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高价商品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八月如图,生活还在继续,上班下班,周末约会,数着日子等发工资。

  叶青最近总觉得硬挺的工资似乎不太够用了。

  “叶妹子!叶妹子!百货又来高价奶糖啦!”

  李玉坤气喘吁吁跑来,她知道叶青除了爱打扮还爱吃喝,今天买到半斤高价奶糖忙不迭报信。

  叶青接过李玉坤递来的奶糖剥开,放一个到嘴里。

  “好甜啊!多钱一斤?”

  “一块五!”

  前阵子任大姐嫁闺女,最高档次的彩纸糖才四毛五一斤,这奶糖……

  “上次你给对象买的大中华也有啦,一块六一包,不要烟票随便买!”李玉坤说。

  叶青一怔:“茅台呢?”

  李玉坤摇摇头:“那个没有,新到货的葡萄酒,三块五一斤!”

  叶青还是决定自己去看看,告辞李玉坤,忙跑去国营百货。

  到了地方才发现,人们已经疯了。

  “暖壶!不要工业券的暖壶十二块一个!”

  “尼龙袜不收券,三块五一双!”

  “我买化纤布!”

  “五块钱一斤的饼干,这是吃钱啊!给我称半斤。”

  乱糟糟一群人挤在外面,里面新到的货品眼见就销售一空。

  除了高价奶糖,平时常见的江米条饼干价格居然也翻倍。

  原来六毛五一斤的普通饼干买到五块一斤,八毛一斤的鸡蛋糕现在卖七块!

  只是因为不收粮票。

  叶青震惊!大家手里有这么多钱?

  小洋楼热闹非常,比五一节抢购还要令人兴奋。

  “哎!你们快看啊,我这块化纤料子咋样?三块八毛钱一米呢!”小王嫂举着块白底黄叶子的化纤布料炫耀。

  “比上回晓秋丫头买回来的好,花样雅致!”

  “妈呀!三块八一米?这钱都够做床被子了,你也敢往身上穿?”

  “直接把钱穿身上都够了!”

  小王嫂得意非常。

  叶青估计这和自己以前花几个月薪水买名牌的心理差不多,不怕贵,就怕别人不知道多贵。

  矿厂委办公室里,任大姐正在拆补衣裳。

  “现在的人啊!不挨饿才几天?少吃一口点心能死?少穿一件新衣裳能冻着?多贵的东西啊!都还上赶着买,这不是吃饱撑的么?”

  叶青差点笑出声,这话前世没少听,但凡是上了年纪的人总爱说现在的人啊怎么怎么样,一样的东西总挑贵的买,不艰苦不朴素……原来他们也被人这么说过啊?

  “任大姐,我倒是想买呢,就是没钱!”叶青笑道。

  城镇人口有稳定工资,供应的商品却少之又少,各种票证限制消费,总会有人手里闲置下纸币,高收入人群就更甚。

  高价商品挡也挡不住,只要不买,老百姓也不见得吃亏。

  任大姐啧啧摇头:“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挣工资太容易了,搁解放前,一天挣不来几个铜子,别说买米买肉了,能交得起房租就不易,哪来的这么多念想?”

  叶青想想也对,反正国家给房子给工作,没地方高消费,没失业危机,生活过得完全没压力。一个月工资买条裤子那是小意思,留几毛钱也能坚持过日子。

  想归想,叶青还是含糊,这可是赶上通/胀了啊,自己没积蓄,工资月月花光自然是不怕资产缩水,可是空间那些日用品呢?

  你卖我也卖!

  跟着政策走准没错,大好时机,要趁机抛售!

  晚上回到家,锁上门,叶青从空间倒腾出之前采购的日用品,把自己用不上的都挑出来。

  化纤床单还剩八条,军大衣十件,棉被二十条,迷彩装原本三十套,今年夏天拆了两套做成裙子,运动服十套都还没穿过。

  各种内衣就不适合卖了,短时期找不到替代品,自己也要穿。

  叶青决定搭乘物价胀的便利车把这些没用的都处理掉,给自己原有的资产增增值。

  高价策只是暂时,何况平价商品仍是主流,空间有存粮,每月有粮票,唯独就是缺钱,有了钱以后买什么更方便。

  打定主意,叶青第二天中午就去了百货。

  “售货员同志,我对象买给我的,高价商品三十五块呢!我现在等钱用,你能不能给我退了?”

  叶青举着一床崭新化纤床单焦急问。

  售货员接过来摸摸看,质量真好!这绝对不是她们新南市百货卖的!

