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天亮前回到矿区,吃过孙耳勺给大家精心准备的庆功宴都回家休息,这一趟可是整整三天!

  叶青踏着黎明前朦胧夜色疲惫的走回小洋楼,进房间关上门准备泡澡,突然感觉一股热流从身体涌出,忙跑到洗漱间查看。

  老朋友来啦!

  “哈哈!天不亡我!”叶青高兴地又唱又跳,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自己的声音。

  怔了会儿,突然又掩面大哭:“我失恋了,我被混蛋耍了,呜呜……”

  忙起来的时间过得飞快。

  第二批粮食确定好非配方案,大家更加振奋,已经开始着手第三批第四批……

  食堂里的气氛还是热火朝天,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

  转眼一星期过去又到大周末。

  叶青和蒋红棉在国营饭店吃完饭告别,溜达着在马路上闲逛。明天又要休息,闲下来心里总是空落落,一个人在家呆两天么?

  不能独处,怕寂寞怕胡思乱想。

  失恋要怎么治愈?

  以前网上看过只要三十三天,失恋不药而愈,真的么?

  管他真的假的,试试总没坏处。

  叶青细细回想网络帖子里那些失恋治愈方法。

  酒吧买醉?没有酒吧,这年代,如果一个女同志独身在国营饭店喝二锅头,应该会被扭送到公安局吧?

  疯狂购物?摸摸兜里,布票没了,工业券也没了。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就这个吧!叶青决定好,那就真的说走就走,回家跟田婆婆交代一声,立马就跑到火车站。

  去哪儿呢?

  叶青仰头望着列车时刻表,拿不准主意。

  突然,旁边布告栏里的一张小小广告吸引了叶青注意。

  “天丰牌立维隆补血糖浆……公私合营苏州制药厂。”

  十六开,白底红描,印着烫发的衬衫美女,另一半是园林风光,底下还有小红戳:上海青年会旅行团,西藏南路123号,电话,电报挂号0853……

  叶青撕下来,直接就去了火车调度室。

  “你好,二矿厂委,我要用下电话。”叶青掏出工作证递过去。

  铁道值班的人很客气,开了锁让叶青打电话。

  拨号,电话接通。

  “喂?青年会么?我要去苏州……对,叶青,一个人……没问题!……好的!”

  确认好车次信息,叶青放下电话,跟列车员道谢出来。

  半夜两点的火车,现在才刚晚上九点多。

  叶青无聊坐在台阶上,抬头就看见站前的一排灯柱,情不自禁伸出手指:“一,二,三,四五……尼玛!”

  差点没抽自己一嘴巴子。

  等到半夜两点多叶青上了火车,一路昏昏沉沉,颠簸五个多钟头到达苏州站。

  站前有人举着牌子接人,叶青走过去。

  “你是叶青同志?”

  接站的男青年穿着白衬衫,带着小红帽,帽子上有一颗五角星,旁边印着上海青年会。

  “是我。”叶青点头,递上工作证和介绍信,经常出差,这东西叶青盖好了空白的随身携带。

  小红帽看过后还给她:“走吧,还有一个外事团在前面宾馆,我们跟他们汇合。”

  叶青跟着小红帽离开苏州火车站,步行前去接人。

  古城苏州在晨光中静怡,石桥,流水,吴音侬软,洗菜声鸟鸣声,河边有人吊嗓子,婉转缭绕……

  良辰美景,叶青却心不在焉。

  宾馆前等着一行人,汇合后由小红帽带领开始游览。

  “叶同志,您的园林券。”小红帽递过一张门票。

  叶青麻木接过,跟着进园子。

  沧浪亭、狮子林、拙政园、留园……

  看在叶青眼里就是:房子房子,树,木头,石头……

  前面七八个外国人不时发出惊叹,咔嚓咔嚓拍照,令叶青更加烦躁。

  中午在松鹤楼吃饭。

  松鼠鳜鱼,原汁扒翅,白汁元菜,荷叶粉蒸肉、姜葱珍宝蟹、火膧神仙鸡,清汤鱼翅、响油鳝糊、西瓜鸡、母油整鸡、太湖莼菜汤、翡翠虾斗、荷花锦炖……

  吃在叶青嘴里就是:肉,肉,饼,汤……

  同桌的几个老外叉子勺子筷子齐上,搞得汁水四溅,弄得叶青胃口缺缺,早早就离席。

  服务员端过来龙井茶,叶青坐包厢外厅的沙发上喝茶。

  小厅古色古香,挂着书法绘画,都是出自名家手笔,还有不少国家领导人的题词,包厢里陆续有人吃好出来观看。

  叶青兴致缺缺,走马观花看了眼,找半天也没看到金庸的题词,老爷子咋还不来?他不会真找到无锡去了吧?闲着无聊,叶青招手叫人。

  “同志有什么需要?”服务员礼貌询问。

  “给我加一份好逑汤。”叶青点菜。

  服务眼一怔:“虾球汤?”

