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日子过得飞快。

  春节前厂委又跑了一趟,这次更远更累,木器厂的擀面杖案板,化工厂的肥皂洗衣粉,几大车零零碎碎跑了几个地方好几天才销售完。

  回到矿上,大家都累趴了。

  “这事闹的,这事闹的!咋都不吃了啊?要不给你们羊骨头熬汤?包饺子?”孙耳勺急的抓耳挠腮。

  蒋书记脸色疲倦勉强笑道:“不吃就不吃吧,都回家休息,三五天也不打紧,什么时候恢复元气了再来上班!”

  等到命令,大家欢呼一声散开。

  叶青跑回家顾不上洗漱,脱掉外衣一头扎床上就睡,昏昏不知时日,直到第二点晚上才醒来。

  摸索着弄了点吃的,泡个澡,换下床单被褥倒头又睡。

  再醒来时精神大好,看看日历已经周五,想想还是不去上班,干脆歇个够。

  “当当”有人敲门。

  叶青迷迷糊糊下床开门。

  “田婆婆?”

  “小叶,累了吧?快去洗漱,起来喝粥。”田婆婆端着小锅进来。

  叶青转身又歪到沙发上,冲田婆婆撒娇耍赖:“不想起床!累死我啦!”

  田婆婆笑着拍她后背:“吃过了再睡!”

  叶青嘟嘟囔囔挣扎着爬起来:“田婆婆,当初你怎么熬过来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那样?啊?那啥强,站在高处什么的……”

  田婆婆笑:“谁强谁弱可没有比较,全在你怎么看自己。”

  叶青歪头想了想,郑重点头:“好!我强大!”

  “你自大!”田婆婆拍了下叶青脑袋,忍不住笑出声。

  叶青摸着头撇嘴:“你不是说要给自己定位么?”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眼界局限一隅你怎么给自己定位?村里的生产队长最大,村妇吵架他可以指点江山一语定是非,他强么?未必!若是只一味往下看,他也不过如此,什么时候他的眼里多了县里市里省里……那就是越来越强啦!”田婆婆笑眯眯的说。

  官职越比越小啊?不应该是越来越弱了么?叶青摸着后脑勺迷糊,不懂!

  到底还是听话磨蹭着起来,洗漱过坐下喝粥。

  “田婆婆,这次给你稍的还是白面和小米,三十几斤,都在那儿呢。”叶青指着门后的布袋子说。

  每次出去少不得要帮着田婆婆贾工捎粮食。

  贾工工资不少,但是过日子精细,每次只要玉米面和青菜。

  田婆婆就大手大脚惯了,要么细粮要么肉类鸡蛋,但是她没现钱,每回总是偷偷摸摸揣着东西来找叶青。

  古董花瓶,玉石挂件,金银器,翡翠别针,大银元,赤金小金锭……

  每次报价都便宜的让叶青欲哭无泪,干脆加两成自己留下,田婆婆更是乐此不疲。

  “小叶,上回那个蟹肉/棒还有没有?我还想吃。”田婆婆笑道。

  叶青忙点头:“有有有!鱼丸虾丸都有,今晚叫上贾工,咱们再来一次火锅聚餐!”

  “哎!”田婆婆高高兴兴离开。

  周末晚上,两老一少三个人又是一顿大餐。

  热气腾腾的大铜盆放在纯铜煤油炉上,桌上羊肉片肥牛鱼丸虾丸,田婆婆爱吃的蟹棒摆了一大盘,当然少不了各种菜干和时令大白菜。

  “小叶,你的入党申请批下来没?”贾工问。

  叶青摇头:“还没审查好吧?”

