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时间不等人,厂委找一矿借了四辆大卡,整整七辆车半夜时分又一次从后门出发了。

  这次去的是湖南境内的几家瓷器厂。

  一天一夜长途跋涉,车队终于停下来,叶青还好,除了双腿发软外倒没别的症状,那几车老头可都累得不轻,任大姐都吐了。

  “怎么样?怎么样?好点没?”

  “任大姐,吃话梅!”

  “周矿长!毛巾。”

  叶青跑来跑去照顾众人。

  蒋书记也累的够呛:“这次跑的远,大家辛苦啦!”

  出发之前计划过,这次要大批量进货,省内仅有的几家工厂很难满足需要,一不做二不休,大家一商量,干脆跑来邻省的瓷都。

  过日子离不开锅碗瓢盆,铁锅倒腾过两回,一矿那边也照样抄袭,市场基本饱和了,剩下的就是碗碟,这东西谁家也得备上十几个。

  上次一车很快就售卖兑换完,大家决定搞次大的,湖南这边今年遭受了冰雹冻雨,日子也不好过。

  蒋书记决定,把业务发展到跨省。

  大家休整片刻,留下十几人看车,厂委的一众人便进了这家瓷器厂。

  叶青晕晕乎乎跟着大家一路走着,抬眼不住打量四周。

  规模不算太大的瓷器厂,古树,古井,青砖墙,夜色中好一派幽静闲适的景象。

  厂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十几个人翘首以盼。

  “哎呀!新南市的蒋书记?”矮矮胖胖干部模样的人迎了上来,亲切握手。

  电话里早就联系好,蒋书记礼貌回握,双方寒暄后陆续进屋。

  唯独叶青,盯着门上的牌子震惊了!

  生活离不开瓷器,可是精美瓷器从来就不供普通民众消费,市面难以见到,也是后世收藏界的宠儿。

  叶青看过无数次瓷器展览,薄如纸,白如玉,色如虹,声如磬……号称红色/官窑,唯一比明清古董还要值钱的现代瓷器!自己居然身处它的原产地!还是后世最有名的那个厂!

  蒋书记!您可真能找地方!

  谈判很顺利,签好协议马上开始装车。

  一捆捆稻草编织麻绳固定住杯碗盘碟,茶壶花瓶,大家伙粗手粗脚的往车上扔。

  他们选购的都是粗瓷器皿,针对普通消费者,上面的图案也都是百姓喜闻乐见的题材,价格便宜,质量么……抗摔。

  叶青笑眯眯凑过去:“厂长,我打算私人买几件结婚用的花瓶啥的,您这儿还有好看点儿的花色么?”

  厂长早就乐的眉开眼笑,见叶青提要求赶紧满足。

  “那谁……老张!你带着叶干事去库里挑几件细瓷。”

  叶青忙不迭跟着老张过去。

  大门打开,偌大仓库,木头架子上一件件精美艺术品,牡丹彩釉,镂空花枝,借着朦胧夜色流光溢彩,让叶青头晕目眩。

  “叶干事,您选吧,都是好瓷,专门进京的。”老张说。

  叶青连连摆手:“不要这个,太贵重了!我可买不起,有没有便宜的?”

  老张笑:“您别客气,看中啥就拿吧,一两件的话……不收钱也行。”

  叶青坚决推辞:“不行不行,你帮我找找有没有便宜的,我多买几件,农村亲戚多,万一让小孩子砸了摔了也可惜不是?糟践了!”

  老张沉思一会儿:“这样啊!叶干事要是只图摆个样子,那我带你去报废品库选吧?花里胡哨的啥样子都有,大部分都能用,就是釉色不齐,瓷胎不均啥的小毛病,反正过阵子都要砸的,您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正中叶青下怀,等的就是这个!忙点头,跟着老张去废弃品堆存仓库。

  路上叶青往外掏点心:“张师傅,您看,这次来的匆忙也没时间去家里看看,几包点心给孩子捎回去,我一点心意……”

  老张推辞几下,到底执拗不过叶青,感激收下,装进手提包里。

  推开仓库,老张拎过来煤油灯道:“叶干事,随便拿吧!多少都行!反正过两天都得砸了,您随便挑,过会儿我去跟厂长说,保证一分钱也不收您的!”

  “哎!”叶青欢喜答应。

  偌大仓库,成摞的木托盘堆积成山,昏黄煤油灯下,里面薄胎细瓷釉色光泽五光十色!叶青晕晕乎乎,只觉得自己找到巨大宝藏!

