想捎东西。”宋招娣一脸讨好。

  “捎什么?”叶青也跟她笑,就像之前两人从没发生过不愉快。

  “奶粉!大上海有卖的!我家三臭身子弱,总是拉肚子,听说吃奶粉能调理,你一定得给你大侄子捎回来啊!”宋招娣有点后悔前阵子得罪叶青。

  叶青无语,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为难道:“招娣同志,你可难住我了,你也知道奶票只给新生儿供应,我家亲戚里没有刚生小孩的啊。”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宋招娣急道。

  “不好意思啊,我无能为力。”

  挤开宋招娣,叶青拉着田婆婆上楼,到她房间坐下。

  “田婆婆,你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漂亮衣服尽管说!我肯定都真给你买回来。”

  田婆婆嗔她:“给我真买,给别人都假买?”

  叶青嘻嘻。

  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刚下班的贾工急慌慌地进来。

  “叶啊,听说你要去上海?”

  “是啊,贾工要捎什么?”

  贾工从内衫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里面十几张崭新的十元大钞。

  “罗马,要大罗马!”

  原来是手表。

  “钱……可能差点儿,也不知道上海那边要不要工业券。”贾工尴尬提醒。

  “放心,我一定尽全力!”叶青保证。

  “可是那钱……”

  田婆婆笑道:“你别担心钱,不够的我给你出!知道你还惦记着那块金表。”

  有故事?叶青扫视两人,显然是就他们两个彼此知道的故事,也不多问,笑嘻嘻地看着。

  “行啦,快走吧,你是怕我说话不算数?”田婆婆催促。

  贾工红着脸离开。

  叶青突然想起头上的珍珠发卡,忙摘下来递给田婆婆,还有之前那对蓝宝的。

  “田婆婆,这个还给你,我现在不用了。”

  “你留着玩吧,本来就是要送你的,都是不值钱的小东西。”田婆婆笑道。

  叶青嗔目结舌,不值钱?

  “你也别怕钱不够,我有,你等着!”田婆婆说完转身出去,不大一会儿回来,怀里躲躲藏藏抱着个木匣子。

  田婆婆锁好门打开木匣子,里面放着几包红纸封,拆开一卷,竟然是白花花的银元!

  叶青暗暗吃了一惊。

  “总共一百块现大洋,把小贾的手表买了,你喜欢什么也一起买,都从这里出。”田婆婆大方表示。

  “田婆婆,你想买什么呢?”叶青问。

  田婆婆摆摆手笑道:“我什么都不需要。”

  叶青把银元收起来,收拾打点好行装。

  在田婆婆屋里凑合吃过晚饭,九点多钟时候,贾工骑自行车把叶青送到火车站。

  凌晨两点,检完票,叶青登上南下的列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26章 介绍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