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百货大促销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吃过早饭,徐友亮拿了叶青的户口本和煤票出去,快中午时候排子车推了一个铁皮炉子回来。

  正遇上下白班回来的郑大春,又是他搭把手给抬到二楼,就放在叶青门边走廊上。

  “咦?铁皮炉子?你从哪儿弄得新南市工业券?”叶青问。

  徐友亮白她一眼,这月刚调整了工业券发放比例,五张券用了他十斤全国粮票,跟这边市局的人好说歹说才换来,早点买了不就没事了?

  以后自己发的工业券也不能给萧队长老王他们了,最好把以前给出去的都要回来。都得攒着,用什么东西在惠安买了带过来,总比在这边拿全国粮票换划算。

  家里正经该用的东西一样都没有,缝纫机大衣柜自行车都得买,还好床够大……想到这儿徐友亮的脸又红了下。

  “咳咳……找人换的,一会儿煤球送过来,这是购煤证,你收好别弄丢了。”

  “哦。”

  叶青应一声,接过蓝色小本本揣兜里,就跑去田婆婆家借煤球,先把炉子点着。

  中午两人就在自家的铁皮炉子上炒白菜煮面条。

  下午时候送煤球的来了,徐友亮跟师傅一起一趟趟搬上来,付了钱。

  二百斤蜂窝煤球折算下来约合三厘钱一块,这一季度的煤票总算没浪费。

  下午徐友亮用剩下的砖头在走廊砌了个半截墙,一边是铁皮炉子,一边码放着煤球,那块地方就算是叶青的厨房了。

  晚上去国营饭店吃饭,回来送到楼道口,徐友亮掏出十块钱递给叶青。

  “省着花,这月不许再做衣服!”

  男朋友给零花钱叶青自然不会拒绝,拿着钱直点头,反正这月就剩三天,我发了工资再做新衣裳!

  挥手告别,叶青上楼,徐友亮去了火车站,赶夜里的火车回惠安县。

  周末过去,又到周一上班时候。

  这周除了发工资,还有件特别的事项,那就是五月一日,劳动节到了。

  矿区供销社,市里的国营商店,提前一天就贴出来大红纸布告。

  “劳动光荣!凭工作证可不收肥皂券够买肥皂一块!”

  “工人阶级的节日!凭单位证明可免券够买暖水瓶一个!”

  “五一节庆!凭介绍信可减免六寸布票!”

  啧啧……原来节假日促销现在就有了呀?

  叶青这两天忙的晕头昏脚,给大家伙儿开介绍信和工作证明。

  介绍信这东西在五十多年后依旧使用,不过只对公业务需要出示。现在可不一样,户口本只能证明你身份,介绍信和单位证明那才是你日常行为的合法依据。买零件要,住招待所要,看病坐车买特需商品都要。

  矿上的介绍信和证明以前都是手写,三十来个字也不多。兹证明某某某为我单位职工,现委任其办理什么什么事项,请予以接待……但是矿上两万多职工,这要是写起来也是个大工程。

  叶青正式上任后被分派到这项工作,头一天就申请了办公经费,跑到印刷厂排版印刷。

  如今现成的格式,添上名字即可,尽管如此,拿着花名册核对审核再盖章,也不是个轻松活。

  “叶干事,你这边都盖完了吧?公章我拿走用下,还有空白介绍信和证明,你给我撕一沓。”大丽丽站在办公桌前轻飘飘地说。

  拿走公章?大丫鬟连钥匙都管不住,还管个什么家啊?

  “大丽同志,你们工会没开证明的三十六个,没开介绍信的二十七了,我可以一次开全,但是公章不能给你拿走。”叶青拒绝。

  大丽瞪着眼睛看叶青:“你说什么?凭什么不能给我拿走?往年都是这么交接的,你们厂委和我们工会轮流使用公章,你凭什么霸着不给别人用?这可是公共资源,你不能自己垄断!”

  以前的公章都是栓根麻绳系在靠门的暖气管子上,桌上放着印泥,谁来了谁盖。

  自从叶青正式入职,这项无关紧要的工作也都交给她负责。叶青第一时间把公章剪下来锁在自己抽屉里,谁想盖章都必须通过她。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管就按我的规矩办,有名册对账,谁没拿到介绍信证明的我给盖,想拿走公章不行。”

  “你……”大丽丽指着叶青,气的不知说什么好,她二舅老姨都等着她开介绍信出来买肥皂衣料呢。

  叶青不耐烦挥开她手:“你什么你?我们和工会主/席已经沟通过了,你个学徒工不懂就别瞎掺和!”

