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认错闺女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一个星期后,叶青出现在小洋楼。

  在上海消磨了一个多星期,电影看了,音乐会听了,还烫了刘海。虽然和期待有些差距,但也算不枉此行,除了那张王开照相馆的照片。

  等待三天后,当看到照片里歪眉斜眼涂着红脸蛋的自己时……

  “尼玛!”叶青忍不住骂了句粗话,照片撕个粉碎。

  决不能流传出去,万一后代子孙看到祖母长这个德行,准得抱怨自家基因不好!

  幸好自然风光没令人失望,各处景点叶青都逛了个遍,要不是最后钱不够花,她还打算去苏州杭州玩几天。

  可惜没有成行,叶青带着一点遗憾返回新南市。

  “哎呀!叶同志回来啦!”

  “小叶回来啦?”

  “叶妹子你回来啦!”

  叶青手里大包小包,挤到发粮票的台阶上喊道:“大家别急!一个一个来!”

  喘口气,伸手擦额头上虚汗,叶青正要说口渴,旁边马上递过来一杯水。

  “你们别吵吵!叶妹子大老远的刚进家门,你们让人也喘口气!”李玉坤解围道。

  “谢谢玉坤姐。”叶青一气喝光,把杯子递给李玉坤,打开一个尼龙拎袋就开始发东西。

  “郑大春,桃酥一斤。”叶青举着登记名单念。

  “哎!来啦来啦,谢谢妹子啦,你看这事儿闹的,大老远的从上海带过来还让你倒贴的全国粮票……”郑大春感激的话说了一箩筐。

  寒暄过后,叶青接着念:“李玉坤,围巾一条。”

  “哎!在这儿呢!”

  李玉坤接过袋子当场打开,围观的邻居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呀!这颜色可真鲜亮!”

  “就没见过这么正的大红!”

  “这么大一块啊?还有流苏边儿呢,快围上看看!”

  在大家羡艳的眼神中,李玉坤把围巾围上,马上引来一片惊呼。

  “真好看……衬得人脸色粉白嫩嫩的……”

  李玉坤解下来又换了个围法。

  “这样好看,成瓜子儿脸啦。”

  “哈哈……”

  大家起哄中,李玉坤来来回回换了五六种围法。

  叶青看的直赞叹,后悔自己没有买条一样的。

  在上海电影院看了部五十年代拍摄的“新片子”,国产电影资源不多,仅有的几部几乎是全年都在轮番播放。那部片子叫{护士日记},是说一个上海姑娘护校毕业到边远地区支援医疗建设的故事。

  片子里的女护士烫着漂亮的卷发,穿着长款大衣,围巾也是一天一个系法。虽然黑白的片子看不大出颜色,但是当女主穿着漂亮衣裙哼歌时,全场男女的眼光都亮了。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到这里……

  人怎么会不爱美呢?暂时的条件限制住天性罢了。

  李玉坤美滋滋的收起围巾。

  叶青喘口气又念:“王大壮,搪瓷饭盆一个。”

  “来啦,来啦!”

  王大壮的饭盆也引来一片赞叹。

  “哎呀,这饭盆盖子反过来是个小碟子。”

  “呀!里面还有个二层盘子,下面还有小碗和汤勺!花纹都一样呢!”

  “真稀罕嗨,外面看着和普通的差不多,没想到里面大有乾坤,一整套的!这价钱真值!”

  这时代的上海货那真是质量杠杠的,后世眼花缭乱的商品相比较而言不过是漂亮的样子货罢了。

  就像这套上海搪瓷三厂生产的餐盆,叶青敢打赌,王大壮传给他重孙子用都没问题。

  “何二勇,尼龙袜一双。”

  ……

  陆陆续续念了十几家,叶青把东西和购货□□都一并给了,这些人谁也没含糊,立马跑回屋把钱和相应的粮票布票工业券拿给叶青。

  发/票上面的价钱和所用票证都写的一清二楚。

  “叶妹子,真是对不住,我这只有咱们这儿的工业券,你看这……”

  “叶同志,我们家也没全国粮票……”

  “上海本地布票可金贵,我这儿就咱们市里的布票……”

  叶青厚道笑笑:“没关系,大家都不是外人,有啥算啥吧,远亲不如近邻。”

  “叶同志你真是好人。”

  “叶妹子风格高尚!”

