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找上家门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大年初一,叶青穿上新衣服去拜年。

  “田婆婆,新春大吉!”伸着手等红包。

  田婆婆笑呵呵的递过来一个有些陈旧的织锦荷包。

  叶青掂着有点沉,打来一看:“哇——”

  “小声点,快收起来!”田婆婆笑着嘱咐。

  叶青小心装好沉甸甸的荷包,上三楼,敲开门。

  “贾工,新年万事如意!”

  “好好!如意!”

  贾工给了十张崭新的一块钱。

  叶青笑嘻嘻的接过装起来,楼道遇上郑大春李玉坤王大壮这些人也都相互问了声新年好。

  新年三天假期,小洋楼众人都在家团聚过年。

  除了田婆婆和贾工,叶青从不邀请别人来家串门,别人家她也不去,这几天就爱翘腿躺在自家新作的沙发上。

  身前红木大理石台面茶几上摆了几个水晶果盘,里面分别盛着瓜子糖果,一把紫砂茶壶,泡着浓浓的铁观音。

  屋子向阳,没生火也不太冷,窗前黄花梨的花架子上摆个浅口大海碗,里面泡着一颗白菜芯。此时已抽出一尺长茎,上面黄色小花刚刚吐蕊,满屋子茶香花香。

  叶青找了田婆婆和贾工来屋里打桥牌。

  两个花白头发的各坐一个单人沙发,中间隔着个鸡翅木竖几,举着牌计较的不亦乐乎。

  叶青半躺在软榻上嗑瓜子看报纸,时不时站起来偷看牌给俩人捣捣乱。

  还是不够热闹啊,要是有春晚当背景音乐就好了……

  正月初四大早晨起来,上班的开了工,小洋楼过年的气氛也冷却不少。

  初五不留菜,春节备下的冷热菜都要这天吃完。

  叶青叫了贾工田婆婆又包了一顿饺子,把剩下的白面分了,这年算是差不多了。

  大年初六这天,叶青正在屋里收拾,突然听到敲门声,这么早?田婆婆还没下班,谁啊?

  叶青开开门,和对面的人都是一愣。

  “你是?”叶青看她眼熟。

  “你咋的还在这儿?”对方莫名其妙说了这么句。

  不在这儿我该去哪儿?叶青打量屋外站着的几个人,一对农村老头和老太太,揣着袖子正好奇的看叶青身后那一屋子摆设,嘴巴张的老大。一个年轻男人,带着棉帽子穿着补丁土布黑棉袄,身后背着个编织袋,瞪着眼睛看叶青。

  前面说话的年轻妇女系着围巾,一身碎花布的宽大棉袄倒还整洁,只是看向叶青的眼神有些怪异。

  叶青突然想了起来:“你是李队长家的儿媳妇吧?三嫂子你好!快请进。”

  叶青将门大打开,准备请人进来。

  赵秀兰一把扯住迈腿就要进去的她爹娘,冷冷的说:“你别叫俺嫂子,俺跟你不熟,你把大妮儿叫出来,俺是来找她的。”

  叶青一怔:“你认识大妮儿?”

  赵秀兰又是一声冷哼:“那是!大妮儿才是老叶叔的亲闺女,也是俺未过门的弟媳妇,俺们是来找她的。”

  叶青拍了拍额头,险些笑出声来,难怪她之前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刚准备认亲大妮儿就冒了出来,原来关键人物在这儿啊!

  怪不得当初在李队长家她总觉得这位三儿媳看自己眼神怪怪的,原来那时候就知道她不是真的。

  当时怎么不说出来呢?

  叶青笑眯眯的说:“当初的确是弄错了,大妮儿才是叶福海的亲闺女,现在他们已经一家团聚,你怎么来我这儿找她呢?”

  “啥?你的?你的户口不都还给大妮儿了吗?咋你还住大妮儿的房子?”赵秀兰质疑问道。

  她听三柱子说过,城里当上工人就给户口给房子,都是一套的。她拿了三柱发电报时候的地址,一路打听着找到这里,原以为大妮儿已经住进来,没道理户口销了还霸占着房子啊?

