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混乱房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两张都类似奖状,一张是房屋所有权证,一张是自留地使用证,内容都差不多,上面有大红公章和市长签章。

  叶青也不在意,这时期农村的房子能不能留住可不凭这些,随时都可能成为废纸,后世争议打房产官司的那叫一个乱。

  像张老汉这样,灾荒年间花八十斤红薯买房的人并不多,真金白银的掏钱给自家买房的更是少之又少,叶青觉得给他一千块钱值!

  老队长和人商议:“要不两张都写上?”

  乡里的办事人员想了想,居然点头同意了!

  又是好几份协议按手印,在乡会记那儿交了三十二块钱的契税,生产队拿了存根,手续办好,这房子目前就算是叶青的啦。

  “张大叔,中午了,我请客咱们一起吃个饭,您也一起?”叶青跟张老汉客套。

  张老汉捂着钱袋子忙摆手:“不了不了,俺们要去市里一趟,你们吃!”

  张家几个儿子早就迫不及待,跟着他们爹离开。

  乡里的一家小饭馆,叶青要了两盘猪头肉,两盘羊杂,十斤肉包子,两斤烧酒,请老队长杨连长和谢会计吃饭。

  妇女主任姜大婶没跟着过来,叶青特意多叫个一份待会儿给她捎回去。

  “今天麻烦大家了,我以茶代酒谢谢诸位,等我对象过来,一定让他陪你们多喝几杯。”叶青敬酒。

  杨连长放下酒杯笑道:“叶同志对象是那家厂子的?”

  叶青也笑:“和你一样。”

  “民兵连长?”

  “公安!”叶青比划个开枪的手势,和你一样都是拿枪的。

  杨连长一怔,干笑着没说话。

  老队长笑道:“叶同志这么年轻就在厂委做干事,不简单啊!住进我们村就是一家人,也后矿上招工可得想着咱们老乡亲。”

  叶青点头:“只要矿上招收农业户口,我绝对跟领导建议先考虑市郊区的乡亲。”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下午回到临西村,叶青不急着去看房,在村子里闲逛。

  依山傍水,树萌成阴,一片片青瓦白墙就像在水墨画里一样。

  和北京的四合院不同,没有整齐对称,也不皆是坐北朝南,更不讲究四平八稳。

  皖南的四合院面水背山,绕着湖边河边蜿蜒而建,青石板小路顺着地势弯弯曲曲。

  院落是屋子套屋子的回字型,多是两层三层的楼屋,飞檐白墙石雕木雕牌楼……就连粉墙上的标语都写得清逸俊雅。

  叶青沉醉的不得了。

  “叶同志,办完手续没?你来看房啊?”路上正好碰到姜婶。

  “姜婶,办完了,我们在乡里顺道吃了午饭,想着你没去,特意给你单点了带回来。”叶青递上两个麻油纸包,里面是一包猪头肉和二斤包子。

  姜婶接过笑道:“叶同志好生客气!刚我还寻思帮你收拾收拾房子呢!”

  叶青笑:“那就麻烦婶子了,咱们这就过去?”

  叶青是真不客气。

  姜婶微怔下,马上痛快答应:“行,你等着,我再去叫几个人来,咱们一块儿!”

  叶青跟着沿路走,路过姜婶家见她进去把饭菜放入吊篮,高高的挂在梁上。叶青站在门外打量,大门里面就是堂屋,木头梁依稀能看到描红雕刻。红木的桌椅,雕花的门扇,虽然陈旧污渍但是无一不精美。

  屋内一道突兀的土坯墙,应该是原先的一间屋子隔成了两家。

  屋子里左右两个窄窄楼梯,房子像是三层结构,从外面能看见最顶上飞檐下的小阁楼,四扇花窗大敞着。

  不大一会儿,姜婶噔噔下楼,身后还跟着两个妇女。

  “都是咱们村的,我家邻居。”姜婶介绍。

  叶青晕,邻居怎么从你家楼上下来啦?

  路上又叫了两个姑娘一个小媳妇,叫人时候姜婶就站在门外喊一声,楼上紧挨着的两个窗户先后打开,探出头应声,不一会儿却从前面后面不同的大门里出来。

  看的叶青直眼晕,楼道战啊!估计住这村里在自己家迷路都不是稀罕事。

  边走边欣赏各式徽派建筑,叶青目不暇接。生产队的办公地点就设在祠堂,里面古色古香的建筑叶青上午见过,绕过继续往前走,穿过一座牌坊,人烟就稀少了。

  “那房子离着地头远,老张家买下没住过,前头老沈家也早就搬城里,十来年没住过人了,可不好打扫。”姜婶说。

  叶青点头:“麻烦婶子了,还有几位嫂子妹妹,辛苦啊!”

