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海上海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第二天早晨,随着一声鸣笛,火车终于到达上海站,叶青随着人群下车。

  “浪奔!浪喽……万里涛涛杠水永巴呦……哈哈哈,上海!我来啦!”

  此时的火车站还是真正的那个上海火车站,后来原址重建的博物馆只恢复外表,并没有保留多少当时的痕迹。

  昨天拿到介绍信,叶青就迫不及待上路,半刻都不肯耽搁。除了购物,最想的还是来看看这些老建筑老手艺,尤其是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已经不复存在的。

  新东西她不太稀罕,反正以为会有,而且还会越来越好,可是旧东西,没了就是没了。

  “这块地砖是谁谁谁站过的!”

  “那个谁在这根柱子前吸过烟!哈哈……”

  原汁原味的上海火车站!风云际会时代多少大人物闯荡过的上海滩!

  叶青东转西转,兴奋地连连惊呼,好半天才蹦跶着出来。

  这年代没有太多太密集的建筑物,从火车站出来,远处那栋二十多层的摩天大厦第一时间就映入眼中。

  叶青不急着去那里,一路搭乘电车先去百乐门。

  兴冲冲的找到地方,叶青却被眼前破旧寂落人烟稀少的景象惊得一愣……

  “红都影剧场?”

  看着紧闭的大门和新换的招牌,叶青有些费解。

  剧院门口坐着半老女人,穿着破旧旗袍裹着羊绒开衫,身前摆放个纸箱子售卖报纸杂志。

  叶青从她身边经过时听到低声吆喝:“外国香烟,洋汽水……”

  “可口可乐?”

  “六毛五。”

  可口可乐早就退出中国市场,叶青诧异怎么现在还有卖?顿感稀奇,递过钱从她手上接过两瓶原装玻璃瓶的可乐放进挎包。

  “剧院什么时候有演出?”

  “饭都吃不上了还看什么演出?”女人白了叶青一眼。

  叶青低头,伸手扒拉纸箱里的报刊杂志。

  “大众电影怎么没有?”

  “停刊了。”

  叶青买了几份当地报纸,失望离开百乐门。

  沿着陌生的狭长街道,叶青凭着记忆模糊印象在大街上寻找。

  大光明人民影院?

  应该是这里吧?叶青不太确定。

  那感觉就像你常见的一位八旬老妪,总听人说起她年轻时的风华绝代,好不容易穿越到五十多年前,千山万水的跑过来一睹风采,没想到却只看到美人的一角头巾。

  发黄的海报上是工人和大生产,一堆堆金黄的麦垛前挥舞着铁锨镰刀。

  乱世佳人呢?基督山伯爵呢?奥黛丽赫本秀兰邓波尔,仲夏夜之梦呢?第一时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都跑哪去了!

  叶青眯眯眼睛,似乎还能看到刚刚不久前领坐的白俄罗斯女郎,华灯中衣香鬓影……如今门口冷冷清清,售票口锁着铁栅栏。

  看着门上的停业通知,叶青又一次失望至极,以至于到国际饭店楼下还是兴致缺缺。

  电梯间站着服务员,穿着工作服,胸前牌子上写着“上海市国营国际饭店”的字样。

  “去顶楼,谢谢。”叶青说。

  “请出示您的工作证件,谢谢。”服务员客气要求。

  叶青无语:“我吃饭!”

  “请出示您的工作证件,谢谢。”服务员又一次强调。

  叶青彻底没了脾气:“没工作连饭也不让吃啊?”

  “可以的,请您到十二楼用餐。”

  “其他楼层为什么不可以?”

  “暂时不对外开放。”

  叶青无奈:“要是我想住宿呢?”

