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小灶风波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这周食堂的饭菜更加丰盛,主食口推出了三分钱的玉米饼,大馒头只要四分钱。五香烧饼还是五分钱,职工每人限量只能买一个,都不要粮票!

  大家的情绪空前高涨。

  周末叶青又一次跟车去弄粮食,路上带的就是孙耳勺师傅给他们烙的烧饼,还有咸豆子腌萝卜条。

  一大早出门,晚上到达一个小县城入住招待所。

  “这一天风餐露宿的,走吧!厂委请客,咱们今晚去国营饭店吃饭!”蒋书记笑道。

  众人欢呼。

  叶青也高兴,看着蒋书记在窗口给了钱和粮票,不去探究他是怎么从食堂转账调出来的。

  大肉包子,炒茄子,炒萝卜,土豆烧肉,焖饼,热乎乎的鸡蛋汤……大家吃的不亦乐乎。

  王大壮放下筷子说:“昨天我出门时候遇到小兰娘,非要我给她们家捎粮食和菜,她不会是听说什么了吧?”

  何二勇道:“大丽妈也找过我,话里话外那意思是知道咱们去外面弄粮食,只要给她捎带,她就不往外说,还有郑大春他妈……”

  没有不透风的墙,人人都减了供应,矿区食堂还能这么吃,得陇望蜀,人们难免猜测厂委的人在家都吃什么。

  叶青厨房在外面,偶尔炒菜总有人过来把头,宋招娣就上来好几次,小王嫂还拿着两毛钱要跟叶青买几斤青菜。

  粮食谁弄来的,聪明人都心知肚明,厂委的人近水楼台,谁还不给自己捞点好处?

  叶青放下汤碗:“你们要是方便,给人捎带也无所谓,提前把价钱告诉她们,省的捎来了嫌贵又扯皮。”

  王大壮笑:“六毛一斤的菜,三块钱一斤的白面,说出来恐怕吓死小兰娘,平时副食店二分钱的白菜她都嚷嚷水分大压分量,九分钱的玉米面都舍不得多吃呢!”

  何二勇怒道:“我早就跟大丽妈说了价钱,她就是不信!非说什么从厂里随便拿点儿就够一家吃的,这不是冤枉人吗?咱们谁干过这种事!”

  食堂里福利上来,原本给十几个工友的奖励也取消了。除了头一次那两斤小米五斤红薯,这两回跟厂委的人一样,没奖励,大家都去食堂吃。

  叶青安慰:“问心无愧就是了,咱们还能管得住人家怎么想?敢这么干就不怕别人说。”

  蒋书记冷声:“是我蒋益民组织大家这么做的!做都做了,不怕别人说!”

  刘矿长拍桌子:“谁敢胡说就别来食堂吃!”

  王矿长叹气:“咱们披新戴月风餐露宿的都是为了谁啊?”

  任大姐捧着热汤道:“人多了,难免蹦出几个白眼狼,为了大部分职工,咱们再辛苦也值!”

  众人叹息,喝汤。

  忙活两天,大半夜回到矿区食堂,后厨房里灯火通明。

  “快进来暖和暖和!先喝点热水,饺子马上下锅!”孙耳勺乐的嘴巴裂到耳朵根后面,又是三大车满满粮食啊!

  “呦!孙耳勺,给我们包饺子啊?”

  “耳勺师傅!啥馅的?”

  孙耳勺乐颠颠的烧火煮饺子:“羊肉大葱!上次你们弄回来的羊肉我特意留了几斤,就等着给你们开小灶包饺子吃呐!”

  大家都乐了,赶紧搭桌子的搭桌子,找醋碟的找醋碟,深秋的寒夜里又是一派温暖。

  吃过饭,叶青踏着黎明前夜色回家。

  田婆婆刚要出门:“小叶,昨天那位公安徐同志又来啦!我跟他说了你出差,他还是不信,等到夜里快十一点才走。”

  “知道啦田婆婆,他要是跟你没好话你就让贾工揍他,不用客气!”叶青说。

  田婆婆笑着摇了摇头,摆摆手让她赶紧上楼休息。

  叶青回到房间补觉,直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爬起来收拾好就去上班。

  厂委办公室静悄悄的,蒋书记和昨天跟车的刘王两个矿长都还没来,任大姐在扫地,其余几个都坐在桌前闷不吭声。

  “呦!这是怎么啦?”叶青吃惊,地上的茶水渍和碎报纸显然是发生过争吵。

  任大姐冲她摇摇头,示意噤声。

  周矿长突然出声:“小叶!你坐下,咱们探讨探讨!”