  大丽捂着脸跑出去。

  周矿长拍桌子大声说:“活该!学徒工就敢堂而皇之找我们厂委要公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孟矿长放下茶缸子说:“小叶做得好!职责分工,该我们厂委的权利就要抓住不放!”

  蒋书记点头:“是该权责分明,以后公章不能随便放出去。”

  明明早就存在的问题却谁也不说,知道叶青说话冲不讲情面,大家都习惯让她这个新人出头。

  叶青也不介意此时被人当枪使,扎别人也磨快自己。

  这一年的五一劳动节,叶青对照着名册盖章,一张证明都没多开出去。

  没想到五一那天,国营百货还是人山人海,顾客把柜台围的水泄不通,都在扯着嗓子冲里面喊。

  “同志!我要一丈三尺布料,我有介绍信!”

  “我要暖水瓶!我有工作证明!”

  叶青也拿着证明和介绍信来买不要券的商品,自己不缺,但是李队长他们在农村可是什么都买不到。有得卖就多买些,光指着空间里的那点东西可不行。

  “暖水瓶售罄!”

  “布料断货!”

  “肥皂卖光啦!”

  叶青晕,原来这年代百货和后世商场虚头巴脑的促销也没什么区别啊?

  暖水瓶根本就没看见影儿,一众人挤破了头嚷嚷,谁也没买着。

  肥皂小半箱,最后还切开半块半块的卖。

  衣料更是寥寥无几,摆在柜台时候就已经是布头布尾了,还不如平时全呢,早就被抢购一空。

  叶青失望至极,正要出来时,猛的就看见烟酒柜台上的好东西!

  “大中华怎么卖?”

  “五一节特别供应,不收烟票,七毛二分钱,每人限购一包。”

  叶青掏出自己工作证介绍信,连带田婆婆贾工的单位证明都拍到柜台上。

  “给我十二包!”

  男售货员直嘬牙花子:“小同志,你会不会算账啊?你这顶多是三个人的,最多只能卖给你三包。”

  叶青装傻:“我这里介绍信证明都有,工作证也带了,怎么不是十二包了?”

  “明明就是七份!”售货员梗着脖子气道。

  叶青嬉皮笑脸:“取个中间数,卖我十包?”

  “不行!”

  ……

  李玉坤从那边布料柜台挤出来,正好看见叶青。

  “叶妹子!给你对象买烟啊?我有烟票!”

  叶青诧异:“你哪儿弄得烟票?不是只给抽烟的发么?”

  烟票分了三个等级,只发给抽烟的职工。

  一等烟票可以买三盒牡丹或者一盒中华,二等烟票大概买十几盒大前门或者恒大,三等烟票范围就比较广了,每月三十盒次等香烟随便你买,两毛到几分钱一包的都有。

  李玉坤冲叶青使眼色:“给你就用,问那么多干啥啊?”

  工会有工会的便利,农民那叫靠山吃山,工人就是靠厂吃厂。都是一家子工友兄弟姐妹,父母还有偏心时候呢,谁多拿点也不算个事儿。

  叶青了然,赶紧从她一堆烟票里挑出仅有的四张一等烟票,跟售货员讨价划价。

  “同志,单数不吉利,你就卖我十二包呗?”

  李玉坤也帮忙:“是啊是啊,我工作证也给你凑上,这不就算八份了么?加上四张烟票,你就卖了呗!”

  售货员都被绕迷糊了,所幸大部分妇女同志都在布匹日用品那边扎堆,他这边比较清静,要不然才懒得搭理她们。

  墨迹半天,又在柜台下面翻箱倒柜,终于凑齐了十二包大中华。

  李玉坤拿烟票买了整三条的大前门,“我男人烟瘾大,少了不够他抽的。”

  大前门是整条的,十包一条,叶青买的大中华是散的。

  两人七手八脚装好香烟,继续寻找不要票的供应商品。

  还没离开柜台,叶青就又看见一样好东西。

  “茅台!”

  土瓷瓶,麦穗白色齿轮,中间红五星!地方国营茅台酒厂出品!

  叶青差点尖叫出声!

  这可不是后世满超市千把块就能喝到的贵州茅台,是一瓶换一套房子的车轮牌五星茅台!

  “高价茅台十一块六,不收粮票。”还是那个男售货员。

  “平价的呢?”叶青急切问。

  同一件商品,分高价跟平价两种供应价格。

  “平价两块九毛五,你有特/供酒票吗?”

  叶青眼神热切地看向李玉坤。

  李玉坤摇摇头:“这个真没有,妹子!”

