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叶青和田婆婆贾工扛着行李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李玉坤身边的两个绿军装男人。

  “玉坤姐!是姐夫回来了吗?”

  李玉坤面色显得格外滋润,笑嘻嘻扯着其中一个衣服袖子道:“我丈夫赵志强。”又指着另一个介绍道:“这是他战友,罗广胜罗连长。”又向两人介绍叶青。

  叶青笑着热情打招呼:“赵姐夫好!罗连长好!”

  两个绿军装同时点了点头,并没说话。

  看样子三个人要出门,叶青扛着行李也不好多聊,冲李玉坤挥挥手上楼。

  “这个……”罗广胜看着叶青背影开口。

  李玉坤掩嘴笑:“这个你就别想了,人家有对象,就快结婚了!”

  赵志强状似无意问:“她对象干什么的?”

  “听小叶说以前也是当兵的,转业到地方当的公安。”

  赵志强诧异:“转业当公安?哪年转的?多大岁数?”

  李玉坤想想说:“具体我也不清楚,也就二十几岁吧?挺年轻的!”

  两个绿军装对视一眼都不再说话。

  正月初六叶青去矿上报个到,转一圈拜个年,看看没什么事就提早下班了,老传统,过了十五才算正式上班。

  初七这天蒋红棉过来找叶青玩,两人关上门打扑克说悄悄话。

  “叶青姐,小苏……他回上海了。”

  小苏?叶青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是蒋红棉的那个前男友,矿上的苏技术员。

  “回就回去呗?早就散了,你还记挂着他干什么?”叶青随口道。

  蒋红棉叹气:“以往天天能看见,虽说分手了但也没觉得怎样,每天看见他时候心里各种滋味都有,没想到……现在反而空落落的,还不如天天瞪他骂他恨他……”

  哎,又一个失恋后遗症,叶青试探:“红棉,你后不后悔?”

  蒋红棉一怔,认真想想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心里挺舍不得他的……可是冷静想想,真要是跟了他,以后生活未必过的如意,倒不如痛快散了的好。”

  叶青叹气:“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

  “可我心里还是难受……”蒋红棉神色黯然。

  叶青也无法,这种难受只伤心一次,终身免疫,想要痊愈只能等下一个良人出现。

  “牛大姐没给你张罗对象?过完年你也二十了吧?”叶青问。

  这时期女同志结婚岁数两头分化,农村姑娘十六七就嫁人很正常,城镇的也有刚到岁数就领证的,为了补贴家里,拖到二十七八不结婚的也大有人在。

  牛大姐和蒋书记都疼爱蒋红棉,不会做出留着闺女贴补家计不让嫁人的事。

  蒋红棉马上又是一脸愁容:“不提这事还好,提起来就让人生气!”

  “怎么啦?”叶青纳闷。

  “我妈尽给我介绍工人!各个大老粗,也不知道她从哪儿看出来的他们诚实可靠!”蒋红棉愤愤不平。

  叶青无奈,要说现在的择偶观,工人那还真是不错的选择,有工资有粮票有社会地位,多得是姑娘愿意嫁给工人。

  军人是/,尤其是部队上提了干的,恋爱要申请,结婚要审查,嫁给军人差不多等于迈入/。当然了,军人和军人还不一样,具体义务兵志愿兵各种编制,军职军衔什么的叶青也搞不清楚。

  像李玉坤爱人在部队,每月补助五十五块,这五十五块可跟普通工人的工资不一样,部队吃穿用全管,补助那是纯给钱。

  还有部队发行的各种军用票证,布票一年七尺九,格外好用,想要地方布票售货员就直接给兑换了。

  每月她爱人留下自己烟钱,留下给农村老家的孝敬钱,剩下的都从部队寄回来给李玉坤,钱和布票还有当地买来的各种吃食。

  李玉坤在这边又有工资,所以过得宽裕,三五不时的就添置衣服,找叶青看电影逛街。

  还有什么军用食品票军用工业券等等,军人家属还有各种特殊待遇,总之嫁给军人差不多就等于全家奔小康了。

  蒋红棉喜欢的知识分子也看学历高低。

  这年代的大学生那可是真真的天之骄子,矿上有分配过来的大学生,平时那做派那气度……跟普通工人处处透着不一样,叶青根本不去往人家堆里凑,也说不上来话。

  蒋红棉喜欢的苏技术员就是大学生,说实话叶青真不认为他对蒋红棉就是纯粹的感情,一个大学生一个初中没毕业,可能么?

