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异地恋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叶青睡梦中听到敲门声,知道是徐友亮过来,睡眼惺忪下床,打开一条门缝。

  “等着啊,我换衣服。”

  一个月了,徐友亮每周都过来,每次约会都差不多内容,出去吃饭,在家做饭,上周还一起排队去买玉米面。

  还有就是修窗户接灯口修插座……以前叶青住的也挺好,从来就没发觉房子还有这么多毛病。

  不过每次在一旁看着他挺拔的身影站在队伍里买粮,叶青心里就觉得很踏实。

  再看他修长的手指熟练灵活修理各种家什,叶青更是崇拜的两眼冒火花。

  天气越来越热,今天的吊带短打扮可不好让他看见。

  飞速收拾整齐,打开门让人进来。

  徐友亮放下东西去洗手,叶青把馄饨拨进小碗,香油和胡椒粉放好,等着徐友亮出来两人一起吃早餐。

  “你怎么又不回我信?”徐友亮问。

  从第一次回去后,徐友亮一共写了四封信过来,叶青一封也没回。

  “我正在酝酿措辞,还没写完你就来啦。”叶青解释。

  徐友亮瞪眼。

  叶青放下碗,赶紧跑到梳妆台拿出写了一半的信给他看。

  习惯短信微信,手写书信还真有点不适应。一封信好几天才能收到,没有即时性,大长篇似乎没什么意义,写少了又显得没诚意。

  叶青性起时就随便写几行,至今没凑够两张。

  徐友亮边吃边举着信纸看上面的只言片语。

  “今晚吃酱猪蹄,味道还不错。”

  “天气好热,你记得多喝水。”

  “我今天逛街买东西,你在干嘛?”

  “想我没?”

  ……

  “你这也叫写信?”徐友亮鄙视,看完还是把两片纸仔细折叠好装进衬衣口袋。

  叶青摊摊手表示没辙,心说哪像你啊,一天到晚工作生活事无巨细的都要写,跟工作汇报似得,也不算情书啊?

  两人吃完早饭,还是徐友亮洗碗,叶青在沙发上喝茶看报纸,一边看一边偷偷观察他。

  所有筷子必须大头冲下,摞起来的碗碟花纹都要对齐,装调料的瓶瓶罐罐都要按着高低排序……

  典型的洁癖加强迫症!

  叶青试过故意弄乱,不出三分钟他马上又重新摆放整齐。

  叶青故意不擦地,他进门就先皱眉头,擦完才肯坐下吃饭。

  “叶青,你泡在盆里的衣服怎么还不洗?”

  第三次问了!

  叶青举着报纸干笑:“多泡会儿……”

  徐友亮又坐不住了,纠结半天还是忍不住去了洗漱间,稀里哗啦一通洗涮,把她外套洗出来晾好,这才踏实坐下。

  叶青偷笑不已。

  “新南市不是有个人民公园么?”徐友亮问。

  叶青一怔:“是啊,你想去?”

  “逛逛吧。”

  徐友亮总觉得屋里的花香茶香让人头晕目眩,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女性体香,让他感觉身体里有些东西要喷薄而出,不太自在。

  叶青自然不反对,大周末总呆在屋子里也没意思,于是抓起挎包,锁好门跟着徐友亮出去。

  所谓的公园不过是一条小河搭了个小桥,上面有个小亭子,就在新南市西边不远。

  初夏天气,徐风清爽,柳絮飘得满天,蜜蜂蝴蝶到处飞舞,干干净净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小公园三三两两聚了不少人。

  “叶同志,徐同志!”

  巧遇郑大春,跟在他后面的是叶向兰。”

  “不给我们介绍下?”叶青笑眯眯的歪着头看他。

  分房时候听郑大春提起过处了对象是临时工,没想到是叶向兰。

  除了春节叶家门口那场闹剧场合见过一面,叶青并没和叶向兰单独接触过,对她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此时看着两人,一个憨厚老实,一个沉默不语,倒是挺般配的一对。

  “这是……是……叶向兰同志。”郑大春支支吾吾,臊的满脸通红,硬是没说出叶向兰是他对象的话。

  这也太含蓄了吧?男未婚女未嫁的,逛个小公园还要隔着二米远,跟人介绍叫同志?