  叶青这才算彻底明白,原来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啊!自己为了户口认亲上下奔波,身后竟然还有只老麻雀也盯着户口呢,这是捡现成便宜来了?

  “这破地方也就我住住罢了,大妮儿哪能住这儿啊?我知道他们家在什么地方,现在就带你们去。”叶青笑嘻嘻的说。

  “哎呀娘嘞!这还叫破地方?那大妮儿还不住到天宫上去啦?”赵大娘拍大腿惊呼。

  赵秀兰看着叶青,这才进城几个月?你看看这身上穿的,房间里用的,这还不是亲的,那大妮儿都得变成啥样了啊?

  叶青关上门换了身衣服,拎着包出来。

  新做的水红色绸缎斜襟棉袄,米色马裤长筒靴,浅灰羊毛短围巾在领口打了个结,同色的帽子,一身短打扮利落娇俏。

  新年时就这么穿过,田婆婆赞赏不已,说以前她穿骑马装都是配蕾丝衫,没想到叶青这身中西合璧的搭配另有一番味道。

  几个人看的又是一怔。

  “走吧。”叶青在前面领路。

  路上叶青有意打探大妮儿的身世来历,也不管赵秀兰冷言冷语的,还是问出了七七八八。不觉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是变相帮着他们一家团聚。

  至于大妮儿为什么现在才来认亲,叶福海一家为什么不想相认,那就是他们一家子的事了。

  一行五个人来到矿区。

  “叶姐姐!叶姐姐!哈哈,果然是你!”蒋红棉远远地扑过来:“你穿这么少不冷啊?”

  “你摸摸我手,热乎不?”叶青热情递过去自己的手。

  “嗯,热!”

  蒋红棉身上穿着那件新罩衫,大年初一头一天穿上,矿区的大姑娘小媳妇都震惊了,出尽了风头,高兴的她到今天还满矿区转悠。

  两人说笑了半天,蒋红棉这才看见叶青身后跟着的四个人。

  “他们是谁啊?”

  “大妮儿老家的亲戚,来找大妮儿的,我给领来了,对了,你怎么过年也不找我玩啊?”叶青边走边说。

  蒋红棉一撇嘴:“别提了……”刚要说又想起后面还有人,不悦道:“你们怎么还跟着啊?大妮儿他们家就这一排,往里面走第四家就是,快去快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送到这儿就不管啦?都看着叶青。

  叶青指了指叶福海家:“就是那家,你们去吧,我就不陪你们过去了。”

  赵秀兰看了看不远处整排的房子,在看了看叶青她们两个,跟爹娘使了个眼色,招呼不打一声就走了。

  “什么人啊这是……”蒋红棉嘟囔。

  叶青笑笑:“别管他们,你今天不上班?”

  “车间里没啥活儿,我们倒休,等过了十五才正式上班。”蒋红棉欢快道。

  “你怎么没去找我?出什么事了?”叶青问。

  蒋红棉冷哼:“还不是那个叶向红?也不知道这人脑袋咋长的,非缠着我告诉她叶姐姐你的住址,我哪能告诉她啊?怕被她跟了梢,连带着我都不敢去找你。”

  “她还找我做什么?”叶青好奇问,上次不是已经让牛大姐转告他们了?

  “说什么她有办法让你证明你就是她亲姐姐,说的跟你多愿意当她姐似得……”

  叶青好笑:“现在人证也到了,大妮儿是不是他们的亲闺女亲姐妹自然会证实。”

  那个大妮儿是不是真的她搞不准,自己是不是他们家闺女她可一清二楚。

  这一家人现在的架势是要缠上自己?给出去的闺女还想挑着认回来?