  “小苏有没有前女友?”叶青打听。

  “什么?”蒋红棉不解。

  “他以前有没有搞过对象?比如同学啊,在上海青梅竹马的邻居啊。”叶青引导。

  蒋红棉摇摇头:“没听他说过……”

  叶青撇嘴,心想这话他能跟你说?不过以前听蒋红棉说他俩之间亲密举动……不像完全没经验的啊?

  “叶青姐,我们不说他了,想起来就憋屈的慌。”蒋红棉不想回忆不愉快的往事。

  叶青点头:“嗯,过去的事我们不想了。”

  “你和徐公安怎么样啦?”蒋红棉问。

  叶青支吾:“……还那样,他脾气改不了,正冷战呢,没准儿也要分手。”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蒋红棉叹息。

  “噗嗤!”叶青笑:“你要作诗啊?那我先吃块糖,待会儿别把我酸死……”

  “哈哈!讨厌……”

  两人追跑打闹一阵,又商量着去看电影,叶青收拾打扮好和蒋红棉锁门下楼。

  刚到楼道口就又看到李玉坤领着那两个绿军装进来。

  “叶妹子!红棉,你俩干啥去啊?”李玉坤问。

  “玉坤姐,我和叶青姐去看电影。”蒋红棉打招呼。

  李玉坤羡慕:“还是你们没结婚的小姑娘自在……快去吧,别迟了。”

  叶青冲李玉坤挥挥手,和蒋红棉拉着手离开,心下不解,两夫妻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怎么总是三人行啊?听听刚才李玉坤抱怨的语气,那个什么罗连长可真是没有眼力价。

  电影院播放的还是老电影,散场后蒋红棉嘴馋龙肉汤,叶青拗不过她跟着去,结果老驴头没出摊,两人又去国营饭店吃了炒饼才各自回家。

  初八初九在家呆了两天,初十习俗捏老鼠嘴,家里针线不许动,抽屉柜门都不许开,据说可以防老鼠。

  这年头人都吃不饱,老鼠也饿死大半,反正叶青在小洋楼是还没发现过鼠患,习俗就是习俗,过个意思。

  叶青在街上晃荡了一天,在新华书店买了两本书回来,转天起床刚要看书,蒋红棉又来了。

  “叶青姐!你知不知道?叶向红要结婚啦!你猜她要嫁给谁?你肯定猜不到!”

  一进门就连珠炮似得,听得叶青一愣一愣的。

  “叶向红要结婚?嫁给谁啊?”

  自从上次打击报复把叶向红弄到矿场,这段时间叶青一直没留意过她,要结婚了?高卫国?好像年前他刚出院。

  “别想啦!就知道你猜不到!想让我告诉你是谁吗?”蒋红棉得意。

  叶青乐:“我就是不问你,憋死你!”

  “哈哈!你好坏!我就说!”蒋红棉笑的喘不上气。

  叶青挑眉示意她快说。

  “是……那个当兵的!罗连长!”蒋红棉道。

  叶青一怔,和李玉坤丈夫一起回来的那个绿军装?

  “他们以前认识?”叶青好奇。

  “不认识!李玉坤给介绍的,在矿区介绍好几个,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叶向红啦,明天就结婚!”蒋红棉说。

  叶青晕,刚见面就结婚?这年代也闪婚啊!

  “叶老蔫和高桂英可高兴呢!满矿上的转悠,通知工友参加婚礼……”蒋红棉兴奋道。

  “不是还要写结婚申请么?他们部队和咱们职工不一样吧?我听说还要审查什么的……”叶青质疑。

  蒋红棉摇摇头:“不清楚,反正明天就办婚礼!”

  叶青满肚子疑惑送走蒋红棉,早早睡下。

  第二天刚八点多钟,李玉坤就来砸门。

  “叶妹子!赶紧的,矿上开临时会议!”