  几人笑着忙说不碍事。

  叶青的房子在村头,屋后远处是绵延的青山,大门临水而开,窄窄的青石河堤一路到门前台阶。

  远山近水,和闹市一步之遥,好位置好风水!

  高高的门楼飞檐立柱,大门不见,几捆子刺槐堵着门口。

  “大门让老张头拆走安自己家了,有主的房子没人嚯嚯,你放心,里面没有脏东西!”姜婶说。

  小心翼翼搬开刺槐,叶青眼尖看见里面夹着一张黄表纸,上面画着朱砂符文。

  跟姜婶一起来的胖嫂子飞快捡起来,揉成一团装进裤兜,干笑道:“老张头让俺写的,挡,挡煞滴……”

  姜婶指着胖嫂子鼻子低声骂道:“这叫封建迷信知道不?亏得你还是我侄媳妇,一点都不进步,你看你,让叶同志看着多不好!”

  叶青笑笑,凑过来低声道:“自家人!我啥都没看见!”

  胖嫂子感激的冲叶青挤了挤眼睛。

  姜婶扯高了嗓门喊道:“大家伙手脚都利索点儿,别弄坏了地砖,完事割下来的草个人带回家,每人记两个工分!”

  后面的几个姑娘媳妇一听,瞬时热情高涨,快走几步都跟了上来。一众人来到院内,既不认生,也不稀罕打量房子,从背篓里掏出镰刀,弯下腰就开始割草。

  院子上面是遮天的树荫,下面是半人深得杂草,四周高墙飞檐,仿佛把整个世界都隔绝在外。

  叶青一路探寻,早就痴了。

  参差起伏,层楼叠院,抱雨厦连着雕梁走廊,高墙花砖漏窗,木头楼梯拾阶而上,二楼回廊弯弯绕绕不知怎么就到了后院。

  郁郁森森的乔木缠着藤蔓,曲径通幽,沿着石板小路走到尽头又豁然开朗,玲珑花阁,藕谢鱼塘。

  从月洞门出来又是露天的木头楼梯,直上去,三层半有个凉台绣楼。

  六角飞檐,镂空花窗,东面远眺能望到新南市火车站的钟楼,西面看,整个临西村尽在眼底。

  叶青望着南边新修的大道顿时惊呆,这座宅院竟然隐隐浮现八抬大轿的格局!

  难怪沈老之前卖掉现在又迫切想赎回来,今年市里新修的大道破了原先的困局,这里从牢狱之灾变成升官发财的风水宝地!

  幸好老张一家以前没住进来,看似慈祥的沈老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叶青暗暗记住这个人,提醒自己以后要小心。

  叶青绕来绕去,上上下下好半天才回到前院,在自己家迷路的感觉真好啊!

  一连走了好几遍,叶青才摸清楚一点点构造,地方不是多大,两进的前后院带个后花园,两个回字连在一起的结构。只是利用空间高低楼梯的布局,上上下下好像永远走不到头似得。

  难道是丈夫怕妻子在家无聊,故意把房子修的这么复杂?

  叶青越想越开心,等徐友亮过来和他在房子里玩警察抓小偷,一定有趣!

  “叶同志,你说你好好的城里不住,咋就稀罕这破房子呢?”姜婶见叶青蹦来蹦去的直皱眉。

  叶青笑的眉眼弯弯:“城里一间屋子要住老少三代呢,怎么比得上这里宽敞?”

  胖嫂子摇头:“那咋能一样?城里能上班挣工资,月月领粮票肉票,就是住茅厕也比乡下好。”

  “叶同志,听说你在矿区上班,你们每天都干啥啊?”另个叫月绣的小姑娘羞涩的问。

  叶青想了想说:“嗯……抓学习搞生产,工友们每天都争分争秒的劳动!”

  “比咱们种地累不?”另一个叫岳英的姑娘问。

  “不累!矿上两千多女同志呢,都是你们这般大的姑娘。”

  “她们都穿工作服么?”

  “也不是,正式工才有,学徒工出师了就能转正……”

  叶青捡着能说的,跟两个姑娘几个大嫂聊得不亦乐乎。

  “姜婶,咱们村儿有没有木匠?”叶青问,房子没有大门,里面的门窗也破损不少。

  “有!岳英她哥就是木匠,一天能挣十个工分呢!”姜婶说。

  叶青知道工分,但是具体怎么算就不太清楚了,按天算?要是自己这点活儿他干上个大半年可怎么办?

