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处对象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叶向红端着饭盆站在窗口打饭,自打上班后,她就没往家里交过一分钱。工资全都自己拿着,这月写了份证明,把粮食关系也转到食堂。

  是爸妈求着她上班的,她可不是叶向兰,傻乎乎的钱都交到家里,就是一分不给谁又能把她怎么样?

  每月十六块五工资,除去四块五的伙食费,平时零七八碎的几块零花,攒两个月钱就能买一件蒋红棉那样的罩衫。可惜厂里现在没人去上海出差,等有人过去,一定要多捎几件不可。

  要了一份炒白菜,一个玉米饼,叶向红扫视下四周,冲着高卫国大丽他们那桌就凑了过去。

  “我们车间那桌满了,我搭个桌。”叶向红看了高卫国一眼。

  高卫国马上起身让出旁边位置:“都一样,快坐!”

  大丽撇撇嘴冷笑:“车间那桌可没满,你家亲姐姐也在呢。”

  “她不是我亲姐!大丽同志请你搞清楚立场!不要瞎说!”叶向红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吵起来。

  高卫国赶紧劝阻:“好了好了,都是阶级姐妹,大家不要内部矛盾。”

  两个姑娘熄了火,高卫国满意的上挑嘴角。

  虽然离开厂委,但是在工会似乎更有人缘,光是这几天,就有好几个大姐要给他介绍对象,车间小花和工会一枝花动不动就为他争风吃醋。以自己的魅力,就算是在工会也会有一番大作为,前途一片光明!

  高卫国伸手抹了把油光可鉴的头发,热情洋溢的和左右两边的花儿寒暄。

  隔壁桌叶青纳闷:“什么情况?”

  “嘘!两女争婿!”李玉坤低声。

  “不止吧?呶?那边还一个呢!”王大壮坏笑使眼色。

  叶青抬头就看见不远处小兰姑娘幽怨的眼神。

  啧啧,可真够不开眼的,这桌上的王大壮何二勇都是踏实肯干的单身小伙,论谁也比那个花里胡哨的高卫国强啊!

  一下午没什么事,晚上早早下班回家做饭。

  叶青这月给李队长家买了锅送回去,又请田婆婆贾工吃饭庆祝,现在兜里真的就只剩八毛钱。

  不敢再去国营饭店,只好回家煮面条吃,距离发工资还有好几天呢。

  叶青半点都没危机感,要说现在的幸福度那真是后世没法比。

  房子不用操心,车子也没地方买,手里就算有点余钱,没有各种票证你也买不到什么东西。

  看病不花钱,真的是一分也不花!矿区医院看病,出示工作证医药费就能全免,矿区家属拿着户口本也可以半费。

  如果没有太多超出工资负荷的*,过日子足够。

  叶青拿着八毛钱混日子也毫无压力,熬到月初发工资照样可以下馆子做新衣裳。

  这天周六,小周末还要上班,叶青端着饭盆去食堂,刚下楼就看见前面树下站着的挺拔身影。

  “你怎么来啦?”不是不惊喜。

  徐友亮干咳:“来看看你有没有饿死。”

  叶青气恼,什么人啊!会不会说话啊?

  “离饿死还远着呢,走啊,带你去吃我们食堂!”叶青一把扯住徐友亮胳膊。

  前世大学时候忙着兼职赚钱,她现在突然很想去公众场合秀恩爱,又高又帅的制服男友……嘿嘿!

  叶青满心欢喜。

  徐友亮嘴角带笑,任由叶青拽着,终于踏实了,自己的人生大事总算有了着落。

  食堂正是人山人海时候,洗过手,叶青找到熟悉那桌让徐友亮坐下。

  “都是小洋楼的邻居,郑大春,上次你见过的,他们是李玉坤王大壮何二勇……”叶青做介绍。

  徐友亮点下头算是招呼过。

  “等着,我去打饭!”叶青端着饭盆跑到窗口,打了一分钱的汤,三分钱的炒萝卜丝,又到主食口买了两个二分钱的玉米饼。谁说八毛钱就要饿死?铁能花呢。

  “来啦!来啦!”叶青挤到徐友亮身边。

  刚坐下,就看见叶向红端着饭盆朝他们这桌过来。

  “叶同志,他是你什么人啊?怎么也不介绍介绍?”叶向红穿着件红底黄格子的列宁装,居高临下的看着叶青。

  徐友亮也好奇打量叶向红。

  叶青一看赶紧给他介绍:“这个小姑娘是无关紧要的人,以后看见她你不用打招呼。”

