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吃小灶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夜车行驶的慢,回到新南矿区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了。

  大半夜,蒋书记去宿舍砸门,把正在熟睡的食堂师傅拎来。

  “开伙做饭!”

  大师傅睡的迷迷糊糊,还不大清醒,看了一圈食堂后厨房站着的二十几号人,犹豫道:“蒋书记,这月三十一天,还差好几天才月底呐!粮食可丁可卯的,今天给你们做了,明天……”

  孟矿长上去就给胖师傅弹了个脑喯:“孙耳勺,让你做就做,哪来的废话啊?书记的话也不听?”

  食堂大师傅姓孙,平时爱琢磨怎么省粮食,一盆菜怎么能多卖出几份,于是发明了饭勺割边法,成效显著,眼看着偌大的饭勺一圈圈缩小,大家伙气得直骂娘,给他起外号叫孙耳勺。

  孙耳勺急赤白脸:“大家伙的口粮交给我管,那是信任!谁说也不行!这是原则。”

  “嘿!这老小子也会讲原则啦?”周矿长大手拍下去。

  大家伙都笑。

  叶青指着他身后道:“耳勺师傅,看你后面,我们今天吃那个,不动你手里的口粮!”

  孙耳勺诧异回头,见身后三辆大卡车装的满满都是大口袋,黑乎乎的也看不清是什么,好奇走过去,扒上车。

  “玉米!红薯!麦子!小米!……这个是磨好的白面!”

  不愧是食堂大师傅,隔着麻袋就摸出来里面是什么。

  “呵呵,能给我们做点儿了吧?我们这群人风餐露宿都两天没着家了。”蒋书记笑道。

  孙耳勺扛着半袋子白面跳下车,兴奋道:“能做能做!我给你们烙大饼擀面条!”心里早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矿区的功臣啊!

  外面是黑乎乎的大晚上,食堂开了灯,两张桌子拼起来,二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脸上都带着笑意,秋天的夜里格外温暖。

  “保密守则都清楚了吧?”蒋书记问。

  十几个临时抽调的车间工人都郑重点头。

  蒋书记脸上带笑:“这次辛苦你们了,等厂委把分配方案确定下来,论功行赏,你们都有奖励!”

  热烈鼓掌。

  “嘘!”

  一群人都压抑着笑意。

  “烙饼来喽!”

  “面条汤来喽!”

  孙耳勺笑脸盈盈的一趟趟往外端吃的。

  大家深吸了一口气,麦香!油香!葱花炝锅的香!

  稀里呼噜,吧唧吧唧声不绝于耳。

  “孙耳勺!给我一头蒜!”

  “孙耳勺!拿点儿辣子!”

  “耳勺师傅,我要醋!”

  太饿了!两天没怎么吃,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叶青吃了大半张烙饼,面汤里浇了小半瓶醋,连吃了三碗!

  吃完饭已经快六点,黎明天色,朝霞满天,红日蓄势待升。

  粮食卸车放到一间废弃仓库锁好大门,矿上有的是地方,大早晨神不知鬼不觉的谁也不会发觉。

  “暂时不要走漏消息,等我们研究好分配方案再分给大家。”蒋书记嘱咐孙耳勺。

  孙耳勺自然连连答应,拍胸脯保证。

  十几个车间工人放假一天回去补觉。

  蒋书记孟矿长周矿长一看,反正天也不早了,现在回去也睡不着,趁着兴奋劲儿挨家敲门。

  早晨七点,办公室阳光透过大玻璃窗,厂委成员全部到齐。

  “先让老任给大家汇报下这次的收获吧!”蒋书记泡了一杯浓茶,满脸带笑。

  任大姐站起来,清清嗓子。

  “红薯七吨零八百二十公斤,玉米三吨零九百六十公斤,玉米面一吨零一百斤,黄豆九百斤,绿豆七百斤,麦子一吨零二百斤,白面二百斤……”

  没去的十几个全部震惊。

  “北泽农村真有这么多存粮?真的卖给你们啦?”赵矿长不可置信。

  蒋书记笑道:“我们几个又不是土匪,还能是抢来的啊?”

  大家都笑。

  手里握着粮食,大家顿时都轻松下来,开始研究分配方案。

  “一矿那边一万来人,跟咱们二矿差不多人数,这次的粮食……给他们还是不给?”孟矿长左右为难。

  两个矿区虽然跟亲兄弟一样,但毕竟各自为政,厂委工会都有各自独立的领导班子。

  “不给的话,这边吃那边看着不合适,瞒是瞒不住……”任大姐发愁。

  两个矿挨着,一矿的职工来二矿供销社买东西,二矿的去一矿澡堂洗澡……这都是常事,多得是两夫妻分别在两个矿上班。

  周矿长横眉竖眼:“咱们冒着风险担惊受怕弄回来的,凭啥分给他们啊?想吃饱自己想辙去!”