  “职位级别十三级以上。”

  “……”

  最终电梯还是停在十二楼。

  圆弧大厅摆放着十几张红木桌椅,材质普通大众,并不见多精致,叶青也能看出来这些绝对不是当初的东西。

  好在整体环境还不错,已经有七八桌顾客在用餐,有穿西装的学者,也有一身中山装带着妻儿老小的,还有穿军装的。

  “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员主动到顾客桌前点餐。

  难得这时代还能遇到这么礼貌的服务员,叶青之前的郁闷消失大半,接过菜单专心点菜。

  “松鼠桂鱼,红烧肉,白灼虾仁,清炒莴笋。”叶青一口气念了四道菜。

  “每人限两份,请您酌情点餐。”服务员提醒。

  看服务员脸上凝重神色,叶青也不好挑剔,删掉红烧肉和白灼虾仁,又加了个牛肉羹和银丝卷,这才把菜单递过去。

  “松鼠桂鱼十二块六,清炒莴笋两块二,牛肉羹一块六,银丝卷八毛,总共是十七块四毛钱。”服务员报账。

  高价餐厅不需要粮票,菜品也是天价。

  一条两斤重桂鱼在副食店最多不过八毛钱,这里售价高达十几倍之多。国营饭店里大馒头一个四分钱,这里四个小小的银丝卷要卖八毛。

  当然,副食店并非轻易买到桂鱼,普通国营饭店也吃不到银丝卷。目前只有少数大城市的特色饭店允许不收粮票的高价政策。

  叶青掏出钱先结账,不大会儿,服务员把发/票和找零送过来,还端个高脚玻璃杯。

  “您的橘子水,请稍后。”

  叶青选的位置靠窗,透过巨型落地玻璃窗俯身望去,上海滩尽收眼底。

  大约等了半小时左右,两道菜一个汤一份主食一起上桌。杯碗盘碟都是普通白瓷,两道菜味道马马虎虎,不过已经是叶青来到这里吃过的最好一餐。

  菜量并不是很大,莴笋吃净,牛肉羹喝光,最后还剩下半条鱼和两个银丝卷。

  叶青见邻桌一家拿自带的饭盒打包,便掏出自己的餐盒将剩下的饭菜都装好,下楼离开时陆续有人搭乘电梯上来。

  约莫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叶青一路乘车打听到卖零件的工厂。

  查看过介绍信厂门卫放行,生产组长批字财务科交钱。供销科提了货又开了张条子,纠察科这才放行让叶青拎着一包零件离开,总共十二块五毛的东西折腾一下午。

  从工厂出来,叶青在淮海路上闲逛,很快就发现一家妇女卫生用品合作社。

  女人每月的那几天可是麻烦。

  叶青空间里预备了月事用品,但是数量毕竟有限。当初就存了五年的量,卫生巾什么时候面市?她不知道!

  新南市也有妇女卫生用品合作社,里面有专用的卫生纸,粗糙发黄,一张张平铺一毛钱一刀,看上去厚厚一沓。叶青也搞不清楚一刀是什么定量。

  还有专用的月事带,纸袋装着八毛钱一条,硬邦邦的大红色橡胶底,两根白布条拴着……太尴尬了!

  叶青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到那样的东西系在身上是什么感觉。空间里的卫生巾要留一部分应急,必须尽快找到代替品。

  叶青毫不犹豫走进去,不大的店面,里面都是女性店员。货架上摆放着十好几种带包装的卫生纸和女性用品,铁盒的,纸盒的,橡胶壳子的,玻璃柜台里面是商品展示。

  “那种卫生纸怎么卖?”叶青指着看上去格外白皙细致的卷纸问。

  “桑尼牌,四毛五一卷。”

  叶青心里记下,又去里面柜台看月事用品。

  “这是什么?”

  粉色精致纸盒,里面是一个个细纱布包裹着的棉花包,形似卫生巾,不过没有底部胶条,还是两根棉纱带子系腰上……

  “月事布,十二块钱一盒,每盒十片。”

  叶青咋舌,贵!太贵了!这种是一次性的,就算上班,一个月工资还不够支付月事费用!

  难不成还是得用那种月事带?叶青苦不堪言,硬着头皮走过去。

  最里面的一个大柜台,都是各种各样的月事带。

  橡胶的,棉布的……红的,黑的……

  突然,叶青眼神瞬间被点亮。

  这是什么?好漂亮!