  “好逑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那个汤!”叶青急躁。

  “对不起,没有这道汤。”服务员歉意。

  “那就来份玉笛谁家听落梅吧。”

  “对不起,同志,也没这道菜。”

  “二十四桥明月夜呢?”叶青不耐烦。

  “不好意思,同志,这个也没有。”服务员冷汗。

  叶青白眼:“什么都没有还开店?”

  服务员真挚点头:“我们一定向组织反映,尽快供应您说的这几道菜……”

  无聊!态度都这么好干嘛?想找人吵架都不行!

  金庸也骗人!你写的那些菜呢?男人都是骗子!

  下午叶青继续魂不守舍跟着旅行团参观,小红帽带队,一路讲解,那边一群老外里有个中国人,貌似是翻译,一直跟着解说。

  网师园、怡园,艺圃、环秀山庄、耦园……

  看在叶青眼里还是:房子树房子树,水池子,木头桥……

  到了晚上,第一天的行程结束,小红帽安排晚餐和住宿。

  傍晚徐风,落霞齐飞。

  叶青站在一片苍郁古松之间,终于醒过神来,被震撼了!睁大眼睛四处寻看,曲径通幽,茂树修竹,蝉鸣雀飞,草坪铺地廊桥迂回。太湖石、飞檐亭在苍翠间若隐若现!

  好美啊!这是闹市还是山区?不不……应该是喧嚣红尘外的第三空间!

  “苏州市人民委员会外宾交际会……南园宾馆。”叶青看着牌子喃喃。

  一路山石叠嶂,树木葱郁,不时有两三层的古色小楼猛的出现在眼前。

  小红帽带领旅行团进去,一路给大家讲解:“……这座灌木楼原是何老先生故居,他的子女遵照遗嘱将这座楼和网师园捐献给国家。几年前修整时,无意中在小楼浴间发现隐暗的阁楼,内藏有书画、铜器、瓷玩、古墨、名砚及诸多书籍,他的子女又一次全部无偿捐献给……叶同志!请不要扣墙!”

  叶青讪讪放下手。

  晚上就在这里吃饭,菜色不如中午的丰盛,好在这次是分餐食用。

  落地窗外园林美景,窗下红木桌椅厚重沉稳。银色锡盘,一小碟一小碟的精美小菜装在青花瓷盘中,造型别致,在水晶灯的照耀下色泽鲜亮,令人胃口大开。

  烩辽参,樱桃肉,菌菇草鸡汤,酒酿圆子羹,碧绿炒百合,苏式枣泥糕……

  叶青吃的盘光碗净,心情大好!

  旅行果然能治愈失恋,总有意想不到的美食美景令人忘却忧伤。

  吃过饭,小红帽开始分派住处。

  “詹姆斯夫妇住丽夕阁二楼,玛丽小姐三楼左间,艾丽丝女士右间……”

  “汤姆先生禅修堂三楼,杰克先生二楼东间,费瑞曼先生西间……”

  “邵先生请入住东斋套房,叶同志请随我去国营招待所……”

  叶青一怔:“为什么我不住这里?”

  “南园是招待外宾和国家高级知识分子的场所,普通游客不可以住宿。”小红帽说。

  “哦!”叶青了然:“那你带我去住拙政园吧?我要住曹雪芹那间,嗯……柳如是那间也行。”

  小红帽皱眉:“叶同志,那里都是游览景点,不适宜住宿。”

  叶青点头:“哦!那我就住沧浪亭吧?欧阳修不是说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贯么?你说个价钱吧,住一晚五十还是一百?全国粮票你要么?只要有定价,出得起我就住!绝对不为难你。”

  小红帽冷汗:“叶同志……沧浪亭也不让住!”

  “那就网师园吧,冯梦龙住过的那间?”

  “那间阔成凉台了……”

  “那就留园吧,要雍正查水患时住过的那间。”

  “那间现在是池塘……”

  “耦园也行,要乾隆下江南时住过的那间。”

  “……”小红帽无语。

  叶青烦躁:“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不挑拣的,我艰苦朴素什么都能住!南园给外国人住我没意见,其它园子也不能给中国人住么?封建统治者都能住,劳动人民为什么不可以?你怎么什么都说不行!”

  小红帽不住擦汗:“叶同志,你说的那些确实没办法满足……”

  身后一群老外开始呱噪。

  “哦!她在做什么?”

  “上帝!她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叶青猛地回头:“闭嘴!”