  之前信口胡说让叶青带些不着边际东西的人开始后悔,哪知道人家是真的给带啊!还搭了全国粮票跟上海布票工业券,早知道自己也看看家里缺啥让人给捎回来了。大上海的东西果然不一样,今天总算是开了大眼界,不过后悔也迟了。

  叶青看着手里的清单,笑笑仔细收好,这可是份好东西。

  发完东西上楼,叶青抬眼就看见贾工和田婆婆在楼梯口张望。

  “呲呲……呲呲。”

  “呲!”贾工回应。

  田婆婆依旧笑眯眯的。

  叶青拉着他俩进了房间。

  开灯锁好门,田婆婆端庄坐好,贾工一脸的紧张,隐隐带着兴奋。

  叶青从随身挎包里郑重掏出了纸袋子递给贾工。

  贾工接过捧着,带上眼镜认真端详了上面的“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好半天,这才打开。

  褐色丝绸袋子系着纸盒子,小心拆开来,露出里面黑色真皮小方盒,烫金外文字。

  颤抖着缓缓打开。

  “大罗马!”贾工激动地取出手表,试试带上,原装表链长短正好。

  左看右看,高兴地像个小孩子。

  “叶啊,这钱……”贾工看到里面的发/票,自己给的整整差了三十五块。

  “放心吧,田婆婆给了。”

  叶青说完打开另一个提包,桃酥巧克力奶油蛋糕蜜饯一样样的拿出来。

  掏到最后是同样“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的牛皮纸袋。

  “还有我的?”田婆婆纳闷问。

  叶青示意她拆开。

  “是瑞蚨祥的料子,这是给我的?”

  叶青点头,田婆婆抚摸着绸缎惊喜不已。

  叶青又把铁皮暖壶瓶拿出来,大红色瓶身,壶嘴是白色不锈钢,绘着花草和鱼虫,装进开水放在桌上,光看着就好看。叶青自己留下两只粉红的,大红的分别送给他们,两人都十分欣喜。

  贾工戴着心爱的手表,连同包装纸袋都小心翼翼装好拿着,拎着叶青送的暖壶香皂尼龙袜,心满意足的离开房间回自己屋。

  田婆婆看着面料和暖瓶爱不释手:“小叶,买了这么多东西,我给你的钱不够用吧?”

  手表是捎带,绸缎暖壶这些礼物叶青并没有附上发/票。

  叶青在上海时候抽空去银行问了,一块现大洋只能换一块钱纸钞不说,柜员审视的眼神就像是要揪出什么坏分子似得。

  这么多不好一次出手,也不划算。街上倒是有藏头藏尾的银元贩子,只是才肯给九毛钱。后来钱不够花了叶青才零零碎碎到银行换了十几块,剩下的都没动。

  “田婆婆,够了,银元一兑一块换的,刚好花完。”

  田婆婆笑笑,拍了拍叶青的手,高高兴兴的捧着暖瓶绸缎和叶青分包给她的点心糖果香皂花露水离开。

  锁好门,洗完澡,叶青仰头大睡。

  第二天醒来,吃过早饭,叶青去了趟邮局,把羊绒衫和衬衣寄走,拎着一大包零部件就去了矿区。

  快到农历年底,腊月里天气更冷了些,矿区粮站代销点早早贴出通知。年前有白面和猪羊肉供应,还新增了瓜子糖块黄豆芝麻酱等七八个品种。

  大家就等着这月发粮票了。

  刚走到副食店门口,远远就看见一个人急慌慌跑过来。

  “叶姐姐!叶姐姐真的是你回来啦?先别去我家,出事啦!”

  “红棉?出什么事了?”叶青诧异。

  蒋红棉跑地气喘吁吁:“叶老蔫几口子都在我家,非说你才是他们家亲闺女!”

