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海上海二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叶青将手表小心装到挎包,悄悄收进空间,这可不便宜,千万不能有闪失。

  看着柜台里的欧米伽劳力士叶青继续流口水,虽然只几百块,她还是买不起。依依不舍的离开,逛到食品柜台。

  萨琪玛,方糕,奶油蛋糕,巧克力,奶糖……各种蜜饯。

  五颜六色的糕点糖果装在透明玻璃罐子里,看得人有食欲,只是不少罐子下面都摆放了一个小塑料牌:陈列商品,恕不出售。

  幸好桃酥不是陈列品,是真的卖。

  这些都是收粮票的,叶青每样要点,好多传统糕点她也没吃过。林林总总的居然凑了十来斤,总共花了六斤全国粮票十几块钱。

  奶油蛋糕是高价商品,不要粮票,一小块就花了叶青六块钱。

  一楼差不多了,叶青排队上电梯,跟着来到二楼。

  除了专门排队坐电梯的,这层楼就显得门可罗雀,稀稀拉拉没几个人。

  二楼是成品服装,男装比女装多,做工考究的中山装,西装,衬衫领带羊绒衫呢子大衣都全。相较之下,女装倒显得不够丰富了,但是色彩够鲜艳,点缀在一片黑蓝灰中已经是难得的繁华。

  叶青再搭电梯上去,三楼布匹面料,老字号绸缎庄合营归到第一百货旗下,也有好几个大柜台。

  真丝绸缎属于高档针织品,不要票。

  织锦的,双绉的,桑波缎,素绉缎……各种颜色五彩斑斓流光溢彩,看得人心情一亮。

  叶青手里还有以前在省城卖粮食换来的三百多块钱,给贾工垫了几十还剩二百多。她想给田婆婆买点什么,送自己的那几只小发卡看着不起眼,可都是货真价实好东西。

  田婆婆平日只穿那件青色旧棉袄,叶青不知道她是因为布票不够,还是顾忌自己身份。

  找售货员询问过尺寸,叶青鬼使神差的买了一块掐丝银花大红绸缎,花了三十九块八毛钱。

  看的心痒,叶青给自己也买了块水红色的真丝料子。

  再往上就没电梯了,四楼是文具玩具和乐器专柜,除了一帮小孩子,逛这层的大人寥寥无几。五楼是家具,偌大的卖场一个人都没有,黑咕隆咚的,只两个售货员在柜台里面打瞌睡。

  临来时几个人的嘱托差不多都买齐了,只差了李大姐的围巾和蒋红棉的罩衫。

  小洋楼其他人红嘴白牙的大白话叶青可没当真,钱和票都没给,捎不捎全凭叶青乐意。不过这两位决不能失信,人家真心嘱托,她答应了就要尽力办到。

  可是没有上海市的布票啊?

  叶青回到招待所休息一夜,第二天天未亮,叶青鬼鬼祟祟出门。

  外滩少了霓虹灯装饰也并未逊色,清早晨雾中静逸端庄。

  “婆婆,大米一毛七分钱一斤。”叶青低声冲路过的老婆婆耳语。

  老婆婆一怔,抬头不明所以看向叶青。黑市粮她买过,大米三块多一斤,谁听说过按照供应价卖的?水灵灵的姑娘看着不像傻子啊?

  “二尺布票或者六张工业券换一斤。”

  老婆婆明白过来,立马讨价划价:“哎!不划算的哎,上海人今年才四尺六布票,二级工一个月三张工业券,不划算不划算!”

  叶青只看着她笑,也不说话。

  老婆婆自言自语半天,最后终于说道:“给我一斤!”

  今年缩减供应,每人只四尺六布票,一家子的攒一年不够买件正经成衣,刚刚够打补丁。

  家里孩子衣服缝缝改改就对付过去了,锅漏了能补,碗碎了重新箍一下还能用,工业券大半年存不够一件家具。放着也没用,不如换成大米吃一碗干饭实在。

  “我给你一尺布票三张工业券,你要多给我一两。”老婆婆划价。

  “行!”叶青痛快答应。

  叶青庆幸在新南市买了一把称,当时见邻居每顿饭下锅还称下重觉的稀罕,没想到今天就派上用场。

  大半天时间,叶青卖掉五十多斤大米,钱没几块,零零散散的布票工业券收了不少,马上折回去到第一百货商店。

  叶青又一次来到二楼服装部。

  “那件洋红色圆领罩衫怎么卖?”