  粉底小碎花的防水绸,菱形剪裁,缠缠绕绕的连接着八根天蓝色尼龙带,还带一个银色金属小锁扣。内测是两条细细的白色松紧带,用来固定卫生纸。

  “我要这个!多少钱?”叶青兴奋问。

  “高泰丝牌月事带,十二块五毛钱。”店员介绍。

  “这一个呢?”旁边更漂亮的一个!黑底粉花圆弧形的剪裁,连着网状粉红尼龙带,顶端还有黑丝蕾丝!

  “幕黛丝牌,也是进口货,十六块。”

  太漂亮了!简直是令人喜出望外!叶青从来不知道这种东西还能做得这么美!比后世那些星感小内内还要星感!

  “都要了!”

  再加上几卷卫生纸,总共花了三十多块,叶青大方买单。

  花完钱叶青又有点肉疼,够贵的!够买一身衣服了吧?算了算了,好的内衣永远比外衣贵,何况这东西可以重复利用,好歹也算件衣服……

  晚上挑选了一家西餐厅吃饭,穿工作服的服务员主动问好,礼貌的端上菜品。同样高价菜也不需要粮票,一份陶罐牛肉,一份烤香肠,一个黑面包一份罗宋汤花了叶青十八块九毛钱。

  吃过饭叶青到招待所开房间休息,洗洗漱漱看报纸,折腾到大半夜才睡。

  第二天一早,叶青起来去吃早点,弄堂里的国营早点铺,只收半两粮票的小根油条,一碗甜豆花,一顿早饭只花了一两粮票和两毛二分钱。

  吃饱喝足,叶青开始今天的行程。

  和在电影城拍摄的仿旧建筑不同,一切都是真实的!

  热闹的南京路,两旁各种风格迥异的小洋楼,马路上有轨电车穿行,年轻女孩儿梳着各式发型,穿着也别具一格。

  女人天性,叶青格外留意这些,发现上海果然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

  除了灰蓝黑三色基本款,还有许多样式别致颜色鲜艳的服装,衣料也有毛呢丝绸和羊绒。难道上海有特殊供应?叶青纳闷,等看到街角一家裁缝铺贴的布告,这才恍然大悟。

  很多人家箱底都积压了一些“过时”的衣服,裁缝铺可以重新利用旧物改造。

  男式呢绒长衫可以改中山装,或者新式长大衣,绸布旗袍可以改成一条女士西裤或者新式连衣裙。长袍马褂大衫这些作用就更大了,罩衫中山装列宁装,小孩衣服等等,要什么就给改什么。

  什么都挡不住人们的创造力!

  人来人往中,叶青抬头就看见不远处显眼的一栋高楼。

  上海市第一百货。

  熙熙攘攘的人操着各地方言,手里拎着各式各样的提包。

  宽敞的大厅进门处一个服务台,里面几十根大圆柱,每个圆柱子下面都是透明玻璃柜台,摆放着五花八门的商品。

  大厅正前方是一架自动手扶电梯,窄窄的只容得下一个人站在上面。有个售货员在维持秩序,后面排了好长的队,都在等着乘坐电梯。

  叶青在一楼慢慢逛,日用品部门各种商品分门别类各占据一个柜台,售货员胸前别着工作牌,胳膊上带着套袖笑容可掬。

  “手表怎么卖?”叶青问。

  “这块?17钻半钢,上海牌,八十九块五,十二张工业卷。”售货员礼貌报价。

  “欧米伽!”叶青惊呼。

  “进口货不要券,这块欧米伽手表四百二十块钱。”

  “劳力士!”

  “半自动镀金女表七百五十块。”

  叶青一路询价,售货员耐心介绍。

  瑞士大罗马二百一十五块钱,贾工给的信封只有一百八十块。

  叶青添上钱,数了两遍才递上去,看着售货员开票,扯过头顶上的夹子。

  难道又要“唰”的飞过去?这么大一层楼,距离银台好几道弯呢,叶青好奇。

  就见售货员把钱和票据夹好,那块板子就像流水线似得,缓缓移动,居然是电轨道!

  真皮盒子里的全钢大罗马烁烁生辉,售货员小心套上纸盒,扎上一条褐色绸带。又拿了个牛皮纸袋连同购货发/票装好,纸袋上印着“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字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27章 上海上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