  “你好向兰,我是叶青,咱们上回在你家门口见过。”叶青又揽过徐友亮胳膊说道:“我对象徐友亮,跟大春见过的。”

  叶向兰终于抬起头,飞快打量了徐友亮一眼,然后冲叶青点点头,始终一句话没说。

  郑大春也跟被人撞破奸/情似得扭扭捏捏,道了一声别便领着叶向兰离开。

  叶青纳闷,看看四周,石头凳上小亭子里到处都是一对对年轻男女,或是低头交谈,或是并肩坐着说笑,这也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拘束啊?

  徐友亮和叶青并肩各自走着,距离刚好能碰到对方的胳膊。

  “食堂遇到的那个女同志是谁啊?你跟她有过节?”徐友亮问。

  叶青想了会儿才记起他问的是叶向红,笑着把认亲的闹剧添油加醋讲了遍,连带叶家的各色人等。

  徐友亮也觉得好笑:“向红,向兰再加上你这个青……你爹不会是油漆工吧?”

  “去!都跟你说了那不是我爹。”叶青嗔道。

  徐友亮哈哈大笑:“谁让你认错的?千里迢迢跑过来,早知道就不折腾了,直接留在惠安多好?”

  叶青腹诽,我那是为了办户口!留在县城?她可没想过,新南市比惠安县好多啦。

  中午在国营饭店吃过饭,两人去看电影。

  工会偶尔会发电影票,叶青跟李玉坤看过几回,拉着田婆婆和贾工也去过两回,后来觉得没意思就不去了。

  不过,跟恋人一起去那就另说。

  周末的下午场也不少人,年轻男男女女或是大方拉着手,或是扭扭捏捏保持距离,总之,大家来电影院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叶青也如此,今天播放的这部{地雷战},光是在这里就看过六回了。

  售票口徐友亮买了连坐的两张电影票,五分一张总共一毛钱。

  电影票交给叶青,徐友亮突然走开,到墙角跟一个农民打扮的人低声说了几句,再回来时候手里多了包东西。

  进到放映室,熄灯后,徐友亮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叶青。

  话梅?叶青扔一颗进嘴,酸溜溜的干果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吃到嘴里甜滋滋的。

  熟悉的字幕音乐,叶青眯着眼吸溜果子,大银幕上的演职员表她都快背下来了。

  熟悉的剧情,旁边徐友亮正危襟坐。

  黑暗中,叶青摸索到他的手……

  “噗”果核吐他手心。

  “讨厌!”黑暗中徐友亮低声嘟囔一句。

  下一颗,叶青照样拽过来旁边的手“噗”。

  再往后,隔一会儿徐友亮就主动把手伸过来,直到电影正片播完,不多不少,果核刚好攥紧一把。

  音乐中散场字幕一行行出现在大银幕,黑暗中已经有人陆续离开。

  徐友亮一手攥着果核,另一手自然就抓住叶青的手,护着她往外挤。

  黑暗中传来四周窃窃私语。

  “别挤别挤。”

  “哎呀!谁踩我脚啦!”

  “都着急个什么劲儿?再等会儿灯就亮啦。”

  叶青闷笑,就是趁亮灯前挤啊?让等会儿的肯定单身!

  刚笑完,冷不丁一个跄踉撞到后面紧跟着的厚实胸膛,猛的就被一双熟悉的臂膀抱住。

  灯亮了。

  “咳咳……”

  “咳……”

  四周都是干咳声,叶青身上的臂膀也拉开距离。

  “小心台阶。”徐友亮提醒。

  叶青偷笑。

  出了放映厅,外面下午三点的大太阳有些晃人眼。

  徐友亮找角落丢掉果核,掏出手绢边擦边抱怨:“就你事多,不吐地上,非要吐我手里。”

  叶青嘻嘻:“我愿意!”