  “牛大姐在家吧?我去给你妈拜个年,现在还没出正月呢。”叶青说。

  蒋红棉自然是高兴答应,拉着叶青就去了自己家。

  隔着几排房子就到,厂委书记和一线工人住的都是同样的房子。

  掀开棉门帘,叶青进屋就看到跟牛大姐坐着说话的男人,知道这位就是蒋书记。

  “哎呀!叶同志来啦!快请坐!”牛大姐热情招呼。

  “牛大姐新年好,”

  “新年好,好。”

  “这位是……”叶青故作不认识。

  牛大姐忙介绍:“这是我家老蒋,红棉她爸。”转头又跟蒋益民介绍说:“这位就是叶同志,就是上次帮咱们车间买零件的那个叶青同志!”

  她生怕男人还分不清楚,一会儿是送礼的大妮儿,一会儿是锅炉房被抓的叶青,乱七八糟的把她都带糊涂了。

  “蒋书记好。”叶青笑呵呵的伸出手。

  “你就是那个买零件的大妮儿?”蒋书记和叶青握下手说道。

  牛大姐和蒋红棉都一头的黑线,这都哪跟哪啊?

  叶青笑道:“是的,蒋书记,我叫叶青。”

  几人坐下寒暄,丝毫不知那边叶家已经闹翻了天。

  一大早叶老蔫就蹲在墙角抽烟,屋子里几个女人吵吵的他心烦,大正月里都不得安静!

  叶向红哭累了,正在摸着眼泪抽搭。

  叶向兰低着头靠在床帮上,手里拿这个红色塑料小梳子,正一下一下的梳着自己辫捎。

  高桂英从地上捡起来踩得脏兮兮的大红花罩衫,心疼的嘴角直抽抽。

  “扔了!你捡它干什么?别人穿过的我不穿!”

  叶向红扯着嗓子嚷嚷,本来她就看这件罩衫不顺眼。本来想借蒋红棉的那件新衣服按着样子做,结果死丫头说什么也不肯借,宝贝的要命。

  神气啥?那还是她姐给从上海捎来的呢。

  不借就不借,样子早就记在心里了,拿纸笔画出来,让她妈扯布按照这个样子做。

  高桂英凑齐了布票,年前在供销社好不容易抢到了这块布料。

  大红的底子,白绿色的小碎花,看着就鲜亮。赶紧拿到裁缝铺,拿出图纸告诉师傅按照这个样子做。

  师傅满口答应下来,大年二十九那天取了新衣服回来,喜滋滋的拿给闺女,没想到叶向红当场就发飙了,说根本就和蒋红棉那件不一样!哪哪的都不一样!

  哪能一摸一样啊?市里百货商店高桂英也去了,根本就没有那样的纯色洋红布,一水儿的蓝黑灰绿。

  好不容易在供销社找到这块大红带碎花的,领子照着做了,腰带也有,也是斜插兜,怎么就不一样了?

  叶向红说什么都不穿,说不土不洋的丢人。

  别人过年还穿带补丁的,高桂英也不知道怎么就丢人了,不穿就不穿吧,衣服放箱子里收起来。

  今天向兰借了穿着出去了一趟,回来正好让向红看见,结果就闹开了。

  “我不穿的衣服,就是撕了烧了也不给别人,我还没上身的新衣服你凭啥穿!”叶向红尖着嗓子质问叶向兰。

  叶向兰一下一下的梳着发梢,等叶向红哭累了闹够了才漫不经心的回了句:“凭啥不能穿?那衣服有我的布票。”

  “你有我没有吗?”果然叶向红又窜了起来,布票人人都有。

  “还有我的工资。”叶向兰轻飘飘的又补上一句。

  叶向红一听就炸了,抢过衣服就扔地上,哭着又踩又跺,好半天都没喘上气来。

  大妮儿在旁大着嗓门嚷嚷:“俺们村儿都是新衣裳老大先穿,剩下的再往下面捡,咱们家太没规矩咧!咋还反着来呐?”

  “我呸!”高桂英一下子跳起来:“有没有规矩是你说的话?轮得着你指手画脚?你们村儿好滚回你们村去!谁让你在这儿呆着的!”