  反正都是要砸碎的,那就装吧!

  叶青不客气挥挥小手,一堆两堆,三堆五堆……

  最后抱着一对彩釉梅花瓶和六只青釉如意碗出来。

  “就选了这几件啊?咋不多拿点?”老张遗憾。

  叶青干笑:“够了,够了!”

  路上老张絮絮叨叨:“这梅花瓶啊啥毛病都没有,就是要烧出来两只一摸一样的,烧了砸,砸了烧……要我说,这不是也没啥区别么?”

  叶青低头看两只梅花瓶,手绘花纹,枝枝蔓蔓毫无分别,也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就不合格了。

  两人到了厂办公室门前,叶青作势非要给钱,胖厂长说啥都不要,都是不合格产品,早晚要砸,哪好意思收人钱啊!

  蒋书记笑道:“我们叶干事快结婚了,这是给自己选嫁妆呢。”

  胖长长一听忙说:“那就算我们厂给叶干事的随礼!”

  叶青一看,再客气也不合适了,忙道谢。

  上了车大家去另一家,任大姐举着梅花瓶爱不释手:“这对瓶子可真好看!对着灯都能透见人影,咋做出来的这是?真讲究!”

  “任大姐,瓶子给你吧!年底二姑娘结婚也用得上。”叶青说。

  任大姐忙摇头:“别别!你留着结婚用!给她干啥啊!”

  “我还有碗呢!”叶青欢喜道。

  六只薄胎小碗一个花色,都是薄胎烧制,洁白如玉,除了碗底釉珠厚重点外,什么缺陷都没有。

  叶青不由非说硬把两只梅花瓶塞给任大姐,弄得任大姐不知说啥好。

  “小叶,这……这多不合适啊?”

  叶青嬉皮笑脸:“有什么不合适的?反正我也没花钱!”

  蒋书记笑:“拿着吧!这边最不缺就是瓷器,待会儿到下个厂子,我给红棉也买几件,小叶,你们姐俩关系最好,帮着她挑挑啊?”

  “哎!没问题!”叶青痛快答应。

  任大姐也释怀。

  到了下一家瓷器厂,谈判过后,蒋书记把外面押车的人都叫进来。

  “老厂长,你们报废品仓库那些瓷器,便宜点儿卖我们几件行不?小年轻们等着结婚,没啥钱又都想弄几件瓷器摆设,你看……”

  老厂长胸脯拍得山响:“多大点儿事!去!随便你们挑!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一分钱不收!”

  蒋书记连忙道谢,招呼大家跟着进仓库。

  王大壮何二勇也兴奋,漂亮瓷器谁不稀罕啊?报废品咋的?人家不说,外行人根本看不出哪儿不合格。

  仓库开了大灯,各种装瓷器的木托盘大木箱堆的跟小山一样,老厂长出去,地方留给他们慢慢选。

  “小叶!你看看这个坛子!啊?不破不缺,腌咸菜多好!”任大姐惊呼。

  “哈哈哈……任大姐!”叶青笑的直不起腰。

  蒋书记大笑:“老任!你给闺女陪嫁咸菜坛子啊?好歹也得蜜罐子不是?”

  大伙儿哄笑。

  任大姐也笑,挑来选去,找出两只一摸一样的带盖绿釉瓷罐,刚放一边,又看见一只南瓜糖盒,忙翻找看有没有一样的再凑一对。

  王大壮给他爸选了一只彩釉茶壶。

  “叶妹子!快看我选的茶壶咋样?”

  叶青过来细看:“不错!再配齐一套六只茶杯就更完美啦!茶碟茶盘茶洗都要!给你麻袋,装!”

  “快找,快找!要一摸一样的啊!你们看见这个花色都给我!”王大壮喊。

  周矿长在巴拉碗碟小瓷勺,家里子孙满堂,盘子碗那是说摔就摔!

  “小叶!给我看看这套青花的碟子咋样?”

  叶青跑过来看两眼:“漂亮!就是薄胎的!一磕就破,一破就碎到底!您老还是多选些备用的吧,呶!袋子给您用!”

  周矿长接过编织袋点点头,容易破那就多挑点吧。

  孟矿长爱笔墨书法,零零碎碎挑的全是笔筒纸镇和笔洗。

  “小叶!这件菊纹笔洗烧花了啊!水墨笔筒也糊了一块,遗憾遗憾……”

  叶青扶额:“我的孟矿长!这些都是残次品啊!您要是不拯救他们,明后天说不准可就都粉身碎骨啦!”