  这时期入党审查怎么个流程叶青也不清楚,反正交上去了,爱给不给吧。

  贾工沉思:“年底了,明年又是新一轮招工,你要抓紧机会表现,积极向组织靠拢,千万别被人给顶下去。”

  叶青不以为然,反正早点晚点也影响发工资。

  田婆婆笑道:“凡事不强求,无欲则刚。”

  叶青攒:“田婆婆说的对。”

  两人开始热切交谈……

  贾工无奈摇摇头,她们说的自己又开始听不懂了。

  周一上班开会讨论粮食分配,马上就要放假过年,春节一家团聚,大家伙儿都赞成粮食往下发一部分。

  最后讨论通过,矿上所有职工还是一斤黄豆,小米玉米面红薯也按照正式工学徒工临时工分级发放,每人五斤。

  热热闹闹发下去,皆大欢喜。

  粮站还和去年一样,这月相较往常增加了供应,但是比去年春节还是少了二两油,猪肉也是每人四两。

  跟打仗似得将所有东西买齐,等到矿上放了假,大年三十下午,叶青带着贾工田婆婆,三人扛着被褥和年货去了临西村的宅院。

  叶青今年准备的年货格外丰盛,收粮时给田婆婆贾工捎带的大米白面不少,老母鸡也买来两只,大半扇猪肉和白菜萝卜大葱土豆都不缺。

  小洋楼人多眼杂,今年又减了供应,自家大鱼大肉的吃招人眼,三人一商量干脆躲出去,热热闹闹过个新年。

  到了宅院,打扫卫生铺床铺被,三人都在后院住下,叶青和田婆婆各住二楼的一间,贾工就住在楼下。

  都收拾齐,贾工开始张罗年夜饭,叶青和田婆婆笑闹着写春联。

  “我来我来!”叶青挽袖子捉笔:“一年四季行好运,八方财宝进家门,横批……今年发财!”

  田婆婆笑的前仰后合:“不妥不妥!发财是落后思想,小叶你不进步!”

  叶青吐舌:“那改成什么?一年四季***,八方财宝***?”

  贾工忙摆手示意:“小叶!不许胡说!”

  叶青嘻嘻:“放心贾工!咱们高墙深院四周没邻居,一家人随便说话不怕!”

  田婆婆笑着摇头:“谨言慎口!”

  叶青不服,到底还是写了幅四平八稳的对联:岁岁皆如意年年尽平安。

  夜幕降临时竟下起雨,阴冷阴冷的。

  叶青躲在屋檐下点燃炮仗,噼啪噼啪一阵短暂声响,这才高高兴兴进屋吃年夜饭。

  红烧鱼,清炖老母鸡,炸春卷,猪肉饺子……满满登登一桌子的菜。

  三个人烫了白酒,边喝边聊。

  “小叶,你和徐公安什么时候结婚?”贾工难得问起私事。

  叶青一怔,马上又恢复常态笑道:“我和他还不太熟,谈不上结婚。”

  贾工费解:“你们交往快一年了吧?不熟?”

  叶青笑:“嗯!开始挺熟的,后来越了解就越不熟悉了。”

  田婆婆笑着摇头没说话,贾工一脸的莫名其妙。

  说说笑笑到了晚上十二点,一九六三年的农历新春到了,远处传来似有似无的鞭炮声……

  田婆婆回二楼房间睡觉,贾工早就在客堂打起盹。

  叶青坐在屋檐下看雨,心情完全放空。

  “啪啪啪”

  门外有响动,听不出是鞭炮还是敲门声。

  叶青小心凑过去:“谁?”

  “开门!”熟悉的声音。

  叶青皱眉,赶紧打开大门。

  徐友亮阴着脸站在门外,军大衣淋湿了大半。

  “快进来!你怎么这时候来啦?”叶青问,拉他进来栓好门。

  徐友亮阴着脸不说话。

  叶青拉他去后院,厅堂里点着蜡烛烧着煤油灯,一片灯火通明,饭桌还没撤去,正在打盹的贾工惊醒。

  “叶啊,来客人啦?”

  叶青笑道:“是徐公安,您赶紧回自己屋休息吧,田婆婆早就睡下了。”

  贾工迷迷糊糊应声,去了房间。

  叶青过去脱下徐友亮的军大衣,把火盆放到他脚边,递过一杯热水。

  “快暖暖,我去热饭。”说完不等他回话就跑去厨房。

  不大一会儿,鸡肉热好,一大碗新煮的饺子端上来。

  “先吃饭。”叶青倒醋拿筷子忙着张罗。

  徐友亮自打进来始终阴着脸盯着叶青,一言不发。

  叶青无奈,过去拉他坐到桌前哄道:“你先吃饭,我去给你熬姜汤,要不然会冻病的!天大的事也等吃完再说,好不好?来嘛……听话!”

