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北泽省城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出了火车站,叶青在省城大街上缓缓前行,欲哭无泪。

  她此刻简直是后悔死把铁锅带在外面,精铸铁的大口径,死沉死沉的,根本就拎不动!

  叶青把锅背在背上,上面头顶着,下锅沿双手放后腰驮着。这形象,叶青简直是羞于见人不忍直视,只盼着赶紧蹭到城外,趁没人再给收起来。

  “当啷”,轻轻的金属碰撞声,吓得叶青整个心脏都颤了下。

  费力地仰起脸,自行车有点眼熟,再往上看——

  “徐公安!”

  叶青开心的险些跳起来,刚回来就遇到熟人!

  徐友亮先是一怔,马上又冷下脸:“是你啊?我还以为乌龟成精了呢。”

  叶青都呆了,怎么得罪他了这是?再看才发现情况是有些不大对,脸这么黑?不会是又来省档案馆帮人找爹吧?

  徐友亮是来省城邮局看信的,每天公安局来信件他都第一个冲过去翻找,屋里那三个都觉得他病的不轻。干脆趁休息直接来省城看看,反正外地来的信件都要先进省邮局再往下分派。

  没想到信没到人却来了。

  “你看着我干嘛?还没驮够?”徐友亮阴着脸说。

  叶青这才想起来赶紧撒手。

  徐友亮接过大锅放在自行车后车架上,掏出麻绳三五下绑好。

  前面徐友亮推着车子,叶青跟在稍后一旁,两人一道走着出了城。

  也不知这位徐公安今天又怎么不顺心了,脸阴沉的吓人,叶青不敢说话,一路上两人都默不作声。

  “就这么推着走啊?”叶青忍不住问。

  “那怎么办?你坐锅上?”徐友亮还是没好气。

  哪个不长眼的得罪徐公安啊?害的叶青说话都陪着小心:“要不您先上去?”

  徐友亮阴着脸,到底还是迈开大长腿坐上车座。

  叶青凑前几步,从他胳膊下面钻过去,一下就窜上前面的自行车横梁。

  “这样不就行啦?开车!”

  徐友亮怔半天没说出话,一肚子火气没处说理。

  城郊大道上缓缓骑行,自行车前面托着叶青,后面载着锅,徐友亮只觉得自己委屈的不得了。

  三月天,春风和煦,叶青发丝一下一下吹到徐友亮脸上,有些痒。

  “你为什么不回我信?”徐友亮忍了许久,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信?”叶青一怔,好半天才想起徐公安的那封“求职信”。

  “哦!你个人简历的那封?寄错了吧?是给我的吗?”叶青问。

  车把猛的摇晃了几下,叶青吓得赶紧扒住车把:“我的锅!锅!你看着点路!”

  我摔死你得了!徐友亮冲着叶青头顶咬牙切齿,顿时又觉得心情大好,两个多月的郁闷一扫而光。

  “你今天跑回来干什么?这些日子都忙些什么?上班没有?吃的怎么样?睡得好不好?怎么还背着个锅……”

  不说则已,一说起来话跟连珠炮似得,叶青被徐公安审问了一路,直到车子停到县公安局门口。

  “谢谢你啊,徐公安,我要去前沟子村,再见哈。”

  “先吃饭,吃过我送你去。”

  “中午了呀?也行,那我去老吴家看看,再见哈。”

  “回来!先吃饭!”

  叶青莫名其妙看着阴晴不定的徐公安,败下阵来,最后还是跟着去了县委食堂。

  县委大院儿就在公安局隔壁,门口挂着好几块大牌子,不少机关也都在这里搭伙一起办公。

  叶青跟在后面,周末开饭早,这会儿食堂里吃饭的人并不多。

  “小徐,吃饭啊?”

  “徐同志,吃饭啊?”

  一路侧目,嘴上跟徐友亮打着招呼,眼神却都落在叶青身上。

  “咳咳……”徐友亮冷着脸干咳几声,冲人瞪眼。

  “坐这儿等着,我去打饭。”水管子下面洗过手,徐友亮把叶青领到桌前。

  叶青乖乖地坐下,不大一会儿,徐友亮从食堂窗口回来,手里端着饭盆。

  “红薯?”叶青诧异。

  “不爱吃啊?有玉米饼,晚上还有小米面馒头。”徐友亮接过红薯,把玉米饼递给叶青。

  叶青没说什么,拿着饼子吃起来。

  “还有小米粥啊?”