  没有就没有吧,一瓶一百多万呢,十一块六毛钱简直便宜死!

  叶青把包都掏空了,翻出三十多块拍桌上:“先给我拿三瓶,剩下的交订金,有多少我全要了!”

  李玉坤眼睛瞪的老大:“我说妹子!男人可不能这么宠,香烟买就买了,酒也由着他这么喝?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啦?你可别犯傻,你们还没结婚呐!”

  谁给他买啊?我自己留着的好不好?叶青郁闷,不过也不好和李玉坤多说,笑笑算是默认。

  售货员气笑了:“你当这是打酱油呢?还包圆了?跟你说,这个劳动节咱们新南市总共就配给了六瓶,现在就剩下两瓶,想哄你对象等国庆节吧!”

  叶青有些失望,两瓶就两瓶吧,有总比没有的好。

  赶紧数了钱,两瓶都买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进挎包里,乐的嘴都合不上。

  李玉坤在一旁看得直摇头:傻妹子呦,让人家吃的死死的!

  售货员眼神鄙视,刚才她们的对话他可都听到了,又是个为那啥爱情冒傻气的。

  这种事儿他见多了,如今时兴新式婚姻,小年轻自由搞对象都搞昏了头。现在看着蜜里调油似得,以后结婚过了新鲜劲有的是罪受。男的喝两口撒酒疯,隔三差五就把老婆打的鼻青脸肿,女的怨天怨地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当初怎么瞎眼。

  售货员摇了摇头,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靠谱,这要是他闺女,还没结婚就这么花钱倒贴男人,他非打折她腿不可。

  叶青喜滋滋的抱着挎包出来,心满意足!这个五一劳动节总算没白过。

  跟李玉坤分手,叶青到邮局寄香烟。

  里面排了好长的队,叶青无聊坐在一旁长椅子上等候,掏出笔在烟盒上写字玩。

  “劳动节快乐,爱劳动的男人有烟抽。”

  “抽烟前要洗手,抽完要刷牙,抽时候要想我。”

  “吃饭时候要想叶青在吃什么,晚上要想叶青现在冷不冷,热不热。”

  “我要看电影……”

  “我要吃大餐……”

  终于轮到叶青,填好地址将包裹递给窗口,高高兴兴回家,结束节日购物。

  到了小洋楼,好些人也举着战利品和街坊们品头论足。

  “这不是坑人吗?说好的有不要券的暖水瓶,我们家那位早晨不到五点就排队,一开门就进去的,结果到那儿说卖光了!”小王嫂对暖水瓶很执着,怎么也凑不够工业券。

  大丽妈冷哼:“你当真以为不要券的随便买啊?就有数的那么几个,早就被百货的人内部分了!”

  郑大春的妹妹郑晓秋这时候回来,手里拿着块白底蓝碎花的布料。

  “哎呦!这布头好透亮,刚我在百货怎么没看见这个花色?”小王嫂放下对暖水瓶的怨念,羡慕围上去,抓着布料不撒手。

  郑晓秋皱着眉一把抢了回来,拍了拍上面的手印子才说:“我同学姐姐在咱们市百货当售货员,这是内部处理货,外面的人买不到。”

  大丽妈凑过来惊呼道:“这哪是处理货哦!没粉笔印,不是头不是尾,二尺七的宽幅,这是优等品!”

  郑晓秋得意点点头,算是默认:“半寸布票都没花呢!比市价还便宜三成。”

  引得大家一阵羡慕,当售货员就是有面子,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都跟着沾光。

  叶青听着也不以为奇,靠啥吃啥,现在什么商品都紧俏,百货售货员仗着工作便利给亲朋好友谋点福利不算什么。

  自己今天也算收获颇丰,叶青哼着歌好心情的上了楼,郑晓秋也跟在后面。

  小王嫂追到楼梯口拉住郑晓秋讨好:“妹子,跟你那同学说说给我也捎带一块呗?眼看就夏天了,这白底儿碎花的料子做件短袖衬衫该多好,五尺就够了。”

  郑晓秋瞟了眼小王嫂说:“等着吧,有空我去说说,兴许还能买着。”

  “谢谢,谢谢……”

  “给我们家小兰也捎一块!”

  “晓秋啊,以后再用肥皂还来我们家拿啊,有好布料别忘了我们家大丽!”大丽妈提醒。

  郑晓秋撇撇嘴:“知道啦!”满心的不悦。

  她两个哥哥都急慌慌的找对象,找就找吧,也不好好挑挑?