  “你……你这商品不是我们这儿卖出去的,按规定我不能给你退。”

  叶青马上又拿出一条来,仍然焦急道:“怎么不是你们这儿卖的呢?你看看,两条一摸一样,他跟我说就是百货买的啊?”

  售货员无语,百货多着呢!这货色没准儿是省里百货买的。不过两条一摸一样的红色大花床单看着可真喜庆,要是当被面做两条被子该有多好!

  “这位同志,要不这样吧,虽然不是我们卖出去的,但是你想退货,我就帮你退了吧。”售货员盯着叶青神色道。

  叶青眨眼:“真的?我这布料虽然不要布票,可是花了三十五块钱呢!你看看这质量这手感,一米二宽幅,当床单当被面都合适……”

  当初叶青在网上十五块钱一条买的。

  售货员当然清楚,她们百货三十五块钱一条的被面比这个质量可差远了,而且昨晚一到货,部长科长就一人几条全拿光了,她连包装袋都没摸着。

  周围的人也凑上来,摸着床单直稀罕。

  “要不卖我吧?我买了。”

  “给我,我多加你五毛钱!”

  售货员一看急了:“不要的商品办理退货,不许倒买倒卖!”

  围观的人噤声,叶青赶紧把床单递给售货员,等了不大一会儿,拿着她临时凑得七十块钱满意离开。

  这事儿不能总在家门口干,叶青转天请假出来,坐上长途车又去了临市。

  闷热天气,车上叶青皱着眉头摆弄运动服。

  “大妹子,你这衣服怪稀罕的,哪买的?”有人搭讪。

  叶青抬头:“大嫂,这是外省百货新上的高档服装,五十块钱一套呢!花了我俩月工资买的,被家里长辈骂浪费钱,要退呢。”

  和叶青的忧心忡忡相比,旁边的一个男青年显得兴高采烈:“你家长辈太古板了,你看我这身中山装,省百货买的,七十八块!”

  一车人早就注意到小年轻的崭新衣服,跟车上大部分黑蓝灰发白打补丁的衣服比,那简直是鹤立鸡群。

  “如今说对象上班都讲究面子,没身体面衣裳也是不好意思出门。”大嫂倒是开明。

  “大妹子,你这衣裳反正也要退,直接卖给我行不?省的咱俩都折腾!”大嫂也知道不要票的高价商品不好买。

  叶青只稍作犹豫便痛快答应。

  几天时间,临市,省会转了个遍,床单运动服全部脱手,到手八百二十块!

  迷彩服拆开卖的,这东西比较敏/感,二战前才刚刚面市,如今还没在军中使用,叶青卖的格外谨慎。

  二十八套上下装拆开,也是几十一件随机卖,最后一拢账,居然卖出两千三百多块!和自己五十多年后的购买价一样!

  现在虽然夏天,但棉被和军大衣两样东西根本不在市面销售,棉花票更是紧俏中的紧俏。

  叶青只试探性拿出一件军大衣,要价一百块,对方没片刻犹豫,给了钱接过大衣三两下折好,抱在怀里就走!生怕叶青反悔似得。

  剩下的棉被军大衣叶青没再卖,只衣服和化纤床单这两样就换了三千二百块!

  回到家,一堆钱铺在地板上,叶青看的直乐,巨款啊!

  这还是叶青见过最全的一次纸币大集合。

  一分二分五分……十元大钞印着工农结合,一元,两元……三元!

  叶青惊得无以复加,传说中的三块钱?

  现在用的是第二套人民币?

  钞票样子都差不多,反正看见钱叶青就带着与生俱来的熟悉感,具体也分不清第几套,但是收藏价值颇高的几种纸币她可印象深刻。

  叶青举着张窄条纸币眯着眼打量,井冈山龙源石桥,淡绿花纹……绿三元!

  “哈哈……”叶青开心大笑,搂草捎带打兔子,赚大方啦!

  等等,绿三元有了,枣红一角、背绿一角也该是这一套的吧?叶青记得这些都是纸币收藏界的大王钞。

  翻来翻去,除了找到四张绿三元,并不见传说中的枣红和背绿,难道还没发行?叶青也是半吊子爱好者,具体发行时间她也搞不太清楚。

  不过,这一趟总算是收获颇丰。

  几张绿三元放进相册收好,剩下这么多钱不能都存银行,都放空间也不行。

  叶青带上户口本去银行开了个户头,只存进去三百块。

  通/胀随之而来的就是发行新币,现在太平盛世,不会出现以前一万兑一元大幅金额调整,存三百在银行,到时候一批批倒着兑换就是了。

  之前守着八毛钱过日子,现在有了这么一大笔存款,叶青坐不住了,她想去消费!去花钱!