  明显的情绪不对,叶青连忙坐下。

  “我听着呐,周矿长您说。”

  周矿长敞着外衣,脸色气的通红,花白头发上沾着汗珠子。

  “小叶,你说,买粮这件事咱们厂委算是专横霸道吗?是独/主义吗?”

  叶青想了想,点头道:“是!”

  周矿长瞪大眼睛拍桌:“怎么连你也这么说!”

  叶青摊手:“我们就是霸道啊?也独断专行了,敢做还不让人家说?”

  周矿长愣了。

  赵矿长突然拍手笑道:“小叶说得对!我们就是霸权了,怎么地吧!不服你们来啊?”

  孟矿长放下报纸冷笑:“看来分配制度该调整了,有些人吃饱撑的……”

  周矿长回过神:“对!就霸权!谁敢不服?”

  叶青点头:“不服也要憋在心里,谁说出来就揍谁!”

  “揍他!”

  “狠狠地打!”

  “一群嫩鸡子,当年老子打鬼子时候他们还吃奶呢!”

  叶青跟任大姐悄悄打听,这才知道早晨开例会有人提出质疑。首先攻击的就是厂委吃小灶的事情,有工友反映了,烙饼面条杂饼汤……还吃了羊肉饺子。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些都被人发现了。

  然后就是关于粮食分配的方案,普遍工友认为厂委把粮食交给食堂的做法不透明,不公正,也没有听取民意。

  带头提意见的是工会的高卫国和大丽,还有车间和矿场的十几个激进分子。

  会上针锋相对,大家批判厂委霸道独断专行,气的周矿长摔了茶杯,赵矿长撕了报纸。

  快下班时候,蒋书记和另两个矿长老头儿都来了,听说今早的情况后,大家锁上门开会,直到快八点多才散。

  第二天一早,又是大会,厂委,工会,工人代表集聚一堂。

  “大家静一静!咳咳!”高卫国先站了起来,这是准备要发言。

  “首先,我希望这次会议是心平气和的,美好的,共同进步……”

  “有话快说!”叶青不耐烦敲桌子。

  高卫国皱眉:“然后,我希望大家能够……”

  “等会儿等会儿……”叶青又一次打断。

  “叶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高卫国有些生气。

  叶青笑笑:“高同志,给你提个意见哈,以后会上发言不要‘我希望’‘我希望’怎么怎么样,你还没到那个级别!你的希望不算数,懂么?行啦,有问题你快点说吧,简单扼要。”

  周矿长道:“没错!开会首先就是要端正态度,我希望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我希望这次的会议是圆满滴,我希望大家的心态是平和滴,我希望……”

  作为老革命老领导的周矿长当然有资格“我希望”。

  蒋书记鼓掌,厂委其余也紧跟。

  高卫国顿时满脸羞红:“我……我反映的问题,主要是……两个问题,首先就是有工友反应,个别同志吃小灶!这是严重腐化的极端自私行为!是脱离群众的严重行为!必须要彻查!要追究,要给广大工友群众一个合理的交代!”结巴说完,总算是觉得出了一口闷气。

  叶青扶额:“高卫国,你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谁反应的?谁吃的?在哪儿吃的?都没说清楚你就整一大堆废话干嘛?”

  大丽丽猛地站起来:“就是你吃的!”

  “大丽丽,你别红嘴白牙的张口就胡说,有证据么?谁看见了?”叶青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工会那边,见工会主/席一声不吭,老人谁也没表态,看样子是只让这两只傻鸟出头了。

  不过新人嘛,就是干这个的,叶青也不含糊,厂委这边还是她当枪,专门负责毙这两只傻鸟。

  大丽丽得意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在食堂吃小灶可不止一个人看见!”

  叶青笑:“哦!都谁啊?”

  大丽丽马上溜溜说出几个人名来,几个车间代表顿时脸色煞白。

  急得高卫国在桌子下边猛踢她,怎么把线人给供出来啦!

  “啊!你……”大丽丽惊呼一声,撅嘴瞪高卫国,到底还是听话闭嘴,车间代表长长松了口气,暗骂:傻缺!

  叶青笔杆子敲桌子皱眉:“大丽丽,口说无凭,不能你说人家举报就真的举报吧?你敢当面对质么?冤枉人可不好……”

  “没冤枉,就是他们举报的!”大丽丽说完又觉得自己这话似乎不对,桌子底下又挨了高卫国好几脚。

  叶青笑嘻嘻道:“我们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任何好人,我们是要调查滴!”