  叶青举着筷子眼巴巴看他。

  徐友亮面无表情接过筷子。

  叶青端着姜汤回来时,见徐友亮已经吃的差不多,这才放下心,坐在他身边小心伺候。

  “要不要喝汤?”

  “手帕?”

  “够么?我再去煮饺子?”

  ……

  徐友亮终于吃完,喝过姜汤,冻僵的脸色缓和了些。

  “你跟我去前院,我有话跟你说。”

  叶青为难:“那间屋子没烧火盆,阴冷的很……”

  “去前院!”徐友亮低声喝道。

  “好好好!这就去。”叶青忙不迭妥协。

  徐友亮大步出去,叶青端着火盆小心跟在后面。

  曲曲折折,两人来到那间新房跟前。

  徐友亮熟练拆开门上的扣锁,推开门进去。

  看的叶青一愣,他前段时间来过?

  宅子里的房间没有装锁,都是岳峰制作的木头扣锁,机关轻巧,平时不用的房间都用扣锁卡住。

  自打那次后,叶青把这间房锁了一直没进来过,这扣锁跟鲁班锁九连环原理类似,没熟练拆过几回一般搞不清楚从哪儿下手。

  徐友亮坐在床上还是阴着脸不说话。

  叶青放下火盆,点上蜡烛,打开通风口,又把棉被放到近前烘烤。

  “这屋子湿气太重,被褥要多烘一会儿才能用……”

  “叶青,你到底想干什么?”

  烛火晃动,阴影中能感觉得到语气冰冷。

  “给你烤被褥啊?这么潮怎么睡?”叶青答。

  “别跟我装糊涂!我问你为什么没去惠安找我!信呢?电话呢?我他妈跟傻子似得等了你一个月!”徐友亮骂粗话。

  叶青柔声哀求:“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今晚大年三十,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行不行?”

  徐友亮像是一拳打到棉花包上,有气撒不出来,直恨得牙根生疼。

  叶青没事人似得把被褥烘烤的热乎乎,殷勤铺好,又下楼打了热水上来。

  “快来洗脸。”

  徐友亮站起来,接过叶青递过的毛巾一怔,又看一眼,认出熟悉的花纹。原来是放到这边了,顿时觉得心里稍微舒服了些。

  换上熟悉的拖鞋,接过自己牙刷,徐友亮洗漱好坐到床上,看着叶青进进出出忙乎,心头的怒火不觉又平缓了几分。

  叶青倒水打水,拎过来暖壶放旁边:“泡泡脚吧?过会儿睡的舒服。”

  徐友亮听话脱去棉袜,大脚放进盆里,烫烫的热水从脚底钻进五脏六腑,整个人都贴熨了。

  “叶青……”

  “嗯,听着呢。”叶青蹲在地上,低头试水温,不时的往里面加热水。

  “叶青……你,你起来。”

  “嗯。”叶青听话站起来。

  徐友亮一把抱住纤细腰身,头扎在她胸前大口喘气:“叶青!我想你……每天都想,我每天伸长脖子跟狗一样等着你回家,叶青……”

  叶青站着没动,任他抱着,两人这样一动不动。

  “水凉了……”叶青推开他,蹲下身,把大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拿过毛巾帮他一点点耐心擦干……水倒出去,准备离开。

  “叶青!你陪我……”徐友亮挽留。

  叶青皱眉:“田婆婆和贾工都在后院呢……”

  徐友亮无奈松开手。

  叶青过去检查好通风口,拨了拨炭盆,吹灭蜡烛退身出去轻轻关好门。

  回到后院自己住的那间屋子,叶青锁好门坐到床上。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衣襟上的泪痕,心里突然不是滋味,乱糟糟的一团分不清是什么情绪。

  叶青索性丢开不想,倒头睡下。

  一夜无梦,叶青转天一大早起床出来时,贾工已经在煮饺子。

  叶青穿的还是去年那件水红色鹅绒袄,再看田婆婆,也把那件大红袄穿上了,脸上一团喜气。

  “新年大吉!田婆婆,贾工,给红包!”叶青伸手讨要红包。

  贾工早就准备好,今年是两张崭新十元钱。

  田婆婆笑眯眯递上一块翡翠玉坠:“百年好合,祝你心想事成早结良缘。”

  叶青咧着嘴乐,拿着玉坠爱不释手。

  “咳咳”徐友亮也起床。

  叶青赶紧收起玉坠:“你起来了啊?人齐了,大家开饭!”