  “我在自己国家提要求关你们屁事!不知道女人失恋要任性吗?失恋你们懂不懂?我的罗密欧爬墙头掉下去摔死啦!我的丈夫修长城砸死啦!我的梁山伯变成蝴蝶飞走啦!我的牛郎周末再也不来啦!啊啊啊——”

  一大串语法不讲究的英文冒出来,说道伤心处,叶青掩面痛哭。

  玛丽小姐痛苦捂住心口:“哦!她好悲惨……”

  艾丽丝女士羡慕:“她有好多情人……”

  叶青不管不顾的放声大哭。

  那个翻译摸样的人走过去和呆怔地小红帽耳语几句。

  小红帽走过来无奈道:“叶同志,不要哭了,邵先生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你住,请跟我来吧。”

  叶青伤心不已,听不见任何话语,直到哭痛快了才抽搭着止住,再看身边早已人去楼空,只剩小红帽一脸愁苦地望着自己。

  “走吧!”叶青换上笑脸,挥挥小手。

  东斋套房,一屋子红木家具古色古香。

  雕花拔步床上鸭绒被褥,织锦被面。叶青嫌弃搬开,也不知道什么人睡过,从空间掏出自己被褥铺好。

  洗浴间里珐琅大浴缸,叶青摇摇头,站在淋浴下冲了个澡。

  擦干头发躺下睡觉,梦里却都是和徐友亮相识的点点滴滴,恍惚是睡在他宿舍的小木床上……

  转天吃过早饭游览寒山寺,下午去外汇商店购物。

  都是苏州的土特产,芋头酥,丝绸扇子,真丝绣品,木雕折扇……

  叶青拿着扇子,想起空间里那把象牙骨的扇子,不禁又泪流满面。

  “叶同志!给您侨汇券!邵先生送给您用的!”小红帽神色紧张。

  叶青兴致缺缺接过:“哦,谢啦!”

  东西价格低廉,除了本地特产工艺品外还有生活日用品,不过这些都要用侨汇券够买。

  叶青心不在焉,挑了几把木雕折扇和丝绸手帕,递上侨汇券,付钱。

  晚上十一点的火车上,叶青疲惫靠着长椅,举着小红帽发的小册子翻看。

  名为{苏州}的宣传册,名家手笔,各处名胜婉婉道来,期间还插播了各种公私合营厂的广告。

  回到小洋楼才刚刚早晨五点多钟,和正要出去工作的田婆婆走个碰头。

  “小叶你回来啦?”

  “回来啦田婆婆,我给你带礼物啦!”叶青强颜欢笑。

  田婆婆还是笑眯眯的:“好!我晚上回来看。”

  “田婆婆晚上见!”说着就要上楼。

  “等下!”田婆婆喊住她。

  叶青纳闷:“怎么啦?”

  田婆婆笑道:“那位公安同志周六来啦,在屋门口敲了好半天门,脸色凶的吓人,我告诉他你出远门他还不信,守了一天直到大半夜才走,周日又来敲……”

  叶青皱眉,怎么?那一巴掌他还想打回来?按耐住心中恼火冲田婆婆干笑道:“没事!不用理他。”

  回房间换好衣服随便洗漱下,叶青拎上包出门就去上班。

  中午把礼物带给蒋红棉,一把扇子一块真丝手帕,高兴地她蹦来跳去。

  “叶青姐!太漂亮啦!我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叶青也乐:“小册子留给你看,工资留着别总想着吃穿,大好河山都等着我们去看去玩呢!”

  “哎!”蒋红棉兴奋答应。

  下午回去上班,刚进门任大姐就急慌慌的喊:“小叶!大中午你跑哪儿去啦?”

  叶青一怔:“找红棉玩去了,怎么啦?”

  “徐公安来四五个电话啦!你快给人回过去!”任大姐急道。

  叶青笑笑:“他没要紧事,就是问问大衣柜和新衣服准备的怎么样了,晚上我去邮局再给他打电话细说。”

  任大姐埋怨:“你倒是沉得住气,结婚这么大事,没个亲爹妈给置办,全是人家徐公安操心……”

  叶青撇嘴,晚上下班回家,自然没去邮局。

  蒋红棉兴奋了几天,跟叶青探讨各地美食美景,打算一起去旅行,说来说去就是无法达成共识,钱太贵了。

  叶青这趟苏州行花了一百二十二块钱,包括四餐饭和一晚住宿,其中导游费和团费只要十二元。

  要说还挺值得,各个园林也售票,几毛到几块不等,本地市民才有免费的园林券发放,旅行社是免费提供。

  吃住就更不用说了,高价饭店分两种,一种是普通高价,一种是高档高价。如果不是旅行社带路跟着外事团沾光,那些不对市民开放的地方恐怕叶青也没机会见识。

  “要是有不要钱的旅行团就好了……”蒋红棉叨咕。

  叶青笑:“你就等着吧!早晚都有。”

  蒋红棉纳闷:“真的假的?坐车吃饭都不要钱?叶青姐你不是在逗我吧?”

  叶青笑笑,不跟蒋红棉再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64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