  徐友亮瞪她:“黏黏糊糊的真讨厌,过来!”

  叶青才不怕呢,上前就拉住。

  一路拉着手走回家,到门口掏钥匙时候居然松不开了!

  “啊!黏上啦!”叶青惊呼。

  徐友亮闷笑不已。

  晚上在家煮饭,小米粥,三合面馒头,还有徐友亮带过来的黄瓜,叶青炒了个鸡蛋。

  吃过饭已经快七点,窗户外面居然还没黑透,白天越来越长。

  “叶青,我走了,下周再过来。”徐友亮戴上帽子准备回去。

  叶青怔了下:“这周是大礼拜,明天你又不上班?”

  “周一有任务,一早就要到局里,明天回去赶不及。”徐友亮也无奈。

  叶青知道夜班车转天上午十点多才到省城,再徒步走回县城,一上午也就耽误了。

  “哦!”叶青可怜巴巴的应了一声。

  徐友亮心有不忍,想多呆一会,但总是心神不定,留在手中的滑腻腻触感,臂膀环抱住的一团柔软……算了,还是走吧。

  叶青送到楼下,楼道口依依道别,磨蹭好半天才目送徐友亮离开。

  刚要上楼,猛的从上面冲下个人影,要不是叶青闪得快,险些被撞到。

  “快拦住她!晓秋!”郑大妈气喘吁吁的追下来。

  “怎么了这是?”叶青问。

  郑家两兄弟前后脚下来都追了出去。

  郑大妈追两步就跑不动道,坐在楼梯上拍腿大哭起来:“媳妇还没进门就要撵我们母女街上住哟!我和老头儿一把老骨头早死早算,我那可怜的闺女可怎么办哟……”

  抑扬顿挫的哭声把邻居都吸引了来。

  “郑大妈这是咋啦?晓秋出啥事啦?”

  “谁要结婚?大春还是晓冬?”

  “大春吧?前几天我在小公园还看见……”

  郑大妈抹了把眼泪,摊着手道:“你们说说,我家那间屋子总共才多大?矿上又不给分房子,媳妇娶进来住哪儿?总不能给吊起来吧?”

  叶青听得好笑:“郑大妈,你家二儿子不是已经搬去宿舍了吗?那是矿里考虑居住情况格外照顾,要不然本地户口也不能轻易给宿舍啊?”

  相比结婚住房,宿舍就简单得多,一间房上下铺八个床位,加上这两年没招农村工,城镇单身青年大多都住家里,分配足够富裕。开会时叶青头一个就提名了郑晓冬,说了他家的情况。

  郑大妈抬头冷眼盯着叶青:“叶同志,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和我们家晓秋差不多岁数,让你跟哥嫂挤在一块堆儿住,你能乐意啊?”

  大家伙儿一听倒也明白怎么回事,大姑娘了,知晓人事,跟新婚的小两口挤在一起确实尴尬。

  可是不这么着还能咋办?郑大春都三十岁的人啦,总不能为着这个就不结婚吧?

  叶青冷笑:“郑大妈,我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谁让我没爹妈没哥哥呢?一个人住的宽敞,我高兴!”说完扬着下巴上楼回家了。

  气的郑大妈心里直骂:小妖精!幸亏我儿子看不上你!

  周一上班,中午吃饭时候大家还是坐一桌,郑大春主动跟叶青道歉。

  “叶同志,真对不住,昨晚的事我都听人说了,我妈那人脾气直,为我结婚的事操心急了眼,说话也冲……”他知道弟弟分宿舍时候叶青帮着说了话。

  叶青抬起头笑道:“多大点儿事啊!老人发脾气可不就是有啥说啥?没事没事。”

  郑大春羞愧的低头。

  何二勇嚼着菜团子嘟囔:“大春,你那妹子可真够别扭的!就算不乐意也不能这么明着闹啊?不让她哥结婚?也不想想这么多年家里的负担都是谁扛……”

  王大壮也说:“郑大春,你可真够怂的!她们闹你就没辙啦?要是我,干脆就搬出来,粮食也转出来,拿着工资去郊区农村租间房子不照样结婚?”