  二哥正在追求他们车间那个蒋红棉,听说是厂委书记的闺女。她偷偷去看过,骄傲的跟什么似得,真要做了她二嫂,家里还真装不下她。

  大哥就更不开眼了,找了个矿场筛石子的临时工,这种人也配做她大嫂?还不如找大丽那样的呢!正想着,郑晓秋抬眼就看见叶青蹦蹦哒哒回屋,撇撇嘴,不屑地哼了声,扭身上了三楼。

  郑大春和郑晓冬都在家,不大的屋子挤得满满腾腾。

  郑晓秋不由得一阵烦躁,买到布料的欢喜心情一扫而空。

  屋子隔着布帘子,里间的大床睡爹妈和她三个人。外边的上下铺两个哥哥睡,门口堆着旧碗橱和吃饭桌,满满地没个下脚地方。

  十七八的大姑娘了,跟爹妈挤在一个床上不说,晚上那便盆就放在两个哥哥的床脚,大半夜如厕时的声音别提多尴尬。

  “小秋回来啦?哎呦!这布头真透亮!”

  郑大妈看见宝贝闺女回来,赶紧迎上去。就这么一个丫头,还是老小,将来俩儿子都得娶媳妇,还是亲生的闺女跟自己是一条心。

  “妈!什么布头啊?这是内部供应!是好料子。”郑晓秋跺脚不悦。

  “是是是,是妈糊涂了没看清!”郑大娘对老闺女宠的没话说。

  正在擦皮鞋的郑晓冬听见她们说话,抬头扫了眼妹妹手里的布料,放下皮鞋,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凑过来嬉皮笑脸。

  “晓秋,你夏天不是有件短袖了吗?够穿就得啦,你哥我夏天都没正经衣裳穿呢!”

  郑晓秋好笑看他:“这块碎花的你也穿?”

  郑晓冬唬她:“你别管谁穿,总之我有用!拿来拿来……”说着伸手就要抢布料。

  郑大妈拍开儿子手瞪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啥!人家处对象都是女的讨好小姑子,给买衣裳做鞋的,哪有从妹子手上抢布料哄媳妇的?你给我长点心,别整天不懂事理!”

  郑晓冬拉下脸:“什么媳妇?这不是还没处上么?妈你净宠着我妹,儿媳妇也不要了?”

  郑晓秋冷哼插嘴:“那是我妈!不宠自己闺女难道要疼别人生的呀?”

  “你给我闭嘴!”

  郑晓冬气急败坏,自己对象搞不上,亲妈亲妹子没一个帮忙的,还竟说风凉话!

  郑晓秋可不怕他:“你才闭嘴呢!我就要说!我不稀罕别人巴不巴结的,不过人家给你买过啥没?刚才我在百货可看见了,二楼那位给她对象买了一兜子香烟白酒!几十块钱眨巴眼功夫就花了,你搞得对象还是厂委书记家的闺女呢,给你买过一毛钱的东西没?”

  郑晓冬瞪着眼说不出话,郑大妈一听急了。

  “真的花了好几十块?”

  “那可不!还都是买的好烟和好酒,专门给她对象买的。”郑晓秋故意说得大声。

  郑父在旁摇着头叹气:“倒是个不小气的,想必对老人也孝敬,可惜啦!”

  郑大妈一拍大腿:“我早就说啦!我看上的准没错!真要是你们大哥跟她搞上,这样的儿媳妇我能不喜欢吗?”

  郑大妈一早就看上叶青,连结婚房子都安排好了。

  家里这间小房子就留给他们小两口住,二小子晚两年等厂子里分了房再结婚,自己老两口带着闺女就住到楼下叶青那间。

  以后儿女们都成了家,老大一家住楼上,平时有啥事一喊就能下来。老二又懒又馋,就让他们一家住厂子,休息日再过来。就算赶上女儿回娘家,全家凑一块儿那屋子也够啦。

  本来盘算的挺好,没想到老大死活不答应,气的郑大妈到现在都不乐意搭理他。

  郑大春一听话头又扯到这上面,赶紧冲他妈打手势:“妈你小声着点,人家叶同志有对象,你可别瞎说!传出去让人说闲话。”

  他心里觉得就算是叶青没对象,自己也不能和她处,人虽然是好人,但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路子。

  平时叶青一件件的做衣裳,晚上下馆子吃饭他可都瞧见了,那哪是过日子的人啊?不像向兰,人贤惠又勤快,性子也温和,平时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

  也不知道他亲妈亲妹子怎么就看上叶同志了。

  郑晓秋冷笑:“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人家早就处上了对象,我看以后你们俩的媳妇往哪娶!”