  “十六块五,八尺六寸布票。”

  “给我包起来,还有那件短袖白色海军衫。”叶青痛快买了两件。

  围巾就两个选择,大红和深灰,叶青选了大红色,大宽幅缀着流苏,只要三尺布票一块八毛钱。也是连同□□装进印着“上海第一百货商店”的牛皮纸袋子里。

  看着手里还剩下不少的上海市布票和工业券,叶青琢磨怎么给花掉,下次再来上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男装羊绒专柜,叶青一眼就看中一件浅灰色套头羊绒衫。

  “三十八块六,十张工业券。”售货员报价。

  虽然有点肉痛,但是想起自家白得来的那几件家具,叶青还是咬牙买单。

  又在针织柜台买了件男式白衬衫,花了十一块二毛钱九尺布票,剩下的布票就全买成各种纯棉布料。

  下楼到日用品部,叶青打算买几个暖水瓶。以前都用饮水机,暖瓶从没准备过,空间里除了两个小号保温水杯还真没有暖水瓶。

  在家用热水总是现用现烧,麻烦得很,早就想买热水瓶了,可惜在新南市一直没找到。这时期的热水瓶大多是招待所和机关单位用,平常人家也不是谁都有。

  货架上的热水瓶售价八块七毛钱,五张工业券,真不便宜!贵也要买,都是生活必需品,少了就不方便。

  叶青大方掏钱,顺便买给田婆婆一个,买了田婆婆的贾工那份自然也少不了。

  继续逛,锅碗瓢盆买几个,装花露水的玻璃瓶和烧蓝的香皂盒实在是让人爱不释手,叶青挑着花样也买了几个。

  最后停在一楼日用品部,叶青举着手里的长命牌牙刷怎么也舍不得放下。

  “长命牌牙刷,一毛不拔!”售货员不忘宣传。

  叶青赞同点头,这做工啊!怎么可能不长命?后世牙医专家整天宣传牙刷至少三个月更换一次,其实用不到一个月就卷毛了好吧?不换也不行。

  看看手里的牙刷,叶青估摸着用三五年都没问题。

  “多少钱?”

  “七分钱一把,全民爱卫生,不收工业券。”

  “来十把!”

  毛巾收布票,空间里原本就不少,再买就不划算了。

  叶青依依不舍放下,啧啧……手感真是不同,难怪有人说一条毛巾用十几年,东西真的不一样!

  护肤品当然不能放过,贵点的是上海产的雅霜牌雪花膏,圆圆的小铁盒,上面印着旗袍美女,一小盒八毛五分毛钱不要工业券。便宜的哈喇油六分钱一个,装在蚌壳里看着也有趣,也不收券。叶青每样都买了几个,留着当手霜。

  从第一百货出来,叶青继续逛别处,上海市可不止这一家百货,不过其他没一百的规模大罢了,商品都大同小异。

  走到广西北路,路过一家商店橱窗时候,叶青彻底呆住。

  “妮维雅!兰蔻!”

  叶青趴在橱窗外面望着里面熟悉的化妆品品牌,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些品牌不是早就退出中国市场了么?还没到回归时间啊?怎么这时候就出现了?为什么不在百货商店里卖?

  再看其他琳琅满目的商品,叶青兴奋的合不拢嘴。

  高跟鞋,真丝睡衣,电熨斗、电吹风、电饭锅……各种小家电!里面一角居然还摆着一台单门电冰箱!

  叶青抬脚就要往里走,被门口的保安拦住。

  “同志,请出示侨胞证。”

  “什么?”叶青听不懂。

  “你有侨汇券么?”保安又问。

  叶青摇头。

  “这里是华侨特殊商品商店,不是华侨不能进来!”保安一脸的傲娇。

  切!谁稀罕!叶青撇撇嘴,无奈离开。

  离开繁华路段,倒是窄窄的弄堂里,不起眼的门脸,叶青没想到隐藏在其中的是各色美食!

  油面筋,粉汤,生煎馒头,牛肉汤,胡桃云片糕,纸包素鸡,香豆腐干,密汁小方豆腐干,咸橄榄,玫瑰瓜子,酱油瓜子……

  这真的是饥荒年代?叶青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恍惚,暂时忘却了菜团子黑面馍、粮票工业券,叶青觉得上海像天堂!

  “咕咕咕”几声鸡叫,有阿婆拎着竹篮出来“遛鸡”。

  “阿婆,你们上海允许养鸡啊?”叶青好奇问。

  阿婆白了叶青一眼:“自己家吃蛋的唻!你当是倒买倒卖啊?”

  叶青赔笑着溜走。

  好东西虽多,但也不是有钱就都能买到的。

  副食店人群都围着猪肉案,冷落一边的鱼摊子却无人问津。

  “大黄鱼!”叶青又少见多怪。

  “四毛六一斤啦,买回去喂猫喂狗也舍得哎。”

  售货员的叫卖叶青听着有点别扭,人都难得沾荤腥,喂猫喂狗?

