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拆散情侣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周一早晨阴雨绵绵,叶青撑着伞跑到厂委。

  “人怎么还没齐?今天是秋收动员大会!”蒋书记少见的烦躁。

  下着雨又不能收割,晚就晚呗?叶青迷迷糊糊的想。

  九点多钟时候,人终于到齐,各车间小组代表都神色凝重。

  “全力准备!备战秋收第一线,时刻准备投入战斗!”蒋书记慷概激昂。

  叶青习惯他们大惊小怪,仍旧心不在焉。

  散了会,牛大姐冲叶青使眼色,叶青忙跟上。

  “牛大姐,找我?”

  “小叶,知道你现在忙着结婚,按说这事不该麻烦你……”

  叶青笑笑:“您说!我有时间,只要你的事我一定上心!”

  牛大姐激动拉住叶青:“那我可就全指望你啦!”

  耳语一番,叶青听得明白,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蒋红棉和新来的上海技术员处上对象。

  大城市的技术员工程师多半留不住,国家分配了来,人家也会想办法再调回去。

  “小叶,我可指望你帮我劝她了!我和老蒋都不敢说的太过,怕她逆反跟我们对抗着来,她跟同龄的工友都不咋交往,就跟你热乎,你可要帮大姐劝劝!”

  叶青满头黑线,自己的事都没搞明白呢,怎么劝别人?再说这事能劝得住的么?

  “牛大姐,这个苏技术员到底哪里不好?你跟我说明白了我也好对症下药啊。”

  牛大姐叹气:“刚来才几个月,谁知道他哪里不好?就是不放心红棉远嫁!她那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家我们护着还行,出去还不得吃亏?”

  叶青感叹,有亲妈真好!

  “牛大姐放心,能不能劝的下来我不敢保证,但是道理一定想办法让她听进去,红棉是个聪明孩子,想清楚了自己会慎重选择。”

  牛大姐激动点点头:“嗯!全看你的了。”

  两人悄悄嘀咕半天才散去。

  中午吃过饭叶青就端着饭盒到了牛大姐家屋外。

  “红棉,红棉在家吗?”

  屋门开着,蒋红棉听到声音从里面出来。

  “叶青姐?你怎么来了?”

  叶青垂下眼帘,闷闷道:“我不开心,你能陪我走走么?”

  蒋红棉吓一跳,忙道:“能!我马上来!你等着啊!”

  蒋红棉进屋换衣服,牛大姐扒着门边冲叶青使眼色,叶青朝她打了个手势。

  “走吧。”换好衣服出来,蒋红棉拉着叶青朝外走,家属区不是说话的地方。

  两人到矿上大门附近的小凉亭停下来,这里视野开阔,说什么话也不怕别人听了去。

  “叶青姐,你不是要结婚了么?和对象吵架了吗?”

  恋爱中的少女,想到的都是卿卿我我的事,倒也歪打正着说中叶青心事。

  叶青点点头:“吵架了,昨晚他摔门走了,还砸了我的紫砂茶壶……”

  蒋红棉吃惊地张大嘴巴:“这么严重啊?你们为什么事吵啊?”

  叶青叹口气:“他自私霸道不讲道理,还大男子主义,什么事都得听他的,容不得我有半点意见,我一反对他就发脾气和我吵架。”

  “啊!徐公安是那样的人啊?平时看他挺斯文的啊?现在就冲你发脾气,将来婚后他不会打老婆吧?”

  叶青一怔,认真想想,有可能!

  见叶青默认,蒋红棉急的不得了:“叶青姐,你可要考虑清楚!男人打老婆习惯跟抽烟喝酒一样,打上瘾就改不啦!你看咱们矿上那几个总挨打的都啥样?”