  “叶青姐,你等着,我去叫我哥!”岳英姑娘说完话,扔下镰刀就跑,叶青叫都来不及。

  不大一会儿,岳英回来时身后跟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年纪,白净瘦弱,穿着打补丁的白色老土布汗衫,半截蓝裤子,脚上的解放鞋开了洞。

  “这是我哥,岳峰。”

  岳峰腼腆又羞涩,站在那里手脚拘谨。

  叶青没打算在这处房子做多精致的家私,古朴自然才相称,但是也不能太粗糙。

  “小岳师傅你好,我是叶青。”

  村里人都叫他小木匠,这还是头一回有人称呼他师傅,瞬时脸涨得通红:“叶同志,……你好。”

  叶青道:“你先帮我看看,屋子的窗户扇门扇都补齐要多少木料,用什么木材合适。”

  岳峰用力点了点头,掏出挎包的工具一路测量,很快就不见人影,约莫过了大半个钟头才回来。

  “叶……同志,窗户总共少了二十七扇,破了十六扇,门要新作九扇修补七扇,总共要用九个方的料。”

  叶青暗暗赞许,大概多少料她心里有数,没想到这少年估算的这么精准,是个老实人。

  “小岳师傅觉着用什么木材合适呢?”叶青继续试探。

  岳峰挠挠头:“原先的窗子都是紫檀木,咱们生产队有黑酸枝梨木,倒是和这个颜色花纹挺接近的,就是不耐潮,赶上梅雨季就凝水珠子……”

  叶青对他的好感度又上升一大步:“能做的和以前一摸一样么?”

  岳峰诚实地摇了摇头:“那手艺不是一般人能学的,不过现在有新式做法,外表看不出差别。”

  等到岳峰从挎包里掏出自己的小半块袖珍作品,叶青彻底放下心。

  “整栋房子的窗扇门扇都换新的,你要做多久?”

  岳峰咬牙道:“十四天!”

  叶青笑了,拍拍他肩膀道:“你不用日夜赶工,慢工出细活,我给你一个月时间。”

  岳峰红着脸郑重点头。

  用人不疑,叶青对岳峰很放心,带着他们兄妹去了生产队,跟谢会计交代一声,先买了十个方的木材。

  叶青没选黑酸枝梨,深色木料除非紫檀,其他木料只兼形似,装上效果并不会多理想。

  何况叶青也没打算弄一屋子青花瓷器水墨字画去搭配,再装深色门窗就太沉闷了。

  新制门窗就用浅色水曲柳,价格便宜,颜色清新。

  交了五十三块九毛的木料钱,里面还含着工钱,头一批木材就全部交给岳峰。

  生产队帮着给拉到叶青的宅院,木工活要在雇主的院子现场做,方便随时调整尺寸。

  已是傍晚时分,院子上空彩霞满天。

  姜婶她们已经帮忙拔完杂草,头顶上的细树枝叶也用长竹竿绑着镰刀削去了些。屋里檐下的灰尘蜘蛛网粗粗打扫过,整个院落越发的清幽整洁。

  院子里就剩叶青和岳家兄妹。

  “小岳师傅,我还要上班不能总在这儿呆着,头一批木料你先做,等差不多了我再过来买下一批的。记住了,慢工出细活,我不赶时间。”叶青交代。

  岳峰郑重点头。

  叶青从挎包里掏出五斤粮票四两肉票递给岳峰:“这个你收着,就算是我款待大师傅的开工饭。”

  岳英惊呼一声。

  岳峰一下子怔住,看着粮票神情有些恍惚,原来师傅说的都是真的……

  木匠里头分小器作和大木作。

  城里开铺子的小器作都有家传精湛手艺,平时经营着铺子,达官贵人要做家私或是隐秘暗道都找他们。金条银元大把大把的收,一趟活儿就够吃一辈子。

  村里的大木作走街串巷,门窗桌椅板凳什么都做,存上小半辈子钱,开个嫁妆铺或是棺材铺,再收个小徒弟三年出师,逢年过节也有份孝敬收。

  师傅讲过,兵荒马乱打棺材,太平丰年嫁女儿,不管啥年月,大木作上/门雇主家都款待的丰盛。开工饭讲究,手下的活儿做出来也讲究,这就是规矩。

  可是现在已经不许吃了,谁家用工就在村里喊声:小木匠来家!师傅说的大鱼大肉白面馍自己出师后就从来没见过。

  岳峰有些激动,伸出手郑重接下叶青给的粮票肉票,这是自己头一回拿到开工饭,凭手艺赚来的粮票!爹娘知道一定高兴!

  “叶青姐,我一定仔细做!你放心。”

  叶青笑:“我放心!拆下来的旧门窗都帮我收好,那个我有用。”都是艺术品!

  岳峰谨慎答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54章 混乱房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