  叶青睡眼惺忪,一听说开会马上点头:“好好,我这就来!”

  匆匆洗漱过跟着李玉坤一道出门,路上叶青禁不住好奇打听:“玉坤姐,什么事啊?这么急?”既然是工会的人来通知的,应该不是生产上的事。

  李玉坤笑道:“没啥大事!就是商量叶向红结婚的事!”

  这么一说叶青倒也明白了,拥军!

  这时期大家对双拥工作可是执行的实实在在,不仅街道单位对自己管辖区内的军属要优待照顾,连农村生产队都贯彻执行。除了逢年过节领导们慰问外,平时挣工分都不用劳动!

  市里对军属也有各种福利待遇,比如前阵子缩减供应粮,除了重体力工人外,军属也不在缩减范围内。

  李玉坤是市里解决住房安排到矿区上班的军属,叶向红本身是矿上的职工,自然也在拥军范围内。

  “玉坤姐,部队结婚不是要先审查的么?还要打恋爱报告吧?怎么这么快?来得及么?”叶青忍不住提出心里疑问。

  “虽说部队是这么规定的,不过也不是不能变通,他们当兵的一年才歇一次探亲假,就那么十来天,好不容易找好了媳妇,一般都是先把婚事办了,回去再打报告领证!”李玉坤解释。

  “哦!”叶青了然,马上又疑惑:“那万一这边婚礼办了,回去后部队又不批准可咋办?”

  李玉坤笑道:“傻妹子!结婚审查就是走个过场,女方啥出身啥情况这边都了解清楚,医院也检查过了,部队没个不批准的!”

  “医院检查?检查什么?”叶青不解。

  李玉坤凑她耳边小声嘀咕一句。

  叶青一惊!还检查这个?看来她以后是不能嫁军人了,该死的徐友亮!

  李玉坤继续说道:“早一年办婚礼就早一年生孩子,到时候回来领了证直接就给孩子办户口,啥都不耽误!他们军人执行任务整天出生入死的,万一有个好歹也能给自己留个后不是?再说啦,真要是相看好回去等审查等报告,转年回来对象又跑了可咋办?这些事都是有过的……”

  叶青连连点头,结婚登记实施没多少年,合法婚姻和事实婚姻在老百姓眼里也不一样。

  城镇户口比较重视领证,婚礼反而简朴,因为凭结婚证可以领取各种票证,副食本上也会相应增加一些过日子的供应。

  农村户口一般比较重视定亲婚宴这些,现在也有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去乡公社上户口领证的。既然军人工作有这个特殊性,不领证先结婚也不算什么。

  两人一路聊着来到工会办公室,大家伙差不多都到齐了。

  工会的人是主力,算上叶青厂委就到了六个,蒋书记任大姐周矿长孟矿长赵矿长他们都来了,其他矿长不是还没从老家回来,就是走亲戚没在。

  还在正月里,开会也透着年味,大家从兜里抓出瓜子糖块跟同事一起分享,噼噼啪啪的嗑个不停。

  牛大姐笑道:“今天叫大家来是商议咱们矿上叶向红同志的婚礼问题,今晚七点钟在叶老蔫家送嫁。这次不仅仅是职工结婚,也要展现咱么矿上拥军拥属的光荣传统,大家有什么意见都踊跃发言吧!”

  “牛大姐!以前有先例不?都是咋办的?”叶青兴致勃勃问。

  牛大姐点头笑道:“当然有例子!咱们矿上给准备的结婚贺礼比普通职工多一份,除了洗脸盆肥皂盒毛巾香皂……还有两个暖水壶!大丽丽已经去仓库拿了。”

  哇!这礼可不轻啊!两个暖水壶十张工业券不说,也要十好几块钱呢!

  叶青正在兴奋,牛大姐笑眯眯又道:“还有份子钱,你们厂委跟我们工会一样,每人随份子一块钱,没来的你们先给垫上吧!”