  这年头打老婆不是什么大事,闹到工会也是劝和照样过日子,还没听说过谁家媳妇因为挨打就离婚的。只是整天提心吊胆的,人自然不会多滋润。

  “那有什么办法?我又没娘家人出头,将来还不是想打就打喽。”叶青越说越觉得跟真事似得,徐友亮不会真有这毛病吧?他要敢动手自己就跟他拼命,看以后还敢不敢打老婆。

  蒋红棉同情:“没有父母就这点不好,前阵子小刘和他爱人吵架,他爱人娘家来了一车人!屋里东西都砸啦,把小刘和小刘娘都吓坏了,现在小刘妹子都不敢和大嫂呛声,他妹子那人……”

  叶青咂舌,这话题越聊越偏了。

  “你要是我你怎么办?还能结婚么?”叶青问。

  蒋红棉怔住,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喜欢他么?”

  叶青肯定点头:“喜欢!”

  蒋红棉望着阴雨连绵叹气:“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错过也许就没下一个了……”

  叶青也被感染,头靠在柱子上想起徐友亮平时点点滴滴的好来。

  他好不容易搞到的水果舍不得吃,大老远给她带过来……平时她偷懒不干家务,洗衣服擦地洗碗都是他做,从不拒绝自己提出的要求……

  两个人各怀心事,在凉亭默默看雨,直到上班铃响起才匆匆告辞离去。

  女人心事需要分享,自从那以后,蒋红棉几乎天天来找叶青,凑一起悄悄低语,分享自己的秘密。

  “叶青姐,你们谁先主动牵的手?”

  “当然是他了,我脸皮多薄啊!”叶青大言不惭。

  “那……你们,你们……亲过么?”蒋红棉脸红的像苹果。

  叶青不要脸的否定:“没有!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雨还在下,收割节气马上要到了,大家越来越急躁。

  周六晚上叶青拉着蒋红棉去看电影。

  电影院都是三三两两的情侣,叶青撇嘴,心里滋味怪怪的。

  正好看见墙角有老农蹲在那里,叶青跟蒋红棉交代一声,自己过去,不大一会儿回来。

  “叶青姐,你拿的是什么?”

  “话梅,果干,还有五香瓜子。”

  蒋红棉惊讶:“电影院还有卖这些的啊!”

  “嘘!”叶青示意,蒋红棉马上噤声。

  熄了灯开始放映,两个人在下面噼里啪啦吃的香。

  散场后,等大灯亮起,两个人手拉手往外走。

  “红棉,小心台阶,拉着我。”

  “红棉,出电影院要闭下眼睛数三秒再睁开,这样保护视力。”

  “红棉,不要用手碰电影院大门,好脏的,你等我推开再出去。”

  ……

  蒋红棉无限惆怅:“叶青姐,你要是我亲姐姐该多好……你肯定什么事都向着我,有你在我连爸妈都不怕。”

  叶青笑:“我哪会当姐姐照顾人啊?这些都是徐友亮平时做的。”这句是真话。

  蒋红棉费解:“那他人还蛮细心的,就是偶尔脾气不好吧?”

  叶青想想似乎也是,顿时也陷入无限惆怅中。

  细雨中两个小女人窃窃低语,分享心底的困惑和秘密。

  “咦?前面是叶向兰和郑大春,我到家了,你跟着他们走,大晚上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叶青说。

  蒋红棉开朗道:“没事儿叶青姐,这条路我都走惯了,晚上怕啥?”

  叶青摇头:“女孩子不能独身走夜路!”这也是徐友亮说的。

  知道蒋红棉不好意思当电灯泡,叶青就自己走过去叫住郑大春。

  “郑大哥!你是送向兰回矿上吧?正好我和红棉看电影刚回来,你帮我送她到家门口行么?”

  郑大春自然是一口答应。

  蒋红棉撑着伞跟在他们身旁,回头冲叶青挥挥手。

  叶青回到房间锁上门,明天就是周末了,自己今晚想清楚工作和房子,等徐友亮过来一定跟他好好谈,坚决不吵架。

  转天五点多叶青就醒了,起床洗漱开始做饭。

  以前徐友亮都是买好早点过来,上周自己把他气成那样,肯定今天不记得买。

  你不买我就做给你吃!