  买什么呢?手表?一个型号来一块?随即又摇头,不行,现在的实力还是玩不起。

  收古董?叶青兴致缺缺,古董大幅度升值至少四十年以后的事,那时候自己都六十岁啦,留给后世子孙啊?没必要!遇到就留着,刻意花费就算了。

  现在大环境不是考虑赚钱时候。

  买“高档电器”?收音机有了,手电筒也有。留声机黑胶唱片新南市没卖的,缝纫机自己不会用。

  想来想去,叶青还是觉得买辆自行车最实在。

  兴冲冲跑去百货二楼,正中间的几辆自行车尤其显眼,一看价格,叶青傻了,六百五!

  普通国产自行车,凤凰飞鸽大永久,不要券的高价车,六百五十块钱一辆!

  “同志,有平价没?”叶青不甘心问。

  “平价自行车一百二十八块钱,四十五张工业券,有自行车票只收二十六张券。”售货员利索报价。

  叶青迷迷瞪瞪听着,只觉得脑子不太够用,这都是怎么算的账?

  不管怎么说,自己一个月才两张工业券,就算二十六张券一年也凑不齐啊!

  叶青看着自行车呲牙裂嘴,前两天还得意衣服卖出了五十年后的原价,现在要花后世五倍的价钱买辆自行车?傻缺啊!

  犹豫半天,叶青到底是有些舍不得,算了,走走更健康……刚要走,叶青就看见几个农民打扮的人来看自行车,售货员马上热情报价。

  憨厚的老汉没废话,挎包打开直接往柜台上倒钱!

  一元一捆的,两元的五元的,十元的!

  售货员点算清楚,开票写收据,老汉高高兴兴的挑了一辆二八大永久,扛起来就走!

  叶青都看呆了。

  回到小洋楼,刚要进屋,田婆婆拎这个大包袱神秘兮兮来找叶青。

  “田婆婆,怎么啦?”叶青问。

  田婆婆打来包袱,拿出一个花瓶给叶青看。

  “黑市现在都半公开了,这几天蔬菜水果卖的老么多,大米白面都有!我怕人认出我,你帮我卖掉瓶子换几斤细粮回来。”

  叶青接过,看看瓶子,翻过来看清瓶底的落款时险些哭出来。

  “田婆婆,这可是乾隆年间的珐琅彩,您要换几斤细粮啊?”

  田婆婆笑了:“就知道你识货,听说大米涨到五块了,十斤二十斤都成!”

  叶青都无语了:“瓶子您给我吧?我给你换三十斤!”

  田婆婆乐的眉开眼笑,自然是没意见。

  送走田婆婆,叶青看着花瓶直咋舌,怎么处置呢?

  仍空间里?等上个三四十年让它升值到几千万?

  暴殄天物!

  叶青把花架子上的酒瓶子拿下来,里面插着的杨桃枝取出来。

  酒瓶子一把扔了,珐琅彩花瓶灌上水,枝叶插上,往黄花梨的花架上一放。

  叶青躺回沙发远远地欣赏,漂亮!到底是古董瓷器,破酒瓶子没法比!

  田婆婆说过不着急要,但是叶青不想耽搁,还是趁早去了趟黑市。

  如今大白天也这么多人,黑市都快赶上集贸市场啦!

  西红柿,黄瓜,豆角冬瓜小油菜,花生黄豆……应有尽有。

  大米不多,四块五一斤叶青只凑了七八斤,白面弄了十几斤。

  鸡蛋在副食品商店凭票购买约合一分五厘一个,这里一块钱十二个。

  叶青买了二十个鸡蛋,答应的三十斤粮食总算都凑齐,又花了十五块钱买了两只老母鸡,晚上回去叫上贾工和田婆婆聚餐。

  桌上大铜盆搁在纯铜煤油炉上,里面咕嘟嘟炖着老母鸡。

  白馒头,大米饭,海米炒冬瓜,香菇小油菜,鸡蛋炒西红柿……

  田婆婆吃的满面红光,贾工拿着筷子忧心忡忡。

  “叶啊,钱可不能这么花!我们局老干部一百多块的工资也不敢这么吃啊!”

  叶青点头:“放心吧贾工,今天打打牙祭,以后生活好了咱们天天这么吃!”

  上回的申请表全靠贾工帮助,长途信件连写了好几封给旧相识,技巧询问,山东南京西安几个地方的小学中学都纷纷回信。

  叶青摘抄出有用信息,拼凑了份完整履历,总算是将申请表搞定,一直想找机会好好谢谢他。

  贾工到底领情,不再说扫兴的话,三个人把一桌子菜一扫而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51章 高价商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