  玉米饼,红薯,小米粥,炒萝卜丝,惠安县的伙食真不错。

  叶青昨晚在火车上吃过一餐,饭盒碗筷扔在包里还没洗,现在拿着徐友亮的不锈钢汤勺……算了,还是别矫情,反正洗过的,用就用吧。

  叶青拿起汤勺一勺一勺的喝小米粥,玉米饼有点硬,吃个半块放下。抢了徐友亮的红薯,掰下来他咬过的,剩下的吃两口就又饱了,都放盆盖上。

  徐友亮瞪叶青,还是拿起她吃剩的一口一块,三五下都塞自己嘴里。

  小米粥喝了大半饭盆,徐友亮接过,就着叶青用过的汤勺一阵划拉,大口大口灌进肚子。

  看的叶青直愣神,那勺子……

  吃过饭,徐友亮洗好饭盆推了自行车出来,后面驮着锅,还是让叶青坐到前面,一路慢慢骑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前沟子村。

  “停,停!就送到这儿吧。”

  刚到村口叶青就喊停,不知道李队长家什么情况,万一自己带的钱不够帮他,叶青可不想当着公安的面和人商量怎么去黑市。

  “就你事多!”徐友亮不满的嘟囔一句,还是停下把车子支上,大铁锅卸下来。

  “弯腰。”

  叶青赶紧背过身,反手接住,好在前面就是队长家,走不了几步路。

  “铛——”一记响指敲在锅底,叶青脑袋罩在大锅里只觉得“嗡”一声,该死的徐友亮!

  身后传来闷笑,气的叶青跺脚暗骂不已,真是喜怒无常!

  驮着大锅转了个圈,后面的人更是乐不可支。

  叶青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人啊!但是现在也顾不上计较,铁锅太沉,叶青丢下徐友亮赶紧往李队长家走。

  不远处大院子的北堂屋里,李队长正在催问三柱。

  “你说,你大妹子这会儿收到电报没?”

  三柱挠了挠头:“应该收到了吧?这回用的加急,人邮政局的同志说比鸡毛信还快。”

  李队长还是不放心:“那咱家买锅,让你叶妹子想想办法凑点那啥券,回头咱卖了粮折成钱给寄回去的事儿,你都写清楚了没?”

  三柱点点头:“放心爹,俺都写清楚了,发电报的人说对方准明白。”

  “放心个屁!你要是有谱的人,能娶回来那样的媳妇?”

  提起这事儿李队长就生气,收到叶青信差点没把他气晕过去,老公公又不能直接教训儿媳妇,抄起鞋底子把三柱好一顿打。

  三柱知道了事情原委,挨了他爹的打又气又恼,回屋把赵秀兰一顿胖揍,打的人好几天都下不了炕。

  这败家娘们儿太能惹事,把老李家的脸都丢到矿上去了,现在什么时候?万一让人拿着话头说事,他爹这个生产队长还干不干了?

  赵秀兰挨了打都没敢回娘家,后来听说她兄弟也回来了,李队长过去邻村把亲家好一通数落,这才算消停。

  然后又是生产队的大食堂停办,以前都是按工分算好口粮,大锅做得了各家端回去吃,猛的一停火大家都蒙了,去哪儿弄锅啊!

  县城里供销社没有,跑到省城国营商店,倒是有卖的,光给钱还不行,人家要券!

  谁知道工业券是个啥啊?后来听说城里人才有,他们也没办法,想来想去只认识叶青一个城里人,这才发了电报过去。

  这几个月家里就用一口缺了沿的破砂锅凑合,做一大家的饭简直是愁死人。

  “大伯!大伯在家吗?”

  李队长一愣:“快去看看,我咋听着像大侄女的声儿呐?”

  北屋的爷俩都跑了出去,东屋炕上柱子娘听到声扒窗户前张望。

  “俺的菩萨娘哎!多大的一口锅啊!”

  “娘,你想锅想迷瞪了吧?大白日的咋还发梦呐?”大儿媳在炕上纳鞋底,笑话婆婆大白天说梦话,都出去好几趟了,哪买的着?