  “螃蟹!”叶青再次惊呼。

  “六分一只哎!本地副食本不限量供应,外地人没得买哎!”

  一句话噎的叶青险些没呛到,这是听出来她外地口音,早知道她没上海粮本啦?刚才什么喂猫喂狗是在显摆啊?

  我就不信吃不到!

  叶青也不搭理售货员,离开不一会儿就拽着个本地阿婆过来。

  “这个,那个,还有黄鱼大闸蟹,都包圆了!”

  阿婆笑嘻嘻地递上副食本,售货员撇着嘴瞪了叶青一眼,到底还是给称重。

  付了钱,叶青心满意足地拎着一大兜子海货离开,后面的阿婆摸着兜里的两斤全国粮票也直乐。

  从副食店出来,叶青四处寻找王开照相馆。

  这时期的王开摄影大师直接在相片上开刀ps,鬼斧神工!相比之下,后世的电脑软件简直是弱爆了!

  在照片上手工磨皮削腮开双眼皮,自然着色……中人之姿也能变绝世美女!

  叶青无论如何也要留下一张王开黑白照片!想想若干年后子孙后代把照片传到网络,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惊呼天然美女,哈哈!

  一路寻找,叶青在一条狭窄的弄堂里终于找到。

  “国营第二食品店王开照相馆……”

  叶青纳闷照相馆怎么和食品店扯上关系?

  “你找谁?”拉着长脸的女营业员问。

  “我照相。”

  女营业员白了叶青一眼:“知道多少钱吗?”

  叶青被噎的一怔,你收银问我多少钱?我怎么知道?

  “不知道!”

  女营业员刷刷开好票,两根手指夹着票据斜眼看着叶青:“三块!”

  普通国营照相馆拍一张三寸照片只要六毛钱,这价钱的确不便宜,不过,她这是什么态度?

  叶青无语,这是怕顾客拍不起的意思吗?既然如此,你倒是说一声啊!开票干嘛?

  懒得跟这群人计较,叶青掏出钱拍在柜台上,从她手里猛地拽过票据。

  “哎……你!”女营业员觉得自己受到怠慢。

  叶青指了指墙上的旧匾额。

  上面阴柔大字:人无我有,人有我精,顾客至上,质量第一。

  女营业员哼一声扭过身去。

  “同志,请到这边来。”男摄像师倒是服务热情。

  刚迈步到摄影间,叶青怔了下,瞬间两眼冒光!

  叶青牢记单反毁一生的警示名言控制住自己从不乱买,如今看到满屋子专业器材,顿时激动地手脚颤抖,三十万两白银啊!玩器材的老祖宗!

  “同志别紧张,拍照片对身体无害。”摄像师贴心提醒。

  叶青醒过神,克制住激动情绪,镇定点点头。

  “请挑选背景。”摄像师指点。

  丝绒幕布后面是一幅幅布面背景,大轴承吊着,一拽就换一张。

  叶青皱眉:“我要实景摆设的,不要幕布。”

  真实名贵家私背景拍出来的立体效果岂是幕布能比的?这时代的王开照相馆就连一束手捧花都用鲜花,从不用塑料假花做道具。

  “同志,那些都是陈旧落后的拍摄方式,你看看我们的新背景,有北京广州和新式家具,苏州杭州西湖美景……”摄影师喋喋不休。

  叶青不耐烦打断:“是不是没得选?那我不要幕布了,只拍人像。”

  “请坐好,笑——”咔嚓!

  这就算好了?叶青甚至来不及调整表情。

  不过没关系,照片好看与否全在于后期加工,雕刻修改补色后反复冲印,力求最自然效果,叶青很期待。

  “黑白还是彩色?”摄影师问。

  “自然色。”叶青喜欢这时期的人工着色,黑白背景,肤色瞳孔唇色却是自然逼真,随便一副普通人像都是后世的艺术品。

  “请补交一毛钱,三天后取照片。”

  叶青没废话,痛快交钱拿了收据,满心欢喜的离开王开照相馆。

  叶青在上海大肆购物时候,新南市矿区,高桂英这些天总觉得怪怪的。

  走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还凑一起小声嘀咕,自己一过去就没声音了,看着就怪异。

  晚上,一家人都回来,高桂英给几个人分好饭,自己的菜团子掰下一半递给叶向东。

  “偏心!”叶向红噘着嘴小声嘀咕了句。

  叶向兰还是不大说话,低头啃干粮喝粥。

  一屋子吸溜吸溜地声音。

  “他爹,那事儿你没往外说吧?”高桂英突然问。

  叶老蔫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说的是啥事。

  “没说!工会牛主任问,我也只说没有这回事儿。”

  “啥?工会的人怎么知道的?”高桂英一下子就惊了,把碗重重放在桌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28章 上海上海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