  蒋书记沉着脸:“把那几个人叫过来,现在就当面对质!”

  保卫科立刻去叫人,大丽丽这才神色慌张,她原本也不想说出来,刚才看叶青嘲讽高卫国她才急眼的。

  大丽丽求助的看向高卫国,高卫国阴着脸不说话,心里暗骂不止:蠢货!

  不大一会儿,保卫科把人都带到了。

  叶青看了眼,总共八个人,有食堂后厨的职工,矿场的临时工,车间的学徒工,还有上次在食堂多打饭的那个调度小组长……她毫不意外看到叶向红,然后没想到宋招娣的男人葛三旦居然也在其中。

  孟矿长正色道:“工会的大丽同志说你们要检举问题,这样的工作态度很好!我们就是要接受群众的监督,就是要听取下面工人的意见!你们的行为值得表扬!”

  做思想工作还是要说孟矿长有水平。

  大家热烈鼓掌。

  刚才还紧悬着心,怒视着大丽和高卫国的八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神色缓和下来,调度小组长还得意瞟了眼叶青。

  接着,孟矿长翻开笔记本:“下面一个个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你们要反应的问题都当面说清楚。”

  厂委其他人都纷纷翻开笔记本,认真准备记录。

  “我先说!”小组长先站了出来。

  “我检举的是厂委的叶干事!她这人态度傲慢不平易近人,而且不关心工友家属,上次还让大家只顾自己吃饱,不要管家里人死活!可是她自己呢?你们看看她中午吃的都是什么?白面馍!咸鸭蛋!这种人自私自利没有工人阶级的兄弟情!”

  叶青靠着椅背若无其事听着。

  周矿长皱眉:“还有其他问题么?你不是跟工会反应看见叶青同志吃小灶了吗?跟她一起吃的还有谁?”

  小组长心虚地看了眼坐在高处的一溜儿矿长,摇头道:“就她一个人吃的!没有别人。”

  蒋书记冷声道:“下一个!”

  怯怯站出来的是食堂的大婶儿。

  “俺……俺举报叶青同志,她,她看不起劳动人民,嫌俺脏,还总让俺洗手洗手的……吃东西也挑剔,上回让食堂给做面条还要羊骨头熬汤,俺……俺夜里剁骨头忙活到十二点,转天一口都没喝……没见着,都让她一个人给吃唻……”

  “还有么?”刘矿长皱眉,羊骨熬汤那可是他的创意。

  “有!还有羊肉饺子,她让炸花椒油调馅儿……好几篦子大饺子,都让她一个人吃唻,连汤都没剩!”

  赵矿长干咳,那天饺子包的香,属他吃的最多。

  大婶扣着黑乎乎的指甲絮叨抱怨,看的叶青一阵反胃。

  蒋书记做好笔录:“下一个!”

  “我说!”葛三旦站出来。

  “同志们!领导们……”

  “直接说,别废话!”周矿长还是暴脾气。

  葛三旦吓得一缩脖子:“我说……说,我就是要反应叶青同志平时吃饭问题,现在啥年月了啊?你们知道她平时在家都吃的啥么?她啃猪蹄!炸丸子!还做红烧鱼!平时烧茄子那油倒的……”

  叶青撇嘴,葛三旦真没说错,现在东西过了明路,空间里肉类不少,为什么不吃啊?敢吃就不怕别人说,知情的晓得来源不会猜疑别的,不知情的随便说她也不在乎,谁会委屈自己?

  有几次二臭还想往前凑,叶青笑眯眯的举起一勺油,吓得他转身就跑。

  葛三旦还在继续:“……那鸡蛋壳多的啊!跟白捡的似得,一星期就能扔出来一兜子……”

  叶青暗暗记下这条,现在家家户户都不会有太多垃圾,除了煤灰碳渣还真的很少往外扔东西。自己以后可得小心了,省的被人发现什么。

  “……她自己吃就算了,居然还叫着田婆子一起吃!她这是敌我不分,不向贫下中农靠拢!”葛三旦气鼓鼓地瞪眼睛。

  蒋书记皱眉:“她在食堂吃小灶你也看见了?”

  葛三旦梗脖子:“她不仅在食堂吃小灶,还把食堂的粮食拿回家去吃!她这样的行为要严厉批评!自私自利,不为人民考虑!”家里都快断顿了,招娣拉着孩子去要了好几回,一斤肉都不肯给!自私!没人性!

  任大姐撇嘴,小叶啥人我比你清楚!现在啥时候?上月还借给我五斤粮票呢!胡咧咧没出息!