  短短一段路,叶青早就累的气喘吁吁,硌得腰疼。

  “大伯,您老咋还愣着呢?你大侄女我的腰都快断了。”

  站在门口傻眼的爷俩这才醒过神,三柱子两步窜过去,就要把锅接过来,结果被他爹呵斥回去。不靠谱的东西万一再给摔了咋办?一家子吃饭的家伙什!

  李队长亲手把锅接下,牢牢捧在手里。

  “闺女!你咋回来啦?这……这话咋说的?”

  三柱子挠挠头:“爹啊,你让俺妹子进屋说呗?站在院子里做啥?”

  “对对……快,赶紧进屋。”

  几个媳妇都呆愣愣地看着公爹抱着一口锃亮崭新的大铁锅进来。

  柱子娘乐的嘴都歪了:“放炕上,放炕上!都让开点儿别磕坏喽!”

  几个媳妇都识趣让开,知道婆婆说的是别磕坏了锅,可不是怕她们磕着肉。

  “大妹子快坐!嫂子给你倒水。”

  “哎呦!瞧把我妹子给累的,衣服都压出印子了,嫂子给你揉揉。”

  “姑姑,姑姑。”

  “大姑姑……”

  大柱媳妇和二柱媳妇都脚不沾地的围着叶青,赵秀兰在婆家已经没了插嘴说话的份,趁大家不注意蔫不溜地缩着脖子顺墙根往外蹭,叶青只当没看见她。

  炕上的李队长老两口把大铁锅当成大孙子般,又是抱又是摸,怎么也看不够。

  “妹子,你收到俺给你拍的电报啦?咋还自己把锅给扛回来啦?”三柱忍不住问。

  叶青放下碗,笑着把电报从兜里掏出来:“三柱哥,你看看,你拍给我的电报就六个字,我都蒙了,还以为家里出了啥大事要卖粮,这不?急匆匆的就赶回来了,幸好前面买锅的意思能看懂。”

  李队长抢过电报看了眼,伸手就朝三柱子脑袋上拍了下:“就知道你小子没谱!才几分钱一个的字儿,你就不能往上多整几个?让你妹子这么大老远的把锅给背回来!”

  两个嫂子也你一句我一句的数落这个不着调的小叔子。

  柱子娘笑嘻嘻的下了炕:“行啦行啦,你俩别磨嘴皮了,赶紧给你们妹子烧火做饭去。老大媳妇把玉米面合上,老二媳妇去村头牛二家借块腌肉,他家过年的肉还没吃完……”

  叶青赶忙拦住:“嫂子,大娘,我吃了中午饭过来的,快别忙了。”

  李队长大声吩咐:“都去都去,中午吃过了就吃晚上饭,现在就做!把后院的鸡抓一只宰了,炖上!”

  “俺发上面就去抓鸡。”

  “俺这就去借肉。”

  两个媳妇谁也不听叶青劝,兴冲冲地跑出去忙活。

  这才几点啊?叶青都被这一家热情张罗搞蒙了,不过她可知道开春的鸡正是下蛋时候,农民家买灯油买火柴可全指望着鸡的屁银行,哪能炖着吃啊?

  两边正拉扯着客气,叶青猛地怔住,抓鸡?这时候能养鸡?生产队的?

  “大伯,生产队的鸡你抓来给我吃啊?”

  李队长哈哈大笑:“大侄女!你就放心吃!咱们自家养的,还有净面馍,今天敞开了吃!”

  叶青都蒙了,这才几个月时间啊?小半年的工夫,李队长家就过上这样的日子啦?

  把叶青让到炕上,李队长老两口跟三柱子也都坐上炕,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拉家常,说这段时间家里的变化。

  “咱们村也定产到田啦!按户头分,田地拨给村里的人,各家管各家的地,种啥自己做主,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就是自己的……”

  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制!叶青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才哪年啊?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事怎么现在就发生了?早了将近二十年!

  “咱们这儿还是晚了,听说上淮那边最早的试点早就不挨饿了,能留下两千多斤口粮呢!”三柱羡慕。

  “南淮那边早就种上救命田啦,听说还养了山羊,大米白面都吃上啦!过年时候大肥猪羊肉管够的吃!”柱子娘憧憬。

  “待会儿让你大娘给你装玉米面,走的时候带上!”李队长拍板道。

  叶青只觉得头晕脑胀,老天爷,读书少是我的错,你可别蒙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41章 北泽省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