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结婚申请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从临西村走回小洋楼大约四十分钟,叶青两腿发软,要是有辆自行车就好了。

  转天上班没什么动静,等到第二天,任大姐就听到消息。

  “小叶,听说你把老张家的房子买下来了?花了一千块?”

  知道瞒不住,叶青也没打算瞒着,点点头:“嗯,我对象说以后家里人多,怕没地方住。”

  任大姐直咋舌:“一千块啊!你咋就不拦着?有那钱在村里都能盖五间大瓦房啦!买个破烂旧房子做啥!”

  叶青心想不是村里户口谁给你宅基地去?买房的用途不便细说,只好看着任大姐傻笑。

  任大姐摇头:“小姑子小叔子可不好相处,远的香近的臭,别看我跟婆家处的好,那是不住一块儿!他家到底多少亲戚啊?”

  叶青眼前恍惚出现若干年后一副田园画卷。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生几个呢?当然是多多益善!住在那样的房子里,每天把孩子撒出去玩捉迷藏,想想就有趣!

  叶青继续傻笑,看的任大姐忧心忡忡,女大不中留,跟自己二姑娘一样,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人劝。

  清晨,闹钟还没想,叶青正在贪睡,外面门敲的山响。

  起来迷迷糊糊开门,猛地就被人紧紧抱住。

  “呜……你怎么今天就来了!”分别还不到三天!

  “我想你。”

  “呜……”

  叶青挣脱开,双手叉腰,瞪着眼气喘吁吁:“早餐呢?”

  “我忘了……”

  叶青狠狠在那人腰眼掐了下。

  “我这就去买!”徐友亮呼痛。

  需要吃饭么?怎么他一点都不觉着饿?一路就剩心跳,脑子都不见了,昨天的饭好像没吃,前天吃过吗?

  叶青看着自己男友双颊消瘦眼神傻乎乎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还是我去吧,你去床上躺会儿。”

  叶青洗漱换衣服关门出去。

  徐友亮恍恍惚惚觉着似乎还在梦里,草草洗过,脱掉外衣一跃扑在床上。

  枕头余有发香,夏被轻薄,淡淡的熟悉体香,跟梦里的情景一模一样……

  叶青回来,放下早点,见制服外衣都挂在衣架上,背心也脱了,床上那位正呼呼大睡。

  不会只穿着裤头吧?叶青扶额。

  轻手轻脚爬到床上,侧边躺下,枕边人剑眉舒展,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

  “让你装睡!”叶青一把捏住他鼻子。

  徐友亮利落翻身,一下子就把叶青压到身下。

  “我的衣服!”叶青喊。

  “再做新的……”徐友亮粗重喘息。

  ……

  唇舌纠缠,大手急切探到刚刚熟悉的柔软,抓住用力揉搓,仍嫌不够,沿着脖颈一路往下啃咬。

  “不许咬那里!”叶青呼痛。

  “我换个地方……”

  徐友亮揉搓着身下软绵绵躯体不知从何处下口,觉得浑身想炸开又找不到爆破点,随手就脱下自己身上碍事的束缚。

  “不许脱!”叶青大喊。

  “只脱一件……”

  “你就一件!”

  ……

  浑身赤露仍未觉得解脱,摩擦间更加火热坚硬,饥渴的寻找水源,大手朝未知领域探究下去。

  “不许摸我那里!”叶青捂住衣服不肯吃亏。

  “给你摸我的……”徐友亮大方送上自己。

  叶青老实不客气抓住,心中惊叹不已!

  徐友亮骑坐叶青身上,双手抓着两团肉软,本能的开始前后耸动。

  “你别乱动,我抓不住了!”叶青着急。

  “两只手抓……”徐友亮声音颤抖。

  “好烫!湿了……啊!”叶青尖叫。

  ……

  尚留一丝清醒,叶青挣扎逃下床,一头扎进洗漱间,打开水笼头洗手把自己脸浇湿。

  冷静片刻,动手擦洗凌乱外衣和头发上的黏答答污渍。

  “真恶心……”叶青懊恼。

  出洗漱间就看见罪魁祸首坐在床上,眼神迷离不清的盯着自己。

  叶青警告:“不许过来!”

  徐友亮还没从刚才的颤栗中醒过神,喘着粗气道:“我不过去。”

  叶青从衣架摘下长裤砸过去:“穿上!”

  徐友亮听命穿上,系好皮带,赤露着上身去洗漱间。

  两人做到桌前吃早饭,已经快十点了,油条豆腐脑早就凉透,这还让不让人上班啊!

  “请假吧,就说你发烧了。”徐友亮建议。

  “你才发烧!”叶青暗骂。

  吃过饭徐友亮洗碗。

  “我要去公园!”叶青喊。

  “大热天你傻了啊?不去!”

  徐友亮洗好碗摆放整齐。

  “我要看电影!”叶青又喊。

  “电影院又没冷气,不去。”

  徐友亮抹布洗了又涮,把方桌擦得干干净净。

  叶青戒备望过去:“你想干嘛?”

  “写结婚申请。”

  “不许在桌上!”