  提起这事她就生气委屈,两个哥哥就顾着自己,一点都不为家里不为自己这个妹妹考虑。

  那个叶青整天花枝招展的是不招人待见,可是占着一大间房子呢!

  真要是说成了,自己跟爹妈住到楼下去该多好?

  那可是里外大开间,顶自家这间两三倍大,听说里面还带着单独厕所。自家三口人住怎么能不宽敞?打个隔断没准自己还能有单间呢。

  偏就大哥自私!

  郑晓秋一肚子气在屋里摔摔打打。

  郑晓冬不在乎,知道自己爹妈见识短,被眼把前的蝇头小利迷住了,他们懂什么啊?等自己把蒋红棉追到手,成了蒋书记的女婿,以后矿上分房子还能不照顾?

  再说那个叶青是好惹的吗?看着一团和气,在厂委的做派他可是都亲眼看见了。

  不讲情面不说,说话还噎人,好几回都把他们车间组长气的脑袋冒烟。真要是成了他大嫂,以后别说沾便宜了,自己在这个家能不能住下去都是个问题,幸亏不是!

  擦好皮鞋,郑晓冬吹着口哨照镜子梳头发,直到溜光水滑才放下梳子。

  “我出去趟,中午不回家吃。”

  趁着放假再去约约蒋红棉看电影,能约到最好,约不到就自己去国营饭店改善改善伙食。他现在可是挣工资的人,谁还耐烦整天吃家里的粗面菜团子?

  每月十六块五的工资三十斤粮票,给家里交五块钱,粮票留下二十斤,剩下的都自己留着零花。反正他妈不说谁也不知道,才不像他哥那么傻呢,工资粮票全交到家里,用一分钱都要找妈要。

  郑晓冬吹着口哨出去。

  相较于弟弟的轻松,郑大春愁得慌,自己可三十岁了!

  跟叶向兰那边相处了好几个月,也见过了家长,差不多该商量结婚的事,可是房子在哪儿?

  看着挤得满满当当的家,郑大春愁的眉头拧成疙瘩。

  矿区叶老蔫家,高桂英也正在跟叶向兰发火。

  “过完五一节矿上又该调整宿舍,那个郑大春到底有没有普?我可事先说明,要是没房子,这婚不能结!”

  上个月高桂英正在四处托人给大妮儿介绍对象,那边还没信儿,谁知道二丫头向兰不念不语的就带回来一个。

  穿着工作服,拎着两包点心,一把岁数的人了还跟毛脚女婿似得拘谨,进了门问一句答一句,憋的脸通红,话都说不利落。

  要不是看在是矿上的正式工又是城镇户口,她早就把人轰出去了。

  叶向兰低着头不说话,身上还是穿着冬天的蓝布罩衫,里面刚换上的红色线衣都快破成渔网了。

  自从妹子上了班一分钱都没往家里交过,她娘瞒着她也知道。

  平时零七八碎的小东西就不断,前阵子又把家里的布票都搜刮干净,扯布做了件红格子的列宁装,她倒是会花钱。

  一个人在食堂吃饭不说,这几天又要家里凑工业券买皮鞋穿,过阵子还不知道又出什么幺蛾子呢。自己再不赶紧结婚,恐怕到时候半分钱的嫁妆也捞不着。

  “娘,我和他都是矿上的职工,他年纪也不小了,这次分房怎么着也该有他的份。”叶向兰低声道。

  高桂英撇撇嘴,家里刚多个挣工资的,这就要嫁出去一个?她有些舍不得。

  “分房子哪是那么容易的?万一分不上呢?他家里爹妈和弟弟妹妹都挤一屋,你还真要嫁过去一块儿憋囚着?小姑子小叔子哪是容易相处的?向兰!听妈的话,晚几年结婚也不打紧,都是为了你好!”

  叶向兰低着头弯了弯嘴角,仍旧不冷不热的说:“哎,我听娘的。”

  高桂英喜上眉梢:“这就对啦!”

  叶向兰又说:“娘,结婚的东西迟早要准备,这月爹发的工业券给我吧?我再让大春凑凑,洗脸盆暖壶肥皂盒啥都都得慢慢添置。”

  高桂英一窒,她不是不知道现在姑娘结婚时兴陪送啥东西。家里宽裕点的要给闺女做床新被子,扯上一套新衣裳,再差也要把洗脸盆暖水瓶肥皂盒这些东西给买全了。

  虽说有俩闺女,可是高桂英从没打算过这么早就嫁出去,自然就没准备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哪有这么多工业券?

  “等分到房子再说吧,这么早准备干啥?”

  叶向兰揪着发梢没再说话,垂着眼皮暗暗打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45章 百货大促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