  李玉坤放下勺子:“郑大春,你可真够傻的!也不学学你兄弟,呶!你看看人家过得啥日子?”

  不远处一桌,郑晓冬和矿上的单身青年凑一起,举着玉米饼一边大嚼一边聊得热火朝天。

  除了搬来宿舍,郑晓冬的粮食关系也转到食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周末不是看电影就是下馆子,别提多自在。

  郑大春眼神欣慰:“晓冬总算是能养活自己了,家里我妹子读高中还差着一年毕业……”

  得!大家都白说!人家根本就是拿弟妹当己任,心甘情愿奉献呢!

  叶青和几个人对视一眼,都埋下头吃饭,再多说就枉做小人了。

  天气暖和,黑的也晚,下了班谁也不急着回家。

  搞对象的都这时候压马路看电影,也有等着天黑透去小公园的……。

  路灯下,叶向兰和郑大春并肩走着,两人保持半米的距离。

  郑大春还在脸红心跳不止,交往小半年了,刚才在电影院……终于摸到了!

  姑娘的手软绵绵,即使整天做粗活磨了老茧,到底和男人的不一样。心荡神漾半天,到现在还晕乎乎,房子什么全抛到脑后。

  叶向兰悄悄瞥了眼他,心里有数,这时候提条件最合适。

  “大春哥,咱们都见过两边的长辈了,接下来……你心里有打算没?”

  郑大春激动:“向兰,往后咱们结婚一定好好过日子,孝顺老人,照顾好弟弟妹妹……”

  叶向兰垂着头:“结婚的东西也该慢慢准备了,我这边没有工业券,布票也不多……”

  郑大春点头:“没关系,咱们苦点儿不要紧,那些东西没有就没有吧!”

  叶向兰皱眉,他怎么不开窍呢?

  “大春哥,你每月不是发两张工业券么?”

  “那些都我妈存着呢,上个月给晓秋买了一双皮鞋,就要夏天了,凉鞋的券还不够,她同学亲戚在供销社,有时候还能买点不要票的布料做衣裳……”郑大春如实解释。

  叶向兰听着眉头皱成疙瘩:“晓秋妹子十七了吧?再等一年毕业也该结婚了,到时候办嫁妆你的工业券都不够用吧?晓冬的工资也都交给家里么?”

  郑大春听着舒心,这才是当大嫂的气度,凡事都想着弟弟妹妹。

  “晓冬工资都自己存着,以后他结婚家里也少操心些,我是老大,咱们得跟老人一起过。”

  叶向兰眉头皱的更紧:“那晓秋呢?”

  郑大春更加欣慰:“明年晓秋毕了业准能分个好工作!你看叶同志不就是高中生么?在厂委上班多好?说一句话就顶咱们好几句。”

  叶向兰眼皮子抖了下:“郑大哥,你总提她,你跟她关系很好么?我听说你们中午经常在一起吃饭?”

  “呵呵,都一块堆儿住着,小洋楼的邻居中午带饭,当然是凑一起吃……向兰,你咋跟叶同志不亲近呢?是不是还因着认亲的事?”郑大春憨厚笑道。

  叶青和大妮儿在矿上认亲的闹剧没几个人不知道的,郑大春自然也清楚。

  叶向兰咬着下唇好半天才说:“也不完全是因为那事,主要是……我觉得她那人……不正派。”

  郑大春一怔,仔细再想想,周末在小公园见到叶青和徐公安一起,是挺那啥的……还没结婚呢,就一把揽住人家男同志的胳膊,是不咋庄重……

  “那我以后离她远着点,保持距离。”郑大春保证。

  叶向兰这才满意的露出笑摸样,抬起眼飞快的撇了郑大春一眼,娇羞可人。

  看的郑大春越发心神荡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47章 异地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