  叶青撇嘴,还要掏他们的腰包啊?比别的工友多五毛……

  见蒋书记任大姐他们都笑呵呵掏钱,叶青没办法,也赶紧掏兜,几人零零碎碎掏出三五块,七凑八凑总算把厂委十六个人的份子钱都凑齐。

  牛大姐笑眯眯登好账,又把工会的都敛齐,这才开始说下面工作内容:“接下来就是本人意见,工会小王已经去叫叶向红了,看看她还有什么要求!”

  这一项基本就是个形式,大部分的军属都不会真的再提什么要求,人家给面子,你也得适可而止不是?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军属能享受哪些待遇大家心里都有数。除了说些感激矿领导的场面话,工作就基本算结束了。

  这时候大丽丽已经从库房回来,大红的洗脸盆,成对的香皂盒,毛巾小镜子……在桌上摆了一大堆,最显眼的还是两个一摸一样的暖水壶,用红绸子扎着,看着就喜庆!

  大家嗑瓜子聊天,有的不时看表,就等叶向红过来道谢致辞,然后散会回家。

  过了好大一会儿,小王才领着叶向红姗姗来迟,大家纷纷道喜。

  “叶向红,恭喜啊!”

  “恭喜恭喜!”

  “咱们矿上又多了名军嫂……”

  “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众人道喜,叶向红神色淡淡的站着,没有喜悦没有娇羞,就像今晚入洞房做新娘子的是别人一样,唯独看向叶青时候,眼神露出一丝得意,隐隐带着威胁……

  叶青暗暗叹气,得!这是又要跟她来劲儿了!

  果不其然,当牛大姐笑吟吟展示过礼品后,询问她还有什么要求时,叶向红把目光投向叶青。

  “我要求调回原来的车间,转正当正式工。”

  众人听到叶向红的要求,都是一愣!会议室一下子就安静了。

  要求调回车间还好理解,叶向红本来就是车间职工,但是要求转正就有点过分了……

  学徒工转正按岗位不同是分年限的,简单岗位一年,复杂的三年五年都有。而且还要看带徒弟的师傅评价,今天要是厂委贸然答应了,把师傅放在什么地位?

  当初要不是叶向红得罪人也不至于去矿场筛石子,至于得罪的谁,大家心里都清楚,于是不约而同的都看向叶青。

  蒋书记和几位矿长都没说话。

  任大姐冲叶青笑道:“小叶,矿上的规定你都清楚,你跟叶向红同志说说吧?”

  叶青点头答应,转头冲叶向红笑道:“叶向红,调换工作的事厂委可以考虑,但是要等年后正式开工了再做协调,不能影响生产不是?至于你转正的事那就要谨慎了,毕竟带你的师傅才是关键,如果我们厂委横加干涉,一句话就给你转成正式工……以后哪个师傅还肯认真带徒弟?”

  她也不想辜负刘师傅的一片“好心”。

  大家纷纷点头,牛大姐也松了一口气,笑呵呵道:“部队上工资高,连长一个月九十多块钱呢!叶向红以后可享福了,踏踏实实的跟师傅学好本领才要紧……”

  叶向红冷笑打断:“既然不能给我转正,那就说说房子吧,我在哪儿结婚?”

  牛大姐话没说完被打断,面色有些不悦,还是忍住气道:“这个事情矿上也是有先例的,可以给你们开介绍信在招待所开房间,工会负担三天的房钱,以后探亲假也是……”

  叶向红再次打断:“我不住招待所,我是军属,矿上要给我分配婚房,没有房子我就不结婚!”

  一屋子人都纷纷皱起眉头。

  牛大姐拉下脸气的说不出话,这算怎么一回事?这是跟谁较劲呢?搞得跟要逼她嫁人似得!

  李玉坤这个介绍人面子挂不住了,皱眉道:“叶向红,我介绍你和罗连长相亲时候把他情况都给你说清楚了,是你自己说愿意的,你现在这叫什么态度?”

  叶向红撇嘴:“军人在部队保家卫国,我们家属难道连一间房子都住不起么?你不是就有房子?”

  她知道罗连长职位比赵志强高,现在和李玉坤说话也不用顾忌。

  李玉坤差点没给噎死,这能比么?赶的时候不一样,嫁的人也不一样!当初她男人为了给她联系工作,活动了一年多时间才把她户口从农村转过来,小洋楼的那间房子也是费了好大得劲才分上的。罗广胜真要是有那个心早就自己活动了,你找矿上要房子算怎么一回事?