  枣泥馅调了白糖,白面加上小米面和软发酵,包上馅料外面再放上两颗蜜枣,外面大铁锅蒸上馒头。

  屋子里叶青在煤油炉熬上米粥,又搬出户外灶具煎炒烹炸。

  七点时候,一桌子早饭都做齐。

  绿色竹篮里枣泥馅馒头,上面两颗蜜枣紧紧挨着,滋润饱满,两颗心形煎鸡蛋对角放在白瓷盘子里。炸果仁,小咸菜香油拌过盛在青花瓷碟子里,边上码了一排薄薄的酱牛肉,再配上两碗白米粥。

  “完美!”叶青满意之极。

  手表指针七点一刻,叶青已经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白粥的温度也刚刚好。

  他不会还别扭着不好意思见自己,站在门外不敢敲门吧?

  叶青悄悄走到门边,猛地拉开门——

  外面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买早点去了?”叶青猜测。

  买什么早点来也要先吃完我这顿爱心早餐!

  七点半,还是没有敲门声,叶青把门打开一条缝,虚掩着。

  八点,九点,十二点……

  下午三点时候,叶青看着一桌子早就凉透的早餐无精打采。

  有事耽搁了吧?何况这周还是小周末只休息一天,叶青心想。

  一个人闷闷不乐把东西吃了,起身去泡茶,坐在沙发上看桌上杯盘狼藉突然有些碍眼,挣扎着起来,洗碗收拾。

  晚上吃剩饭,碗筷都收拾干净,烧水泡澡。

  躺在木桶里叶青回忆惠安县委是什么样,公共厕所吧?晚上用痰盂?也不知道徐友亮有没有办法在旁边修个厕所。或者去李队长他们村盖房子?有自行车的话也不算太远,半个小时的路程,比他往返惠安新南坐一整夜火车可轻省多了……

  整晚叶青都在琢磨以后的生活怎么安排。

  周一早晨还是阴雨连绵,矿上又是秋收动员大会,所有人都沉默,气氛沉重,叶青照旧心不在焉。

  中午和蒋红棉约好去矿上供销社扯布,新到的一批细棉白布,正好做内衣。

  “叶青姐,那个杨师傅是男的吧?女人贴身的东西……男人做,不合适吧?还要量尺寸……”蒋红棉的脸绯红。

  叶青点她额头:“真封建!术有专攻,医生裁缝眼里不分男女,只有工作和作品!”

  拉着羞答答的蒋红棉去了裁缝铺,她说啥也不好意思迈脚,被叶青硬拽了进去。

  到里面一看,险些忘记,还有两个女同志呢!

  老苏和小乔认识叶青,不敢怠慢说闲话,给两人量好尺寸,交给杨师傅。

  蒋红棉一看那老师傅都五十多了,倒也不再太过扭捏,终于大大方方地说了自己想要的长短样式。

  两人挽着手臂出来,路上压低了声音说私房话。

  “叶青姐,我说怎么你穿衣服好看呢!原来里面的衣服不一样啊?”

  叶青得意:“那当然,聚拢支撑都很重要,瞧瞧你妈给你做的背心,都勒成搓衣板啦……”

  蒋红棉羞涩:“叶青姐,又让你浪费布票了……”

  “没关系!我有好多呢!我对象在两省交界农村换的咱们省布票,足够我花的!”

  蒋红棉急问:“怎么换的?回头让我对象也跑一趟,折腾点儿回来。”

  叶青坦言:“粮票啊。”

  “得坐火车吧?”

  “嗯,他从惠安那边坐车要四五个钟头,咱们这边五六小时吧?那边农村在两省交界,你拿这边的粮票跟他们换也行,一斤粮票换三尺布票。”叶青耐心解释。

  蒋红棉泄气:“小苏肯定舍不得,一个月才多少粮票啊?徐公安每月粮食定量很高吧?”