  叶青也道:“我赞同周矿长,而且授人鱼不如授人渔,同是两矿兄弟,要不……咱们拉他们一把?”

  拉他们下水,想隔岸观火坐等便宜没门!既然亲如兄弟,有福同享,有坑也一起跳!

  蒋书记沉思片刻:“就这么办!拉兄弟一把!”

  大局定下来,剩下的分配细则就容易得多。

  商讨完散会,蒋书记任大姐回家休息,孟周两个老头早就撑不住了,叶青也赶紧回家补觉。

  留在矿上的人继续布置工作,赵矿长李矿长押车,车上装着三吨多红薯,大张旗鼓的去了一矿。

  一路上引得一矿的职工纷纷旁观,奔走相告。当然,两个领导和他们一矿厂委关上门开会谈的什么就不知道了。

  转天中午时候,二矿这边职工就听到风声,食堂里交头接耳。

  “听说了吧?一矿那边给大家发红薯啦!”

  “市里的救济吧?”

  “怎么没咱们的啊?”

  “不可能!凭啥他们吃让咱们看着?”

  ……

  虽然没动静,但是打饭时候大家都惊诧发现,孙耳勺的饭勺大了一圈儿。

  “哎呦!孙耳勺成孙汤勺啦?”

  “不错不错,再把打菜时候半身不遂的毛病改个就更好了……”

  “哎!你们看!今儿是玉米粥!里面还有红薯!”

  以前都是清水菜汤,灌个水饱不挡饿,玉米粥和红薯那可都是粮食!

  “还是一分钱!不收粮票饭票!”

  大家呼啦一声全都跑到汤食口。

  孙耳勺忙的脚不沾地,指挥食堂职工分派窗口。

  “主食口先停了!卖粥卖粥!”

  “那边的一大锅再搬过来!放这边放这边……”

  “换大勺!一次给他们装满喽!”

  ……

  晚上时候就更热闹了,食堂的炒白菜丝换成白菜烩饼,价钱不变。

  杂面煎饼切成小角,放进炒半熟的白菜里一起闷上,开锅放上酱油香葱调味,点上那么几滴香油拌匀,一食堂的香味!

  叶青端着饭盒,蓬头乱发的从菜食口和汤食口挤出来。

  三分钱一份的烩煎饼,既是菜也是主食,一分钱一份的红薯玉米粥熬的浓稠,饭量小的女同志只吃这两样就能大半饱!

  弄回来的粮食都补贴到食堂,没有往职工手里发,这也是厂委共同决定的。

  谁都拖家带口,宁可自己饿着也要给家人吃饱,可是矿区毕竟不是慈善机构,真要是都吃到家属肚子里,矿上的活儿谁干?

  晚上不仅叶青留在食堂吃,平时不来食堂的蒋书记牛大姐,还有厂委那些矿长们都端着饭盒来打汤打菜,笑呵呵的盖好捧着回家。

  人家端回家怎么和亲人匀着吃那是自己的事,再往细处追究那就是管得太宽了。

  叶青正吃着,猛的看见装卸场的小组长正在门口和他媳妇倒腾饭盒,满满一饭盒玉米红薯粥倒进他媳妇碗里,自己拿着空饭盒又去排队。

  叶青笑笑,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

  小组长猛的回头,一看是叶青立马拉下脸,上次命令他禁运时候态度不好,他还都记着呢。

  “叶干事,你有事?”

  叶青态度温和,伸手指了指墙上的大字布告:菜食汤食只售矿场职工,每人限一份。

  小组长脸红了下:“叶干事,我媳妇还饿着呢!大男人咋能只顾自己啊你说是不是?”

  叶青点头:“我看见你把自己那份给媳妇了,是个好男人好丈夫,你媳妇还在门口等着呢,赶紧回去吧!”

  每人一份打回去怎么分配是自己的事,想做好丈夫好父亲都随便,但不是单位的负担。

  小组长灰溜溜离开。

  叶青摇摇头,回到座位上继续吃饭,玉米粥已经坨成一团,味道不如刚打出来热腾腾地好吃了。看看周围埋头大吃的工友,叶青想,这样多少也能进他们肚子点吧?

  这一周过得飞快,明天又到大周末了。

  回到家,叶青泡了个澡,扑倒早床上,一觉睡到大天亮。

  习惯竟是如此的可怕,叶青不到六点起床,竟然等待熟悉的敲门声!