  李玉坤轻哼一声,挑唇角嘲笑道:“叶向红,我那房子可不是矿上给分的,我也没厚着脸皮给组织提过要求。你要是不满意这桩婚事不要紧,罗连长那边我去跟他解释,反正现在还没入洞房,你还是清白大姑娘,想反悔也来得及!”

  会场有人轻笑出声,有人干咳,大家纷纷低头掩饰笑意。

  叶向红顿时羞得脸色通红,愤恨的瞪着李玉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玉坤毫不掩饰的冷笑,结婚娶老婆和想在地方上安家那是两个意思,罗广胜真要是想在新南市安家,打算以后转业回这边工作,他能什么都不安排么?

  牛大姐见叶向红神色尴尬,心里暗暗叹气,虽说平时她不大喜欢叶向红,但毕竟是做母亲的人,想想自己家闺女,怎么也狠不下心跟她真的计较。

  那个罗连长老家江西的,不在本地农村老家找对象,干嘛千里迢迢的跑到新南市来找?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给自己转业复原铺路呢!

  原则是当兵的退伍回老家安排工作,如今他在新南结了婚,将来真的转业,部队也要考虑夫妻关系给他分配到这边来。这都是说不准的事,万一他能留在部队不转业了呢?叶向红扔在这边算怎么回事?

  叶老蔫两口子光顾满矿区宣扬当军属了,自家姑娘以后的日子都不往心里去,她个十八岁的姑娘不懂这些,当父母的也不为她考虑?

  牛大姐忍不住叹气道:“叶向红,婚姻可是人生大事,尤其还是军婚,你也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自己心里该有个成算,一定要慎重!”话只能点到为止,毕竟不是自家闺女。

  叶向红望向牛大姐,轻轻嗤笑,她可知道蒋红棉和苏技术员的事,自己家女儿对象没谈成也想看她笑话?

  “我考虑清楚了,我愿意和罗连长结婚,不劳你费心了!”叶向红冷冷道。

  牛大姐顿时气闷,扭过头懒得再看她。

  叶青好笑劝道:“叶向红,既然你都想清楚,你情我愿的事那就别矫情了,矿上分配住房的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端正态度赶紧准备婚礼吧,大家还等着吃你喜糖呢。”

  “就是就是!赶紧回家准备吧!”

  “衣服怎么还没换呢?”

  “晚上七点的婚礼,大家伙儿等着给你送嫁呢……”

  一屋子人连忙附和,劝她赶紧回家,自己也等不及想散会回去。

  叶青巴不得赶紧回家去做饭,早晨慌慌张张赶出来,她还没吃早饭呢。

  大家闹哄哄的小声谈笑,叶向红神色麻木,好半天都不吭声。

  牛大姐终于发言:“既然没什么事了,那么今天的会……”

  “等等!”叶向红突然出声。

  刚站起来要走的人只得又坐下,脸上露出不耐烦。

  “我要住你那间屋子,否则我不结婚!”叶向红冲着叶青吼叫。

  一屋人都愣了,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叶青无奈叹气:“叶向红,你吃错药了吧?我的屋子凭什么给你住?”

  “你对象在郊区买了院子,凭什么你还占着小洋楼的房子?”叶向红怒问。

  “嘿!我就占着了,怎么着?让你对象也给你买啊?”叶青没好气,知道叶向红这是趁机发难找麻烦发泄,跟她解释什么都是多余。

  叶向红气的嘴唇哆嗦:“你这是多拿多用,占用人民资产!”

  叶青早就不耐烦了,平时找茬闹事叶青也不跟她计较,今天可是她自己结婚的日子啊!闹个什么劲儿!烦不烦啊?

  “叶向红,你搞清楚一件事,你是自愿嫁给军人,不是我们送你去/军!谁还欠你的啊?少跟我废话,爱结不结!”