  喊完叶青又一怔:“你刚才说的什么?”

  “写结婚申请,然后去照相,加急出来我带走,干嘛?你要用桌子?”

  叶青脸红了下:“不用……”

  “哦,那你赶紧换衣服,我们先把结婚照拍了。”徐友亮说。

  叶青又怔住,真的要结婚么?

  前世交往过男友,相处几个月,看电影还是各自坐单人卡座,不咸不淡,彼此防备算计着,只在过马路时偶尔牵下手。

  那双手细腻柔滑,和她使用同一张美容卡,在同一家美甲店修剪的指甲干净整洁。

  拒绝触摸任何粗糙锋利的东西,灯泡坏了叫维修,马桶堵了叫物业,最喜欢排队买新出的电子产品和限量版网球鞋。

  徐友亮那双手同样干净整洁,他喜欢修理家里零七八碎的东西,会组装收音机,会用玻璃瓶做台灯,会用铁丝做衣架……

  每每看到他握着钳子改锥捣鼓,二头肌一鼓一鼓的样子,叶青都觉得口干舌燥,牵着他手排队买粮食的心情比抢到任何限量版都开心。

  前男友每件衣服都搭配的精致讲究,眼镜鞋子都是名牌。

  叶青却喜欢看徐友亮穿着白背心露出肩臂上的肌肉,或者赤露上身,或者干脆不要穿……

  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他的胳膊肩膀,大长腿大……那啥,身上淡淡的烟味都让人头晕目眩。

  喜欢亲他摸他,也喜欢他抚摸亲吻自己……粗燥的大手带着些许茧子,滑过像一把火似得,随时都能烧起来……

  现在可以结婚了么?

  叶青有些迷茫,很喜欢就是爱吧?相爱了就可以结婚了吧?要是有妈妈就好了,还能跟她商量下。

  “真的要结婚吗?”

  徐友亮没回头:“还要等什么时候?”

  “我们了解清楚了么?

  徐友亮眼神又一窒:“你还想怎么了解?”

  再了解下去就该……算了算了,反正那边房子已经预备好,申请批下来就领证,最快当天就能结婚,她还想了解那就了解吧。

  徐友亮放下笔走过来……

  “你干嘛!”叶青尖叫。

  “那我们先去照相?”

  “好啊好啊,这就去!”叶青慌不择路。

  算了算了,不想了,结就结吧!

  两人出门,一路徐友亮牵着叶青的手走到国营照相馆。

  拍摄师傅一看两个小年轻手拉手的腻乎劲儿就知道是来拍结婚照的。

  现在结婚得先给单位交申请,上面要贴上照片,年轻人结婚前都要先来照相馆拍张双人照片,没单位的也时兴拍一张留作纪念。

  “坐好,女同志头歪一点,男同志笑--好!”咔嚓。

  “加急,要十二张,放大两张。”徐友亮说。

  叶青撇嘴:“要这么多张干嘛?”

  这就是她的结婚照?身上是平常穿的衣服,一张底片一个造型没挑没捡,有必要冲印这么多张?

  拍摄师傅笑道:“头一版的底片冲洗出来最清晰,以后各处都用得着,有备无患,你就听你爱人的吧。”

  徐友亮笑的得意,叶青兴致缺缺。

  中午在外面吃饭,徐友亮絮絮叨叨啰里啰嗦汇报自己的准备工作。什么花生存了几斤,油票肉票弄了多少,从什么单位弄到的什么家具,拿到结婚证要买什么什么……

  叶青心不在焉,脑子一片空白,一句都没听进去,就这么结婚了?

  吃完饭又等到下午三点多才取出来加急的两张照片。

  “你怎么笑的这么难看?”徐友亮抱怨。

  “你笑的才傻呢!”叶青还击。

  两人歪着头凑一起看照片,多看了一会儿,又觉得还不错,反正对方更傻更难看的表情也都见过,多看几眼就觉得顺眼了。

  拍摄师傅见怪不怪:“先拿两张办结婚手续,剩下的三天后再来取。”

  下午徐友亮写好两份结婚申请,连照片给叶青,嘱咐她一上班就交上去。

  叶青清楚流程,工会走个程序,审查下是不是单身,符不符合结婚年龄。再把男女双方信息摘抄到正式的结婚申请表格上,贴上照片存档,以后矿上发福利什么的都要参考。

  然后出一份证明,再转到厂委盖章,新人拿着各自的结婚证明就能去领结婚证了。

  叶青盖过不少结婚证明的章,这是要盖自己的?

  “都怪你心急,我托人买的被面还没寄到……”徐友亮叨咕。

  我心急?叶青纳闷。

  徐友亮走后,叶青自己在屋子里自言自语絮叨:真的要结婚?要结婚么?真的现在就结婚么……

  一定是传染了徐友亮爱啰嗦的毛病,叶青觉得自己都变絮叨了。

  一觉醒来,转天早晨,叶青揣着结婚申请兴冲冲去工会。

  昨晚想了一夜终于都想明白,彼此喜欢相爱,为什么不结婚呢?自己一再犹豫估计是被父母失败的婚姻吓住了。

  不是说婚姻也要经营么?那就以后好好经营,把自己的小家打造成铜墙铁壁!