  徐友亮“哦”了声,听话的转过头不再打量。

  叶向红气的瞪了叶青一眼,转身就走。

  叶青笑笑也不理她,拿个玉米饼递给徐友亮。

  “食堂的玉米饼可没我做的好吃,不过萝卜丝炒的还不错,你尝尝!”叶青把自己筷子递过去。

  徐友亮接过,咬了一口玉米饼,夹了一筷子萝卜丝,脸上表情不变,筷子又递给叶青。

  叶青赶紧喝了两口汤,汤勺汤盆递给徐友亮,接过筷子自己夹两口菜吃。

  那边徐友亮放下汤勺,叶青赶忙又把筷子递过去。

  两人配合默契,筷子汤勺轮换着,不大一会儿就把主食菜汤一扫而光。

  “晚上再给你做好吃的!”叶青讨好。

  “哦,那走吧。”徐友亮大盖帽戴上,面无表情说道。

  叶青赶紧稀里哗啦收好饭盆,颠颠地跟着出去。

  留下一桌人目瞪口呆!

  下午徐友亮去办事,叶青在办公室坐立不安。

  “小叶,听说你对象来啦?还是个公安?”任大姐跑来打探消息,厂子里的消息传得比李队长他们村儿还快,尤其是桃色八卦。

  对象?算是吧?叶青笑嘻嘻冲任大姐点头。

  “那还坐着干嘛?别让人家等着啊!还不赶紧下班?”

  反正没什么事,坐这儿耗着干嘛?叶青也这么觉得,多谢任大姐提醒,交代好,抓起挎包就跑。

  到了小洋楼,见门口停着个排子车,徐友亮正一趟趟往楼上搬东西。

  “你现在就下班了啊?还不到三点。”徐友亮看看表诧异问道。

  叶青笑:“怕你等急了嘛,回来给你做饭。”

  徐友亮也笑,眼睛弯弯的像只狐狸。

  “咦?你怎么弄这么多砖头?”叶青还记得洗手台的事,不过这也太多了,小半车呢。

  “好不容易让人寻来的,当然有多少算多少。”先倒腾到自己家再说,以后有的是用得着的地方。

  两人一起往二楼搬砖头,都倒腾完堆在走廊上。开门进屋,徐友亮看见多出来的那几样沙发茶几怔了下。

  “你从哪儿弄的这些家具?”

  叶青也不瞒着,把怎么买的“破烂”,怎么找到鲁师傅的事情得意说了一遍。

  “姓鲁?这手艺,估计就是那个鲁能了。”

  “鲁能?你知道他来历?”叶青也不知道鲁师傅全名。

  “会做鲁班锁的巧匠,连姓氏都改成祖师爷的了,这楼里的暗道机关都出自他的手笔。当年清点田玉茹资产时候,还是这个鲁能主动交代保险箱藏匿地点,当时算是立了功。后来又被自己徒弟举报,他家墙上的暗格里面也私藏个几十根金条。”

  鲁师傅现在就在矿上当锅炉工,叶青见过他几回,不过人家装不认识,叶青也就没去搭讪。听徐友亮这么一说,鲁师傅和田婆婆之间应该还是交情匪浅,否则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做?还没杀人灭口?

  出卖了雇主,自己又被最亲的徒弟出卖,这些人都怎么了?叶青费解。

  砌个洗手台并不费事,沿着原先的痕迹,两摞砖头抹上水泥固定,上面放上木板条再两边压上一溜砖头就完工了。

  放好木头箍的洗脸盆,接好下水,徐友亮打开水龙头洗手,终于没再呲一身。

  掏出手帕擦干,过去检查浴桶下水有没有连接好,手扶着浴桶边沿,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出一副旖旎画面,嗓子突然就有些发干……

  徐友亮慌慌张张从洗漱间出来,看见叶青正哼着歌在煤油炉子上做饭。

  长条几的下层隔断上摆着粮食口袋,大米,小米,咸肉,鸡蛋,洋葱,腊鸭……

  “你从哪儿弄这么多吃的?”徐友亮皱眉问。

  “前沟子村寄过来的。”

  叶青说的一半是真的,回来不久后就收到三柱寄来的三十多斤玉米面,还有蚕豆黄豆毛嗑等杂粮,信上直说收了麦子再给她多寄白面。

  徐友亮过去抓了把小米,这个眼熟,跟他们食堂的一摸一样,又看了看大米腊鸭,不满嘟囔:“我们局下乡也就收上来些红薯跟小米,这还亲疏有别啊?”

  叶青白了他一眼:“那当然,我可是千里迢迢背着锅送回去的,情份能一样吗?”