  “你!”叶向红怒目圆睁。

  “你什么你?当军属了不起啊?想提条件?等你当了/属再说吧!”叶青嘴不留情。

  叶向红尖叫一声,猛的就冲叶青扑过来。

  叶青早有准备,闪身躲开,一脚踹到她小腿上,叶向红撞倒板凳,忍痛站起身,又冲过来跟叶青厮打。

  会议室顿时乱作一团!一屋子人都慌慌忙忙站起来劝架。

  “哎呀!快住手!”

  “好好的怎么打起来啦?”

  “小叶!快松手!”

  叶青揪着叶向红头发往下掐脖子,叶向红拽着叶青衣服袖子撕扯,两个谁也不撒手!

  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开了。

  “住手!”

  一声威严大喝,中气十足,吓得叶青一哆嗦,抬头望去,门口站着的是两个绿军装。

  怔忪间,叶向红已经松开了叶青的衣袖。

  叶青暗叫一声不好!人家老公来啦!自己一对二肯定要吃亏。那个罗连长别看也就一米七的个头,不过看起来可不好惹,刚才那声大喊就吓人一跳,真要动手估计自己只有挨打的份。

  好汉不吃眼前亏,叶青赶紧也松开叶向红,整理衣裳站好,收起脸上凶巴巴的表情,换上笑摸样。

  “怎么回事?”赵志强冷声问,跟他站一起的那个罗连长正不错眼珠的盯着叶青。

  叶青心虚干笑:“呵呵……没事,拥军呢!”

  叶向红蓬头乱发站在一边,瞪着叶青气的说不出话,眼神望向罗广胜,顿时满面委屈。

  李玉坤赶紧过来,站到叶青旁边跟丈夫解释:“不关叶妹子的事!一点小误会,说开就没事了。”

  “对对……不关我事!”叶青顺坡下驴。

  会议室恢复秩序,大家有重新落座,蒋书记和周矿长始终镇定坐在原位,瞥了两个绿军装一眼,谁都没吭声。

  叶青重新坐回去,眼珠在两个绿军装身上溜了几圈,干咳一声清清嗓子道:“罗连长,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开的是拥军会议,讨论的也是拥军问题,你就是军吧?咱们拥的是你吧?刚才你未婚妻叶向红向矿区提了三个条件,一是调换工作岗位,二是提前转正,三是要霸占民房,不同意就不嫁给你,你怎么看?”

  武斗不占上风,叶青决定文斗,跟当兵的打架她不敢,耍嘴皮子吵架她可不怕。

  罗广胜愣了下,转头看向叶向红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叶向红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一屋子人都静静的不出声,看着两个绿军装等他们答复。

  李玉坤凑过去跟丈夫低声耳语,赵志强微微皱起眉头。

  他本来和妻子商量好这个时间碰头,一个带着罗广胜,一个领着叶向红,四个人一起去市百货买点结婚用的东西。

  结果他和罗广胜在工会楼下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出来,还以为走岔路了,这才上来看看。谁知道刚上楼就听见里面吵闹声,推门进来居然看见叶向红和人正在掐架!对方还是小洋楼的那个叶青。

  罗广胜一直没说话,沉思片刻,眼神看向赵志强,冲他点点头。

  赵志强上前一步正色道:“叶同志,我代替罗连长回答你的问题。作为军人,首要的就是遵守纪律,坚决不能滋扰百姓,更不允许向地方提要求!所以,叶向红同志提出的三个要求,矿上完全不用考虑!”

  会议室众人表情一致赞同,眼神崇敬望向两个绿军装。

  叶青望向罗广胜,见他完全认可没出声反对,不由心里一阵郁闷。叶向红提的那三点要求,除了提前转正外,其余两点一点都不过分,调回车间是应该的,要房子也是应该的!只不过找错人要而已。

  现在基本都是哥嫂兄弟一大堆,家家住房都紧张,她还真没见过谁家出嫁的女儿住娘家的,没房子你让她婚后住哪?

  “罗连长,叶向红之前调到矿场筛石子是暂时工作需要,这个问题我们厂委会在近期给予重新安排,即便她不是军属也是要迟早给解决的,这一点你就不要客气了。”叶青就事论事。

  “不行!”罗广胜一口否决,干巴巴的吐出两个字又闭嘴不言,耿直憨厚的面孔微微有些涨红。

  叶青噎得一怔,这时候你发扬什么风格?