  孟矿长遗憾点点头:“那我就收了吧!”

  叶青笑:“来来来,给您麻袋,多拿几件拎回去慢慢研究。”

  何二勇还没搞对象,可是盼着结婚呢!选的都是成对花瓶。

  “叶妹子!我这个还是配不上!”

  叶青一看,他身后林林总总摆了十几个挑好的花瓶,从红底金梅到黄底牡丹,硬是没一对一样的。

  “都装起来!到时候这个送娘家舅妈,那个送她二姨,你们新房就一溜摆十二只,各种颜色,那才叫漂亮!”

  何二勇傻笑挠头。

  蒋书记直乐,反正不嫌多,他给蒋红棉选的也挑了一大排。叶青知道好姐妹喜好,吵吵嚷嚷的又帮她选了十几件。

  粗瓷耐用,细瓷怕碰,要仔细呵护才行。

  大家拿了墙角的稻草,仔细把自己选的心爱珍品小心裹好,又用麻绳一道道缠紧,这才一人一麻袋拎了出去。

  蒋书记客气:“老厂长!你看我们都拿了这么多,您说个价钱吧?我们给钱……”

  老厂长虎着脸:“小蒋你跟我客气啥?你们矿上不稀罕煤,我们也不稀罕瓷器,都拿走!拿走拿走!”

  蒋书记笑呵呵道:“那就承您情了,我记下啦!”

  皆大欢喜!

  一群人趁着夜色赶路,都还在谈论今天的收获。

  不知不觉就两天一夜,终于到达北泽省。

  “瓷器下乡啦!”

  一声吆喝走村庄串乡。

  村民看见崭新的粗瓷器皿也是喜欢,就要过年了,娶媳妇生孙子添丁进口,饭碗也是大物件。

  “俺要俩年年有余的!”

  “五谷丰登的大碗再给拿一个。”

  “领/袖照片的茶壶咋换的?”

  ……

  毕竟不如铁锅价高,零零碎碎兑换,整整三天时间才装满七大卡车粮食。

  一行人披星戴月赶回矿上。

  孙耳勺早就在门口等着啦,看到满满几车粮食险些惊呼出来。

  “孙耳勺,接着!”周矿长扔下半扇猪肉。

  “哎!我这就去炖肉!”

  “孙耳勺,接着!”蒋书记扔下半袋大米。

  “哎!我给大家闷白米饭!”

  “耳勺师傅,接着!”叶青扔下一袋子青菜,

  “哎哎哎!都做给你们吃!”

  大家哄笑。

  冬日半夜,食堂一派热闹景象。

  吃过饭才刚半夜四点,大家散伙回家休息。

  王大壮借了矿上的排子车,把几人采购的瓷器小心连麻袋装好推着,何二勇和叶青在后面小心扶着,三个人说说笑笑回了小洋楼。

  到房间锁好门,叶青洗漱好坐到沙发,把今天收获挨个摆出来欣赏,最外面的一批摆出来已经满满一屋子!乐的叶青傻笑不止。

  一觉睡到转天下午,叶青起来去上班。

  厂委人人都喜气洋洋,这次去了大半数人,除了七车粮食,最开心的就是瓷器收获。

  周矿长端着青花三才杯喝茶,孟矿长正在摆弄雨过天晴的笔筒。

  没去的几位也拿到礼物,或是青花小碟,或是青釉碗,或是镂花茶盏、紫釉烟灰缸……

  厂委霎时跟古玩市场似得,人人都在品鉴瓷器。

  当他们看见叶青抱着个青花瓷的大坛子进来,都止不住好奇。

  “咦?小叶,没见你拿这件啊?”

  “这件不错!有明清风格!”

  “这是老任要拿的那个咸菜缸吧?”

  叶青无语:“诸位领导,这个是我家的咸菜坛子!肉丝腌黄豆能吃啦!”

  大家纷纷拿了饭盆,叶青将咸菜分发干净。

  快下班时候蒋书记来了,端着个印有伟人语录的盖碗进来,笑呵呵的找周矿长蹭茶叶。

  任大姐端着个蜜蜡色细瓷杯喝糖水,不一会儿,年纪大的两位矿长也过来,人终于齐了。

  大灯打开,门锁上,厂委又连夜开会。

  “大家对这次的粮食分配都啥意见?挨个说说吧。”蒋书记语气轻松,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就是能沉得住气。

  大家你一言他一语的讨论,晚上九点多才把细则确定下来。

  “咕噜”“咕噜噜……”肚子早就叫成一片。

  周矿长吧唧吧唧嘴:“昨晚的炖肉好像没吃完……”

  孟矿长眨眨眼:“让孙耳勺那老小子都给吃了吧?”