  贾工客气道:“徐同志,快坐。”

  田婆婆笑呵呵将叶青身边的位置让出去。

  徐友亮点点头算是招呼过,四人一同落座。

  猪肉白菜馅儿水饺,咸鱼,红油鸡,凉拌藕。

  徐友亮低头吃饭不多话,贾工和他不熟也不敢给他夹菜,时不时便客气几句。

  “多吃,多吃……”

  “尝尝这个藕,小叶的手艺。”

  “这个红油鸡也是小叶做的……”

  徐友亮闷头夹了吃,不评论。

  大年初一头一餐在一片沉默中吃完。

  “我来收拾,小叶去陪徐同志到前院说话吧。”贾工收碗。

  叶青没客气,拉着徐友亮去了前院客堂。

  休息一晚,徐友亮精神许多。

  “叶青,我跟你去蒋益民家拜年,顺道跟他说你辞工的事。”

  叶青顿住,放慢脚步小心说道:“必须要辞工么?”

  “是!”

  “哦,那我还要再想想……”

  “叶青!”徐友亮忍了又忍,好不容易压住又要冒头的怒火,耐心道:“你要是实在不想辞工就跟他谈调动,让他答应你先离岗,等我这边找好接受单位他必须给你办手续放人。”

  叶青歪着头想了会儿:“等你找好那边的接收单位我再办调动不行么?”

  “不行!”徐友亮立刻否决。

  叶青低着头默不作声,好半天才嘟囔道:“那我还是要再想想……”

  徐友亮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叶青,别跟我耍小聪明讨价划价,你不就是想试探我底线么?这就是底线!要么辞工,要么马上离岗来惠安等着办调动,你选吧。”

  叶青抬起头眨眼睛:“还有没有别的选择啊?”

  徐友亮盯着她不说话。

  叶青撅嘴嘟囔:“怎么办呢?啊?我不想辞工也不想调动,我要怎么办?我不知道啊!我……”

  “够了!”徐友亮终于忍不住发火:“叶青!有一有二没有再三再四!你别以为用点小伎俩就能把我耍的团团转!我告诉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今天必须跟我回去!”

  叶青吃惊看着他:“不然呢?”

  徐友亮盯着她冷笑:“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了,叶青,我不能和你结婚了,你以后别怨我……”语气令人发寒。

  叶青松口气,平静道:“哦!那我知道了。”

  徐友亮吸气望天,猛地指着叶青狠声:“你可别后悔!”

  叶青马上又一副害怕迷茫样:“啊!真的要分手啊?那,要不……你让我再想想?”

  徐友亮气地攥紧拳头,猛地拉过叶青,在她耳边低声道:“咱俩做过什么你心里有数吧?真要分手我可没损失,今天分开明天我就找个黄花大闺女结婚,你有什么后果自己想清楚!”

  叶青耻鼻,你找黄花大闺女难道我就只能嫁给黄瓜?吓唬谁呢!

  徐友亮见叶青眼神放空魂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什么,顿时气结:“再给你一个月!过期不候!”

  说完上楼拿行李,大步下楼,身后大门“哐当”关上,徐友亮走了。

  叶青放松肩膀,长长吁了一口气,起身回后院。

  贾工神色紧张:“小叶,你和徐公安吵架啦?”

  叶青嬉皮笑脸:“没有,放心!”

  田婆婆叹气摇摇头,又笑笑没说话。

  毕竟新年,不愉快插曲马上被喜庆气氛冲淡。

  临西村家家户户都贴春联,唱春词,小孩子得了压岁钱去供销社买鞭炮,满村子又碰又跳的热闹。

  叶青陪着田婆婆贾工出门逛了圈,回到宅子喝茶打牌唱戏,热热闹闹的过新年。

  过完大年初三,东西都吃的差不多了,三个人收拾东西离开,回小洋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69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