  “叶向红,你的意思呢?”叶青转头问道。

  叶向红抬起头迅速望了眼罗广胜,又惊慌失措的低下头,一声不吭。

  赵志强开口道:“叶同志,不用再问了,三点要求都不可以,罗连长之所以同意和叶向红结婚,就是看中她劳动人民的朴素品质,如果她仗着军属身份想享受特殊待遇,那么……这桩婚事就此作罢!”

  叶向红一惊,猛的抬起头:“我没要求!我要继续留在矿场!”

  叶青无语,深深吸了口气,心里虽然替叶向红报不平但是也犯不着为她出头,刚刚才还打了一架呢!

  “既然没要求,那就散会呗?”叶青懒洋洋的说。

  牛大姐早就等的不耐烦,站起来大声道:“散会!”

  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叶青回家煮饭,吃过后午休,一觉睡到天擦黑,叶向红的婚礼她没打算参加。

  晚上七点,矿区叶老蔫家热热闹闹的嫁闺女。

  叶向红穿着新买的大红罩衫坐在床上,神情恍惚,又有些迷茫,她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结婚,跟做梦似得就要嫁人了。

  时间到了,一行人拥簇着叶向红去了工会,就在上午那间办公室举行了简单婚礼。

  现成的条幅,工会置办的瓜子糖果,罗广胜穿着上午的军装给大家敬军礼,仪式就算完成了。

  虽然是新式婚礼,工友们还是不太习惯起哄自己矿上的姑娘,不如娶媳妇时候闹得凶,何况对方还是穿军装的。

  客客气气的观完礼,人们散去,介绍人李玉坤和车间代表矿场代表一起将新人送到招待所。说过几句吉利话后各自散去,房间里只剩下罗广胜和叶向红。

  ……

  正月十五元宵节,叶青煮了一大锅汤圆叫田婆婆贾工过来,热热闹闹的吃完,这个年就结束了。

  正月十六正式开工,厂委的人员总算都到齐,大家相互拜年,吃瓜子喝茶,一上午还是没事干。

  中午叶青去找蒋红棉,两人又跑出去八卦。

  “叶青姐,叶向红现在可牛啦!在矿场拿着军用布票随手送人,张罗着去杨师傅那儿做衣服,还说她对象以后每月给她寄二十块钱呢!”蒋红棉喋喋不休。

  叶青好笑:“你羡慕啊?”

  “才不呢!”蒋红棉耻鼻。

  “为什么?现在的大姑娘可都稀罕嫁军人呢,多光荣啊!”叶青故意道。

  蒋红棉扬着下巴轻哼:“一年才见一次面,这算什么夫妻?李玉坤和她男人从小青梅竹马,愿意牺牲我能理解,好好的谁愿意两地分居啊?”

  叶青无奈:“两地分居,一年才见一面……她可做不来。”

  正月里不算忙,叶青每天晚上班早下班,稀里糊涂混日子。快月底时候市里来了通知,要将邻省的精简工人分流到新南矿区!消息引来悍然大波,厂委大会又开始激烈讨论。

  “我不同意!坚决反对!凭什么啊?我们自己的矿工精简回农村,凭什么要接收别人的职工?”叶青激烈反对。

  “小叶,冷静!现在的具体人数和安排还正在和市里协商,等具体名额分下来再说。”蒋书记安抚。

  周矿长也皱眉:“我们好不容易才把矿上职工的肚子填个半饱,再分来一批吃饭的,粮食从哪弄?现在可是春天!又要春荒了!”

  青黄不接时候最难熬,农民也轻易不肯这时候再卖粮食,人来了就要管饭,粮食怎么办?

  孟矿长叹气:“送走咱们的矿工时候可是答应过,一旦渡过难关就把他们从农村重新招回来,现在……哎!”

  当初精简时候,厂委可是做过承诺的!

  整整一上午,厂委办公室都陷入沉思。

  日子过得飞快,叶青整天忙忙碌碌,上班开会,开会上班……偶尔闲暇时也会记起,徐友亮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70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