  赵矿长点点头:“我记得还有半袋子红小米……”

  大家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大笑。

  “走吧!今天开会晚了,就去食堂吃点!”蒋书记开口。

  大家鼓掌欢呼。

  接下来的几天,食堂打饭的矿工惊奇发现,最近伙食又丰盛了。

  只是……不要粮票的玉米饼,一毛一个,白面馒头和烧饼都是两毛钱,玉米粥和杂面烩饼都涨钱了。

  食堂的抗议声乱成一片。

  “以前都是一分钱一份汤,咋现在五分啦?这还让不让工人吃饭啦?”

  孙耳勺扒着窗口喊:“一分钱的白菜汤那不是也卖着了吗?谁不让你吃饭了?”

  “杂面烩饼两毛一份,这也太黑了吧?以前只三分钱!”

  “就是!国营饭店白面炒饼才四毛,那一大盘子……”

  孙耳勺举着饭勺喊:“亏不亏心啊?咋不说国营饭店的炒饼还收四两粮票呐?三分钱一份的炒萝卜丝不是也卖着吗?”

  ……

  以前是照着食堂定价大伙儿随便吃,结果都嫌不公平,都认为自己吃得少。现在平价高价一起卖,谁有钱谁舍得买就掏钱吃,反而消停了。

  食堂没有出现头一回那样人山人海的情况,三毛两毛看着不多,对于一个月十几块钱工资的临时工学徒工来说也不便宜。

  郑晓冬又回归食堂,有的是工资少却不在意钱的。工资高的下井矿工也舍得给自己打份高价菜,增补体力。

  日子还在继续,春节越来越近。

  腊月十九,任大姐的二姑娘选在这天办婚礼。

  叶青和任大姐要好,当然要参加,李玉坤从来不落下热闹,照旧跟叶青搭伴。

  “咦?玉坤姐,你今天有什么喜事?怎么这么高兴?”叶青早就注意到她双颊泛红眼神光彩,一看就是从心里高兴的样子。

  李玉坤被人问更是双眼冒光:“我男人歇探亲假,今晚的火车!”

  “真的啊!恭喜你们夫妻团聚!”叶青高兴贺喜。

  他们两夫妻才是牛郎织女的生活,部队离得远,一年才歇一次探亲假,结婚好几年了都没孩子,这日子过的……

  李玉坤脸上的幸福和一点点娇羞怎么也遮掩不住,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叶青情绪也被感染。

  矿上任大姐家也是一派喜气洋洋,二姑娘穿着大红花棉袄,红裤子红围巾,双颊通红的坐在床上。

  叶青随礼和大家一样,都是一块钱,贺礼跟任大姑娘结婚时一样,也是一对枕巾。

  上午十点多钟,一阵鞭炮响,新郎家来接亲了。

  大马车系着红花,铺着棉褥子,后面还跟着四五辆自行车。

  大家把新娘子送上车,任大姐两口子扒着门口挥泪送别女儿,其余送亲的娘家人都浩浩荡荡跟在车后。

  婚礼是城乡结合的风格,在市区安安静静赶路,新郎前头骑自行车,新娘子娇娇羞羞坐在马车上。

  过了几道牌坊,一进村立马热闹开。

  唢呐鞭炮齐鸣,小孩子围过来起哄新人。

  跨马鞍,迈火盆,东西虽简陋,该有的过程一样不缺,看的叶青兴致勃勃。

  “叶妹子,怎么样?我就说农村结婚热闹吧?”李玉坤笑道。

  叶青点头,老百姓讲究婚丧嫁娶,就算年景不好,该有的礼节还是一样不差,这是表示对新娘子看重的意思。

  中午吃饭,矿上来送亲的人和任大姐农村这边亲戚都坐娘家席。

  一大碗猪肉炖山药,瓜菜团子,炒萝卜炒菜干,卤猪大肠切盘。

  “真不错!比城里的婚宴丰盛。”叶青边吃边赞叹。

  李玉坤嚼着炖肉道:“回头让你对象也在农村操办,我去给你送嫁!”

  “呵呵……”叶青干笑。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这都多久了?”李玉坤追问。

  “不急,我们还没准备齐全,到时再说。”叶青敷衍。<"><"><;">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68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