  大妮儿吓得不吭声,叶向红一听这话更来气,不过最近她在大妮儿哪吃了不少亏,现在轻易不敢招惹,气都撒叶向兰头上。

  “都是你干的好事!糊弄着爸认下这么个土包子,害得我亲姐不能进家门,这下你高兴啦?”叶向红指着她姐的鼻子呵斥。

  叶向兰还是不搭腔,叶青的事后来她也知道了。

  那天几个人兴高采烈的回来说大闺女如何如何好,长得多么多么俊,还有大本事,一个人去大上海给厂子买零件……说的天上有地上没得。

  叶向兰突然感到从没有过的慌张,比当初叶向红考上初中时还要心乱,自己真的有个这样的姐?那个人……他不会变了心思吧?

  自从那天在食堂门口认下大妮儿,叶向兰能感觉得到周围人看她眼光的不同。

  那么乱哄哄的场面,她爹都吓得没了主意。她个姑娘家却能镇定自如,条理清晰的弄清楚始末,没念过几天书的人不是谁都做到的。

  有个男青年对她格外的上心,每回路过筛石场总是有意无意多盘恒一会儿,那眼神躲躲闪闪的总能落在她身上。

  她悄悄打听过,是矿上的正式职工,每月四十八斤粮食四十二块五的工资。

  后来,那人趁人不注意红着脸递给她一个小圆镜,背后还卡着一把红色小梳子,叶向兰在矿供销社见过,那是一套的。她矜持的拒绝了,那人一脸的错愕表情。

  叶向兰心里明白,不能让男人得手的太容易,否则以后过日子自己压不住。

  后来没过几天,她爹娘认错闺女的事她就知道了,真要是闹出来,她当初办的那叫什么事?那人还能看的上自己么?

  叶向兰慌了神,顾不上害羞,主动找到那人示好。

  郑大春本来正为了前些天被拒绝的事苦恼着,一看心仪的姑娘主动示好了,高兴地不知道说啥。

  后来牛主任来家说明情况,那个叫啥叶青的弄错了,根本不是他们家闺女。叶向兰这才放踏实了心,下了班总是找机会溜出去和郑大春约会,两人偷偷摸摸的正式处起了对象。

  过年矿上没什么活儿,今天倒休没上班,郑大春昨天约了她去市里逛马路。看看身上的旧衣裳,叶向兰有些羞愧,这才找她妈借了叶向红的新罩衫穿。哪想到回家正好被她看见,没头没脑的大闹了起来。

  自己工资布料都交到家里,到头来,穿件妹妹不要的衣裳都不行,谁又把自己当成亲女儿亲姐姐了?叶向兰低着头不说话。

  “你哑巴啦?都是你害的!”叶向红还在喋喋不休。

  叶向兰冷笑一声:“你倒是想认人当姐,人家眼里看得见你是谁吗?”

  “你胡说!我姐夸我聪明,还说过她喜欢我!”叶向红反驳。

  叶向兰轻笑,懒得理她。

  “跟你们说多少回,俺才是你们亲姐,你们咋就不信涅?”大妮儿嚷嚷。

  “你给我闭嘴你!”高桂英吼她。

  提起这事她就来气,那天牛主任来,说确认过真的不是,她明明就看着亲闺女长得跟自己年轻时候一摸一样,咋能不是呢?

  一定是闺女让人糊弄了,她想找去亲自说,结果牛主任警告,敢去骚扰叶同志就让蒋书记处分叶老蔫。

  亲娘找亲闺女犯啥错误了呢?高桂英想起这事就觉得窝囊得慌。偏偏男人一棍子打不出屁来,死活不肯出头,想起来就堵心。

  大妮儿说话高桂英不搭理,可是现在她听叶向兰这话,心里便不痛快。

  “向兰咋说话呢?那也是你姐,你是没见你姐认亲时拿的点心还有从上海捎回来的衣服?那其实都是给自家妹子和兄弟的!”

  叶向兰勾了勾嘴角不搭腔。

  正这时候,门外突然一声妇女高亢的嗓音:“老蔫叔在家不?”<"><"><;">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35章 找上家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