  叶青想想,摇头道:“好像还没咱们矿井工人多,四十几斤吧?出任务才补助……”

  没过几天,蒋红棉晚上有空,拉着叶青又去看电影,新上映的刘三姐。

  “山歌好比春江水嘞……不怕险滩,弯又多……”叶青在马路上放声。

  “哈哈哈!叶青姐你跑调儿啦!”蒋红棉笑地直不起腰。

  叶青撇嘴:“哪天让你听徐友亮唱,他唱歌才好听呢!还会吹口琴!”

  “真的啊!叶青姐?”

  叶青傲娇:“当然,保准迷不死你!”

  “千万别!那可是你对象。”

  “哈哈……谅你也不敢!”

  两人追笑打闹。

  “叶青姐,都转好几圈了,你到底在找什么?”

  “嘘”叶青噤声,“我来过的,就在附近,你等一下!”

  蒋红棉捂住嘴点头,叶青拉着她走街串巷,终于在不远处看见点点萤火。

  扁担一头挑着火炉,上面汩汩冒着热气,另一头箩筐装着粗瓷大碗,地上放着煤油灯。

  “老驴头!来两碗粉丝龙肉汤,四个烧饼!”叶青低声喊。

  屋檐下歇脚的老农从黑影里出来:“好嘞!小姑娘,那位公安同志呐?”

  叶青笑笑:“他今天没来,这个是我妹子,以后她来你可记着别躲!”

  “记住啦!”

  老驴头不多话,利落捅开炉子,蒲扇忽闪,大锅里鲜汤不一会儿就翻滚。

  旁边大筐拿了俩粗瓷大碗,小布袋打开,筷子夹了两小撮肉片,一大把粉丝各种调料撒上,大瓢舀了一勺鲜汤浇上,葱末香菜点缀,热气腾腾的端到一边石头台阶。

  蒋红棉都看呆了:“叶青姐,龙肉?”

  叶青笑:“傻吧你!驴肉!”

  老驴头递过炉里烤的四个芝麻烧饼。

  “快吃!”叶青催促。

  “哎!”

  芝麻火烧酥脆,驴肉汤鲜香无比,直到回去路上,蒋红棉仍回味无穷。

  “叶青姐,好好吃啊!就是太贵,八毛一碗呢!烧饼两毛一个!咱们食堂的烧饼才五分钱。”

  叶青笑:“食堂的烧饼比这里的好吃?”

  “比不上!差远啦!”

  叶青点她额头:“那还小气?”

  蒋红棉笑嘻嘻道:“叶青姐,下月发了工资我请你!”

  “这还差不多!”

  “叶青姐,这也是徐公安带你来的么?”

  “是啊!他鼻子比狗还灵,要不是他拉着我来,我怎么找得到?”

  那条巷子就在电影院后面,叶青这个路痴来过多少回都记不住。

  “徐公安工资很高吧?”

  “比苏技术员少两级呢!才六十块出头。”

  蒋红棉诚心道:“叶青姐,他对你真好,要是偶尔发脾气的话,你就让让他呗?”

  叶青笑的灿烂,开心点点头:“嗯!我决定了,等这周他过来我一定好好哄他!”

  明天就是大周末,这周徐友亮一定会来!

  叶青凌晨四点多钟就睡醒,打开窗户看星星,直到天光放亮,时针一圈一圈走到十二点。

  叶青慌了神,他真的生气了么?为什么不来!

  恍恍惚惚熬到下午两三点来钟,叶青在房间里抓狂。

  他真的生气了?这是要分手么?自己想拆散别人姻缘遭报应了吗?

  换好衣服出门,叶青在大街上飘荡,不知不觉就来到火车站。

  鸣笛声阵阵,熟悉的那班车早就不见踪影。

  叶青欲哭无泪,他真的是生气了!自己也没说什么啊?吵架还能有好话?

  以后再也不理她了怎么办?

  “我自己没法活!徐友亮你快滚出来!我要跟你回惠安县!”叶青心里不住的狂喊。

  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恐惧过,哪怕是初来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58章 拆散情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