  “你说完了吗?换下一个!”任大姐不耐烦。

  叶向红冷笑着站出来:“我亲眼所见,叶干事去高价饺子馆吃饭,三天两头就去国营饭店,还跟……跟某些同志看电影做衣服,连……连小衣都去裁缝铺做,还去喝龙肉汤!她们这是腐化堕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牛大姐皱眉:“叶向红,你说的某人男的女的?是说我们家红棉吗?”

  叶向红看了牛大姐一眼,又扫了眼面色平和的蒋书记,拿出勇气道:“是!”

  牛大姐冷哼一声,没吭声。

  剩下的几人都挨个说了一遍,举报的都是叶青,无外乎就是她吃得好穿得好,和大家保持距离态度不够亲和。

  “你们还有其他问题吗?”蒋书记问。

  几个人对视一眼,没啥说的了吧?一起摇了摇头。

  蒋书记挥了挥手,让保卫科送人出去。

  几人忐忑不安的来,现在都趾高气扬的走出去,心想这次立功表现,厂委的矿长都看见了,明年分房子该有自己的吧?能转成正式工了吧?家属户口能调过来了吧……

  会议还在继续。

  高卫国站起来:“咳咳,现在我们继续讨论粮食分配问题,据……工友反应,仓库里存放了粮食,我……我们工会想,这一次的分配必须要公平公正透明!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多少没人知道,怎么吃出去的也不知道,必须斤两无差,确保吃进所有职工的肚子里!必须要……”

  工会主/席还是没吭声,任由高卫国说下去。

  叶青摇头,这个是大家预料到的另一种情况。

  厂委管生产,工会管福利,可是现在粮食到底算生产根本呢还是职工福利?恐怕工会的意思也是等着厂委放权吧?至少共同参与。

  粮食怎么来的除了厂委人清楚,跟去押车的十几人都模模糊糊,他们也不知道铁锅厂为什么会把东西给他们,还有上回的瓷器厂。

  叶青相信蒋书记,就算是和牛大姐是夫妻,这事也不会透露太多。何况虚虚实实,有的是口头协议后续补给……不认真查是查不出来的。

  蒋书记点头:“那就交给你们工会分配吧。”摘下钥匙郑重递了过去,没有半句废话。

  高卫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颤抖捧着钥匙眼睛都绿了!欣喜若狂!

  就这么办到了?果然是自己口才了得!

  “没什么事的话,大家散会!”蒋书记宣布散会。

  一屋人纷纷离开,高卫国大丽丽领着工人代表,脸上的表情都喜气洋洋,迈着胜利凯旋的步伐走出厂委。

  接下来的几天,工会拉横幅,敲锣鼓,热热闹闹宣传够才开始发粮食。

  工人代表监督,工会举着称一斤斤的称,一两都不差!

  正式工每人五斤玉米面,一斤黄豆。

  学徒工每人三斤玉米面,二斤红薯,一斤黄豆。

  临时工每人一斤玉米面,四斤红薯,一斤黄豆。

  人人有份,唯独没有叶青的,因为小灶问题还没调查清楚。

  “小叶!来来,撑着袋子,知道你不稀罕玉米面,我给你装黄豆!”任大姐非要给她。

  叶青也不客气:“好嘞!我就爱吃这个,回头腌了咸菜带给你们尝尝!”

  “那我的也给你,都拿去!”周矿长大方表示。

  “我家三口子都分了,你多装点。”蒋书记说。

  “我家也不少,拿着拿着。”

  ……

  一圈儿转下来,叶青收了十几斤黄豆!

  回到小洋楼,晚上叶青叫了田婆婆和贾工来家吃火锅涮羊肉。

  红油火锅,嫩羊腿肉,肥牛,午餐肉,粉丝香菇山药……配上本年新摘的青菜和瓜果,三个人吃的满头大汗。

  “小叶,别忘记留后手,万一厂委弃车保帅,你也好应对。”田婆婆嘱咐。

  听完叶青讲述,贾工眉头皱了半天也想不出哪里不对劲儿,还是田婆婆一语道明要害。

  叶青挑大拇指:“放心田婆婆!我这把枪可是双头刃。”

  她一个人担了罪名,几斤黄豆就打发了?没这么容易。

  田婆婆笑着点了下她额头:“胆子就是这么练大的!一步步来,看好十步就大胆迈出七步,留下余地进进退退,让人摸不清套路就对了。”

  叶青点头,贾工还是一脸的迷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65章 小灶风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