  叶青纳闷,终于肯认啦?好事啊?什么叫我才是他们家亲闺女?

  “红棉,你慢慢说,他们家不是没有丢闺女么?到底怎么一回事?”

  蒋红棉扯着叶青一旁坐下,千头万绪的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起了……

  不止蒋红棉不知道怎么说,高桂英也是云里雾里,谁知道就那么巧呢?今儿一大早她家就闹哄哄的炸了锅,到现在都没整明白。

  自从大妮儿在叶家安营扎下寨,一家人除了叶向兰,谁对她都没好脸色。

  大妮儿也不在乎,吃饭就上桌,叶向红摔筷子离开她就捡起来赶紧吃。

  高桂英不给她准备铺盖,她就火炉子旁边蜷着睡,第二天叶向红上学去,钻进她被窝再美美的补一觉。

  叶向红回来大吵大闹,要点火把大妮儿睡过的被褥一把烧掉。

  “向红,妈给你洗!用碱面洗!”

  高桂英赶紧的拦住,家里就那么两床厚点儿的棉被,向红一床,向东一床,哪能烧了呀。

  “妈!你什么时候让她滚?臭的跟猪一样,整天俺爹俺娘俺俺俺的烦死啦!”

  自从进了城,叶向红开始叫父母爸爸妈妈,向东也跟着这么叫,以前听到叶向兰喊爹娘都要嘲笑几句。现在倒好,大妮儿每天爹啊娘啊的,听的她跟刀刮玻璃似得,恶心又难受!

  “妈!你为什么不认那个姐姐?”刚下学从外面跑回来的叶向东怒气冲冲质问。

  叶老蔫和叶向兰上班去了,大妮儿被高桂英打发到外面捡煤渣。刚哄好小女儿,儿子回来又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高桂英一怔:“谁?啥这个那个姐姐啊?”

  “蒋红强都说了!他家的点心就是那个女的给的,还有白糖和花生油,都是那个人送的,那个人是我姐!”叶向东气哼哼瞪着他妈,委屈的直掉眼泪。

  高桂英听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叶向红却突然想起什么。

  “你说的是上回去书记家,穿红色大衣的那个女的?”

  叶青第一次来矿区时候轰动不小,矿上车间里的女工都在谈论她那一身穿着。

  叶向红也没少听人说,她没在意,撇撇嘴心想有啥好稀罕的啊,好衣服谁没穿过?她家布票都紧着她一个人用,向东都得排后面呢。

  当那天亲眼看到第二次来矿区的叶青时,叶向红睁大眼睛,愣神了好久都醒不过味,真漂亮啊!

  “是不是那个特洋气的女的?”叶向红急的直问。

  “就是那个,蒋红强和他姐都叫她叶姐姐,那是我姐!点心是给我买的!”叶向东哇的大哭起来。

  “叶姐姐……”叶向红突然想起那天蒋红棉说的话来,再联系后面发生的种种,猛的一个激灵,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妈!认错人啦!我姐来找过我们,还让牛主任问过我爸,都是被那个大妮儿搅和的,把我姐给错过了!”

  高桂英被女儿说的更迷糊了,“你们说的都是啥跟啥啊?我咋听着这么乱?”

  “向东!快去叫爸回家!”叶向红吩咐。

  叶向东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听完女儿说了遍她的猜测,高桂英还不信,又跑到邻居家旁敲侧击打听到事情原委,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叶青来寻亲的事牛大姐虽然没诚心往外说,但是嘴也不严。加上矿上的人对叶青好奇,蒋红棉有心显摆,母女俩稀里糊涂透露出去不少信息。

  原本捕风捉影,后来叶家认下大妮儿,这事也没什么好遮掩。牛大姐更是当故事整天在外讲,大半个矿区的妇女差不多都知道了。

  高桂英就算是多长几个脑子也想不到,中间居然还有这个差头!

  糕点,花生油,白糖红糖……我的傻闺女哦!千里迢迢的找到矿上怎么不来家里呀!就差那么一步的事,亲母女就硬生生被拆散了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30章 认错闺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