  徐友亮笑笑,坐沙发上看叶青做饭。

  白衬衣深蓝色裤子,腰上扎着天蓝底黄碎花小围裙,带子缠在纤细柔软腰肢上,赏心悦目。松松散散的麻花辫,几绺发丝飘出来,随着举手投足上上下下晃动的还有……

  “咳咳……”徐友亮错开视线。

  煤油炉子烧上米饭,叶青又去田婆婆家借蜂窝煤炉子炒菜。

  徐友亮跟了出来:“叶青,你不会是一冬天都没在屋里升火吧?”

  “是啊!屋子里又不冷。”叶青无所谓道。

  徐友亮有些无语,回到屋再看见窗台上一堆票证时,脸又黑了。

  “叶青,燃料票怎么都作废了?你没买煤油啊?”

  “叶青!你居然没办购煤证!为什么不买蜂窝煤?”

  叶青摊摊手:“没炉子!”

  徐友亮瞪她,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工资都买衣服穿身上啦?徐友亮顿时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看来以后不能再抽牡丹了,改成大前门?不行,三毛七的大前门也不便宜,难道要学老王,只抽九分钱的大生产?

  布票也不能给刘局萧队长他们了,得自己攒着,估摸着自己攒还不够,得学他们,下乡时找农民老乡换点布票。发工资也不能去打牙祭了,还得多存点钱……

  徐友亮为以后的生活忧心忡忡。

  叶青全不知情,欢欢快快的炒好菜端到屋里。

  炒腊鸭,酱咸肉,洋葱炒鸡蛋,白米饭,萝卜丝虾干汤。

  徐友亮吃着饭,总算给自己找到点安慰。手艺还不错,家里的饭就是香,饭店做不出这个味道。

  吃过饭,碗碟扔桌上,叶青就去泡茶。

  徐友亮看着一堆没洗的碗筷又发愁,这都是什么习惯?

  叶青是习惯吃饭前才刷碗,吃饱了就要喝茶歇着。

  见叶青悠哉着喝茶,坐那儿不动地方,徐友亮没辙,只好自己动手去洗漱间打了一桶水,蹲在地上把锅碗瓢盆都洗涮干净摆放整齐。

  他看不惯乱七八糟,家里必须收拾整洁一尘不染。

  “我去招待所,明天再过来。”

  外面天已经黑透,再待下去难免招惹闲话,毕竟现在还没领结婚证。

  叶青还以为他坐车累了要休息,忙点头起身,一路送到大门口。

  回来刚上二楼就被大丽妈拦住,满脸堆笑的看着叶青。

  “有事?”叶青问。

  “叶同志,刚才那位公安同志是你家亲戚吧?长得真高!拿几级工资?每月多少粮食?有存款没?”大丽妈满眼热切的问。

  叶青无语,什么人啊这是?怎么见一面就打听人*啊?不过见大丽妈这幅神情,和工会那帮老大姐看女婿时的表情如出一辙,叶青倒也明白她想什么了。

  “不是亲戚,是我对象。”叶青笑着道,是不是的先占上再说。

  果然,大丽妈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哦,你对象啊?”

  “嗯。”叶青点头,不是我的还是你的啊?

  “快结婚了吧?”大丽妈又问。

  才刚开始相处结什么婚?还不知道彼此合不合适一起生活呢。

  不过叶青跟她说不着这个,笑笑没答话就走开了。

  转天是休息日,觉着徐友亮不会太早过来,叶青关了闹钟打算睡到自然醒。

  才刚七点多钟,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叶青睡的晕晕乎乎还以为是田婆婆,穿着睡衣下床开门。

  “是你啊?早啊!”

  门外站着徐友亮,端着饭盒拎着油条,开门见叶青这幅打扮,手里的馄饨险些没打翻。

  徐友亮进来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咣当”把门踢上,站在桌前背对着叶青,好半天才喘匀了呼吸。

  “咳咳……你,你穿衣服!吃饭。”

  叶青低头看看自己,长睡裤,小背心,除了两只胳膊什么也没露,这不是穿着了么?

  白了他一眼,叶青到底还是去洗漱间换好衣服,洗脸刷牙收拾整齐出来吃饭。

  一大饭盒馄饨,徐友亮拿出两个碗倒进去,油条放小竹筐里,递过调羹催叶青赶紧吃。

  叶青拿了香油在两个碗里点了几滴,又撒上胡椒粉,这才坐下来。

  “就你事儿多!”徐友亮嘀咕。

  叶青郁闷之极,这算是正式交往头一天吧?怎么跟相处了多少年的老夫妻似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44章 处对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