  叹口气,开始收拾屋子里留下的痕迹。

  洗漱间的刮胡刀,不属于自己的毛巾牙刷,外间的拖鞋,挂衣架上的男式家居裤……

  零零碎碎一大包,叶青挥挥手都扔到空间最里面角落。

  大周末别在家呆着胡思乱想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失恋顺便失了个身么?

  恍恍惚惚找了蒋红棉,两人去看电影。

  “叶青姐!工资发了!我请你吃龙肉汤!”

  叶青一窒:“……吃别的吧?今天不想吃那个。”

  和那人有关的都不想!

  蒋红棉歪头想想,猛的拍手:“吃饺子吧!今天我豁出去啦!六块五一斤的猪肉大葱水饺,我请你!”

  叶青又是一窒,遮掩道:“胡闹!你一月工资才多少钱?不许吃!去国营饭店吧。”

  最后两人手挽手去了国营饭店,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桌椅,蒋红棉端了两份鸡蛋炒饼过来。

  “叶青姐快吃!给你筷子。”

  叶青索然无味。

  周一中午,办公室兴致冲冲开完小会,眼看到了午饭时间,大家谁也不肯耽误,拿好饭盒纷纷离开。

  “叮铃铃”电话声响。

  “喂啊!你谁啊?喂喂?说话啊……”

  任大姐生气挂断电话:“谁啊这是?打来三回啦!接通了也不说话!”

  叶青举着报纸心不在焉。

  “小叶,还不赶紧去食堂?今天杂面汤,晚了可就只剩汤啦!”任大姐好心提醒。

  叶青回神:“哦,马上!你先去吧。”

  任大姐走后,办公室空无一人。

  叶青放下报纸,拿好饭盒准备去吃饭。

  “叮铃铃……”

  谁呀?叶青皱眉,不耐烦过去。

  “喂?”

  电话那端沉默,好半天才传来声音。

  “叶青……”

  叶青像是被敲了一棍子,稳住心神平静道:“是我,你有事?”

  “你还好吧?昨天喝红糖水没?”电话那端轻声。

  叶青呼吸一顿,到日子了么?

  “喂?叶青?你又忘记了是吧?总这么粗心……不过,那种事也不是万无一失,时间算不对的话……你记住赶紧来找我,想想办法,早一两个月也不是不能遮掩过去……叶青?”

  “啪”叶青挂断电话,跌坐在椅子上。

  月事时间过啦!

  怀孕了么?怀孕了么?叶青在办公室走来走去烦躁不安!

  这年代未婚生孩子会有什么后果?挂上两只鞋子游街么?

  “啊啊啊!”叶青抓头发大喊。

  去你妈的男女平等!不平等不平等!一样犯错,凭什么女人承担后果!

  晚上蒋红棉来找叶青,仍旧执着龙肉汤,叶青不忍扫她兴,强撑着一起去。

  昏暗的窄巷,还是那盏煤油灯。

  “老驴头大爷,我和我姐要两碗龙肉汤,六个烧饼!”蒋红棉兴冲冲吩咐。

  “好嘞!小姐俩胃口见长啊!呵呵。”

  老驴头通开炉子烧火,大蒲扇忽闪忽闪,锅里鲜汤不大一会儿就滚开。

  龙肉汤端过来,在清凉台阶上汩汩冒着热气,老驴头递过烧饼。

  “公安同志咋好久没来啦?”

  叶青闷头道:“他忙。”

  两人端起碗,蒋红棉大口喝汤,滋滋有味。

  叶青要过醋瓶,咕嘟嘟倒了小半瓶。

  “叶青姐,你这么爱吃酸的,将来准生儿子!”

  “额”一声干呕,叶青忙掩嘴。

  “怎么啦?叶青姐!”

  “没事没事,都说啦,吃饭不要讲笑话,你看……”

  “哈哈,叶青姐你慢点儿!想吃下月发了工资我还请你!”蒋红棉玩笑。

  叶青尴尬笑笑。

  晚上回到小洋楼,叶青在屋子里急得乱走,怎么办?怎么办!

  去乡下宅子躲着么?村里胖大嫂会接生,身边谁照顾?工作怎么办?

  实在不行就跟田婆婆老实交代吧!

  十月怀胎,孩子究竟要几个月才能生出来?叶青扶额。

  稳住稳住!网吧少女厕所都能产子,不就是生个孩子吗?别怕别怕……

  衣服!要肥大衣服遮掩腹部!

  叶青从空间里倒腾出所有衣物。

  这个不行!这件也太窄!

  三五个月的肚子究竟要多大?怎么办啊!

  “妈妈!你在哪儿?我该怎么办啊!”叶青掩面痛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62章 吃小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