  见叶青笑眯眯递上结婚申请,工会的人谁也没太意外。

  大丽在电影院看到过好几回,叶青和那个公安手拖手坐一起。

  牛大姐在黑市见过那个穿制服的徐同志拉着叶青买东西。

  其他人在小公园见过他们挽着溜达,在国营饭店也没少看见过他们俩一起腻乎着用一双筷子吃饭。

  李玉坤就更不用说了,就连小洋楼里跟叶青关系不太好的邻居都知道,每逢周末叶青的对象都过来。拎着早点,大包小捆的青菜水果……就是不太爱搭理人,两口子都一个德行!

  “叶同志,记得发喜糖啊!”

  “叶干事,恭喜啊!”

  “啥时候结婚?”

  “婚礼在哪边儿办啊?”

  叶青笑眯眯的应和:“快了快了,到时候通知你们,都要来啊!”

  牛大姐手脚麻利的开好证明递给叶青,拉着她高兴问道:“小叶,你结婚我可要给你送嫁,到时你可别忘记通知我!”

  叶青开玩笑:“少了谁也不能少牛大姐啊?我还等你给我送贺礼呢!”

  牛大姐嗔道:“少贫嘴!快告诉我婚礼怎么打算的?在哪边办啊?”她知道叶青对象不在本地。

  叶青一怔,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简单,两边都办呗。

  “在这边办,回头请你做证婚人!”

  “那敢情好!我比蒋益民的水平可高多了!”

  叶青低头偷乐,蒋书记还真不比他老婆会搞气氛。

  工友结婚,操办隆重些的都要找个证婚人,请到蒋书记来主持那是有面子的事。

  不过蒋书记的发言可就太枯燥无味了,作报告似得,什么共同学习进步相互督促监督……每回叶青都想笑,这是过日子啊还是暗战啊?

  牛大姐的证婚词就生活化有趣的多,除了开头一两句套词,后面的夫妻相处婆媳和睦的经验说的一套套的,每每都让叶青佩服至极。

  请牛大姐做证婚人那是再好不过。

  离开工会,李玉坤跟了出来。

  “叶妹子,恭喜你啊!”这句是真心实意。

  “玉坤姐,谢谢!”叶青拉住她手开心道。

  “徐公安那边儿工作怎么安排的?是你调过去还是他调过来?”李玉坤关心问。

  叶青一怔:“还没商量这个……”

  李玉坤暗暗叹气,真是年轻容易冲动,啥都没想好就结婚,到时候两地分居的滋味可不好受。就像自己不能随军,男人也舍不得离开部队,一年才回家团聚一次……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人家正喜气洋洋的准备结婚,自己哪能提这么扫兴的事儿?

  “准备买大衣柜不?百货商店新到的样式,长圆的镜面,可好看啦!还有大红带喜字的暖壶……”

  果然叶青被吸引了兴趣,和李玉坤叽叽喳喳讨论起凭结婚证供应的物件来。

  李玉坤又嘱咐:“叶妹子,以后你可精着点心,小两口自己过日子,工资千万别让婆婆捞着,到时说不准就贴补了姑子小叔子!”

  叶青呵呵直笑:“放心,小姑子小叔子都没有,我对象是独子。”

  李玉坤虽纳闷还是嘱咐:“那也小心着点儿,婆婆当家你现花钱不痛快!”

  叶青更是乐不可支:“没公婆,没娘家,亲戚都没半个!”

  李玉坤无语:“你俩喝西北风长大的啊?”

  叶青记得,徐友亮信上写过,父亲牺牲后他就跟着母亲生活,后来母亲去世就被接到部队,他父亲的几个战友一直照顾他,那也不算亲戚吧?

  说笑半天,叶青才回了厂委。

  自己的结婚证明总不能自己盖章,叶青拉过来任大姐,公章拿出来让她给盖。

  任大姐举着公章望向叶青:“这就要结婚啦?他家亲戚你都见过啦?”

  叶青大咧咧笑:“他和我一样,父母去世得早,我们没亲戚!”

  任大姐暗暗摇头,爹生娘养大,哪能没个把亲戚?就算父母不在世了,姑姨叔舅总还有吧?自家大女婿也是没爹没妈的,当初结婚时候他老姨大舅小叔叔可都蹦出来发表意见呢,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再说结婚这么大的事,男方亲戚长辈总得出面见见新娘子吧?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的太透,小两口要是为这个吵架再结不成婚,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任大姐盖完章,结婚证明交给叶青,笑呵呵的说:“凭结婚证供应的东西可得仔细喽,跟小徐商量着买,你看当初我大闺女结婚,我这儿费劲巴力的给她买暖壶,结果女婿那边老姨也给买了一个。还有二闺女她对象的舅舅,定亲时候非要给一只银镯子当见面礼,虽说是长辈的心意,但也太贵重了不是?还有……”

  叶青高高兴兴地听着,心里打算着自己结婚都买什么,紧张又兴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55章 结婚申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